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小說 娛樂超級奶爸-第兩千一百四十三章 霓虹入場分享

娛樂超級奶爸
小說推薦娛樂超級奶爸娱乐超级奶爸
大屏幕上,出现的是红毯上的情形:
打头儿的人是一名身材雄壮,看起来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
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和服,上半身搭配一件灰蓝色的内衬,脚上蹬着一双木屐,让他整个人凭空高了至少5公分。
这个人名叫木村武,是霓虹国驻华大使馆的大使,可以说是在华夏官职最高的霓虹人了。
跟在平山治身后的,依次是平山治、三口宏一、三口雄一郎、柳井贤人……等霓虹国文化交流团和霓虹国驻华大使馆工作人员。
他们全都穿着代表着霓虹国的传统和服以及木屐,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就好像是来参加一个盛大的仪式一样。
紧跟在他们身后的,是罗伯特·唐尼等来自欧美的明星大咖们,他们的穿着和霓虹人完全是两个极端,很欧美范了。
看到这两拨人,浩浩荡荡地出现在红毯上,甭管体育馆內座位席上的观众们,还是守在直播间前的网友们,全都开始议论纷纷:
“什么情况?这帮霓虹人是来炫耀他们霓虹国服饰来的吗?”
“还真有欧美人参加,那不是罗伯特还有阿黛尔吗?原来他们真的没有回国。”
“呸,这帮欧美人是真的不要脸,竟然还有脸来参加我夏的综艺节目……”
国内的观众和网友们,那叫一个群情激愤。
本来嘛,先不说那些霓虹人穿和服的事,就那些欧美人,都是千亿传媒邀请过来的,当时那场‘千亿狂欢夜’不就是为了和刘子夏对着干嘛?
现在,你们又转过头来参加人家夏月工作室出品的综艺节目,蹭人家的关注度,还要不要个脸了?
就算观众和网友们再怒火冲冲,这帮霓虹人以及欧美人也不会在意。
而除了国内的观众和演员们之外,现场也是有霓虹人的。
再加上已经临近8点了,不少国内的霓虹人,也打开了斗音短视频,在看今天的直播。
当看到那熟悉的穿着的时候,一直都在期待着自己国家代表出现的霓虹人,变得激动了起来:
“是木村大使,我还看到了好多娱乐圈的名人呐!”
“那位是米津玄帅吗?真的好帅啊!”
“不只是米津玄帅,还有好多歌手、演员,还有几位国宝级大师呢……”
霓虹人很兴奋!
特别是在外国的直播中看到他们本国的人,让正在观看直播的霓虹人感到特别地骄傲。
瞧瞧,这可是一个超级大国的综艺节目,邀请他们霓虹人了,多给霓虹人脸上长光?
甭管别人怎么看,平山治等人加在一起得有200多号,雄赳赳气昂昂,一路来到了签名墙区域。
看着气势汹汹的一群人,程闪和董晴有点傻了,这特么怎么去介绍?
本来交到他们手上的资料、信息,都不过几个人而已,没想到这一下子来了200多号,还全都走的红毯。
怎么着,显得你人多是吧?
尽管心里是有点懵.逼,但毕竟是华夏主持界最优秀的主持人之一,很快就反应过来。
董晴说道:“现在正在朝咱们走来的,是霓虹国文化交流团,还有他们邀请的来自欧美的朋友们。
霓虹国是咱们华夏的邻国,一直以来和我国都保持着友好的邦交。”
“没错。”
程闪接过了话茬儿,继续说道:“走在最前面的这位,是霓虹国驻华大使木村武先生,后面都是大使馆的工作人员。
站在木村先生右侧的这位名叫平山治,正是此次霓虹国文化交流团的团.长先生,后面都是交流团的客人们。”
“请木村武、平山治先生,在签名墙上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转入内场。”
董晴很干脆地一摆手,立马有穿着旗袍的漂亮司仪,送上来两支水性笔。
是的,只有两支!
刚刚董晴的态度很明确:
你们这么多人,光签字就得签个十几二十分钟,他们可没有那么长的时间跟这等着。
要怪,就怪你们来得晚!
要怪,就怪你们不按套路来,一下子竟然来了这么多,不是耍人玩吗?
很显然,木村武、平山治明显没想到董晴竟然这么对付他们。
怎么着,我们这么多人,难道就没有资格在签名墙上留下明姓吗?
不好意思,是真不行!
因为程闪和董晴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签名墙,直接转入了内场。
得,一众人有火没地儿发,就只能匆匆签完他们俩的名字,领着各自的团队转进了内场。
那样子,还真有那么点灰溜溜的感觉。
看直播的霓虹人觉得有被冒犯到了,但是人家当事人都没觉得怎么样,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
时间终于到了8点。
这座庞大的体育馆已经是座无虚席,远比当初刘子夏开演唱会的时候还要热闹。
今天邀请来参加《国乐大典》的嘉宾,还有那些霓虹人、欧美人,都被刘子夏安置在了最好的席位。
因为在舞台和这些嘉宾之间,还有很多看着设备的记者,以及上沪电视台、斗音短视频的工作人员。
所以他们也会把镜头对准这些嘉宾们,去录制或者拍下他们脸上的表情。
铮!
就在观众以及网友们满怀期待地时候,一阵清澈脆亮的筝声响起。
而此刻,除了主舞台以及那些硕大的电子荧幕之外,工体内所有的灯光都黯淡了下来。
伴随着宛如空谷之声的优美音乐声,舞台正中央突然亮起了一道道的追光灯。
在追光灯下,第一道追光灯下缓缓升上来一个圆台,圆台上出现了一位穿着粉色旗袍的青年女子。
女子长发盘起,浓妆淡抹,白皙的面容上五官精致,特别是那双春葱一般的修长手指,此刻正在一架古筝上捻抹复挑。
优美的音符,一个个轻快地从筝中跃出,勾勒出一副空明、素雅的画卷!
现场和直播间前地观众们,一瞬间就被这名女子以及筝声给吸引住了。
议论声停了下来,所有的弹幕也归于平静,整个直播间只剩下了大屏幕上显示的舞台上的画面。
就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古筝那宁静悠远地筝声中时,又有一道追光灯中传出了乐声!
那是笛声,清亮悠远,入耳不由得心神一静,似乎是吹奏在心间一样!
手持横笛,孑然而立的,是一位身材清瘦,看起来将近40岁左右,穿着一身天蓝色大褂的中年男子。
他神色悠然,手指灵动地在几个孔洞之间跃动,给人一种很自然的感觉,就好像那手指本就应该在那里。
叮!
在笛声响起之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中,婉转中透着一股仿佛能够直入心扉的琴声响起。
是扬琴!
在那名中年男子旁边的追光灯中,出现了一位同样旗袍穿在身的青年女子。
她身材玲珑,短发飒飒,手中两根琴竹敲击着琴弦,发出空谷滴水一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