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奮鬥在沙俄討論-第七百一十五章 怕什麼來什麼鑒賞

奮鬥在沙俄
小說推薦奮鬥在沙俄奋斗在沙俄
有时候真的就是那么寸,你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奥古斯塔这个女人虽然够神经质,但是打蛇打七寸的水平不是一般的高,她知道怎么做才对李骁的伤害最大,才能让某人立马灰溜溜地滚蛋。
很快在一场舞会上奥古斯塔就同奥地利驻普鲁士大使冯.考尼茨伯爵夫妇就不期而遇了,然后一番友好欢乐的会谈之后,这位伯爵就知道了李骁的存在以及目的。
“这么做真的好吗?”亚历珊德拉面带忧色地问道。
奥古斯塔却十分自信,信心满满地回答道:“有什么不好的,维护神圣同盟和普鲁士与奥地利之间的兄弟关系才是最正确的抉择!今后威廉会感谢我这么做的!”
只不过亚历珊德拉却并不觉得威廉一世会感谢奥古斯塔,因为她太了解这个妹夫了,那是绝不甘于决于人后的,而且霍亨索伦家族从来都没有当奥地利小弟的自觉,总是不自觉地想要取而代之。现在奥古斯塔竟然公然跟丈夫唱反调,就算她能搅和黄了这一次秘密会谈,也挽回不了丈夫的心,总感觉这是得不偿失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所以亚历珊德拉又劝了一句:“我觉得您还是先跟威廉谈谈比较好,你背着他行动,只会让他更生气!”
但奥古斯塔却不管,因为她从来就不仅仅是因为怄气才这么做,而是她发自内心的觉得自己比丈夫更加高明,觉得自己的选择才是正确的,所以她是故意要这么做,就是要证明给丈夫看看究竟谁更高明!
或者说这其实是她的示威行动,她要通过这次示威明确自己在政治上的发言权,巩固自己的家庭地位。所以她才不会听劝告,就是要一意孤行。
很快冯.考尼茨伯爵就通过私人关系渠道向腓特烈.威廉四世发出了强烈地抗议,他要求普鲁士方面不要背着奥地利在德意志邦联内部搞小动作,最好立刻明确同奥地利的关系,必须立刻驱逐那些试图破坏奥地利和普鲁士关系的小人。
不用说这样的消息摆在腓特烈.威廉四世的案头时,这位平庸的国王是何等的震惊。因为他和威廉一世的小动作保密性还是很强的,防的就是奥地利察觉他们的小动作,而现在行动才刚刚开始奥地利人就察觉了,这是怎么回事,究竟是谁泄露了消息!
他恶狠狠地问勃兰登堡伯爵:“有查到消息泄露的来源吗?”
后者其实是一脸懵逼,他被急匆匆地叫到王宫然后被当面质问了一脸,说实话整个人都是愣的,还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泄密?】
【没道理啊?】
【根本就没有几个人知道啊!】
【再说这个事不是威廉亲王亲自操办的吗?怎么反过来问我?】
勃兰登堡伯爵觉得自己很冤枉,但也知道威廉一世是事实上的储君,他如果当面打威廉一世的小报告恐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吃的,所以他难得聪明了一回,很委婉地回答道:
“陛下,我立刻彻查此事。但是据我所知,相关事宜是有很有限的几个人知道,就是外交大臣都不知道,如今却被奥地利人察觉了,这实在是太蹊跷了!”
腓特烈.威廉四世也觉得蹊跷,因为他身体一直不太好,所以哪怕是因为革命的关系不得不亲自主导政务,但有些事情也确实没精力亲力亲为,基本上就是交给勃兰登堡伯爵活着威廉一世等几个信任的人去办。比如军队方面的事务就交给了勃兰登堡伯爵,一些比较隐秘的政治事务就交给了威廉一世。
威廉一世是他最信任的弟弟,他自然不会怀疑威廉一世故意泄密,所以一开始还以为是老丘八勃兰登堡伯爵那头出了岔子,但经过老丘八的提醒他忽然反应过来,威廉一世这一头是不是也可能有问题?
腓特烈.威廉四世转向了弟弟:“威廉,你那边都可靠?”
威廉一世其实也懵,他一开始也觉得是勃兰登堡伯爵那边的锅,因为对这个代替他掌管国家大权的丘八他是有点羡慕嫉妒恨的,因为勃兰登堡伯爵现在所掌控的权力之前全是他的,而现在他还要给这个家伙打下手,你说这气人不气人。
所以最初消息泄露之后,他是既生气又有点看勃兰登堡伯爵笑话的意思,但现在老哥转向了他之后,他就……他就更加恼火了。
想他堂堂普鲁士亲王怎么可能掉链子,他又什么时候掉过链子?这不是太小看了他么,实在是可气啊!
所以他想都没想就回答道:“我这边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知道相关消息的都万分可靠,并且愿意为了普鲁士而死!”
这下腓特烈.威廉四世就蛋疼了,左膀右臂都说跟他们没关系,可消息却偏偏泄露了,总不能是俄国人泄露的吧!但是现在左膀右臂又都是这么肯定,如果他硬要去查,反而显得不信任他们了。
【这个国王怎么这么不好当啊!】
腓特烈.威廉四世在心头哀叹了一声,只能和稀泥道:“算了,这个事情你们各自知道各自去查查自己那边就行了,我相信这应该是个意外……而且现在最重要的不是找泄密源头的问题,而是怎么回应奥地利人!”
勃兰登堡伯爵想也不想就说道:“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了,那我们做什么都没有用了,退让一步按照奥地利人的要求大事化小算了!”
他话音未落威廉一世就爆发了:“胡说!现在奥地利人只是通过私人渠道隐蔽的抗议,我看未尝没有试探我们的意思……如果我们选择息事宁人那就是不打自招!而且这让我们的俄国朋友会怎么想怎么看,这么做简直是自掘坟墓!”
腓特烈.威廉四世也是一肚子的不满意,他觉得勃兰登堡伯爵这是脑袋被驴踢了,讲的都是什么屁话,像他这么搞简直是自取灭亡。
所以他立刻就道:“是的,决不能影响我们同俄国朋友的良好关系,怎么能如此草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