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g7w精彩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ptt-一千五百二十六 郭承志的後勤見習相伴-vafgt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东汉末年枭雄志
看出了郭承志的难为情,郭鹏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之前学过的是一些大而化之的东西,就算是最优秀的军校毕业生,刚到军队里也是要从基层军官开始做的,从基层军官管几十个人开始,一步一步往上做。
学校里教给你的东西当然是有用的,但是实际战场上你总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很多突发情况,还有一些和你学到的东西完全相反的存在,这些都需要你亲身体验,然后才能学习到。”
郭鹏帮郭承志带好了头盔,看着他满脸稚气,又笑了。
“大父当年学打仗之前,跟着老师学了五年基本功,从天文地理学到数学运算,从人际交往学到驭下之术,又不停的习武,锻炼体魄,就这样刚上战场也是险象环生。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最开始,大父只能带一两百人冲锋陷阵,做最危险的斗将,慢慢能带五百人,一千人,一千五百人,两千人,三千人,然后能指挥五千人,再往上就没办法一个人指挥了,就要做统帅。
大父就开始学着通过指挥将领来统御更多的军队,指挥好几万人的军队打大仗,硬仗,自己一个人负责一个战场,负责和一支数万人的敌军对决,担负起数万人的生死。”
郭承志静静听着,并未说话。
“每一个阶段,都会淘汰掉一群人,如果一开始你和一群人一起做士兵,最后成长为将帅的时候,可能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剩下的人要么是死了,要么就越不过那道坎,始终不能更上一层楼。”
郭鹏看着全副武装的郭承志,满意的笑了笑,点了点头:“作为我的孙子,你是要做皇帝的人,没必要一定学会征战沙场,做名将,但是,至少你要把里头的门道学得一清二楚。
你未必要会用兵,但是你要知兵,用兵的每一个环节,你都要学会,学明白,这样以后你就算在洛阳做皇帝,远隔千里有地方要用兵,你就不会被轻易的蒙蔽。”
郭承志抿着嘴唇,缓缓点了点头。
这些都是郭鹏多年行军征战做皇帝积累下来的宝贵经验,他不用经历就能得到,何等珍贵?
全部记在心里,到时候再慢慢感悟。
随后几日,郭鹏把郭承志安排到了后勤部门里,也就是地方兵部,他让郭承志跟着兵部里的计吏们的头头后边见习,看看后勤部门是怎么筹备大军后勤所需的。
不过这个时候其实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
一般来说大军出动前一两个月,各项物资准备就要完全准备好,剩下的时间就是用来查漏补缺,万一有什么问题,还有时间可以弥补。
这一时间段,后勤部门早就要先于大军士兵开始行动了。
他们需要配合大军斥候,根据斥候的报告,顺着大军预定的行军路线往前走,组织辅兵等工程人手逢山开路遇水搭桥,确保大军每一日行军的顺畅,并且确保大军主力抵达营寨之后都能得到充分的补给和及时的休息。
要是有所缺漏,导致大军主力不能得到充分的补给和休息,后勤部门负责人将会受到严厉的惩处,乃至于斩首示众也是有可能的。
大军主力出动以前,先锋军就要出动,先锋军一般都是精锐,不仅要为主力真正的探路,做一次模拟进军,一旦真的遇到敌人,那也是要真正开战的。
所以后勤部门还要保证先锋军的粮草补给,和主力还不是一个系统。
距离行军前两个月,后勤部门的压力逐渐增大。
一般到行军前半个月,这个压力会达到最大。
可是尽管现在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明明刚刚结束年节,但是后勤部门人人都进入了紧张的高负荷工作状态之中,忙忙碌碌,来回传递消息。
跟在后勤部门负责人田德光身边,郭承志顿时感觉自己成了一只漫无目的到处奔跑做无用功的傻老鼠。
后勤部门的人员一看就是干吏,早已是整个大系统之中的一颗小螺丝钉,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位置,彼此磨合的相当紧密,他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郭承志却不知道,只知道跟着田德光到处跑,看着田德光紧张处理一系列的数字,自己却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田德光是田丰的族人,本身是计吏出身,精明能干,善于计算和统筹,于是被中央委任为云州的兵部分部郎中,也就是云州后勤部门总负责人,负责为云州的军事行动提供帮助。
他有好几年的办事经验,帮助大军筹备后勤从无差错。
郭承志跟在他身边,感觉自己就像个文盲一样。
明明要做的事情每一件都听得懂,但是看他做事情的时候,就完全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到处跑,到处审核,对账,现场实地检查,郭承志明明感觉什么问题都没有,他却一眼看出来数量有问题,直指问题核心,然后办事官员一复查,果然有问题!
郭承志顿时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真的是特别佩服。
怎么一眼就看出来物资数量和文件上记载的数量不能符合呢?
那么大的数量,看一看就知道数量有误,这是怎么练出来的本领?
他拿在手上的数据资料光是看一眼就眼花缭乱不知所措,他是怎么从其中找出问题来精准解决的?
郭承志只觉得满脑袋都是浆糊。
好不容易等吃饭的时候,田德光停了下来稍微有点时间,郭承志赶快凑上去询问。
“田郎中,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郭承志牢记郭鹏的话,对专业人才要尊重,所以态度非常谦卑。
田德光正在大口扒饭想着待会儿休息一下,一看跟在身边的拖油瓶皇长孙凑过来问问题,态度又那么好,实在不好意思回绝。
“公子请问吧。”
田德光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就是此处,田先生是怎么知道大军首日开拔所用的口粮数量有问题的呢?堆积如山的粮食,如何能一眼看出数量不足呢?”
郭承志看着田德光。
田德光喝了一口汤。
“倒也没什么,在这个职位上做得久了,准备的战事多了,自然就有经验,经验能让人的眼光变得不同寻常,一眼就是能看出问题所在,就是感觉数量对不上。”
郭承志有点郁闷。
“所以,就是因为做得多了?”
“对,就是因为做的多了。”
郭承志收起了手上的表单,做到了田德光身边。
“田郎中,您为大军开拔做了多少次事前准备了?”
“这几年,得有五次了。”
“每一次都那么忙碌吗?”
九重宫阙,废柴嫡女要翻身 哆啦没有梦
“这还不是最忙碌的。”
田德光笑了笑:“最忙碌的时候,我等要做的事情两倍于现在,现在已经很好了,这些年修路架桥交通整饬,办各种事情耗费的时间越来越少,早前云州交通稀烂的时候,在下真是死的心都有。”
“死的心都有?”
升级闯无限
郭承志满脸惊讶不可置信。
“嗯,有一次,大约是三四年前,明明大军快要开拔了,但是所需要的药品和油毡迟迟未能送到,原因是必经之路上山体损毁,大量山石泥土摧毁道路,大量物资堵在路上来不了。
刺史和主将每个时辰一次催促,到后面半个时辰一次催促,就和催命符一样,在下带着全体官吏不要命的奔赴过去,硬生生挖通了一条路把物资及时送到,大军才得以顺利开拔。”
田德光露出了不堪回首的表情:“当时,主帅和刺史的催促命令在后,迟迟无法打通的道路在前,在下被两路夹击,真的是累到了想要当场自刎的地步。
公子,我不是在说笑话,当时疲累,恐惧,精疲力竭,万念俱灰,总觉得下一秒就要被军令斩首了,所以也就是当时手上没带环首刀,否则就真要自刎了。
那种情况下,你会感觉死掉才是解脱,一了百了,什么都没有了,一身轻松,活着多累啊,惶惶不可终日,我这才三十余岁,都已生了白发。”
田德光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了如此恐怖的事情,还指了指自己的鬓角,让郭承志看到自己的白发。
郭承志顿时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
他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才能走到如今?
“大军征战乃国家重任,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我等负责后勤之人,辛苦一些,劳累一些,其实也是理所应当的。”
田德光摆了摆手,所有的辛劳似乎都在一笑间。
但是郭承志却听出了这其中无比的沉重。
“原来是这样啊。”
“公子有什么疑惑吗?”
田德光主动询问郭承志。
“倒也不是什么疑惑,只是感觉很多事情与我所学的相差甚远,甚至感觉起来完全都不是一回事。”
郭承志摇头笑了笑:“就学时,老师可从未与我们说起过这些问题,所以我也从未想过为大军办理后勤,居然如此艰难。”
田德光打量着郭承志,想着郭鹏把郭承志放到这边来,应该是想让他学点东西。
能把皇长孙带在身边,本身就是一种表态,郭承志本身只要不出什么问题,他未来必然是魏帝国第三任皇帝。
趁这个时候和他打好关系,将来不也是增加被重用的机会吗?
PS:魔幻的2020终于走到尽头了,祝愿2021对咱们大家都好一点,别再那么魔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