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zj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第六百七十二章 驚變推薦-os28d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见端王犹豫不决,似乎还无法下定决心就这么饶了任娇和她母亲。
段毅双手放开两人,一副大义凛然,正直宽仁的样子,跨步上前,就要再努力劝说。
忽然,一道黑影猛然从不知名的方向破开一品居五层大堂的一面窗棂,砰地一声射飞进来,卷起一阵湿润的狂风,夹杂着如奔雷一般的劲道,并以极大的惯性和冲击力,撞向脸上还挂着期待之色的任娇以及她的母亲。
噗叽,本来女娇母媚的两人,还沉浸在可能全身而退的喜悦当中,在这突如其来的惊变下,直接被撞成两摊不成样子的肉泥,骨骼,肌肉,尽皆碎裂搅拌在一起。
曾经让无数男人趋之若鹜的肉体,就那么软塌塌的倒在地板上,红白之物伴随着浓重的恶臭血腥之气扩散开来,看不出曾经的美艳动人。
本来与这母女两个距离最近的就是刚刚搀扶住她们的段毅,不过在这黑影射飞进来的刹那,段毅双耳颤动,已经有所预料。
他脚步行九宫之图,倒退一步,极为玄妙的躲到一旁,且信手弹出一阵模糊空间的劲风拦在身前,使得崩飞的血肉碎骨被层层阻隔在体外,没有弄脏他的衣衫。
“好猛的一击,这出手之人定是一个力大无穷,且对自身劲道真气掌控入微的高手。”
段毅犹有心思猜测到,不改武人本色。
呼的一下,在场家主,宗门帮派的本地负责人,几乎是一瞬之间全部站起,震惊的望着这惨烈的一幕。
他们尽管分散在偌大空间的不同角落,但大多身怀不俗武学,在同仇敌忾,气机牵连之前,却依然有一种风起云涌,连接激荡的气势升腾。
若是有心灵境界高深之人遥遥望去,便会见到那一品居顶层的空间ꓹ 一道仿佛雷暴一样的龙卷接天连地,气势奔腾。
極品女強
所有人都没想到ꓹ 在这样一个举县高手豪族齐聚,更有天潢贵胄降临,两大王爷坐镇的情形下ꓹ 有人敢当众行凶,甚至闹出这般恶心且残忍的画面。
段毅出手ꓹ 也是极有分寸,没有见血伤人ꓹ 但现在ꓹ 这出手的人却是毫无顾忌,甚至是有意挑衅。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莫非镇北王世子当真是被人给陷害的,所以在阴谋败露之后,有人要杀人灭口?
有些人如是想到,因为这是比较符合实际情形的。
不过在看向那将任娇母女两个砸成肉泥的“东西”后,这些人却是纷纷警惕的看向那被破开一个大洞的窗棂ꓹ 仿佛外面有什么可怕的魔物在盘绕一般。
这绝不是杀人灭口,而是有备而来。
与那些河阴县本地人的警惕不同ꓹ 端王ꓹ 夏舒ꓹ 无量老人等端王府的人ꓹ 在见到那被射飞进来的黑影真身后,脸色同时变得无比难看ꓹ 表情或是愤怒ꓹ 或是悲伤ꓹ 更加复杂。
囂張殿下獨寵我 予疊羽然
尤其是端王和夏舒两个,表情最为反常。
无量老人伤心之余ꓹ 更多的还是愤怒。
他的眼神波动,汇聚精芒刺目,干瘦的身躯之下,仿佛蕴藏了一片汪洋,暗流汹涌,沸反盈天,随时会卷起惊天巨浪,撕裂大地,气势竟然比那众多高手牵连的气机还要更胜一筹。
可见他无量神掌的确不同凡响。
段毅自然也打量向那个落地的“东西”,目光扫去,却发现原来是一个浑身赤裸的女人尸体。
这具女人的尸体此时仰面朝天,散发凌乱的铺盖在地板上,渐渐被任娇母女化成肉泥所流出的鲜血给润湿,妖艳而又诡异。
本来雪白无暇的皮肤,充斥着惊人的弹力和活性,依稀可辨美艳,但上面各式各样的淤痕血渍却生生绞杀了这般美好
重生之無情救世主
她的双胸还被人残忍的割去,成了两块不堪入目的血洞,下身一片狼藉,显然在死前遭受到无尽的凌辱。
如斯惨景,即便心灵沉静如水的段毅,也不由得下意识失神,好残忍。
而再看这少女的面容,黛眉大眼,美腮樱唇,长相如此秀美,纯洁,但临死前僵硬且痛苦的表情,仿佛在向所有见到她尸体的人控诉着自己的不甘,痛苦。
还有她即使死亡也未曾合拢的双眼,更是蕴藏着刻入骨髓,灵魂的怨毒。
段毅看着那秀美,虽陌生但也熟悉的面容,脑海中闪过端王府一脉众人的异样反应,忽然知道了她的身份,一个或许和他也有淡薄的血脉牵连的可怜少女。
那个因为端王和白莲教争端,而无端端被人掳走的端王女儿,也是之前段毅在剿灭白莲教据点,想要解救的那个女人。
她不但死了,而且在临死之前,受到了数不清的折磨,凌辱。
三國驍將
怪不得他会觉地熟悉,因为少女相貌也有几分和他相似。
“啊,白莲教!”
陡然,一声愤怒且带着无尽杀意的咆哮响起,猛烈的气浪随之如海浪一般在大堂之中翻滚涌动,波波不停,将不少的桌椅刮翻在地,甚至推得少数功力浅薄之人倒退几步。
众人循声望去,见到发出这恐怖而强悍咆哮的,竟然是看起来儒雅,宽仁,柔和的端王世子,夏舒。
夏舒表面看来,是一个温文尔雅,性格柔和的人,谁也没想到,他发起狂来,会是如此的暴力,富有冲击感。
此刻,这个精于演戏,心计甚深的男人,少有的流露出了真实的情感。
特種兵生涯
那一声蕴藏着恐怖真气得咆哮,让在场中人感同身受。
是伤心,是愤怒,是难过,更是穷究碧落黄泉,也难以消除的杀机。
“看来,他不是一个好人,但或许是一个好哥哥。”
段毅也不知是喜是悲,心中带着点预料之外的平静,想道。
从单纯的自私角度来说,少女是端王之女,是夏舒的妹妹,和他肯定也是敌对关系,至少她若是还活着的话,两人不会是朋友。
惡魔少爺獨寵俏甜心 糖長老
超極品少年【完結】 佐子月
如今她被人所杀,更是赤身裸体,满身污秽的被人扔到这楼上,丢尽端王一脉面子,他该高兴。
但从个人情感,道德观念,段毅实在做不到这一点。
反而,那种对于白莲教的厌恶,杀意,毁灭倾向,噌的一下暴涨起来。
“邪教,果然不该在这个世上继续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