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說 嶽州紀事討論-落霞流金見伊人展示

嶽州紀事
小說推薦嶽州紀事岳州纪事
下午,宁致远召集工商、质监、税务、公安、城管等十余个部门召开营商环境工作会。
上前周,他陪韵诗去城北装修市场购买江都别院装修材料,闲暇之间好奇地问经营户,这个市场怎么经营户入住率这么低,三分之二以上铺子都是关起门的呢,是租金太高还是生意不好呢?经营户叹口气说,租金倒还合理,生意有好有坏,就是不大太平,隔三差五这样检查那样收费,生意稍微差点的只有关门大吉呗。
他问,那你一个月情况如何?经营户说,看您不像那些检查收费的,我就实话实说吧,我是做了几十年的装修材料了,生意还算可以的,一个月销售大约在两百万左右,利润近三十万,除去各种税费只有十万左右,加上过时的卖不出去的,还有资金利息,算下来每月差不多就只有五六万的样子,遇到淡季也就两三万。
宁致远顿时惊愕万分,顿时高度重视起来,递过去一支烟,微笑着说,你说详细点呢,各种税费差不多要付二十万左右,是怎么构成的?经营户犹豫一下,低声说,正常的税、租金和管理费以外,还有请客吃饭、红包,哎,有时候没得个定数哦。说完,摇着头,叹息地说,不知这个日子好久是个头!
回去后,宁致远专门交代简云天带着孟霏私下去调研。三天后,简云天便将调研材料放到了案头,结果让人触目惊心!
宁致远神色凝重地说,今天把各位大神请来,就是研究关于城北建材市场经营管理问题,我感觉,我们的营商环境存在很大问题,并且问题很严重!我念一组数据……会场一片寂静,各部门参会人员低着头,快速地在笔记本上记录。
念完材料上的核心内容,宁致远啪地一声将材料摔在桌上,并在上面重重捶了一圈,轰一声巨响,在座的不由得吓了一大跳,神色紧张地低着头,大气也没敢出。
静默一刻钟,宁致远放低声音说,每个部门依次发言,说问题,讲措施,表硬态,最后我提几点要求,来吧,税务局先来!请督查室的同志做好记录。
大家开始依次发言,宁致远将情况一一记录下来。最后轮到工商局副局长张彪发言,却说得吞吞吐吐,避重就轻。宁致远顿时火起,打断说,你别汇报了,我一个个问题问,你回答便是。张彪涨红着脸,尴尬十分。
工商管理费是怎么计算的?标准是多少?除了收费还有没有其他收费?管理人员是否存在违规行为?这些问题是不是长期存在?是工商所的行为局里是否有监管?是怎么监管的?下步如何加强管理?……啪啪啪啪,一连串问了十五个问题。张彪回答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后面基本听不清楚。
宁致远敲着会议桌,沉声说,我看不仅是工商局存在这些问题吧,刚才其他部门汇报一定是真实可靠的?见大家一片沉默,他用力地挥着手中的材料,大声说,同志们,不要忘记了,市场主体是纳税人,他们的贡献就是我们的饭碗,把他们整死了,我们还有饭吃吗?一个月毛收入二百五,落在他们荷包里只有两三万,利润率百分之一点五都不到!大家去看看城北建材市场,一百多间门面仅一二十个铺子在经营,而且经营得要死不活的,这是个什么状况?我们的管理没有问题吗?在座各位没有责任吗?
环视会议室一圈,他喘着粗气说,尼玛,越想越气,各部门三天后交份自查报告上来,一周后我们到城北市场开个现场会,必须一把手参加,现场解决问题!今天一把手来的,请你们回去马上行动!副局长来代会的,请回去做好汇报,替我捎句话,谁不让纳税人过不了,县政F让谁不好过!
说完,再次捶了一下桌子,起身走出会议室。
一石激起千层浪。今天会议要求宁致远的讲话迅速传到城北建材市场,经营户纷纷聚在一起,感动不已地说,这个宁常务真是个好领导呀!
各涉事局行立即行动起来,调查研究、入户走访、起草报告、制定整改方案……与此同时,宁致远又凶又恶的私下传言迅速传开。
下午,与壹字集团商务谈判中途休息时,李冰陪着李明溪站在过道上抽烟,含笑说,书记,今天宁常务开了营商工作会,弄得有点厉害,在全县差不多传开了!然后,将会议具体情况作了汇报。李明溪弹弹烟灰,高兴地说,这就对了嘛!猛药治重疴,这整治是得民心的!宁致远是有魄力的,也有情怀的!小李啊,你要学习啊。李冰连连点头。
好看的都市言情 嶽州紀事 ptt-落霞流金見伊人讀書
有关信息反馈到张云堂耳朵里时,他没有作任何表态,只是说了句,好,我知道了。办公室主任邹讯疑惑地拿着材料往外走,心里不明白首长意思。
见时间差不多,宁致远看着手机,上面竟然没有曲悠然任何信息,心里甚是奇怪,这死妮子是怎么啦?下楼坐上车,直奔岳州宾馆而去。
天边彩霞闪着金光,斜照岳州宾馆外葱郁香樟树林,犹如一幅美丽图画。宁致远从车上下来,抬眼见一个高挑长发女子,拿着手机,背着手站在夕阳下,心跳频率顿时加快。
他轻轻走过去,并排站着远眺。她轻轻扭转身子,笑靥如花,弯着眉毛,两眼含波,静静地看着身边人。他装着没看见,依然神色严肃地看着远处,轻声吟诵: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她止不住轻声娇笑,朱唇微吐,别装了!他含笑转过身,伸出手,正色地说,您好,曲总,好久不见!她回握着手,大声地说,您好,宁常务,近来无恙否?说完,眨眨左眼,见他赶紧扭过头去,忍不住娇笑起来。
这时,一辆轿车悄然而至。张云堂从车上走下来,笑着说,你俩聊什么呢?这么高兴!曲悠然转头一笑,说,你好,云堂县长,我们在聊花舞人间呢,致远常务说我当初亏他了,没想到这么好的宝贝让我得手了!
张云堂走过来说,致远说得对啊,曲总,你可是赚了大钱的,柳树河坝就让点利给岳州吧。曲悠然笑着说,好说的,只是应该一码归一码,对不对啊?张云堂哈哈地笑起来。
邹讯走过来提醒说,明溪书记马上到。张云堂点点头,邀请一起过去接书记,曲悠然和宁致远便一起走过去。
从车上下来,李明溪笑着说,哟喂,三位一起接我,这可不敢当啊!曲悠然笑着说,非常感谢明溪书记、云堂县长和致远常务,这接待规格太高了吧。李明溪愉快地说,壹字集团支撑岳州发展,我们应该好好接待的,对了这是致远同志,认识了吧。宁致远马上回道,早就认识了,这是个坑人的资本家呢,那么好的山藿香资源被她独享了,我后悔呢。
曲悠然嚷起来,明溪书记,他乱说,当初就是一片荒草,不是我们投入,那地方还是一毛不拔呢,现在好起来了,就过河拆桥啦?他就是一周扒皮!张云堂随着李明溪哈哈大笑起来,心里却冒出一个念头,看来他们俩很熟啊。
晚宴开始,李明溪端起酒杯进行开场白,说得声情并茂,让大家不禁佩服,不得不把第一杯一饮而尽。第二杯张云堂举杯相邀,大家也不好不干。第三杯由县委副书记周雄敬酒,曲悠然看看杯子,也只得皱着眉头干了。
李明溪提议道,第四杯请致远提议吧,曲总,你意下如何?曲总欢快地说,好呀。宁致远马上说,算了吧,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说不好酒辞的,请大家放过我,明溪书记,我建议曲总提议如何?李明溪哈哈笑出声来,用手指点着他说,你小子还真幽默,不过这个提议不错,曲总,请哇?!
曲悠然大方地站起来,举起酒杯说,岳州各位领导,壹字集团带着诚意风尘仆仆而来,欲开启第二次合作,我们希望,像第一次合作一样取得双赢,大家共同发展共同建设美丽岳州!祝明溪书记为首的各位领导身体健康、阖家欢乐!李明溪带头鼓起掌来,气氛顿时掀起热潮,纷纷相互碰杯。
待大家歇息一会儿,宁致远端起足足二两白酒,让服务人员替曲悠然倒满杯红酒,走过去,诚挚地说,曲总,您刚才说起第二次合作,我们第一次合作打下了坚实基础也取得了明显成效,以这杯酒敬壹字集团和曲总您对岳州的青睐!
曲悠然瞪着大眼看看满杯红酒,环视一圈,见大家都盯着自己,犹豫着不敢端杯。助理走过来说,我替曲总喝吧。宁致远含笑说,替也可以,只是当初和我谈判似乎不是你呢。曲悠然脸色红润,眼波照人,手一摆说,我喝,那时候致远常务为花舞人间落地岳州作出了卓越贡献,我们感激不尽,来,致远,我们喝一杯!
两人一饮而净,眼睛看着对方相互举举空杯子。宁致远发现对面那对眼睛亮出恶狠狠的样子,不禁哈哈大笑,转身回到自己位置。
喝下这一杯,曲悠然明显不胜酒力了,无论是谁要喝满杯都不愿意了。李明溪见状,笑着说,好吧,别把曲总喝醉了,大家稍安勿躁吧。书记发话,大家便理性多了。
宁致远自顾自吃菜,却感受到主宾位置射过来的如炬目光。
散场后,大家寒暄告别。待一二号上车离去后,宁致远正准备上车,周雄过来说,兄弟,我们再去喝杯夜啤酒,如何?宁致远赶紧说,周书记,我来不起了,那杯酒把我整恼火了呢,改天,行不行?周雄无奈地说,那好吧,苏婕他们几个在约,就喊到你一起呗。宁致远赶紧说,改天,确实刚不起了。周雄便挥手告别,坐上车离去。
回家途中,手机震动起来,打开一看,跳出一则信息:死猪,你整我,我要报复,8888!宁致远删除了信息,对司机范岗说,小岗,回去一下,还有点事。范岗答应一声,庚及调转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