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妻子的難言之癮 線上看-第130章 哥,今晚能抱着我睡嗎

妻子的難言之癮
小說推薦妻子的難言之癮妻子的难言之瘾
诅咒自己父亲…
死!
小兰口吻中,释放着戾气。
这…
近距离下,看着她狰狞双母,我都有些肝颤。
无尽血脉
这是我家小兰吗?
恍惚中,更多是心疼。
以前见过,李柔对刘总冷冷称呼其名,甚至说过,大不了把命,还给她之类的话。
说出那样的话,可谓大不孝。
但伴随了解,知道刘总所作所为后,会理解李柔。
那小兰…
我无法想象,她经历了什么?
甚至,不敢问。
一时间,在这喧闹的烤肉店中,我们各自沉默。
良久!
随着平静,她挪动板凳靠在我身边,用最小的声音说:“哥,可以不在提他吗?”
“当然。”
“不是不说,是害怕。”小兰,靠在我肩头。
哦!
刚才她的狰狞,来源于恐惧。
伸手,将她揽在怀中说:“不怕,哥会保护你。”
“知道吗?”
“嗯?”
“你托米菲索要视频时,真的好讨厌,但你被绑架后,没有为自己而利用我。”
“嗯。”
“好久,没见过这么温柔的男人,后来米菲说你杀了光头…温柔,还那么厉害。”
“哈!”
我,恍如隔世。
杀人…
那时我不止是恐惧,因为得知被绿,心中满是戾气,这样的前提下,格外冲动。
没想到小兰,记得那么清。
跟着,她又说道:“你总说米菲胡闹,其实她很包容。”
“什么?”
“我们第三次见面,她让你做我兄长…偷偷告诉你,是我拜托米菲这么说的。”
“这样啊!”
这会,我明白了。
哈!
确实是米菲风格,之前她还说过让小兰做我情人,这…该不会也是她要求的吧?
“艹,我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不待我深思下去,伴随耳边的讽刺声,猪一样的韩良走到对面,不客气的坐下。
一双老鼠眼,对着我怀中小兰滴溜溜乱转。
这还未了,随手面向我‘好心’提醒:“这妞能为钱卖了我,回头也能卖了你。”
“滚。”
“到底是年轻,保持不住啊!”悠悠说着,韩良还掏出手机,对准了我和小兰。
“咔嚓。”
极快的,拍下照片。
又道:“抱得如胶似漆,我要是发给李总…叶飞,你这小白脸,日子不好过吧!”
“傻逼。”
对他行为,我做出评价。
扯蛋!
李柔要吃我和小兰,太阳得从西边…不,太阳这辈子就出不来了。
而更多注意力,是怀中小兰。
她…
将面目,贴在我胸口。
口中,妮妮喃喃。
只在隐约中,听到一些词汇:“世界…不公…理由。”
小兰一直渴望被我保护,情人也好、兄长也罢,她只是选择了,能被接受的身份。
那我该怎么办?
揍韩良?
没用。
那头肥猪,只不过是岁月,沾染在小兰身上的一摊烂泥而已。
心,跟着在痛。
因为…
这世界就是不公,没有理由。
没安慰,起身抱起小兰,于众目睽睽中向外走去…我家小兰,需要的是避风港。
…… ……
“呼…”
回到出租房,我瘫坐在沙发上。
靠!
离开烤肉店前,脑子想的是把小兰抱回来,然后在属于我们温馨的家,仍安静抱她。
想的,很美!
可特么一站地走回来,抱她的胳膊彻底麻了、腿也打颤。
弄得小兰,都不好意思:“哥,我很重吧!”
“没,我老了。”
“瞎说。”
蹭过来,小兰又贴在我怀里,颇认真的说:“男人而立之年,是最有魅力时候。”
“而弱冠之年的女孩,最美。”
“笨哥哥,女孩二十三岁,该说青春年华。”爬在我怀里,小兰较真中有了丝顽皮。
挺好!
看来我这暖男哥哥的拥抱,很治愈。
也不枉我,累成狗。
很想起来喝口水,但舍不得打破温馨,干脆将小兰整个人抱过来:“青春年华。”
“嗯。”
“挺好,各自最好时光在一起…哦,好像有点暧昧。”
“没事的。”
“哦?”
“和柔姐、米露姐比…我这种人,哥看不上的。”
“瞎说…我意思是说,我这中年男配不上你…不…臭妮子,逗我玩是吧!”我口吃。
干脆又在她脑门,拍了下。
因为小兰娇笑:“呵呵…哥真好玩,怪不得好多女人喜欢你。”
“我谢你。”
“不客气。”
闹着,小兰抱得我更紧一些。
而稍后欢快气氛,却…
怎么说呢!
小兰状态,可不是几句玩笑能解决的。
又顿挫起来她,说:“我知道,在哥怀里有些暧昧,就算是兄妹,也确实不妥。”
“……”
“我努力笑,可心里就是难过。”
“没事。”
“在哥怀里暖暖的,心里不会空…哥,今晚能抱着我睡吗?”小兰,轻声恳求。
“不…”
“哥。”打断我,小兰抬起头来,水汪汪眼睛看着我强调:“放心,不占你便宜。”
“……”
“就是抱着。”
“哈!”
我失笑。
知道!
这会笑不合适,可控制不住。
什么叫不占我便宜?
傻妮子!
是你哥我,怕占你便宜好不好。
黑暗 精靈
哎呀呀%
这个、这个…
有一说一,我家小兰虽不及李柔、米露那般美的祸国殃民,但绝对是美人痞子。
特别是纤柔娇躯,在怀中轻盈如燕,又带着淡淡体香。
身为男人…
靠!
我是真怕,自己会多想。
更怕…
我也有第六感:一旦多想,小兰不会拒绝。
真要有那个,就麻烦了!
这也导致我情感上原因抱着她,可理智上不断提醒,别给自己擦枪走火的可能。
而小兰,似乎觉察我的犹豫。
仍赖在我怀里,给出折中意见:“笨哥哥,不去卧室,就在客厅哄我入睡好吗?”
“嗯。”
这意见不错,我同意。
小兰也不在客气,在我怀中调整位置,整个人压…
哦!
这姿势,确实暧昧了些。
罢了!
只要她心里好受些,我忍,甭管怎么说,当人家哥哥,得拿出些实际行动来。
然…
“咔。”
就在小兰闭眼时,传来钥匙开门声。
谁?
花事荼蘼 芷幽兰
米露吗?
不,这会她应该在家陪叶玲,那另外有钥匙的人,就是米菲。
麻烦…
靠!
不是米菲,进门的是一道孤傲身姿…
李柔!
而她扬起下巴,藐视中用调侃又挑衅的口吻,问:“我要回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