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快虧成麻瓜了 txt-第963章 老頭子壞得很(求月票)閲讀

我快虧成麻瓜了
小說推薦我快虧成麻瓜了我快亏成麻瓜了
“或者说,你现在可能还没有一个心理底价。”陆圻给了扎克伯格一个台阶。
“对对对。”扎克伯格猛点头。
这个当然不是,他的心理底价就是三百亿美元。
花三百亿美元买下MiaoW,这一次的华夏之行就可以载入Facebook的史册了。
先不说MiaoW到手,Facebook的版图会更加完整这种将来的事情。
光是收购MiaoW之后市值的暴涨,就能让他的个人财富更上一层楼。
“一千五百亿美元不可能,对吧?”陆圻问。
“其鹿博士,您也是专家,MiaoW值不值一千五百亿,您比我更清楚,对不对?”扎克伯格笑的比陆圻还苦。
感情今天这俩人就执手相看泪眼,竟相对苦笑了。
“但是你必须得承认它的未来,”陆圻很“客观”的分析说道:“你还要面临MiaoW上市对Facebook的冲击,这个可能会增加股民对于Facebook未来的担忧。”
这话并不是信口开河。
人家MiaoW现在就能威胁到Facebook,把他们大量的年轻用户直接抢走。
上市了还不把你吸干。
其实,这才是Facebook最担心的事情。
每年崛起那么多互联网公司,为啥扎克伯格唯独对MiaoW念念不忘。
还不是因为这是一把致命的刀。
扎心。
如果不处理的话,MiaoW每增加一点实力,Facebook就减弱一点实力。
此长彼消。
嗯,也可以说MiaoW就是扎克伯格的心腹大患。
“四……”扎克伯格还没说出口,但看到陆圻那鄙视的眼神,立刻咬咬牙改口说道:“五百亿美元,不能再多了。”
陆圻并没有立刻嘲笑对方,也没有说这个价格多么不合适。
实际上,五百亿美元真的是高价了。
克莱斯特这边的预期其实就是450亿美元,实在不行四百亿也能接受。
这都已经算是溢价了。
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陆圻不仅仅要打赢这一仗,还必须打出自己的风格才行。
他需要一举确立自己在投资部乃至整个猫厂的地位。
“马克,你们有研究过完成收购MiaoW对Facebook股价的影响吗?”陆圻问。
“当然。”扎克伯格并没有避讳这一点。
实际上,他们一天到晚的研究。
通常在市场上有并购传闻的上市公司,股票价格都会受到传闻的影响,多数会呈上涨的走势。
导致该情况的原因有二。
一是由于投资者对并购之后的公司效益有较高的预期。
二是由于部分投资者围绕并购事件进行炒作而导致股价上涨。
如巨龙管业,在2014年5月宣布收购手游开发商艾格拉斯,股票价格由13元上升至24元左右,若不是市场围绕并购事件的炒作,恐怕价格涨幅不会如此之大。
还有Twitter,这货三天两头说要被谷歌收购,股价动不动就因此涨4%,又一次甚至涨了12%。
2012年的时候,网传三星电子有意收购诺基亚,受此消息影响,诺基亚股价在芬兰赫尔辛基交易所上涨了11%之多。
从短期的股市反馈来看,五百亿收购MiaoW足以让Facebook赚的盆满钵盈。
很多时候,并购看的并不是东西本身的市值,而是这东西对收购方来说的意义。
“八百亿你们其实都有的赚。”陆圻紧跟着来了一句。
“八百亿!”虽然不如一千五百亿震撼,但这依旧震撼的扎克伯格不要不要的。
八百亿他买不起啊。
Facebook的资产负债表无疑是极完备的。上个季度,公司从经营活动中获得110亿美元的收益,当季现金净增46亿美元。
加上现金和有价证券,该公司的流动资金高达600亿美元。
但是他依旧拿不出八百亿收购MiaoW,而且他也不可能拿出所有的钱收购这个MiaoW。
这么玩公司很容易倒的。
八百亿美元,这里头的收购风险就很大了,如果股市的反馈不如预期,Facebook极有可能在未来的两三年都要吃糠咽菜的过日子。
“马克,你都不如我这个老头子了,如果十年前,你会这样犹豫吗?”陆圻笑笑。
这老头子坏得很。
他把扎克伯格的思路引到了收购MiaoW之后的美好愿景上了。
而且这种事情一想就停不下来。
回不去了。
即便扎克伯格强迫自己去审视MiaoW的价值,这种想法都会不断的影响他。
而且,他还用了激将法。
“去年电话电报公司收购时代华纳才花了854亿美元……”
“那个还包括时代华纳的净负债在内,交易总价值大约为1087亿美元,而MiaoW却是妥妥的优质资产。”
扎克伯格张张嘴,他还能举出更多的例子,比如拜耳收购孟山都花了560亿美元,高通收购恩智浦半导体花了470亿美元,软银集团320亿美元收购ARM。
但是这些其实都没什么意义。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他需要做的,仅仅只是说服自己而已,说服自己决定一个能够一锤定音的价格。
管人家其鹿博士什么事,人家其鹿博士甚至都不确定MiaoW会不会卖。
而且,那句十年前深深地刺痛了扎克伯格的心。
“五百五十亿,这是我能给出的最高价格了,也是我的心理底价,如果其鹿博士能够确保交易在这个范围之内达成,我将会将把省下来的部分,分给博士千分之五。”扎克伯格已经彻底撕掉了伪装。
这很明显不是什么学术讨论。
“我对钱……”陆圻摇摇头。
“百分之一,不能再多了。”扎克伯格紧跟着加码,不能让其鹿博士有考虑的机会,必须一下子砸懵他。
“好吧,我试试看,但是我必须提醒你一点,马克,五百五十亿对于克莱斯特真的没有太大吸引力,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会以八百亿为底线,谋求在六百五十亿左右达成交易。”陆圻完全是站在了扎克伯格这一边。
不过,这玩意要底线到底是为了啥啊。
“其鹿博士,你觉得该怎么谈才有可能顺利的达成交易呢?”虽然六百五十亿还是非常的高,超出预期,但是五百五十亿都已经咬咬牙认了,六百五十亿听起来也不像是天文数字了。
“首先,”陆圻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必须得先说服他们愿意卖才行。”
“这个辛苦其鹿博士了。”扎克伯格很感激。
“其实,你今天不该来的。”陆圻苦笑。
“但是我来了。”扎克伯格也是苦笑。
我特么要早知道你在这里头,我就偷偷的联系你了,我干嘛还热脸贴冷屁股跑这一趟。
“他们或许已经猜到你的来意了,这给我的说服工作带来了很多的变数,”陆圻抱怨了一句,然后诚恳的说道:“但是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我想我可能太需要朋友了。”
“我们会是最好的朋友。”扎克伯格也非常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