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说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792章 灰原哀:我只是好奇【爲萌主空中劈叉刀客塔加更】熱推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接下来的时间里,铃木园子发现拉开门可以看到鸭川和夜里的樱花,就约着毛利兰、远山和叶赏景。
“真美啊!”毛利兰感慨。
“真美啊!”屋里,毛利小五郎抓着千贺铃的手往脸上蹭了蹭,“这手指就像白鱼一样,真想把它吃掉~”
池非迟无语给自己倒了杯酒。
他这老师真是一个不顾形象、不忍直视、不堪入目、不成体统的……老流氓!
而且对于脸涂得这么白的女人,就算五官再好看,他也没感觉到有什么魅力,跟面对着一堵穿衣服的白墙一样。
“啊?”毛利小五郎拉着千贺铃的左手,发现千贺铃左手大拇指靠虎口的地方贴了创可贴,有些意外,“你的手指受伤了啊。”
服部平次看向池非迟,又跟柯南交换了视线。
池非迟发现灰原哀看他,也回了个平静的眼神,示意灰原哀别多想。
有人觉得射箭时,如果没有戴护具,拉弦的右手容易被勒伤或者被弦划伤,但事实上,左手用以支撑弓且稳固、调整箭的位置也容易受伤,也就是千贺铃贴了创可贴的位置。
也就是说,千贺铃很有可能会射箭,而且近期还用过弓箭。
但伤在那里,就算不是个刚练习新人,也不会有袭击那个人的水平那么高。
就在这边四人默默交换视线的时候,千贺铃一脸羞怯地收回手,“没事。”
“就让我小五郎来帮你治治吧~”毛利小五郎笑容更加不正经,完全没注意到毛利兰已经转身进来了。
“爸爸,你可别太过份了!”毛利兰朝毛利小五郎咆哮。
毛利小五郎一汗,连忙收敛。
服部平次和柯南无语走到木栏边,往下看时,发现了走在对面河岸的绫小路文麿,有些意外。
“你们几个可以到下面的露台欣赏夜樱美景,”水尾春太郎提醒道,“气象局说今晚的云会散开,能看到漂亮的月景哦。”
毛利兰、铃木园子、远山和叶决定去看看,柯南和服部平次执意留下,引得远山和叶默默干了两瓶服部平次和千贺铃的醋。
灰原哀无视了水尾春太郎期待的眼神,拿起池非迟放在一旁的弓箭,“比起赏景,我更想玩弓箭,放心,我只是好奇,不会打扰你们的。”
水尾春太郎:“……”
那什么……
他真的不是嫌有女孩子和小孩子在这里碍事,虽然有女孩子在,是有点玩不起来,尤其是女儿在场盯着的毛利先生,太惨了点,但作为一个小女孩,不要表达‘放心,我懂,我不打扰你们’的暗示嘛,叫人怪不好意思的。
还有,‘只是有点好奇’是什么鬼?
毛利兰、铃木园子、远山和叶是没懂,以为灰原哀想黏着池非迟做小护卫者,说‘不打扰’也只是指不打扰一群人谈话,结伴去楼下露台看风景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三个女孩子离开,一群人是玩开了不少。
至少没有毛利兰盯着的毛利小五郎是玩嗨了,跟千贺铃玩酒桌游戏。
另一个漂亮女人也弹三味线帮忙助兴,气氛一时火热起来。
池非迟只是坐在一旁,不时喝口酒,评估着千贺铃的能力。
日本艺伎卖艺不卖身,穿着华丽的服饰,塑造出擅长琴棋书画和茶道插花、柔情体贴、知书达礼、善解人意的完美女性形象。
自古以来,艺伎也不是只有家境不好、冲着钱来的女孩子,有的女孩家境并不差,只是觉得艺伎是一种艺术才加入这一行业。
而每个艺伎都要经过多年的学习,锻炼各种技艺,锻炼察言观色的能力,锻炼说话的技巧,甚至连走路、进门等小细节都会反复练习,做到优雅得体又让客人感觉到她们的尊敬。
优秀的艺伎地位并不低,不一定长得有多好看,但一定有才艺,上能聊国家时事,下能聊娱乐八卦,体贴入微。
艺伎面向的人也仅限于达官贵族、巨商富贾,出场费不低,也不是一般人能花费得起的。
在从业期间,艺伎不得结婚,要结婚必须先引退,以保证艺伎业的‘纯洁’,如果从业期间有了男人,也会身价暴跌,最后惨淡收场。
说到底,艺伎的工作与女星出席酒桌帮忙助兴并无区别,也同样靠名气光环、八面玲珑活跃气氛来提升价值。
好吗?也不好。
一流艺伎中,好的下场就是嫁个富贵人家,但很少,更多是到了一定年龄就慢慢失色、被淘汰。
而一流艺伎只是很少一部分,其他艺伎就更不用说了,有时候可没有那么多选择的余地。
一流艺伎敢在客人行为粗鄙的时候表达不满,更多艺伎只能忍着,想办法化解。
真正洁身自好的艺伎也不多,总有那么一部分被骗的,尤其是新人,被‘嫁入权贵人家’这个美好的结局驱使着,偷偷把自己交出去,被人家玩完就丢,为了名声也不敢声张。
前世他出日本地区的任务,接触过艺伎,原意识体记忆里,某一年陪自家老爸来京都的时候,在和京都那些大家族的晚宴上也见过。
东京几乎没有艺伎了,但京都还存在着一些。
就艺伎的业务能力来说,千贺铃目前还是刚学成出来的‘舞子’,名气不高,也不够老练圆滑,比起入行已久的艺伎总有一份生涩、僵硬的感觉,也就是毛利小五郎这个色老头太捧场,没有遇到难应付的客人,不然还真不一定能搞定。
虽说他是冲着挖人来的,但也要评估一下合不合适挖、价值和潜力怎么样。
礼仪举止优秀,调节气氛的能力也说得过去,应对能力勉强及格,酒桌业务肯定比小白素人好。
歌舞琴瑟经过训练,应该有一定水准,不用花费太多心思培养。
外表优秀,是合适走可爱路线的人,嗓音不过关,大概是为了体现温柔,习惯了压嗓子,不过还不清楚唱起歌来怎么样,有人说话和唱歌完全是两种感觉。
缺名气,如果要发展得好、有长期的话,最好培训一下演技……
灰原哀在一旁跟非赤玩弓箭,抬眼,发现池非迟在看千贺铃,再抬眼,发现池非迟在喝酒,目光还是在注意千贺铃,再再抬眼,发现池非迟又在看千贺铃,索性不玩了,观察了一会儿,发现池非迟那压根不是看,而是光明正大地盯,“咳。”
别盯了,用那凉飕飕的目光盯人家女孩子,没发现千贺铃的背越来越僵硬了吗?
池非迟转头问灰原哀,“觉得无聊了?”
“没有,”灰原哀一头黑线,低声道,“只是看,只是想,是没用的。”
“也对。”池非迟认可,上前加入了跟千贺铃玩酒桌游戏的队伍。
不管玩什么都行,他输了喝酒,千贺铃输了唱歌,他指定,随便两句就行。
小哀说得没错,与其猜测千贺铃唱歌怎么样,不如让千贺铃唱两句来评估一下。
灰原哀看了看,默默拿出侦探手册记录,不时看看千贺铃,写上各方面的评估。
关键是,非迟哥好像喜欢温柔的女孩子?
咦?等等,服部平次那家伙似乎也在时而不时地看千贺铃。
温柔的女孩子果然比较受欢迎吗?
……
酒桌前,千贺铃连续输了五把,被池非迟指定唱了五首不同的歌,无奈笑道,“池先生玩游戏真厉害。”
灰原哀在一旁默默盯。
不让一两局真的没问题吗?
嗯……到了这时候,她也不太懂。
“不过千贺铃小姐的歌唱得可真好啊!”毛利小五郎笑眯眯起哄,“那接下来我们也玩唱歌游戏好了。”
千贺铃顺势笑着活跃气氛,“那我也要提一个小要求,只有我唱也不行哦,输的人都喝一杯然后再唱歌,怎么样?当然,合唱也是没问题的。”
“合唱啊……”毛利小五郎期待。
眼看毛利小五郎脸上的痴汉笑再次升级,池非迟决定先把正事谈了,起身道,“千贺铃小姐,能陪我去一下洗手间吗?”
千贺铃跟着起身,“当然没问题。”
艺伎陪客人上洗手间,也是一种规矩。
其他人都迁就着毛利小五郎,在毛利小五郎跟千贺铃玩游戏的时候,都会跟千贺铃说不用,暗示千贺铃把毛利名侦探陪好,但池非迟提出来,也没人会觉得不对。
虽然主要是其他人宴请毛利小五郎,但人家是师徒嘛,没那么客气也正常。
看着两人离开,灰原哀放下弓箭,拎起非赤悄悄跟进去。
从来没见过非迟哥撩妹子,平时又一副可冷冰冰的样子,水准无法确定,甚至脑补下来极其糟糕,不去看看她不放心。
池非迟走在前方,千贺铃跟在后方,一直到楼下。
穿过走廊时,池非迟才低声道,“千贺小姐,你不必紧张。”
“啊!”千贺铃惊讶失声,连忙低下头,“抱歉,我……”
之前池非迟一直盯着她,那种平静又具有压迫感的目光像瞄准了她后背的针,她想没有察觉都难,突然带她出来,她当然免不了猜测池非迟的用意。
如果池非迟提出过份的要求,该怎么不伤情面的拒绝?要不要提前打打预防针?可是如果人家没别的意思,又会不会很尴尬?
她不是讨厌池非迟,只是身份就注定她不是能谈恋爱的人,至少近几年正年轻的时候不能。
一路上不纠结不紧张是假的。
关键是她摸不准池非迟的性格,看起来不太好说话,但说话处事还是很客气礼貌的,让她完全没有怎么应对的头绪。
到了洗手间门口,池非迟没进门,转身面向千贺铃,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上前,“不知道你对成为明星感不感兴趣?”
“明星?”千贺铃接过名片,疑惑低头看。
黑色和银色的主色调,让名片看起来很有质感,正面是大大的‘THK娱乐公司’艺术字,下角只有名字和座机号码,没有职务,也没有私人手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