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n9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仙師無敵 起點-第一千五百七十章 異界(275)分享-b7pzv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庞小南真不相信自己开创的霍拉马城,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破破烂烂的棚户区存在。
棚户区一般指以木板、土坯、厚砖墙为承重结构,以油毡或石棉瓦为屋面材料的简易房屋和棚厦房屋;还有低洼易涝、基础设施配套不齐的小平房。
不过霍拉马城的这些棚户区房子,真是让庞小南开了眼了,不但有木板和砖头搭的房子,竟然还有铁皮和树皮搭的房子,最原始的结构,莫过于那种用树木和茅草搭的木屋,那真是有霍拉马山区的特色,就地取材。
这棚户区缺少规划,都是各地涌进来的贫民违章乱建的,存在各种各样的隐患,宅院分布凌乱不齐,斜路、死路、圆弧路太多,结构简陋,抗灾性差即抗震、防火、防洪性差,居住拥挤,功能差、居住环境差、无道路、无绿化、无公共活动场地、采光通风差……
要不是生活所迫,谁又愿意住在这种地方呢?
走在拥挤的街道上,庞小南觉得这次抓捕毒贩回去,该好好的改善一下棚户区的居住环境了。
人生来自由平等,大家都是冲着一个共同的目标,从五湖四海聚集到霍拉马城,为什么要有等级之分呢?庞小南下定决心,一定要给棚户区一个美好的未来。
棚户区改造好了,也可以减少犯罪的发生,因为一直以来,棚户区就是贫民窟的代名词,而贫民窟,就是犯罪滋生的土壤,必须杜绝这些犯罪的土壤。
庞小南沿着狭窄的街道向北走,终于来到一个热闹的餐馆,上面有一个招牌,上书四个鲜红大字“红日餐馆”。
别看棚户区破破烂烂,但是却热闹的很,这就好像华海市的城中村,虽然居住环境不怎么样,但是却聚集着最多的外来人口。
但是霍拉马城没有原住民ꓹ 所有人都是外来人口,只是说ꓹ 有钱的外来人口,住在开发商规划的整洁小区里。
萌後嫁到:皇上,請就寢
而没钱的外来人口,就挤在这个脏乱差的棚户区。
但是ꓹ 无论是哪个城市,穷人总是占大多数ꓹ 所以,霍拉马城的棚户区ꓹ 几乎聚集了这座新兴城市70%的劳动力。
现在是下午的5点多钟ꓹ 白领刚刚下班,而很多棚户区的人们,正要去上晚班,所以餐馆的生意很好,尤其是红日餐馆的一楼,这里做的是自助餐。
15元一位,饭菜任你吃ꓹ 菜式很多,总有有款适合你。
庞小南努力的闻了闻ꓹ 饭菜的味道很香ꓹ 已经盖过了不远处街角的一个垃圾桶散发的骚臭味。
“难怪生意这么好。”庞小南一低头ꓹ 就进了这个熙熙攘攘的苍蝇馆子ꓹ 里面来自各个国家的人群,白皮肤、黑皮肤、黄皮肤ꓹ 简直就是一锅粥。
没有人发现庞小南的倒来ꓹ 因为他今天戴上了面具。
“我太难了。”庞小南抓了抓面具和脸皮接壤的那条缝ꓹ 这面具花了他几千块,但还是比不上自己的真皮ꓹ 每次戴久了,就有些小小的瘙痒。
庞小南前两天试着没戴面具去霍拉马城的街上转了转,没想到自己的名气已经从杜家的大城市蔓延到了这个新建的边缘地带,很多人拉着他签名。
有人还兴奋的大喊:“哇,庞小南啊,想不到来霍拉马旅个游都能碰上大明星啊,这一趟来的值了!”
那个人举着导游的小旗子,在喊他身后的游客们向庞小南行注目礼。
庞小南当即被一群人包围,好久才脱身。
事后庞小南想,要是自己当上霍拉马的旅游大使,是不是会让霍拉马的热度更上一层楼呢?
还是别这么想了,现在抓捕毒贩要紧,要是霍拉马城的治安不搞好,再有名气只会是办坏事。
在红日餐馆靠大门的一个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中年妇女,一头大波浪扎着一个显眼的红色头箍。
很明显,这是老板娘。
鱼贯而入的顾客把15块钱交到老板娘的手里,或者用电子支付方式刷15块,这个时候老板娘就会拿出一张红色的餐票交到顾客的手里。
顾客拿着这张餐票,就能去打菜的区域,把票交到食堂阿姨的手里,她就会酌情往餐盘里给你打饭菜。
“老板娘,还有包房吗?”庞小南冲老板娘友好的笑了一笑,露出了八颗牙齿。
“有啊,帅哥,上楼,等一下就会有人来点菜。”老板娘坐着没动,只是朝大厅里喊了一句,“阿珍,2楼点菜!”
“那我上楼先看看。”庞小南转身朝楼梯走去,楼梯就在大厅的左侧角落,木制的扶手和踏板,狭窄的只能上一个人的宽度。
工作細胞之HIV的日常
庞小南踏在楼梯上,那腐朽的木头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庞小南真担心这楼梯随时会塌陷。
要是在大城市生活惯了的人,要上红日餐馆的二楼还真的需要一点勇气,因为实在是让人有一种过独木桥的恐惧感。
好不容易上了二楼,庞小南放眼望去,确实和达沃汗汗说的一样,这是一个大厅被四个包房包围,靠街的方向两个包房,靠后山的方向两个包房。
靠山的两个包房,其中有一个房门紧闭,另外一个包房的房门是敞开的,里面空无一人。庞小南直觉认为,那个关着房门的包间,就是毒贩们回合的地方。
但是他走向了靠街的其中一个包房,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这个包房有一扇窗户正对小巷,透过窗户,庞小南看到了街道上巡逻的警探。
出发前,所有办案人员都见过面,庞小南认识他们每一张脸孔。
庞小南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喂,草鱼什么时候进洞的?”
为了防止犯罪分子偷听,这次的行动联系都用了暗语。
草鱼指的是贩毒分子,洞指的是红日餐馆。
“有五条鱼大概是5点钟进去的,另外四条是五点二十。”
庞小南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现在是五点二十八。
四个毒贩五点二十才进的红日餐馆,应该没有那么快进行交易,首先寒暄一下也得几分钟,还得点菜。
庞小南准备在这个包房呆上一段时间。
至于如何把握毒贩的交易时间,庞小南有充分的把握。
庞小南把这个包间的门打开,门口正好对着对面的那个紧闭房门的包间,然后,庞小南放出了灵识。
几秒钟后,庞小南睁开了双眼,和他料想的一致,对面的房间里藏着九条“草鱼”,现在他们还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没动,似乎是在闲聊。
这个时候,楼梯发出了吱吱呀呀的声音,一个年轻的女子拿着菜单上来了,出现在了庞小南的眼前。
“你好,请问你要点什么菜?”
女服务员穿的制服沾满了油污,让人更加的充满了食欲,她递过来的菜单也是斑驳陆离,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的手。
庞小南拿过菜单,却并没有看,而是盯着女服务员问道:“阿珍,你是阿珍吧?”
女服务员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帅哥,我在上班诶,要约我的话请等下班时间。”
阿珍的脸上有一点一点的小雀斑,她朴实的样子像极了霍拉马山区平常见到的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的大麻雀。
“哎呀,阿珍,你误会了,我不是要约你,我是想问你,对面的客人都点了菜吗?”庞小南很诧异霍拉马人民的聊天方式,不过这也从一方面表明霍拉马的民风淳朴而开放,这是一个好现象。
“你问这个干什么?”阿珍对庞小南的回答嗤之以鼻,这小子竟然不是来约自己的,那他为什么知道自己叫阿珍。
“这个……”庞小南的头脑飞速运转,“我是想问问,他们都点了什么,因为我是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你们店里的拿手好菜是哪一些。”
庞小南终于想出了一个借口,不自然的抹了抹额头。
“他们一进来就点了菜,在一楼看菜点菜的,我不知道他们点了什么。”阿珍的回答让庞小南感到有些紧张,这么说,毒贩已经点好了菜,那寒暄过后就是要交易了。
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那这样,你帮我随便点几个菜,选你们店里最拿手的。”
庞小南把菜单朝阿珍身上一推。
“你们几个人?”
阿珍不厌其烦的问道。
“呃,两三个人吧。”
“那我推荐你试一试我们的招牌菜,红日鱼头豆腐汤,我们选用的是附近霍拉马河上游的野生河鱼,保证吃起来味道鲜美……”
“好吧,来一份。”
“那我再建议你们来一份我们的红日大猪蹄……”
阿珍像是逮到了宣扬自己店里特色的机会,就像说脱口秀一般要把自己的观点尽情的表露出来。
庞小南连忙制止了她,“阿珍,我说了,你点的我都爱吃,能不能马上去帮我上菜?”
庞小南用渴望的眼神看着阿珍。
“还说不是想泡我,哼……”
沉默了两秒钟后,阿珍甩出一句话,转身袅袅娜娜踩着木楼梯吱吱呀呀的离去。
庞小南简直要呆若木鸡了,但是他灵光一闪,记起自己有任务在身,连忙拿出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对着话筒轻轻的下达了指令:“草鱼已经出洞,准备抓鱼!”
庞小南起身,朝对面的包间走去。
一把旋开门把手,庞小南走了进去。
里面一共九个人,一看气质就是毒贩无疑,他们同时好奇的转过头看着庞小南。
两个人分坐在桌子的两边,他们的后面分别站着几个小弟。
庞小南堆起笑脸:“大家好啊。”
“你是干什么的?”靠近门口的一个小弟警惕的问道。
也许是庞小南的穿着打扮很普通,像极了饭店的服务员,所以里面几个人虽然警惕,却没有立马拔枪。
“我想请问一下,各位这里有毒品卖吗?”
庞小南的脸上陡然变色,变的严肃起来。
这一下,站在桌子旁边的几个小弟同时把手往腰间摸去。
但是庞小南很快就身形一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了出去。
作为武道宗师,自然知道几个家伙要拔枪。
不等他们把枪拔出来,庞小南就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手掌化刀砍在了他们的脖子上,几个小弟如烂泥一般纷纷倒了下去。
这一下,包间里只剩下了两个坐着的大佬。
庞小南的动作太快,他们还来不及反应。
解决掉几个小弟,庞小南又堆起笑脸,轻松的走到门口,轻轻的关上了门。
庞小南转过身来,两个大佬还坐在位置上没有动,他们面前的桌上,有两个皮箱。
按一般的套路,这两个皮箱里,一个装着毒品,一个装着现金。
不愧是久经风霜的毒枭,两个大佬现在还能故作镇静。
“你是什么人?”一个穿着休闲装的留着一字胡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庞小南看了他一眼,然后走到桌子面前坐了下来。
“我是你们的敌人……”庞小南看到了一字胡的身形有些动作,似乎要跑,“诶……等一下,不要轻举妄动,你也知道,你的动作没有我快的。”
只要是毒贩都集中在一个房间里,庞小南就有把握把他们一网打尽,不管他们手里有没有枪。
一字胡对面的是一个身形臃肿,头发花白的蓝眼睛男子,他倒是显得很镇静:“武道宗师,哈哈,想不到我竟然会栽在一个武道宗师的手里。”
“哟,眼光不错啊,”庞小南欣赏的看着蓝眼睛男子,“竟然还能看出我是武道宗师,你去贩毒可惜了,你应该去练武的。”
“我平常的唯一爱好就是练武,可惜啊,我止步在了武道中阶,再也不能前进一步。”蓝眼睛男子自嘲的笑了一下。
看来练武并不能减肥。
庞小南再次打量了蓝眼睛男子一眼,心里有了初步判断,这个男人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赛比亚,而他对面的,应该是盘踞在伊坦和霍拉马一带的毒枭胡罗巴。
有时候,人的名字和气质还是相匹配的。
就好像这个赛比亚,不怒自威但又显得平易近人,这是多年的养尊处优培养出来的领袖气质。
而胡罗巴,肯定是从底层慢慢打拼上来的,因为他的身上有一股草根的气质,无论用什么服装打扮,都掩盖不住。
这时候,从门外冲进来几个便衣,为首的就是达沃汗汗。
“老大,你怎么一个人冲进来了,多危险!”达沃汗汗边拿出手铐铐着瘫倒在地下的贩毒分子,边冲庞小南抱怨。
“你们这速度太慢了,等你们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庞小南对霍拉马警察的反应速度有些失望。
“你以为我们是你,”达沃汗汗又烤起了另外一个毒贩,“你可是武道宗师,他们的身份确认了吗?”
达沃汗汗的眼睛不住的扫视屋子里仅存的保持坐姿的毒贩。
“你先确认一下这两个箱子里都是什么?”
庞小南比较好奇,究竟今天到底有没有抓住现行。
达沃汗汗把手里的毒贩往地上一放,立马站起来打开了两个皮箱。
果然不出庞小南的所料,皮箱里确实一个是现金一个是毒品。
“哈哈,老大,这回人赃并获,他们跑不了了。”
按照皮箱里的毒品数量,眼前的几个毒贩,枪毙几百次足够了。
妻妙無比:冷面BOSS甜甜妻 琦雪寶
那还得看是什么类型的毒品,如果是赛比亚最新研制的那种高浓度毒品,那量刑就海了去了。
这时候胡罗巴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奋不顾身的朝窗户跳了过去。
夏月愛情
“站住!”达沃汗汗大叫,手里已经是在拔枪了。
包间的窗户没关,外面就是一片绿油油的丛林。
“啊!”还没等达沃汗汗拔出枪来,胡罗巴就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是庞小南,他射出了一根筷子,正中胡罗巴背部的麻筋,让他一下子全身失力。
“蠢货,在武道宗师面前还想逃跑。”赛比亚冷冷的看着地上的胡罗巴,心想没文化真可怕。
这也不能怪胡罗巴,他毕竟不是习武之人,不知道武道宗师究竟有多厉害。
庞小南却饶有兴致的看着赛比亚道:“想不到你还挺有经验的,看来你肯定认识很多武道宗师了。”
“哈哈,我最喜欢和武道中人结交,”赛比亚朗声笑道,“不瞒你说,我看到你的时候,就预感大事不好,果然,你没有让我失望。”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你放了我,我会给你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赛比亚诚意满满的看着庞小南,这么紧张的局面下,他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这就是大毒枭的心理素质。
“哈哈,”这回轮到庞小南笑了,“大哥,你知不知道你在跟谁说话?”
“就是,你是不是疯了,你当我们是空气吗?”达沃汗汗很不满的看着赛比亚,这毒枭太嚣张了,竟然当着这么多警察的面行贿。
“你是他们的老大,”赛比亚不管达沃汗汗的质问,依然直直的看着庞小南,他的蓝色眼睛散发出一种奇异的魅力,“我相信你能做主。”
“我是能做主,不过我现在要做主把你带走。”
庞小南不再和赛比亚废话,从座位上站起了身,这个时候,所有的毒贩都被控制住,小小的红日餐馆,已经人满为患,进行抓捕的,看热闹的,二楼包间几乎要被挤爆。
庞小南觉得再留在这里,迟早会被那些看热闹的人把楼房都给人踩塌掉。
赛比亚耸了耸肩,没有抗拒被戴上手铐,但是却丢下一句话,“你以为,这样就能把我关起来吗?”
庞小南回过头看了赛比亚一眼,满是疑惑,赛比亚这话不像是狠话,看起来这家伙还有后手,不过,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
“统统带走!”庞小南手一挥,便衣们就押着大大小小几个毒贩挤开人群,向楼下走去。
可怜红日餐馆的那个年久失修的木楼梯,被这么多人一一踩过,已经不是吱吱呀呀的叫唤了,而是像一堆烂轮胎被汽车碾压过,听着莫名的难受。
围观的人群都尾随着警匪队伍去了,庞小南最后准备离开,眼前却被一个人拦住了。
一脸小雀斑的阿珍出现了:“你点了菜还没吃呢,想跑啊。”
“是哦,”庞小南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跑单可不是男子汉的行为,“能不能打包?”
大包小包的提着红日餐馆的招牌菜,庞小南跟阿珍告别,“如果好吃的话,下次我还来。”
回到警署指挥中心,庞小南把饭菜对中间的桌子上一放,问乌震道:“你吃饭了没有?”
“哪里有空吃饭啊,”乌震泡了一杯茶走过来,“老大,你真的是太勇猛了,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搞定了9个毒贩,还是赤手空拳。”
“少拍马屁,吃饭!”庞小南迫不及待的想尝尝红日餐馆的味道,那么好的生意,想必手艺不错。
把包装袋解开,饭菜的香味弥漫着整个指挥室,这时达沃汗汗走了进来。
“老大,真香啊,那几个毒贩,嘴巴硬的很,看来不用些手段,他们是不会老实交代的。”
达沃汗汗没有讲客气,直接拿起一个猪蹄子就啃了起来。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只管抓捕,剩下的杂七杂八,你们自己搞定。”
庞小南舀了一碗鲜鱼汤在那里品尝。
“这次的收获可是大大的,”乌震冲庞小南竖起了大拇指,“两大毒枭一起落网,这在历史上都是了不起的成绩啊。”
“是啊,不过就是那个赛比亚比较麻烦,口口声声说要见律师。”
达沃汗汗对这种不配合的罪犯很是气愤,尤其还是人赃并获的情况下。
“这种大毒枭,不管是在律师方面,还是私人武装方面,都是实力很雄厚的,所以他们才会这么嚣张。”
乌震对毒枭的作风有些了解,这些长期逍遥法外的罪犯,肯定是有其特殊手段的。
“难不成赛比亚还能组织人来劫狱不成?”庞小南抬头疑惑的望了乌震一眼,“他们要是敢来,给我一举消灭!”
乌震总管霍拉马城的保安事物,武装力量现在都归他指挥,要是赛比亚敢前来进犯,他可以调动霍拉马城所有的武力杀的他们片甲不留。
贩毒武装再厉害,也不是正规军的对手。
毒枭的事情告一段落,庞小南觉得当务之急,还是要改善一下棚户区的条件。
棚户区住着霍拉马城现在大部分的劳动力,要是他们的条件得不到改善,对于霍拉马城未来的发展,是一个很大的隐患。
庞小南来到了和海集团的建设指挥中心,在彭玉炎的坚持下,现在钱多义已经带着指挥部迁入了市政大厅。
弒天神皇 瘋狂地瓜
站在市政大厅的面前,庞小南感到这座建筑实在是气派,那几根大柱子显得十分威严,整体风格又比较复古,好像是一座古代的宫殿。
“要不要这么奢侈啊?”庞小南见到钱多义的第一句话就是,“公务员办公的地方搞的跟皇宫一样,不太好吧?”
“哈哈,庞总,这可是霍拉马城,当然要搞的气派一点,不然怎么吸引大家来移民呢?”钱多义终于有了一个单独的办公室,他对庞小南的到来表示欢迎,并亲自泡茶招待。
“这个设计方案是彭总定的,你当时也没提反对意见嘛。”
确实,所有和海集团的建设方案,庞小南都没有看过一眼,他当然不知道最后霍拉马城会建成什么样子。
“不管了,建都建好了,总不能拆掉重建,不过话又说回来,彭总的品味还是可以的。”庞小南朝沙发上一坐,翘起了二郎腿。
“我今天来,主要是和你商量一下棚户区的事情。”
前一天,庞小南再次到棚户区走访了一下。
让他惊讶的是,生活在棚户区的人们看起来都很开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忧愁挂在脸上。
庞小南走进棚户区路边的一个小店,买了一瓶凉茶,这里的货物跟华国其他城市没有太大的分别,不过有三分之一的东西竟然还是进口货,都是周边国家的好东西。
“老板,你这里的进口食品都是怎么搞进来的?”
庞小南打开凉茶,坐在小店门口的简易桌椅旁边,和守店的老板闲聊。
“这还不简单,运进来的呗,”老板是个中年人,还带着一个不满3岁的小男孩,他看着小男孩在门前的街边独自玩耍,“有需求就会有供应,现在的霍拉马城,交通这么发达,什么东西搞不进来。”
庞小南不知道的是,这两年霍拉马城的交通突飞猛进,已经辐射出好几条公路,把周边的国家和地区都链接了起来。
现在,霍拉马城几乎成了几个地区的交通枢纽,除了没有通铁路,那公路网可以说是四通八达了。
“我看你是新来的吧?”老板瞄了一眼庞小南,打量着他的穿着,觉得这年轻人肯定是来霍拉马城找生活的。
“对对对,我是新来的。”庞小南忙不迭的答应着,他就是想看看霍拉马现在的底层民众到底生活的怎么样,所以要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但实际上,他确实对现在的霍拉马城来说,是个新来的外地人口。
“怎么?刚毕业,还是在外地混不下去了?”老板心直口快。
“刚毕业,想来看看有什么机会。”庞小南觉得自己还是冒充应届毕业生比较好。
“这你可来对了,这霍拉马城啊,有的是机会。”
老板指着自己的小店,“你看我这小超市,你别看它不起眼,我得靠它养活一家人呢,霍拉马城有活力,消费需求大,我要是开在别的地方,哪有这么好的生意。”
“那既然这么赚钱,为什么大家要住在这种地方呢?”庞小南指了指外面的木头房子,“这里又破又烂,难道为了省钱,大家不为安全着想吗?”
“嗨,你想哪里去了?”老板反驳了庞小南,“不是大家不愿意住好房子,霍拉马城的房子少啊,你有钱都租不到,而且霍拉马城的房子还全都是开发商自己建的,唯一的开发商,什么和海公司,实际上相当于垄断,房价还控制的死死的,便宜的很……”
老板两手一摊,“但有什么用啊,供不应求,人家不卖!租又租不到,这不大家才没办法,自己在这城市的角落里乱搭乱建嘛。”
萌萌仙約:上仙,您的狐貍丟了 落雪為殤
“不过好在啊,也没人管,于是我们就只能在这里安居乐业了。”
“那现在城中心那些房子谁住了?”
霍拉马城实在也不小了,再缺房子,那市中心不还是有那么多建筑吗?难道都住满了?
“那都是商住楼,都是给大企业办公和员工住宿的,我们这些自发来的外来人口,只能来这棚户区落脚了。”
“这样乱搭乱建不会引起纠纷吗?”
“纠纷肯定是有的,不过来的早的人成立了居民议会,简称民会,专门协调这些七七八八的移民事务,所以棚户区你虽然看着乱,但还是乱中有序的。”
“民会?还有这种组织?”庞小南感到十分的新奇。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本来棚户区以前还有黑涩会的,不过霍拉马城对黑涩会打压很厉害,所以棚户区的治安是越来越好了,民会的势力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受移民的欢迎,大家有事就找民会,相当于是自治政府咯。”
老板一边和庞小南聊着,一边看着自己的儿子快乐玩耍,脸上都是满足的笑容。
“老板,你觉得我能找个什么工作?”
庞小南想起自己假装的身份。
“你啊,找什么工作都行,你有学历,以后在霍拉马城肯定是发展很好的,不像我,没有读过几年书,只能做个小生意,只要能在霍拉马城扎根,我也知足了……”
始於火影 噬神狐
“现在霍拉马城什么行业比较有前途,你清楚吗?”
“据我了解,哪个行业都缺人,因为我每天接触得人很多,各行各业的人都有,我和他妈聊天,他们说待遇都不错。”
老板转过头看了庞小南一眼,“你要是打不定主意的话,去找民会吧,民会就在这条街的正中央,那里会有专人指导你去找工作的。”
离开了小店,庞小南觉得心情不错,想不到这棚户区,居然还自发成立了公益组织,真是小瞧了这帮外来户了。
庞小南决定去民会瞧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