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萬古第一武神-第五百一十八章 白骨觀熱推

萬古第一武神
小說推薦萬古第一武神万古第一武神
小小的卤肉店中,食客满堂,人声鼎沸,角落里一桌三人,好似身处另一方天地,看似格格不入,却偏偏互不影响,透着诡异莫测的同时,又和谐圆融。
“咳咳!”
老和尚满是风霜的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逝,似恼羞成怒般,狠狠拍了小和尚光秃秃的脑门一巴掌,宝相庄俨之意登时消散一空。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居士切莫在意,老僧绝非虚言恫吓,句句出自肺腑!”
“师父!”
小和尚挨了一巴掌,大眼睛里满是晶莹,委屈的嘟着油腻的嘴唇,双手捂着脑门,委屈巴巴,却是不敢多说什么了。
“呵!”
陆川淡然一笑,似乎全然没有因为这江湖骗子似的鬼把戏而动怒,反而重新落座,捏了一根鸡爪,慢条斯理,颇为优雅,怡然自得的吃了起来。
不管在什么地方,似鸡爪或内脏这样的下水,一般是没人吃的。
但偏偏,陆川吃起来,却好似浑然天成,天经地义一般,令人挑不出半点毛病。
可落在老和尚眼中,却是瞳孔一缩,脸上的玩世不恭尽消,宝相庄俨不复,好似要重新认识陆川一般,慢慢落座的同时,满是纯真的眸子里,涌上了审视之意。
唯有小和尚,双目放光,浑然未觉,似乎觉得又可以开吃,当即左右开弓,抓着肘子鸡爪,吃的不亦乐乎。
但他却没有发现,自家老师的面容,前所未有的严肃,甚至多了几分淡淡的金气,使得这位大德高僧的面容,竟有几分佛陀降世般的迷蒙浩然之感!
更没有注意到,自己手里抓的肘子鸡爪,赫然是他之前啃过剩下的骨头,却偏偏吃的不亦乐乎,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
“大师,怎么不吃了?可是不合胃口?”
陆川慢条斯理的吃完一根鸡爪,啪的打了一声响指,也不管老和尚看到了什么,朗声道,“店家,招牌菜再来一份!”
“好嘞,客官稍等,马上就来!”
店小二响亮的唱名传遍大堂,还有人声鼎沸,似乎在这一刻,这小小的弄堂角落,重新融入了店中。
这里,才是真正的人间,而刚刚,不过是虚幻的佛国法会。
来往的食客,谁也没有发现这里的异常,似乎本该如此,一切是那么自然,偏偏角落中的一桌,气氛却凝固到了极点。
当然,店小二上菜直到离开,也没有察觉丝毫异样,临了依旧是那客套的一句话。
“客官慢用!”
可一直老神在在的老和尚,却是变了颜色,有如开了染坊一般,惊疑不定,震撼不已,甚至瑟瑟发抖,唇角翕动间,不由自主的揉了揉眼睛,似乎想要看清眼前人。
以他的修为境界,当然能看出,陆川的根脚如何。
所以,当路过此间,察觉到店中一丝微弱到极点,却极为神妙的神识波动时,老和尚就带着小和尚,假托化缘之名,找上门来。
至于其初衷,无外乎是,想看看是什么样的人,即将踏入神藏,成为我辈中人。
当然,还有那一丝隐藏到极致,收敛到近乎不可查,却令他这等佛法高深的大德高僧,都为之胆战心惊的肃杀之意,才是他找上门来的根本原因。
也正是基于此,才有了之前,老和尚让陆川离开的一幕,非是不想见一尊即将迈入神藏人仙的通道陨落,而是不想此城生灵涂炭。
毕竟,这样的存在,真要不管不顾的发起飙来,即便是他亲自出手,怕是也会牵累不少无辜。
但现在,老和尚认真下来,才发现,自己不仅错了,而且错的离谱。
“阿弥陀佛,居士何必强求呢?需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啊!”
老和尚双手合十,口中诵念佛号。
虽无宝相庄俨之意,可一股普度众生的禅意,却在无形中散发开来,好似本该如此一般,笼罩了小小的角落方圆丈许。
不多不少,恰恰将这一桌笼罩在内,仅仅是将大堂与此间隔离开来罢了。
老和尚很清楚,修行到这一步的存在,意志之坚定,莫说两句话,即便是他佛法高深,也很难改变对方意志。
但若放任不管,对方真要在城中大打出手,以至生灵涂炭,就是他的罪过了!
这就是大德高僧,以他人罪过加诸己身,禹禹前行,默默修禅,脚下方寸之间,便是佛国净土。
“大师言之有理!”
陆川点点头,依旧慢条斯理的啃着鸡爪,淡淡道,“但话说回来,大师可曾见过苦海?可曾渡过苦海?怎知苦海无边?”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芸芸众生,皆在苦海轮回,我辈……”
“呵!”
陆川摇摇头,重新擦拭唇角,又擦着手指道,“我听说,众生皆苦,唯有自渡,所以,我想自己踏过苦海,去看一看。”
“居士着相了!”
大和尚面容微沉,隐有悲苦之色,“居士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若强渡苦海,害人害己,终究……”
“大师!”
陆川一摆手,淡漠道,“大师既有一颗慈悲心,能看出在下此行有血光之灾,又怎知,在下就不是那灾厄呢?”
“嗯?”
老和尚白眉微蹙,眸中金光闪耀,瞳孔中倒映的陆川,赫然不知何时,竟是化作一尊虚幻之象。
但不等他看清,眼中骤然一痛,眼角似有血泪流淌,心神震动间,却兀自不肯放弃,低宣一声佛号,脑后更有一轮佛光映照而起。
“阿弥陀佛!”
再看去时,陆川依旧是陆川,却多了一分虚无缥缈之意,以老和尚的修为,竟也似看不真切。
紧接着,他的手中,便多了一串布满油渍,又似包浆,似乎把玩了无数年的佛珠,噼里啪啦极速捻动。
啪啪啪!
但仅仅刹那,佛珠便一颗颗崩裂,有如炒豆一般,在方圆之间,似有电光闪烁,映照虚空。
“这是……”
老和尚双目圆睁,死死看着陆川,确切的说,是在看着陆川身后。
那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一双双死寂的眼睛,仿佛地狱幽冥洞窟,无垠厉鬼凝视人间,欲要吞天噬地。
“噗!”
所有念珠骤然崩碎成灰,老和尚面色一白,张口吐出一蓬淡金色血雾,身形摇晃踉跄,似乎都佝偻了几分。
“师父!”
正在啃着骨头的小和尚,悚然回神,忙不迭扔下骨头,满面担忧的搀扶住老和尚,对于陆川的变化,却是丝毫未知,也不觉得是陆川伤了自家师父。
而事实上,老和尚是伤在了自己手里。
并非是他弱于陆川,真要斗起来的话,陆川不死也得脱层皮,但老和尚也绝对好不到哪儿去,哪怕他是一尊神藏佛陀。
可惜,正如陆川看透了他一般,心怀善念,背负罪恶,脚下丈量佛国的大德高僧,虽然佛法无边,却也束缚住了自己一身浩瀚佛功。
但陆川不同,他就坐在那里,任你佛法无边,我自巍然不动,彷如亘古长存的伟岸山峰!
“阿弥陀佛!”
老和尚面上悲苦更甚,眼角血泪横流,不断念诵佛号。
“大师,我渡不渡得这苦海?”
陆川语气出奇的平静,似乎并不觉得,让一尊神藏佛陀无计可施,甚至神通反噬受伤,是多么了不得的事情。
“阿弥陀佛……”
老和尚连连摇头,也不知是反驳,还是表达自己也不知道。
“我闻佛门有五禅经,安般、不净、慈心、观缘、念佛!”
陆川也不追问,话锋一转道,“今日相遇,即是有缘,一餐之恩,大师可否念在众生皆苦,我辈都是芸芸众生的份上,传一道不净禅经于我?”
“传不得传不得!”
老和尚头摇成了拨浪鼓,手中虽无念珠,却依旧有噼里啪啦捻动之声传出,彷如雷霆滚滚,越发迅疾了几分。
更是眉眼低垂,好似眼前有鬼魅横生,滋扰佛心,生灵不安,连他这等神藏佛陀,也不敢多看一眼。
“此间因果已结下,缘法自在天成,大师何以枉顾天意?”
陆川淡淡道。
“居士何必苦苦相逼?你哪是要学我佛门不净禅经,分明是要逆修那白骨观,阿弥陀佛,请恕老僧不能予之!”
老和尚苦笑道。
“大师此言差矣!”
陆川摇摇头,淡淡道,“佛经与我,本真如来,说不得,我与佛门有缘,他日你我也是佛祖座下比丘尼,一同普度众生,创那人间乐土,佛国普照,岂不美哉!”
老和尚却是不接茬,一个劲的摇头,口中念念有词,也不知念着什么经文。
“师父!”
霸婚老公赖上门 晋妃妃
小和尚满面担忧,即便再是粗线条,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即使如此,某家也不强求!”
陆川缓缓起身,径直向店门走去,直至消失,也再未回头。
“师父,师父,居士走了,别念叨了,人家不上当,骗不到银子啦!”
小和尚眸中毫光一闪,笑嘻嘻道。
原来,他早已熟知老和尚的套路,以为是自家师父那套骗人的把戏被拆穿,然后装模作样,想要逃避追打。
“苦也苦也!”
老和尚满面悲苦,眼里泛着苦涩,心中更是有苦难言,摩挲着小和尚的脑门,语重心长道,“普殊啊普殊,你要记住为师的话,日后见了这位居士,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
现在不要多说了,速速接了你师兄,离开这是非之地,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