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溯源仙蹟 愛下-第六百五十二章 遺蛻自投,逃亡驚險看書

溯源仙蹟
小說推薦溯源仙蹟溯源仙迹
这浓雾是什么鬼?
浓雾席卷而来,开始逐渐笼罩源尘的视野。
“你们别过来,我可不想再睡过去了。”
任源尘再怎么慌张叫喊,浓雾重云依然笼罩了一切。
迷迷蒙蒙,仿若置身在空幽深渊。
“源尘,你既然已经清醒,我便也不好公然护你佑你,我已为天,当公正不阿,一丝不苟的执行天道运行之大任,你的情我已还清,此后我们不便再有纠缠,你也该回去了。”
源尘看到了一个小娃娃背对着源尘,唉声叹气,一副小大人模样。
“源,你就这么抛下我了吗?你个渣男!”
源尘脱口而出,委屈至极,像是刚被甩了的小媳妇。
源强忍着没回头打死这个混蛋,握拳继续道:“道友,此去上界,若一去不回,该如何?”
源尘冥冥中感觉到了悲愤,也收起了笑容道:“若一去不回,那便一去不回!”
唢呐声从遥远的过去吹来,惊破时空,直击人心。
源的身影彻底消散,在最后的片刻里,它终是回了头。
源尘看到源的正脸,顿时惊的哑口无言。
“我也护不住你了。”
话音结束,镜面仿佛破碎了,一种痛彻心扉的感觉涌上心头。
不只是心头,他五脏六腑都仿佛被烈火在焚烤。
源尘抵挡住了一切力量侵袭,硬生生突破所有桎梏,一剑斩碎了缓缓飘起的黑色书籍。
“深辰,即便我死,你也别想活!”
巨大的黑色光芒照耀时间,书籍破碎,化作了最本源的能量融入到古剑之中。
整个古剑仿佛活了一般,上面铭刻上了无数繁奥的符文。
源尘眼神一动,两个沉甸甸的银色符号飞出,落在了剑身之上。
我握住剑的瞬间源尘仿佛彻底掌控了古城,甚至他还获得了一个新的能力。
操纵!
任何被他这把古剑伤到的生灵都将心甘情愿的臣服。
可是有了魔黎河这档子事之后,源尘已经信不过这些外物了。
“魔黎河,你敢背叛我。”
魔黎河已经被一股力量携带者逃出了深渊书城。
一出书城,魔黎河就撕裂虚空打算离开,可就在这时,一道光芒轰穿了魔黎河的身体,击碎了虚空。
噗——
口喷鲜血的魔黎河,转身面对已经激活的书城,冷笑道:“源尘,我魔黎河就算是死也不会再当你的奴隶与祭品。”
“那你去死吧。”
一道光,彻底蒸干了魔黎河。
源尘握紧拳头,面色冷峻,然后他直接转身进了城主府。
深渊书城的城主府一直被封印,而今,终于解封。
源尘第一时间进入城主府,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大书虫趴在城主府内的空地上睡觉。
生人一进来,那好多腿的书虫就行了。
源尘脸色当即一变,立刻身影如鬼魅扯开一步,白色丝线穿透城主府的大门,直接戳出了一个窟窿。
该死!
那个深辰是在骗我?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城主府,而是镇压眼前这个怪物的东西?
源尘面色当即就沉了下去,他一直陷入了一个误区,那就是但凡是城便会有城主府,而城主府一定在城中心。
这些都没错,可城主府就一定是城主居住的地方吗?难道不能是城主镇压邪祟的地方吗?
这大虫子很厉害,出手快准狠,根本不给源尘一点缓冲的机会,偏偏现在源尘的古剑还在蕴养中,一时半会没法使用。
再加上源尘现在身体虚的厉害,唯一能做的也就是躲避了。
还好他的太宇步还在,使用起来也不用什么门槛,只要会了,那就可以无限使用,只要身体能够受得了。
源尘极力控制了速度,但是速度依然快的有点过了头。
没几步,源尘还没被白丝穿透,就已经自己跪在地上大吐特吐了。
他的身体真的受不了了。
“恶心!”
大虫子竟然口吐人言,它一脸嫌弃的看着源尘,满脸的不高兴。
很难想象一只虫子流露出恶心表情的模样,那真是委屈对方了。
大虫子掀起了一阵狂风,似要把源尘吹出城主府。
源尘说什么也不同意出去,他一边吐一边用古剑插住地面固定身体不被吹走。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溯源仙蹟 ptt-第六百五十二章 遺蛻自投,逃亡驚險熱推
“前辈,我并非有意吵醒你。”
大虫子冷哼道:“小恶心,你最好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可就要不客气了!”
你要怎么不客气,我就是在故意在恶心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源尘脾气也是上来了,反正对方没有害人之心,他也就不怕什么了。
“你好像在骂我。”
大虫子怒了,但看到古剑上闪烁的花纹后,它又有些犹豫。
他不能杀,但是这小恶心一定是有恃无恐,我该怎么办,不给一点颜色看看,我怎么能甘心。
源尘就是有恃无恐,他非但有恃无恐,还有点洋洋得意,但是这都不能表现出来,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的眉毛已经得意的飞舞了起来。
大书虫看到源尘的这副模样更加的暴跳如雷,这眉飞色舞的样子是在嘲笑我吗?
世事无常,源尘都没想到过,自己居然会败在自己的眉毛上。
常年不动的大虫子,这次动了, 它一尾巴甩在了古剑上,石剑顿时连同源尘都倒飞了出去。
“我去,这都可以。”
门轰然关闭,源尘被一只虫子踢出来了。
不可原谅,但是源尘也无可奈何,再说他也没有时间了。
魔黎河叛变,小混沌的生死他也管不了了。
一个针对他的大网正在朝他笼罩而下,无可奈何,他只能离去。
离开的办法,魔黎河已经表演过一遍了,源尘就算再傻,也学会了。
可是外界真的还安全吗?
源尘表示怀疑。
但是无论如何,他都要出去。
剑进化成功后,源尘得到了一个消息,一个令他激动的消息。
深渊书城可以收起来。
将深渊书城放入剑中,源尘劈开了一条路,立刻就钻了进去。
这会已经没有舌头来缠他的,仿佛整个深渊都在催促他离去。
来的时候,源尘是自信满满,可走的时候,源尘却是心沉沉的。
未知的敌人往往才是最可怕的。
源尘直到自己身处险境,直到身边的人背叛了他,他还没察觉道事情的不同,这对手到底又会是谁?
刚刚离开深渊,源尘立刻施展了太宇步。
漫长的通道中,源尘早已恢复,不过就算他没有恢复,在遇到这样的攻击时依然要做点什么。
“你跑不掉了,源。”
你眼瞎了,还是眼睛进水了,我是源吗?我叫源尘好不好。
源尘不敢开口,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存在比他强大不说,一身邪功也是令人咂舌。
与之对话,可是会被其诅咒死的。
源尘现在命软的很,可没有后台再撑腰了,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
源尘看到只有邪君一人,直接御剑而逃。
邪君:“……”
我还没出手呢,你怎么就被吓跑了。
邪君本来是来截胡的,因为他明明中感应到这里有宝藏出没,才出现的。
没想到蹲守了没有两分钟,就有大鱼送上了门。
然而大鱼不上钩,竟然直接跑了。
源尘当然不认识这个人,但是他有一只长在灵魂上能看透人心的眼睛。
这眼睛可不是源的,而是剑的帮助。
源尘一路朝着源界而去。
只有通过那里,他才能活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运气爆棚了,源尘在路上飞着飞着,竟然撞上了一大团遗蜕。
纠缠在一起的脏器似乎正在朝着某个方向移动,这一撞,它们竟然直接进入了源尘的身体。
这算不算送上门还打包呢?
源尘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但突然感觉心有些慌,没有丝毫犹豫,源尘直接再次飞行。
现在源尘飞行,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空间上的高速飞行。
他的太宇步,每一次都穿梭在时间与空间中,这是极其难以确定源尘位置的,也正是因为这样,源尘才安然无恙的走到了源界入口。
可是这里守着人更加可怕,源尘面色平静,他已经不怕什么了,一路上遗蜕都自己找上了门,就好像它们自己也察觉到了危机。
“溯,仙,迹,你们三个要阻我?”
源尘真的没想到,这三个与源同一水平的家伙竟然也被影响,亦或者它们就是幕后主使。
“你不是源?”溯跟源打交道最多,它立刻判断出源尘的身份。
其实心中的那抹触动本就让它很不爽,这次也只是来了个分身,但是就是这分身,也强大无边,足以轻抚万界格局。
“源已祭天,他让我告诉你们一件事情。”
“什么话?”
溯感觉这话可能别有深意,正巧它最近心神不宁、
“此去若一去不回,当如何?”
源尘学着源的动作与神态,他趁溯深思,立刻问另两位道:“仙,迹,你们在那个世界里看到了什么?是一片迷雾地带吗?那里还有很多石头和石像。”
仙、迹,立刻激动起来,双眼放光,他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同样他们心里很激动。
连源都说了,那地方肯定就是真的,那么他们带出来的石头就可能是新的源,只要养大了,那他们就发达了。
源的强大有目共睹,若是他们人手一个听话的源,那岂不是一大幸事。
源尘见两人激动,立刻逃入源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