nxspx優秀小說 別叫我歌神 txt-第1121章:這演唱會太虧錢了推薦-fc1ow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
其实,有这种感觉的,不只是周静飞。
这一场《云中君》的演出,布景、配乐、歌、舞都堪称绝顶。
现场被无尽的云雾笼罩在其中,化成了一个完全封闭的空间,营造了超脱凡尘,近乎梦幻的现场。
钟鼓之琴、排箫、篪、竽等传统乐器的独特音色,加上由飞行器“云中君”生成的独特音色旋律,极具特色,让人过目难忘。
作为祭祀歌曲《云中君》这首歌,本身的旋律舒缓而略带悲凉,有一种“圣歌”的感觉,特别是那么多人一起唱出来,更显得宏大,领唱的若英小姐姐的音色并没有完全被突显出来,但却可以听出来,非常大气神圣。
而舞蹈就更不用说了,那种原始时代的野性释放,挥洒汗水,让自己累到精疲力竭以心神恍惚天人合一的舞蹈,背离了现代的美学,却又极具感染力。
更不用说,天空中出现的谷小白和云师战斗的一幕,就像是彩蛋,更丰富了这首歌的“故事”,给了人无尽的遐想。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却颇有一种创造了“九歌宇宙”的感觉。
小丞大界,霸道少將小嬌妻
所有这一切,组合在一起,
但是众人却觉得少了点什么。
或许是因为那些祭祀的人太过虔诚了,所以云中那并没有回应祭祀,没有降临的云中君,就更显得孤傲而冷漠。
四大名捕
或许,这就是云的性格,永远高高在上,永远变幻莫测,永远摸不着抓不到。
没有人能够讨得云的欢心,预测云的轨迹。
先婚後愛:司少寵妻無上限
舞台正中央,若英抬头看着天空中。
她的身边,群巫站在那里,目光中满是失望。
为什么?为什么云中君就是不肯降下?
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们的祭祀,还是不够虔诚吗?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到了若英的身边,道:“司巫不要再悲伤了,云中君大人一定是要守护我们的凡间界,下次我们再虔诚一点,再虔诚一点,一定会迎来云中君的降临的。”
对现场的观众们来说,这只是一场表演,但是对若英来说,这却不只是表演,这是一场真正的祭祀,一场真正的召唤。
瑟歌九天
只可惜,她的诚心,依然没有换来云中君的回应。
郝凡柏在后面看得也有点心疼,他可是最疼艺人的,虽然这位是召唤来的,但是他也心疼啊。
他正想着该怎么安慰若英一下呢,就听到若英道:
“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得到云中君的回应!”
明末達人秀
若英双手握拳,满脸的认真。
郝凡柏觉得……
算了,心疼什么的,能当饭吃吗?
有若英这个态度,下一场演出就有指望了!
没想到,只是一个谷小白的虚影,就已经让若英如此付出!
那感觉,就像是在照夜的面前放个萝卜,在傻狗的面前丢个鸡腿一样,简直是再有效不过了。
就这样吧。
最疼艺人的经纪人(×)
黑心经纪人(√)
舞台上,若英猛然转身,她的布裙一转。
这样一条布裙,由各种各样的彩条、彩色羽毛、金银饰品点缀而成,如果穿在其他人身上,会显得很累赘,但是穿在她的身上,被她帅气地甩起来时,真的是再好看不过了。
穿越千年之芳華絕代 醉我心
特别是看到若英那认真的表情,舞台下的男男女女们,都有点被她A到了。
“嗷嗷嗷嗷若英!”
“巫女小姐姐!”
“安可安可!”
可惜的是,若英并没有停留的意思。
云中君对若英有多决绝,若英对现场的态度就多么冷漠。
她转身,在许多的巫师恭敬的陪侍之下离去了,一团云雾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云雾再散去的时候,他们已经消失不见了。
现场还陷入一团热烈的讨论之中,无法自拔。
“长见识了,原来我们也有巫女啊!”
“被小姐姐的巫女扮相撂到了!”
“这是什么神仙舞团啊!郝叔哪里找到的这种舞团!”
“看得我都精疲力竭了!”
“真希望小姐姐再来一首!”
“好希望小白能够和巫女小姐姐们同台演出……”
《云中君》结束之后,这一场华流演唱会,已经到了最后时刻。
和“碧海骑鲸”海上演唱会一样,华流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是《归乡》。
不过,这首歌并不是谷小白演唱的,而是乘风破浪合唱团的九名成员一起合唱。
而在演唱过程中,所有参加演出的演员一个个升上舞台,或者从旁边的舞台上走出来,加入了演唱之中。
随后,全场的观众们也加入了其中。
《归乡》这首歌,只有简单的四句歌词,旋律也完全相同,对专业歌手们来说,自然可以唱出来千万种变化,对普通人来说,也可以随随便便就能跟上。
这首歌响起来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演出结束了,该回去了。
周静飞伸手握着身边女朋友的手,突然道:“我想家了……”
“我也想家了……”女朋友将脑袋静静靠在了周静飞的肩膀上,感受着现场的那种氛围,眼睛渐渐湿润了。
现在他们也放暑假了,谁不想回家呢?
但是对普通家庭来说,一次机票钱也不少钱,来回往返,实在是太贵了。
再坚持一下,就要过年了。
隱世高手在都市
在众人的合唱之中,海上龙宫的中央月池里,响起了哗哗哗的水声,一艘沉船从海水中漂浮起来,向远方驶去。
大家都静静目送着那艘船晃晃悠悠驶向远方,似乎自己也跟着那艘船回乡了似的。
周静飞握着女朋友的手,道:“这场演唱会真的太有诚意了,连沉船都准备了一艘,我看这艘船和之前的也都长得不一样……”
“是啊,总感觉票价太便宜了,听说郝叔办这么一场演唱会要亏钱呢……”
“票价再高我们就买不起了,想要推广华语流行乐,就只能这么做了,不然怎么能把市场抢过来呢。”周静飞道,“回去之后,我们找朋友一起去K歌吧!”
“我想学这首《云中君》!”
“歌词感觉好难!不过我也要学!”
这会儿,现场的观众们大概都在感慨这场演唱会的诚意。
几个小时的密集表演,一波接着一波,满满的诚意。
“早知道我就买个高价的坐区了,也算是多支持一下。”
“上半场就值票价了,下半场是免费送的!”
“好亏钱!郝凡柏真的是郝亏钱!”
没有人知道,在那艘船从水面下浮起来的时候,这场演唱会就已经亏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