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玉虛天尊》-第六百四十章逐漸展開的陰謀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玉虚天尊
东合星系,伏星披着一系白袍,从纯阳温泉走出来。
他皮肤通红,身上还冒着热气。
“嗯,舒服……这热汤真不错。”
他们一行四人加速行程,赶来东合星系。
东合星系,乃金乌神兽所化。在核心太阳星里有一座仙境洞天——炎仙居。
这座仙府建立在金乌温泉旁边,有一位白乌仙打理。供路过此地的仙家、神魔投宿、歇息。
伏星四人打尖投靠,然后李耳和伏星去温泉享受。
至于文始真人和大青牛,则在附近打探消息。
伏星绑着湿漉漉的头发,施施然出来,看到文始和大青牛一脸凝重在讨论事情。
“两位,你们不去试试?这温泉挺不错,就是对我没啥用。”
文始真人所言,淬炼仙体的作用,伏星一丁点都感受不到。
大青牛头也不抬,心道:废话,要是这温泉对你管用,天底下的大罗仙体就能批发了。
“咦——你俩什么表情?出事了?”看到二人凝重、忧愁的表情,伏星诧异道:“咱们不是甩掉追兵了?”
文始:“不是追兵?而是……哎……”他不住摇头,麻烦啊。
大青牛:”老爷呢?”
“他还在温泉里,好像跟别人一起泡澡。”
伏星瞧见李耳和一位老仙有说有笑,懒得在里面陪同,便自己跑出来。
“跟人一起?”大青牛疑惑。虽然自家老爷平易近人,但有这么多闲工夫吗?
他打过招呼,直接进去找人。
但很快,伏星就看到他从里面退出来,一脸犹惊未定。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大青牛铜铃大眼瞪着伏星,心中暗骂:这小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镇元大仙在呢!
没错,跟李耳一起泡澡的人,是万寿山的地仙教主。
大青牛进去看了一眼,马上就退出来。
不过伏星应该不认识,所以仅仅是巧合?
……
温泉中,两位老仙泡在最深处的火池。
太阳真火点燃的纯阳真水不断翻滚气泡,两位仙家怡然不惧,靠在最深处疗养。这里的温度,已经可以对大罗仙产生威胁。
镇元子:“道兄,我徒儿的这座浴池还不错吧?”
“不错,不错……还是老弟你会享受。你们地仙逍遥自在,哪怕在星海世界也能找到一席之地。着实让我辈天仙羡慕。”
镇元子乃地仙教主,和三清代表的天仙道迥异,但同为仙道教主,也算相互扶持的道友。
白乌仙是镇元子门下的大罗仙真,正统的地仙天尊。他跟天庭承包九大温泉池,经营仙神温泉旅店,生意堪称火爆。因为镇元子是他老师,所以持有永久贵宾卡,可随时来疗养。
李耳眯着眼,瞧着不远处闭目养神的镇元子。
大仙脑后有青翠玉树冉冉升起,一颗颗婴儿般的白玉果实嬉戏跃动,演绎地仙长生之妙。
“老弟,你刻意来这里寻我,所为何事?”
“还不是释迦入世的事?”镇元子叹息:“谁能想到,这大和尚非要这一量劫解除封印。道兄,你这次西行定然和他交手,我来问一问前程。”
佛门第三位教主下场,这位教主昔年和任鸿打过交道。早年他以佛宗尊者的姿态行走人间,原本没打算恢复教主道果,只是打算在人间度人修行。
谁知道,他突然发什么疯。这一次主动引下教主舍利,恢复修为,接手佛教道统。就连天外羲皇等人都被惊动,目光落入此界,引出先天神魔作乱。
“我想请释迦涅槃。”李耳缓缓道:“这一量劫,两位师弟各有谋划,我不许佛教大兴,坏了仙道培养道种的进程。”
镇元子颔首:“玉清一脉要培养教主,还有那个新秀小子。上清一脉打算推赵朗为玉帝,尝试走一次天庭路线。那么,你们太清呢?你们的诉求在哪?”
“这一劫与我们无关。”
“无关?”
镇元子大笑:“道兄,你我认识多少劫了?这等便宜话,且罢了。”
他神色一正,严肃问:“道兄,你这次西行,目的只是释迦吗?”
“骊山的那位娘娘,你没什么想法?”
李耳:“……”
镇元子自顾自说:“或许以前没有,但元始道友袭杀娲皇后,你能没有类似的想法?道兄,你这次西行刻意路径雷泽星域和骊山仙境。其目的之一,是要杀娲皇取而代之吧?”
太上圣人历劫,他的根本目的是求道。
镇元子知道一件隐秘。
太上圣人在某个无量劫,曾研究解化列圣之术。将众多教主演化为自己的化身,从而结合所有教主圣境,以求真正征服无量劫。
在这些教主圣境中,娲皇的造化圣境尤为特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换言之,太上圣人需要将娲皇的一个化身解析,从而借用娲皇的力量作为基石,把其他教主神魔一一造化。
“老弟这次来,到底受何人所托?”
镇元子笑了笑:“放心,我是带来娲皇的诚意。她愿意把骊山上的补天化身舍给你充当神魔化身。因为,她跟我一样。”
这些万劫不灭的教主都很好奇,太上结合其他教主演练的化身,到底能不能成功度过无量量劫?
对他们这些人而言,无量量劫才是永恒主题。
“对我辈,量劫只是游戏。到头来,真正在混沌立足的,还是咱们这些人。”
镇元子说完,起身从火池站起来。
“时间不早,我先走了。道兄,助你一路安顺。”
望着镇元子溜溜达达的背影,李耳陷入沉思。
镇元子看得很开,他在每一量劫开辟地仙道统教化门人。但门人陨落在量劫之中,他会伤心,会哀叹。可下一量劫继续重来……
他的道心在一次次无量劫中,早已坚如磐石。
“不过……我的计划原来早就暴露……是羲皇吗?”
没错,李耳受天庭之邀,一路要炼化荒古之气,吐纳先天仙灵气。其目的,就是为了祭炼神魔化身。
如果能凑齐八十一尊教主神魔化身,或许能更进一步。
他早就想好,利用宿钧上船的事跟娲皇好好谈一谈。如果谈不成,大不了学师弟,抢先吞掉娲皇化身,然后被娲皇打一顿。
不就是下一量劫改成“三教围攻太清”嘛。师弟的玉清道统还能留存八百仙真,自己到时候留下五百门徒,其他人统统送上封神榜走一遭也没啥。
“没想到,娲皇这般爽快!”
太上隐约觉得不对。在娲皇干脆利落的背后,绝对有大图谋!
而且,羲皇等古神教主主动催生先天神魔,帮自己吐纳荒古之气,帮自己修行,又是在考虑什么?
……
“父皇要帮泰一帝疗伤吗?”
平静的宙光长河,任鸿注视着钟山上的烛九阴神。
老烛龙抬眼瞧了他一眼:“你主动帮忙,也是察觉你父皇的计划?”
任鸿谦虚笑道:“泰皇归来,宿钧跟着搭顺风车。而且这一计划不仅是父皇在天外布局,更有姑母一力安排。”
“只是,你们不担心三位老师察觉?”
烛龙冷淡道:“上一次神仙杀劫你站在玉清立场上,可以说是你师尊对你恩重如山。但你父皇主动教导你一万年天道,你这一次如何站队,还需要老朽多言吗?”
伏羲伤势痊愈后,一改曾经的低调。回到天外第一件事就是串联其他教主,甚至蛊惑释迦如来亲临人间,从而吸引太上圣人注意。
为了泰皇复活的计划能顺利进行,娲皇主动舍去一尊化身,引导太上教主安心修炼。
后土娘娘故意让玄冥出手,和任鸿演戏设立劫数,让太上的精力分散,从而避免察觉泰皇复苏的动静。
还有烛龙化身控制宙光长河混淆天机,同时牵制唯一知情的任鸿。
这一次,古神教主们可谓煞费苦心。
任鸿忍不住好奇:“老爷子,古神教主到底下场了几位?你们就这么指望泰皇?”
“先纠正你一个错误。混沌中的教主都是古神。就连你们所谓的仙道、魔道、佛道的创始人,最初也都是古神教主。只不过这些家伙为了渡劫,为了门徒,一个个开辟教统,转变了立场。”
最明显的,就是元始天尊。
那可是曾经和泰皇同尊的古神教主,元始祖炁所成,曾开天辟地,教化众生。但后来,他渐渐发现古神大道无法度过无量劫,于是在太上教主推出仙道理念后,欣然加盟。甚至连灵宝大天尊都一并拉过去。
灵宝和元始的关系,可比外人想象中亲厚多了。在灵宝大天尊最初证道时,还做过元始天王的儿子和徒弟。
佛门的教主,最初来自一位名叫“梵”的古神。祂以自身为“梵性”,成就万佛源头。接连扶持世间自在王佛,阿弥陀佛、准提佛母、释迦如来等好几位佛门教主。
而伏羲女娲作为古神,在有了人族之后也开始选择独立。只不过他们俩比较擅长处理关系。比起元始天尊直接翻脸,他俩还知道和泰皇结盟。
“教主与道相合,都是古神,是永恒者。小子,记住了吗?”
任鸿淡然一笑,拱手表示虚心受教。
然后问及泰一帝来历。
“泰皇跟你老师跟脚相似,都是混沌鸿蒙孕育的祖炁证道,是最初的混沌生灵。”
老师也是混沌生灵?
任鸿很意外。
他当然清楚混沌生灵。那些教主至宝的许多载体,不都是混沌生灵吗?还有混沌海的那头天龟,那也是混沌生灵。当然,从太羲分裂出去的太初鸿蒙,也是一尊混沌生灵。
“最初一批教主都是混沌生灵。只不过天道开辟后,大家才琢磨出来教主证道法,一个个模仿天道,铸造自己的大道圣境。对,想起来了。最初研究大道圣境的,就是你老师和泰皇。”
烛龙徐徐而谈,讲述古老时代的秘辛。
任鸿表情渐渐严肃了。
按照烛龙的说法,元始天尊的辈分未免太高了。他的年纪貌似比娲皇都大?
而教主法门竟然是老师和泰皇一起研究?他俩到底度过多少个无量劫?
“不过他俩换代过,早就不是最初那两位了。”烛龙话锋一转,含糊糊弄过去。
“总之,这一次大家联手蒙蔽太上,你不准去提醒。”
任鸿眼珠转动,不跟太上教主提醒,我可以……
“也别找你老师和师叔。说起来,你不是还坑了你师叔一把?紫微帝座,酆都大帝……嘿嘿,等你师叔回过味来,看他弄不死你。”
上清一脉盘算着给赵朗争天帝。任鸿当然也琢磨给宿钧争夺紫微之位,无疑挑衅上清教统。所以,在这件事上任鸿没打算依靠同门,而是想要自己单干。或者依仗一下这些古神势力。
他要寻找自己和宿钧的之间的平衡,勾陈紫微两大道神,是必须把持在手的。
“所以,只能期待老爷子您来庇护一下晚辈。”任鸿幽幽一叹:“为了宿钧复活,我这几万年折腾来,折腾去。自己落得一个元神之体的尴尬窘境,只能多求几个教主帮衬。”
“于是,你连佛教也开始勾搭了?太上只是打算驱逐释迦离去,而你连佛教的根基都打算挖走?”
任鸿笑了笑,权当听不到。
太上教主要谋算八十一化,他也打算利用太上教主完成自己的“佛教换血计划”。
昔年的天皇阁主,哪个不是操控天道,排布众生的好手?
一开始,任鸿受到一众教主们的压力,只能小心翼翼观察。但现在,他已经熟悉大罗境界,已经了解教主们的隐秘。
所以,“昔年的三代阁主”又想要在宇宙间搞事了。
“罢了,反正跟老朽计划不挨着,帮你遮掩天机就是。回头坑了太上和通天,你自己吃苦头吧。”
……
李耳起身走出火池。
走到外头,就见伏星三人嘀嘀咕咕,再研究下一步的行进路线。
圣人听了一会儿,心中有谱。
玄冥和勾陈约定,要以先天神魔阻挠自己一行人西行。其中一部分神魔选择占山为王,挪移星系进行障碍。还有一部分聪明的神魔走通西秦国君路线,借助官方将太恒星门暂时封闭。
换言之,他们的前进路线已经被西秦锁死。
文始:“想要继续前进,我们只能去西秦都城,求国君开门给路引?好麻烦。”
大青牛:“那怎么办,总不能打过去吧?老爷这一路行教化之道,不可轻易动手。至于咱们三个……”
西秦那边有高手,他们绝对打不过。
伏星摸着下巴:“你们说,咱们去都城把信令偷出来怎么样?说不定,还能让他们自己花钱赎回。”
偷?
文始考虑一番,否决道:“圣人西行,乃教化道德之事,岂能用这般手段?”
李耳在旁边站了一会儿,转身去外头溜达,揭下一张告示,走到三人身边:“尔等无忧,咱们用这个办法。”
伏星三人看着告示,上面是绚烂的星际背景,还有几个大字:“雷泽杯,南洲第一斗战盛会。”
“这是……”
“这是雷泽星系举办的斗战大会。南瞻部洲的人族高手都可以参与。只要胜利,可以得到雷泽星系官方的一个愿望许诺。”李耳:“我们只要赢下来,就可以让雷泽星系帮我们前往西洲。”
文始真人到底是南洲仙真,恍然大悟:“我知道这个,当年周公曾经参与这个盛会,夺取第一名的宝座,许愿大周昌盛。于是,雷泽星系给予太恒星门等星际文明技术,才有如今的大周。”
雷泽星系背后,就是曾经的天皇阁。此外还有火云洞撑腰,是人族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只要他们肯出面,别说西秦,直接送他们去西洲都没问题。
那时候,什么神魔阻拦都是虚的。难不成,玄冥打得过炎黄二帝?
伏星虽然不明究竟,但还是点头:“既然是前辈说的,那肯定没错。所以,老兄,你努力吧!”
“我?”文始真人眨眼:“老弟,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虽然是仙人,但年纪太大。而这个雷泽杯有年龄要求,不许我这种大龄仙人参加。同样,这是人族盛会,也不许先天神魔或者妖怪参与。因此……”
伏星觉得不对,突然看到李耳、大青牛以及文始一起看向自己。
“等等,你们不会指望我吧?我一个人连仙业都没有的可怜筑基小修士,你们指望我去打架?”
“我……我从出生开始,还没杀过人呢!不对,我连鸡都没杀过。”
“放心?”李耳宽慰道:“你肯定能赢。”
大青牛重重点头。就算你打不过,但你肉身可是帝君真身,谁能打过你啊?
……
南瞻星域,岱岳星系。
玄冥古神化作一位女仙姿态,悄然来到一颗星球。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位修行多年的年轻仙人。
“帝江,你确定就是他吗?”
“没错。”虚空传来飘渺无定的声音:“他就是玉皇帝君转世,我们让他参加雷泽杯,从而夺取火云洞支持。进而……嘿嘿……”
利用火云洞对付勾陈帝君。
“虽然勾陈和火云洞关系不错,但里头也有不少人反感他。到时候若能引发火云洞内斗,那就更有意思了。“
玄冥点头,屈指打出一道机缘,然后转身离去。
对于玉皇转世能不能获胜。
笑话,这可是正经的大罗帝君转世,他要是连区区一个年轻人族的斗战大会都赢不下来,直接撞死得了。
钟山,任鸿笑眯眯陪同烛九阴喝茶。
烛九阴瞄了一下玄冥的踪迹,心叹:好嘛,这小子越发有伏羲的风姿。这对父子一个复活泰皇,一个复活宿钧,活生生把宇宙洪荒玩弄在鼓掌间。若是日后这小子成为教主,一对父子教主的组合,怕不是能对战三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