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9nh2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吳良廣告商 txt-第七百一十八章 都是天涯淪落人熱推-smgim

吳良廣告商
小說推薦吳良廣告商
周雨民如何汇报,吴良无从得知,他趔趔趄趄的出门也只是一个躲酒的办法,至于说收购西鳯酒那也是放出去的烟雾弹——这企业原本就是是非之地,沾上了或许还真的会惹不屁股马蚤。
他心头火热的是,要去见老同学。
关中豪华美居大厦,距离幸福北路仅有7公里的车程,也是关中为数不多的几家五星级酒店,高卢雅高集团旗下,也是今年新开业的酒店,咖啡厅和酒吧还是很出名的。
吴良没有选择在咖啡厅招待自己的同学,而是在顶楼的套房内。
高卢式的装修风格在袁媛的眼中还是颇具震撼效果的,她进屋之后惊讶的眼神还是掩饰不住,尤其是沙发旁边的茶几上摆放的那瓶红酒。
“勒桦酒庄02年产的香贝丹葡萄酒?”?
吴良从来没有想到过,袁媛居然会对红酒知道的这么多,原本准备好的装哔词语也缩回了肚中,“朋友说这个酒02年的最好,买了一大堆存着,我看到就搬了一箱子出来放在车上,你喜欢的话,送你了。”
獨立三團狙擊戰 裴爺
袁媛白了他一眼,“一瓶八九万,我可不敢拿?”
吴良也惊奇的问,“怪不得,我搬了一箱,我那朋友眼睛里面喷火,敢情是抢了人家的心头肉啊。”
袁媛不好意思的问,“你们有钱人都是过着这般奢靡的生活么?”
吴良连忙否认三连,“我没有,我觉得这玩意儿真的不如凤香的西鳯好喝,不信你尝尝?”
袁媛白他一眼,“你们男人骗女生是不是都是一样的套路啊?”
吴良摆摆手,熟练的给红酒的橡木塞去下来,倒进两个高脚杯,学着电视剧里摇一摇醒酒,这才笑嘻嘻的回答,“说实话,你是我骗的第一个,来,干杯。”
袁媛没有多说ꓹ 碰完杯,优雅的晃杯、闻香ꓹ 喝到嘴里,还在嘴中转了几圈,闭上眼睛品味半天才点点头称赞ꓹ “是好喝。”
吴良耸耸肩,实话实说ꓹ “没感觉。”
袁媛则解释道,“红酒ꓹ 越懂越喜欢ꓹ 越喝越爱喝。”
“看的出来,你挺懂的,你只要不觉得我喝这是浪费,我陪你多喝几杯?”
袁媛舒服的靠在沙发上,慵懒的将双腿并在一起,还有意无意扯了一下碎花裙的下摆,看着吴良咯咯直笑ꓹ “你就不怕喝完了ED?”
吴良愣了愣,又想了想ꓹ 歪着脑袋ꓹ 似笑非笑的问ꓹ “试试不就知道了?”
“想得美!”袁媛啐他一口ꓹ 手却是往前一伸,示意再来一杯。
吴良站起身ꓹ 坐到她的身边ꓹ 还煞有介事的解释ꓹ “离近点,倒酒方便。”
袁媛笑着的花枝乱颤ꓹ “好拙劣的演技,这可不像在电视上看到的你。”
吴良有些奇怪,“电视上?”
混沌聖訣
袁媛笑着问,“你还不知道吗?百草集的广告,还有吉力汽车?”
吴良这才恍然大悟,“百草集的广告这么快就播出来了?”
“广告女主,你认识?”
吴良挠了挠头,“我同事。”
“呵呵,不过人家皮肤确实挺好的。”
吴良喝了一口酒,仔细想了想,“也是哈,要不然也不会被选为代言人了。”
袁媛甚是疑惑,“这些化妆品公司选代言人不是都挑大明星么?她可有名气?”
“名气吧,谈不上,是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或许能够代表一下都市白领吧。”这个问题好难回答,吴良撅了撅嘴,等了半天又是很肯定的回答,“没错,就是那种气质符合百草集的定位。”
“那你看我呢?”
吴良瞬间傻眼,仔细端详过去,袁媛原本肤质偏黑,属于那种健康的小麦色,要是能被化妆品公司选中,那才是没天理了,他怔怔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袁媛又白了他一眼,“跟你开玩笑呢。”
“我正在考虑,其实,像Karen的肤色和你就比较像,她当年的那首专辑也是挺吸引眼球的,后来也不是接拍了SK2的化妆品广告。”谈起对广告的认知,吴良可是知道了不少。
網遊之地獄龍騎 方徒
他没有说的是,Karen其实还代言过白雀羚的广告,提起这家公司,吴良只能伸出大拇指点个赞,白雀羚其实是一家“广告公司”。
所以,吴良短暂的失衡片刻之后,像一只大灰狼一样笑着询问她,“想拍广告啊?”
少將大人,別吃我 貓千草
出乎意料的是,袁媛也只是随口说了句。
她摇摇头表示,“其实,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着老同学能不能帮忙找个饭辙?”
刀破三生
吴良一直没有问袁媛现在在做些什么,犹豫之下,他认为老同学这是又了困难,人家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是时候应该帮衬一把,“哦?说说呗,闲着也是闲着。”
袁媛也不隐瞒,她给吴良讲了个故事,“大概是和当年你的想法一样吧,一门心思的想跳出陕氵气大院,出去走一走,学的专业也是非常高大上,国际金融,然而,事实真的教会了我如何做人,不是厦大那种国际金融的研究生毕业,走到哪里也就是一个小白领的命。”
对于国际金融这个专业的认知上,吴良还是有一定发言权的,他的公司内部从来不缺少厦大金融专业毕业的高材生,至于其他学校的,或许真的会是袁媛所说的那样吧,“厦大的,我知道,我公司有好多。”
袁媛瞄了他一眼,“别打岔,好多工作高不高低不低的,连个证券公司的业务员的工作都找不到,心灰意冷之下,我灰溜溜的又从魔都回来,直到遇到了我现在的老公。”
後宮浮沈錄
吴良脸色变了变,袁媛鄙视的看着他,“怕了?”
吴良挠了挠鼻子,尴尬的笑笑,“啥时候结的婚?”
“半年前,其实在结婚之前我就有过猜测,但是,我又一次的被现实所打击到,他呢,家里是延长石油的,他父亲是一个分公司的小领导,前些年,石油单位买断,他父亲拿了二十多万,这在当时也算一笔巨款了。”
吴良皱着眉头问,“石油单位的改制基本上都是一刀切,我有印象。”
“是啊,老爷子分了一疙瘩钱,给孩子买了房,剩余的给儿子做了生意,他和别人合伙开了个洗脚城,收入挺不错的,结婚后,我原本也没觉得有异样,石油单位嘛,经常是上半个月班休息半个月,我也没有在意,可是后来有一天我才发现,他老早的就被单位开了,和我结婚的这半年时间,却依然是保持了上班的那个频率,半个月在外面,半个月在家里。”袁媛拿着红酒杯一边摇着一边叹气,“这半个月,呵呵!我就跟傻子一样。”
吴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貌似他自己更不靠谱,只能拿着红酒杯和她碰一下,一口喝掉,尴尬的笑笑。
袁媛问,“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吴良沉默片刻回答,“好男人多的是,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
“谁说得?”
“呃,何羞羞,就是百草集广告的那个女主。”
“大明星说的也这么庸俗?”
吴良干咳一声,轻声的解释,“其实,应该是说,无论岁月让我们经受了多少的磨难与不堪,当我们遇到那个对的人时,依旧对生活充满了爱与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