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 ptt-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來了看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辽东城,仍然是那样的庄严肃穆,盖苏文这个执掌渊氏的首领,仍然是辽东最有权势的人物,偌大的辽东,都匍匐在他的脚下,尤其是去年,盖苏文率领大军击退了大夏的进攻之后,声望更是扶摇直上,达到了巅峰。
当然,辽东的死伤也是有很多的,为了让靺鞨人离去,就损失了不少的金钱,但这一切,在盖苏文看来,都是很划算的,大夏损兵折将,自己的权势和威望都达到了顶峰,至于损失的钱财,只要下面的百姓还在,都是能收的上来的。
“好一个大夏,居然敢杀我的使者?”盖苏文气势威严,坐在宝座上,双目中迸射出森冷的光芒,自己派出的使者固然是有自己的算计,但绝对没想到,大夏皇帝说杀就杀,而且还是在大年夜斩杀的,消息传到辽东,盖苏文就知道,大夏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大夏皇帝是不会放过我们的高句丽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决战。”乙支文德从平壤赶来,半年的时间,乙支文德又老了许多,在后方,他不仅仅是要支撑朝局,还要处理盖苏文留下来的漏洞,这次借着押送粮草的机会,再次来到辽东,和盖苏文两人商议今年的计划。
“决战?恐怕时间还不够。”盖苏文想了想,还是摇摇头,说道:“大夏损失了不少人马,同样,我们也损失了许多人马,没有一两年是恢复不过来的。”盖苏文知道自己的底细,否则的话,也不会派人去刺杀李煜了。
当年和杨广一战,耗费了数年的时间都没有恢复过来,现在面对的是大夏皇帝,一个崭新而强大的大夏,自己更不是这些人对手了。
“中原那边可有消息传来?大夏皇帝今年准备征讨我们吗?”乙支文德言语之中多了一些担忧,他现在担心的是大夏会在今年进攻。依照大夏的实力,去年虽然损失了不少的人马,但不过半年的时间,就足以将这些损失弥补起来。
“应该不会。”盖苏文摇摇头,说道:“根据中原传来的消息,大夏皇帝征召兵马,准备西进对付李勣,又杀了我派出去的使者,但实际上,暗中在卢龙塞囤积粮草,柴绍等人的意见就是大夏皇帝准备进攻草原,一举夺取草原上的控制权。所以不会对我们动手的。”
乙支文德摸了摸花白的胡须,略加思索,点点头,说道:“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大夏皇帝这个人用兵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下一步会进攻什么地方,世人多会以为大夏皇帝会进攻我们或者是李勣,但现在看来,对方用兵草原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说,我们还是有机会可以休养生息的,只是对于大夏也不能不防,我估计大夏灭了草原之后,下一步就是李勣,最后才是我们,给我们的时间还有一年的时间。”盖苏文还是很有把握的。他高句丽可不像李勣,也不像草原,想要灭高句丽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年的时间,不知道我们能恢复多少实力。”乙支文德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说道:“我从平壤而来,沿途所过之处,民生凋敝,在路上,也不知道有多少百姓死于荒野之中,去年年底天气寒冷,这些百姓连衣服都穿不上,故而死伤的人很多。”乙支文德说完之后,看了盖苏文一眼。
“天气即将转暖,想来会好很多的,一年时间,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盖苏文沉默了片刻,却是没有继续下去,这些百姓为何会冻死,除掉条件很差之外,更重要的是,那些衣服、粮食和财物都被靺鞨人抢走了,青壮或许能活下来,但那些老人是绝对不可能活下来的,这些人唯一的出路就是死在寒冬里。
“马上就是要春耕了,不久之后,我要下去巡视,不知道将军可有什么吩咐的。”乙支文德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去年若是没有靺鞨人,恐怕整个高句丽都会被大夏所灭,甚至不久之后,或许还需要靺鞨人的帮忙,仅仅凭借高句丽自己,是不可能抵挡大夏的进攻。
“没有,老大人还是要保重自己的身体为好。”盖苏文默默的打量着乙支文德一眼,乙支文德已经老了,这个武将出身的老人,已经是风烛残年了,原本雄壮的身躯,这个时候变得十分消瘦,看不出来原本的模样,花白的头发也变的干枯起来,一副命不长久的模样。
乙支文德点点头,脸上堆满了笑容,只是不知道这种笑容是真笑还是假笑,他还是提醒道:“将军,大夏皇帝此人用兵如神,不能以常理来论断,将军还是小心一些为妙,我听说大夏皇帝在去年的时候,就给辽水西岸的士兵添加了冬衣,这说明大夏皇帝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对我们的窥视。所以他进攻我们也不是不可能的。”乙支文德知道现在军权是掌握在盖苏文手中,他忍不住还是小心翼翼的提醒对方。
盖苏文皱了一下眉头,他知道乙支文德是好心提醒自己,可这让他感到很不喜欢,他认为自己去年击败了大夏的进攻,足以表明自己的能耐,相反,乙支文德在驻守辽东城的时候,可是差点被大夏破了城池,这个人有什么资格来指点自己呢?
他不在意的点点头,乙支文德见状,哪里不知道对方的心思,心中的一点念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一个连荣留王都敢杀的人,在这里杀了自己,也不是不可能的,想自己已经风烛残年了,现在活下去,也只是保住自己的家族而已,又何必和对方纠缠下去呢?
“将军,时候也不早了,明日老夫就要启程离开辽东城,巡视一下辽东,然后就会回平壤,京师虽然有些事情,但有老夫在,绝对能给你将军创造一个好的环境,将军只要一心准备迎接大夏的反扑就可以了。”乙支文德颤巍巍的站起身来,他已经不在乎盖苏文的猖狂和跋扈了,明年抵挡住大夏的进攻才是最重要的。
盖苏文看着乙支文德离开的背影,并没有说话,他很尊重对方,但绝对不会同情对方,渊氏家大业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跟在他后面吃饭,乙支文德虽然老迈,可是在朝中的威望很高,万一这只是迷惑自己,那渊氏这么多人的性命都会被葬送。
“传令下去,加强对辽水的监视,随时都要小心大夏会来进攻。”盖苏文等乙支文德离开之后,还是让人监视辽水的一切,防备大夏的突然袭击。
乙支文德上了牛车,周围有一千人护卫着,他的儿子乙支武亲自率领人马前来,这也是防备盖苏文恼羞成怒之下,杀了自己的父亲。
“走吧!”乙支文德看了身后的辽东城一眼,城内并没有人前来相送,这显得十分凄凉。好像自己并不是高句丽官位最高的人一样。
“辽东,嘿嘿。”乙支文德摇摇头,招呼自己的儿子离开辽东,盖苏文如此猖狂,在乙支文德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父亲,渊氏真是猖狂霸道。”乙支武有些不满的说道:“我们来了,没有人迎接,我们要走了,也无人相送,实在是霸道。”
“他手握重兵,现在朝廷需要他,所以他才会这么霸道,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这一切都得等大战结束之后,才有分晓。”乙支文德摇摇头,不在意的说道:“走吧!巡视一下辽东,然后我们就回平壤。”
乙支文德倒是尽心尽职,虽然盖苏文对他比较冷淡,可是他仍然坚定的巡视完辽东,然后写了一封信给盖苏文,将自己的见解和意见告诉对方之后,这才离开辽东,前往平壤。
马訾水边,牛车停在岸边,乙支文德在儿子的搀扶下,看着身后的辽东一眼,面色落魄,这里也是他奋斗的地方,可是现在却要离开了。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来到这里。
“父亲,辽东残破,盖苏文就算据有辽东,也不会改变大局,他还是需要我们支持的。”乙支武看着自己父亲落魄的模样,心中不忍,在一边劝说道。这段时间,他跟随乙支文德一起巡视辽东,心中略有感触。
乙支文德看了自己儿子一眼,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你看到的,盖苏文同样能看见,只是他没有办法而已,大夏随时都会入侵,他首先要做的就是保住疆土,然后才是治理辽东,只是老夫担心的是,他的时间不多了,大夏皇帝用兵神出鬼没,谁也不知道他下一步会攻打什么地方,也许,他的目标就是高句丽。”说到这里,乙支文德忽然不说话了,而是死死的望着远处的海面。
“父亲。”乙支武也顺着乙支文德的目光望了过去,顿时面色大变,只见海面上,无数战舰缓缓而来,铺天盖地。
“他来了,大夏来了。”乙支文德面如死灰,大夏最终还是选择了进攻高句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