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 過水看嬌-第六百五十四章:神龍熱推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我在黄泉有座房
其实丁小乙也就是着三板斧,一套打完,再不跑就要轮到自己倒霉了。
一只脚踏入这座神府,丁小乙立即就察觉到自己脚下一沉。
双腿像是被捆绑上了千斤巨石般,每走一步都觉得异常吃力。
自己的力量顿时被压制了一个层次,这种感觉,就如同别人没有经过自己的许可,擅自闯入自己的柴木新居一样。
他心里估摸着,十有八九是神宫的权柄在作祟,自己受到了压制,相信其他人怕也不会感到轻松。
这对于自己来说,或许也是一件好消息吧。
他目光放眼望去,眼前云霞蒸腾,前方金砖玉瓦,古树如林,有星辰般的果实悬挂其上,在半空中荡起点点华光,灿灿夺目,令人眼花缭乱。
“这就是神府,是曾经古代神灵所居之地?”
他目光扫视周围一圈,便是快步沿着脚下这条小路向前而行。
没走多久,就听到一阵阵激烈的打斗声。
应该是茉莉和嘉玉他们吧。
想到这丁小乙立即激活隐身术,隐匿在万千虹霞之中。
越往前走,打斗声越是激烈。
待他穿过一处行宫,走到神宫最深处时,眼前豁然开朗,一处黑色的祭坛悬浮在头顶。
丁小乙远远一瞧,就见六人正在边打边踩着云台往云端深处的祭坛走。
云台很特殊,看似是一片白云,但一旦踩上去,必然会触发禁制。
这其实并不意外,这里是神宫最要紧的地方,牵扯到自身的神火所在。
自然是会被布置下重重机关陷阱。
这些旧神,在时间轴碎裂后,庞大的因果突然反噬,即便他们曾经是强大到主宰天地的神灵,也在这股因果的反噬下全部暴毙而亡。
他们根本没有做好任何想要传承下去的准备,所以想要点燃神火,就必须硬着头皮击碎这些禁锢,强行冲上祭坛将神火点燃。
这注定是一场恶战,毕竟这些禁制都是昔日神宫的主人费尽心思留下的,若是能轻易被击碎破解,那才叫奇怪。
所以他们六人形成了很奇怪联盟,彼此间联手攻破禁锢的同时,又不是找准机会,出手暗算一下身边所谓的盟友。
“轰!!”
不知道是谁踩下了一朵庆云,哪知道原本安静祥和,犹如一团无害的棉花般的云台,突然爆炸。
电闪雷鸣,数不尽的雷电密密麻麻交织而来,化成一道道龙蛇,在那里摆尾,劈杀向六人。
一道道炽电划过照亮了虚空。
六人猝不及防下纷纷被打的浑身直冒青烟。
甚至有人在此刻遭到重创,不断呕血。
“联手扛雷!”
有人一声大吼,六人齐刷刷的出手,各种神力劈来,与眼前雷海抗衡。
六位神级强者,随便一个走出去,都足以藐视天下群雄。
但在这里他们不得不面对着必须要联手才能自保的地步,可想而知,这神火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点燃的。
就在这时候,丁小乙突然心头一动,回头望去,只见一道光影已经追了过来,正是匆匆赶来,却被自己搞的灰头土脸的那位旧神。
这位老人一路紧追没有找到丁小乙的踪迹,却是刚好看到了眼前一幕,当他目光看到了那处祭坛时,顿时眼底冒出炽热的火苗。
只是他并未马上动手,因为眼前雷光太过浩大了,即便是他这样的旧神,也不禁直皱眉头。
“嗷吼……”
所有人都真实的听到了龙吼声,只见雷海之中,一条大龙从雷海中钻出,通体青色龙鳞密布,身体壮硕如山脉。
“神兽??怎么可能,这里封闭了无数岁月,神兽也该死了才对?”
六人震撼,每一根寒毛都倒竖了起来,眼前这条神龙怎么如此的真实,还发出了龙吟,似乎还有生命波动。
浩荡神威,比他们六个人加起来都强大。
真的是上裂九天下镇九幽,所有人都头皮发麻,这太具体而形象了,神似到了极致,绝非是什么幻化之术所能创造出来的。
青色的真龙盘旋,像是守卫在此地的镇守,察觉到了有人妄图染指神火,愤而张开大口发出震耳欲聋的咆哮,探出龙爪,向六人杀去。
“轰!”
青龙庞大的躯体直接碾压了下来,躯体震碎了六人的神力法则,就连他们身上的防御宝物,也在巨大的波动下化作齑粉。
那种威势无以伦比,顿时令六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不愧是曾经,贪狼星主留下的禁制,他们根本不可能是其对手。
“撤吧!”
眼前青龙太过强大,一举一动毁天灭地,他们六个联手都不是对手,继续硬拼,只有死路一条。
“撤!”
众人点头,想要后撤,然而等他们转过身才发现,身后云台居然化作火云,琉璃之火,无色无光,专烧神力。
“不对,已经没有退路了!”
见状六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是个死局,有进无退的陷阱。
“该死。”
一位面色如青鬼般的汉子大声咒骂,心底满是懊悔。
“好不甘,千辛万苦终于走到今天,没想到却是一场空梦!”有人悲凉的说道。
在这一刻,雷海滚滚如潮,青龙飞腾,卷起万兆神辉,将他们重重包围,六人拼命厮杀,血在飞溅。
没多久全身已然是鲜血淋漓,狼狈到了极点。
丁小乙躲在下面观看,看到这一幕,心中焦急万分也是无可奈何。
那云台连六位神级强者上起,都快要丧命,自己进去完全就是找死。
所以自己此刻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拿出手机,想要把眼前画面拍摄下来,发到群里看看糟老头他们是否有办法。
结果却发现,即便是在异域都有信号幽灵手机,在这里居然一点信号都没有。
无法向糟老头他们求救,自己此刻即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就在丁小乙心里为茉莉和嘉玉险象环生的处境捏了一把冷汗时,忽然他目光不经意间扫视在那个老头身上。
这位旧神显然并不打算加入这场争夺之中,更或者说这个老家伙从始至终都没有把心思放在云台之上,反而不断在四周搜索着什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
“奇怪,他在找什么??”
丁小乙眯着眼远远的看着,发现这个老家伙一边在地上摸索,手指不断掐算着。
“难道他知道该怎么登上祭坛的方法?”
他心中一惊,觉得这个可能性绝对不会小,这个老人是一位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岁月。
曾经就是一位神道之中的神灵,他直奔此地而来,说不得就是知晓此地的机密,这才会如此胸有成竹。
想到这丁小乙立即悄悄尾随上去。
他不敢跟的太近,即便对自己的隐身术有着很强的信心,可对方终究是神灵,还是一位旧神。
就凭自己之前对他的侮辱,若是真的让对方发现了自己,估计自己想死都困难。
“找到了!”老头摸索了一阵后,神色顿时一喜,枯瘦的手掌在祭坛下方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找到了一个圆环。
只见他伸手一拉,圆环应声拉起,并且周围传来一阵:“叮铃铛铛”的作响声,像是某种机关在转动时发出的声音。
“喀喀喀……”
地面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大门缓缓张开,露出一条通往祭坛下的阶梯。
果然如丁小乙所想的那样,这个老家伙确实非同一般,居然连这样机密的事情都知道。
他不禁怀疑,这家伙会不会从前就和贪婪星有着密切的关系,否则怎么会知道如此机密的事情。
狐疑中,丁小乙等他下去后,没敢亲自跟下去,而是拿出召唤权杖,唤出大眼珠子现行隐身下去探路。
确定下面没有什么意外后,才跟在大眼珠子后面,迈步走进地道。
沿着台阶不断向下走,只见黑暗中有几颗宝石将昏暗的地道照亮起来。
这时,他通过大眼珠子,悄无声息的躲在角落里,默默观察着老人的背景。
只见他走到一处石门前。
石门上雕琢着一朵花儿,花儿雕有八片花瓣,仔细看每一片花瓣上都雕刻着一个字。
乾、坎、艮、震、巽、离、坤、兑,正是对应着八卦。
他手指在石门上左右摸索片刻后,只见石门晃动了一下,却是并无打开的征召。
见状他不禁单手托怀,另一只手拖着下巴,站在石门前静静观望,仿佛是在努力回忆着什么,口中自言自语道。
“没错啊,我记得当初,好像就是这个来着,乾三、震六、艮七、巽五……”
想着想着,老人突然一拍脑门:“对了,坎一、兑九。”
想到了关键,他再次转动起石门上的八卦。
“喀!”
重新排列上的花瓣,居然并在一起,居然排列成一个四方方的九宫格。
在九宫格正中心处,一颗狮子头。
“哈哈哈哈,我就说嘛,绝对没记错来着。”
老人扬天大笑,手指对准狮子的双眼狠狠一戳,顿时大门颤动逐渐在他面前裂开。
随着大门撕开的同一时间,眼前顿时被一片灿烂霞光所覆盖。
接着大眼珠子的视觉,丁小乙胸口一息,不由自主的瞪大起眼睛,心中更是掀起一阵滔天巨浪。
只见大门后,无数奇珍异宝堆积如山。
这些宝物件件绽放晶莹神光,每一件都堪称神器中的极品。
简直晃人眼球,令人目瞪狗呆。
“不愧是三吉星之首,收藏神物果然海量,别怪兄弟啊,实在是大争之世,吾也自身难保,不能回居太微,只能先取你贪狼神位一用。”
躲在后面的丁小乙听到后,不禁暗暗咋舌,果然如他所想的一样,这个老家伙,果真在从前地位非凡,居然是太微星的星主。
事实上他苟活了漫长岁月,消磨掉了他太多力量,如今他虽然复苏,却是失去了往日对太微恒的权柄,参加争夺,虽然有点优势,但优势并不强,甚至风险更大一些。
毕竟太微星的竞争太激烈,无数高手齐聚一堂来争夺,即便那本是他的老巢,但他也不敢冒险加入那场混战中去争夺。
说着他目光看到眼前那把金光璀璨的神剑,目光一动,伸手要将神剑拿起,可他的手刚刚触碰到这把神剑。
却见神剑光华忽闪,居然化作齑粉散落在地上。
“这!!”
见状老人神色一怔呆呆的站在原地。
片刻之后,他才回过神来,大袖一挥,卷起一股强风,顿时间眼前无数神器奇珍全然灰飞烟灭。
这些神器在漫长的岁月里,被封存了太久太久,即便是不朽的神器也早已经神力散尽,在岁月中被侵蚀消磨成空。
自他打开了神藏的大门一刹那,这些宝物最后的神力也彻底散尽氧化,沦为灰烬尘土。
看着满地灰尘,老人满脸无奈。
好在他最终的目标并非是这些宝物,而是宝物之后的东西。
只见他走到石壁之后,双手在石壁上摸索了一阵后,顿时石壁上光芒大作,转眼化作无数泡沫消散在空气中。
随着石壁散去,一条巨大的青龙正怒目瞪圆的从门后怒视着他。
庞大神威,光是让人看上一眼就感觉身体快要崩碎。
这条青龙比外面那条还要可怕。
就连这位旧神也被瞪上一眼后,脚下步伐不稳,连连后退,直至一屁股坐在地上。
“呕!”
一口神血呕出,本就苍老的肉身如今更是衰老了许多。
“呼……纵使是琼天龙王,终究还是死了不是么。”他长吐口气,斜眼看着这尊神龙,摇头道:“十万年前我们遭遇因果反噬,在不同的时间中被抹去,从此天庭毁灭,神道自封,你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多久岁月,居然把自己和祭坛融为一体,真是愚蠢。”
老人颤抖着身躯站起身来,对于神灵来说,时间毫无意义。
曾经王母召开蟠桃盛会,他们这些大神皆是从不同的时间中穿梭而来,无论是过去、现在、乃至是未来之中。
但时间轴毁灭,他们遭到因果反噬,突然暴毙下,一些在未来的神灵还好,能够如他一样有机会苟延残喘,那些在过去、和现在之中的神灵却是连一点机会度没有。
这条神龙本该与天地同寿,可贪狼星星主暴毙,以至于神火迅速熄灭,加上神道关闭后,他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多少年月。
看看地上的那些森森白骨,就知道这段岁月,它在这里一定很难熬吧。
或许这也是最终它把自己和祭坛融合唯一,希望有朝一日,神火重燃,那位贪狼星主,能够重新归来。
“可惜了这份忠贞。”
老者说罢,站起身来迈步越过巨大的龙体,原来这句龙体居然是一具尸骨,而非真正的活着的神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