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聊齋之家有妖妻-第六百三十一章 天下一統鑒賞

聊齋之家有妖妻
小說推薦聊齋之家有妖妻聊斋之家有妖妻
这一日对战,陈八斤的兵马损失近两万,而王丰这边的战损则仅只二千余人,双方伤亡接近十比一。王丰军中的将士士气大振,人人都对胜利充满了信心,而陈八斤的兵马则士气低落到了谷底,即便陈八斤亲**劳将士,也无法提振军心。
陈八斤对此忧心忡忡,召集众将商议对策。就听大将韩祯道:“天兵天将都出现帮助敌军,将九山王困在芒砀山中,根本无法出来。末将以为,我们不能再指望与九山王汇合了。应该另寻他法,击败王丰。”
陈八斤道:“你有何良策?”
韩祯道:“我军主力尽数在此,谯、沛之军要抵御徐州的于畏,汝阴、新蔡等地的兵马也在敌军的监视之下,河南之地的兵马在抵御荆州的徐豹、陆知渊等人,冀州之兵要防备幽州的薛禄,关中之兵本就不多,还要防备西夏和西凉。总之,各处都抽不出兵马来了。我们想要击败王丰,必须寻求援兵。”
韩八斤道:“你是说向外求援?如今中原之地,除了我们与王丰之外,便只有青州的刘铭还有些实力。可是刘铭与我军也多有征战,当此王丰强盛,我军陷入颓势之时,刘铭肯出兵助我,而去得罪王丰吗?”
韩祯道:“刘铭若是还有点野心,就必定不会坐视王丰完全击败我军。若是我军真的败了,仅凭他刘铭,又岂能立足?对他而言,最好的局面是我军与王丰两败俱伤,这样他才能坐收渔翁之力。至不济也要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得谁,这样才也能左右逢源,在夹缝中生存。可如今的形势,是王丰大占上风,若他此时不出兵,用不了多久,等到局势定了,他便再无机会了。故此,末将以为,刘铭多半是会冒这个险的。”
陈八斤思忖了许久,这才点头道:“好,试试也无妨。韩祯,便由你做使者,去青州见刘铭,务必说动他率领大军前来芒砀山助战。那刘铭也是一方枭雄,要说动他出兵,不给好处是不行的。你就告诉他,只要他愿意出兵,他的粮草军资我军都出了。此外,得胜之后,我军将助他拿下徐州和幽州。”
沉吟了片刻,陈八斤复又道:“如今乃是非常时刻,一切以击败王丰为要。若是那刘铭对我们刚刚的条件还不满足,你可便宜行事。即便割让泰山府或是冀州北边的几个州府给他也可以。”
韩祯闻言,当即领命,拜辞了陈八斤,悄悄出营,在军中修士的帮助下,潜藏踪迹,往青州而去。
一路以神行符赶路,次日抵达青州,求见刘铭,说明了来意。那刘铭这段时间也正密切关注着王丰与陈八斤之战,对战局忧心如焚,一直举棋不定地思索着是否该出兵。韩祯的到来,让刘铭的心思朝着出兵这边倾斜了。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刘铭很快就弄清楚了韩祯的底线。
对于韩祯的条件,刘铭还是颇为满意的,若是刘铭真能获得幽州和徐州,并得到冀州的一部分和泰山府,那么其便拥有三州还多的地盘,而且全部连成一片,若实力将不再弱于陈八斤和王丰,真正与二者鼎足而立。
未来究竟谁才是天下之主,那可就说不准了。
故此刘铭颇为心动。之所以还拿不定主意,乃是因为还没有得到身后的修士支持。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当下刘铭请韩祯暂住,自己则立即前去与身后的修士商议。
刘铭曾机缘巧合得遇方仙道的仙长,学得了一些道术,算是方仙道某一个支脉的弟子。在这一支脉的修士支持下,刘铭才能在这乱世之中崛起,成为一方豪雄。而随着刘铭的崛起,方仙道也在青州大兴,许多道观都新建了起来,香火十分旺盛。
刘铭的师父便住在城外的一间道观之中,王丰连夜去见,禀告了事情经过之后,就听其师焚海真人道:“前几天那王丰请人来了方仙道,求见掌教李少君。李少君掌教虽未亲去助战,但也派了门人前去。这也算表明了态度,我方仙道对王丰辅佐雍宁,安定天下,并无异议。”
刘铭闻言,心下一凉,急忙道:“可是掌教并未亲去芒砀山,不是吗?只不过是碍于情面,这才派了几个门人前去应付一下而已。其实在掌教心中,未必真的认同那雍宁一个黄口小儿做天下共主的。”
焚海真人闻言,耐下性子解释道:“掌教不亲自出手,自有他的考量。你可知龙虎山的天师、先天宫的掌教都亲自去芒砀山了?而且在两军大战之时,连天兵天将都现身,准备擒拿九山王了。”
刘铭还是不甘心,道:“天兵天将是不能参与人间王朝之争的,他们之所以现身,是因为九山王身为鬼王,却滞留人间,扰乱了三界的法度。而且他还是黑山老妖的门人,天庭自然欲要除之而后快。至于张天师和清微真人,应该是却不过鹿门山的情面,这才前去相助的。弟子怎么不相信,那雍宁不过是不足弱冠之年的黄口孺子,有什么资格成为天下之主?”
焚海真人见刘铭执迷不悟,只得轻叹了一下,道:“你对雍宁不服?贫道看你是魔障了。罢了,天下之事,早有定数。掌教不亲去芒砀山,那是对的,否则免不了要出手啊。贫道问你,你一定要领兵前去,若是贫道不随军助战,你还指望谁去对阵王丰军中的修士?”
刘铭道:“还请师父垂怜,此战若是得胜,弟子便将一飞冲天,日后未必没有扫平天下,登临九五之位的机会啊。这个时候,还请师父不吝出手才是。”
焚海真人闭上了眼睛,道:“你自己去吧。贫道近来偶有所感,要闭关参悟天仙大道,恐怕是真的不能随你一起去了。你这一去,自行保重吧。若事情实在不可为,便及早抽身为上。”
刘铭沉默了许久,这才对焚海真人拜了一下,随后起身离开。韩祯一直等着刘铭,见其回来,当即询问。就听刘铭叹了口气,道:“我师父要闭关悟道,不能随我同行。军中没有修士压阵,我怕是不能出兵了。”
韩祯闻言,顿时急了,道:“难道刘将军这些年坐拥青州,竟然没有招揽到几个散修?”
刘铭道:“倒是有两个。”
韩祯道:“那不就是了。我军中的修士也不少,目前在泰山府便有一位,可以跟在刘将军身边,随军破敌。即便敌不过王丰军中的修士,但想来也不至于被他们用道术给欺负。再说,大军征战,最终胜负还是靠将士用命,调度得法。只要刘将军的大军能抵达芒砀山,我们两家的总兵力便将远超王丰,以多打少,两方夹击,无有不胜之理。”
刘铭始终还是不甘心就这么丢掉自己的野心,在别人面前伏低做小,心下本就蠢蠢欲动,如今听了韩祯的挑动,顿时越发按捺不住。虽然知道焚海真人的意思,是不看好自己此次出兵,但刘铭却始终还是越想越不甘心。权衡了许久,这才下定了决心,道:“欲得尊位,岂能不甘冒大险?我决定了,这一把赌了。若是得胜,那今后三家鼎立,我至少也能建号帝王,以观天下。若是不能得胜,再退保青州不迟。若是什么都不做,等到王丰击败了陈八斤,一样会调转矛头,指向我青州。我拥兵十万,地方千里,岂能束手待毙?我意已决,兵出芒砀山。”
当下刘铭连夜调动大军,计有机动兵马三万,外加与泰山府的陈八斤兵马对峙的三万大军,合计六万人,当夜便偃旗息鼓,一路往西而来。
陈八斤在泰山府境内留有两万兵马,为了迷惑王丰,掩护刘铭的兵马行进,特地大张旗鼓地出兵南下,往攻徐州,吸引王丰的注意力。
还在芒砀山下与陈八斤对战的王丰果然被泰山地区的陈八斤兵马的动作给吸引住了目光,当即命于畏进一步加强兰陵等地的防御,切莫给敌军以可趁之机。
正当王丰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全无察觉之时,芒砀山上的中岳敌军麾下大将金虎神前来与王丰聊天,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了各地山神土地的趣事,其间提到了从泰山至芒砀山这一路上的几处山神近两日的事迹。王丰听后,面色微微一变,待送走了金虎神,王丰便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随后对于乘龙道:“刚刚从金虎神的话语之中,我知道了有一支数万人的大军正从泰山方向秘密急速赶来。泰山之敌目前正进攻徐州,那么这支兵马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他们根本不是九山王的麾下兵马,而是来自青州,是刘铭的人。”
于乘龙闻言,皱眉道:“刘铭也派兵前来参战了?若其大军真的抵达,与九山王联手,恐怕会对我军造成极大的麻烦啊。”
王丰点头道:“谁说不是呢?若其真的忽然出现,我军只怕会吃大亏。不过既然他们已经露了行藏,那就翻不起什么浪来了。这两日陈八斤损失惨重,已经没右突破我军拦截,冲上芒砀山的可能了。我军兵力充足,分出一支偏师来不成问题。这样吧,我留在这里继续对阵陈八斤。你则趁夜调四万精锐出营,悄悄绕道去刘铭的必经之地埋伏,必可一战而胜。”
于乘龙闻言,点头道:“此计甚妙!那刘铭既然看不清形势,那就将之一块儿收拾了。日后进击青州,也就少了许多麻烦。”
当下于乘龙在自家修士的施法掩护下,悄悄领了四万兵马出营,绕路去埋伏刘铭。
两日之后,刘铭果然进入了于乘龙的伏击圈。一番激战刘铭的兵马伤亡近半,其麾下两名地仙级别的散修也被于乘龙和冰雪天女击杀。刘铭率领残军狼狈逃回了青州,再不敢出兵与王丰对战。
当下刘铭连夜调动大军,计有机动兵马三万,外加与泰山府的陈八斤兵马对峙的三万大军,合计六万人,当夜便偃旗息鼓,一路往西而来。
陈八斤在泰山府境内留有两万兵马,为了迷惑王丰,掩护刘铭的兵马行进,特地大张旗鼓地出兵南下,往攻徐州,吸引王丰的注意力。
还在芒砀山下与陈八斤对战的王丰果然被泰山地区的陈八斤兵马的动作给吸引住了目光,当即命于畏进一步加强兰陵等地的防御,切莫给敌军以可趁之机。
正当王丰对即将到来的危险全无察觉之时,芒砀山上的中岳敌军麾下大将金虎神前来与王丰聊天,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了各地山神土地的趣事,其间提到了从泰山至芒砀山这一路上的几处山神近两日的事迹。王丰听后,面色微微一变,待送走了金虎神,王丰便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随后对于乘龙道:“刚刚从金虎神的话语之中,我知道了有一支数万人的大军正从泰山方向秘密急速赶来。泰山之敌目前正进攻徐州,那么这支兵马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他们根本不是九山王的麾下兵马,而是来自青州,是刘铭的人。”
于乘龙闻言,皱眉道:“刘铭也派兵前来参战了?若其大军真的抵达,与九山王联手,恐怕会对我军造成极大的麻烦啊。”
王丰点头道:“谁说不是呢?若其真的忽然出现,我军只怕会吃大亏。不过既然他们已经露了行藏,那就翻不起什么浪来了。这两日陈八斤损失惨重,已经没右突破我军拦截,冲上芒砀山的可能了。我军兵力充足,分出一支偏师来不成问题。这样吧,我留在这里继续对阵陈八斤。你则趁夜调四万精锐出营,悄悄绕道去刘铭的必经之地埋伏,必可一战而胜。”
于乘龙闻言,点头道:“此计甚妙!那刘铭既然看不清形势,那就将之一块儿收拾了。日后进击青州,也就少了许多麻烦。”
当下于乘龙在自家修士的施法掩护下,悄悄领了四万兵马出营,绕路去埋伏刘铭。
两日之后,刘铭果然进入了于乘龙的伏击圈。一番激战刘铭的兵马伤亡近半,其麾下两名地仙级别的散修也被于乘龙和冰雪天女击杀。刘铭率领残军狼狈逃回了青州,再不敢出兵与王丰对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