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updm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七百五十八章 樹大招風,海深藏龍讀書-xj1a5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涂文雅三人于空间穿越,即将回学院,大师姐带着五人亦然。这一趟后,他们便只用等夏初,期间这段日子可以好生休息,并做好准备面对强横及未知的对手。相比一般的修行者,他们这些站在高处的人,越有可能做出意想不到的牺牲。
这些日子,天下皆忙于停雨灭雨,可学院这片天没有半点乌云。笛木利抬头,一度骄傲,嘴角有了些淡淡的笑意。
“不愧是学院啊,一道护山大阵,连起始大帝使得招数都能化解。”
“山深有虎,水深有龙,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笛木利身边的老者披着一件白大衣,绒毛如锥似刺,像只刺猬。但白门时常含着笑,也算少了些戾气,宛如一个和蔼的老人,没什么特别。但他是离山顶最近的十三人之一,也是这些人中,除了笛木利外唯一一个签署普通灵契的武者。
一张灵契,助其破了不少关卡,闯过无数险境,可又令其止步于问道,怎么也提升不得。看着昔日和自己同实力的修行者一一高升,自己却原地踏步,白门难免惆怅,可此时的反驳并不是处于嫉妒,而是对这群山险境的担忧。
很快,笛木利也发现四周异样,身后钻出一头小羊,颈间铃铛直响。它和笛木利看向同一出,以稚嫩的声音问:
“又是它们?”
“嗯!”
笛木利点头,脸上出现些凝重。这些恶鬼源源不断被派来,在群山下的每一个缝隙中爬行。学院曾将这些家伙毁灭或镇压于群山下,可现在,他们又爬了出来,试图用自己漆黑的身体将圣光笼罩的通天峰覆盖。
“真是麻烦!”
站在崖边的笛木利动手,天地元气皆被调动,可简单的空间封锁,难以完全阻止它们向前。这些家伙自四面八方而来,需以最原始的方式去对付。否则就算空间扭曲绞杀,不存于这个世界的它们也不会受到半点影响。
因此,夜晚中的学院不再宁静。本是桃林花泽正好,淡粉色的光笼罩天地,可很快桃花落散,遍地皆是,而一加铠的硕大羊头分身数千,如一白色流星雨,朝四方而去,将其冲散,也引得地动。
加凯的羊头发出高昂的咩声,但只出现在学子们的梦里,他们还觉得四周在晃,可也全然当做梦中的坠落感。
一番出手,小羊摇着铃铛归来,对笛木利说:
“还有很多!”
“那就一一解决!”
白门说罢,面朝东方,连同东南东北两个方向一同出拳。拳风化作罡风,从桃林出发,从青瓦楼顶袭过,引起一番不小的动静,而后闯入山间峡谷,令其中人形的黑暗物散为沙砾灰烬。
笛木利也继续出手,许久没有运动的小羊再度跑了几个来回。西方及西南西北被处理,南北两方向也有符阵出现,携无边元气将其下的黑暗物灭杀,最后只剩半点暗色,可被追杀至完全消失。
等告一段落,儒雅帅气的孙仲磊一身长袍,带着其后男子前来。来者一身轻便衣,器宇轩昂,眉间有正气。他之前察觉到了些动静,便朝着元气方向走来,没想遇着孙仲磊,便随行跟着,见笛木利和未曾见过的老前辈,男子毕恭毕敬的行礼。
笛木利和孙仲磊倒是没多惊讶,可白门向来热情,对其就是一阵夸赞。
“你能到此处,想必也察觉到了之前的动静,不错不错,后生可畏啊!”
“晚辈只是恰好看到有白色流星经过天穹,凑巧罢了。”
“大晚上不睡觉,能有这么凑巧的事倒也极好,我若是有你的运气,便不至于如此。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暗地有些惊讶,自己虽不像夏萧那么有名气,可现在后者不在,隆随宏也带着冒险者小队离开了学院,天命则回大森林,水箱继续在外执行任务。当前存在学院的,貌似自己实力最强,没想前辈既没听说过。不过他也不认识这前辈,便谦卑道:
“前辈,晚辈叫王陵。”
“哦~你就是南商帝国那位皇子,我从笛木利老东西这听到你的名字许多次,没想到生的这般帅气,好风采啊!前些日子,我还在笛木利这夸赞你来着,如今见到,也是有缘,有缘啊!”
“多谢前辈夸奖。”
这老前辈性子真是开朗,像笛木利等人,才不会像他这般开怀大笑。笛木利不止不爱笑,此时还反泼一盆冷水,道:
“别套近乎,你何时问起过王陵?还有,他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
白门一听,没了好脸色,显然不想在学子前没面子,王陵也确实不知前辈姓名,怕后者问,连忙起身后撇开话题。
“晚辈有一事不知,可以请教前辈吗?”
“直说无妨。”
“晚辈也曾见到过群山中的那些阴暗邪物,犹如胡乱拼凑起的黢黑人体,不知它们究竟是什么?”
鼎武九苍
站在白门身后一步位置,王陵听其面朝崖外,道:
“具体是什么东西不好说,可乃黑暗怨灵,不在人间管辖内,也未被阴曹地府收走,就此游荡人世间,被魔道黑暗利用。你别看它们极为孱弱,似做不成大事,实际上这些家伙可以帮助魔道穿梭,若令其进入学院,就等于魔道人闯了进来。”
“这么说来,当初夏萧受魔道人的威胁,就是通过它们?”
王陵一直比较关心夏萧所做之事,他曾因上善被威胁,前往勾龙邦氏的北部魔鬼草原。他一直想不通,魔道人是如何威胁他的,那些阴邪存在,应该进不来学院才是。可现在一想,兴许就是这些埋葬于山下的阴邪之物,魔道才得以和夏萧对话,而非多强的实力,能无视学院的防护。
“能解释得通便有可能,但它们进不来就是,上次那件事后,我们又加固后,修补了几个漏洞。”
聊天归聊,在王陵似明白怎么回事,点起头时,学院四周又有鬼泣之声传来。此声直传入梦,令青瓦楼中的人逐渐醒来,山腰中的人亦然。
对于山麓的人而言,实力太弱的他们感知不到太多,便隐约作怕,靠在寝室窗户边,窥探其外发生了什么。而山腰上的学子们皆聚集在一起,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无人去问,只见头顶天边有流星,一侧有狂风。
桃林山崖边,见三位前辈出手既有这般元气,不由羡慕,可只有仰望。等离开学院后,便没了大幅度提升的机会,只有于人世慢走。
一番出手后,等四周空间停止晃动,白门才游哉道:
“树大招风啊,学院所在之地乃大荒中心,将其掌控,且以魔道侵染,肯定会造成极大损伤,难以弥补。”
“有前辈们在,学院必将太平。”
王陵此番聊表心意倒是真心诚意,若普通一间学院,就算能建在大荒中心,享有世间最丰盛的元气,也守不了这么久。可宁神学院听起来普通,稍加了解便知不凡,走进后,更是处处玄妙,所谓水深藏龙便是这般,谁能想到学院中会有这么多强者?
“有我们在还是不够啊,等战时,还是得催动那道大阵。”
笛木利仰头时,王陵随之去看。可看到的是稀云之上的星空和月,以往月乃意境之地,现在与灵契之祖有关后,变成了不祥之兆。谁都不敢长时间直视明月,似能看到其中那张伪善本恶的面孔。可隐约间,王陵又见着几丝流光,似那道庇护学院的大阵已做好准备,以此回应笛木利等人。
名门宠婚之大牌明星
“再过一日就要离开学院,前往战场,可有担忧?”
笛木利突然的问话令王陵低下头,答道:
“作为第二批修行者队伍,有不少同伴随行,倒无畏惧之心,就是此次一走,便难以重回学院,令我彻夜难眠。”
“判断已做,就不要想那么多,人生机遇多的是,在于保持初心和敢于改变,记住了?”
“多谢前辈教诲。”
笛木利可不是想见就见的,而他说的话,无论深浅,都足够王陵好生思索其中的寓意。于是,在笛木利三人走后,王陵行礼久久不起。
这一战,兴许是人生激荡,为登基南商帝王做准备,兴许是大好青春的最后一战。也有可能是命数将尽,以宏大的战争结尾。可无论以悲还是以命结束这一切,王陵都已做好准备,无非是面对,谁不是硬着头皮面对身前的一切?
不是所有事都会等你做好准备才来,因此才要提升实力,武装自身。
山腰一殿中,大师姐站于其中,十人整齐而列。在各自汇报完情况后,大师姐直上山巅,站在副院长后。
相比学院的宁静,山巅足见星空明月,虽说视野开阔,可令人难免心生凄凉,但她只是说:
“都已无事。”
“静等开战吧!”
“夏萧怎么样了?”
“依旧有些不好,可没落下修行。他现在是该好生调养,实力不强,却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重量。虽说压力会令其往高处走,可一失足,便是坠于万劫不复之地”
大师姐若有所思的点头,夏萧那小子,一直都让人操心。不过她还有一件事,要与副院长说,她相信后者会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