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絡銷售處方藥需摒棄電商思維


網絡銷售處方藥需摒棄電商思維

11月12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發佈新修改的《藥品網絡銷售監督管理辦法(徵求意見稿)》,就規範藥品網絡銷售行爲再次公開徵求意見。徵求意見稿規定,在符合“確保電子處方來源真實、可靠,並按照有關要求進行處方調劑審覈,對已使用的處方進行電子標記”等條件下,藥品零售企業可以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

教師應向名師學什麼?名師經驗爲何”不好用”

當前電商已成銷售主渠道,但處方藥仍不能網購,給看病尋藥帶來諸多不便。近年來,要求網售處方藥解禁的社會呼聲越來越高。尤其在今年疫情流行期間,患者因不能及時到醫院就診,導致互聯網診療迎來井噴式發展,但處方藥不經由互聯網渠道送到患者手中,部分慢性病患者出現斷藥現象,處方藥不能經由互聯網銷售的弊端更加凸顯。

醫生對於處方藥網售解禁也期盼良久。2018年,《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試行)》《互聯網醫院管理辦法(試行)》《遠程醫療服務管理規範(試行)》等三個重要文件發佈,很多醫生爲互聯網診療將從此走向規範和成熟而感到欣喜,可一旦需要使用處方藥時,就會爲進一步實施診療而犯愁。

如何確保電子處方真實、醫療行爲合理、藥品質量有保障等,是網絡銷售處方藥繞不過的幾個疑問,歸結於一點,就是網售處方藥面臨複雜的監管難題。前不久,國家醫保局明確,“互聯網+”醫保支付將採取線上、線下一致的報銷政策,這就意味着,網售處方藥可以獲得與線下同等的報銷待遇。既然如此,醫保對線下處方藥的很多監管方式,如限制單次藥量、處方智能審覈等,都應照搬到線上,形成互聯網版本。

不僅如此,由於互聯網具備隱匿性和跨區域等特點,給處方監管帶來更大的難度,醫保監管線上處方藥要有更特殊的方法,比如針對來自不同醫療機構的線上處方,要在信息互通的基礎上進行關聯審覈,確保不出現多開、重開處方藥等現象。

更要看到,網售處方藥的很多亂象都與藥品脫離了醫療、把藥品看得比醫療重要有關。比如,處方藥在網上搞滿減促銷、搭配銷售、以買藥品贈藥品、買商品贈藥品等方式向公衆贈送處方藥和甲類非處方藥,都是眼裏有藥無醫的體現;在網上接單之後,替顧客找處方,是顛倒了兩者的次序、讓醫療爲藥品服務的做法。此外,賣藥成爲一次性買賣,也是孤立地看待了藥品,沒有把藥品當成醫療的組成部分。

不遵守防疫規定引校方和家長不滿,美媒曝伊萬卡和庫什納帶3個孩子退學

藥品零售企業可以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無論對於藥品零售企業還是民衆,都是一個重大利好,但需要謹記的是,把處方藥當成普通網售商品來推銷的想法充滿了風險,處方藥是爲醫療服務的,不能簡單用電商思維來對待這種新事物。有了醫療纔會有處方,有了處方纔有處方藥,處方藥不能脫離醫療存在。這些在實體醫療機構得到堅守的底線,在網上也要得到堅守,從而築牢網售處方藥的安全堤壩。(羅志華)

客流大增業績大漲,實體商業共享“雙11”盛宴

部分銀行拖延、拒絕爲小微企業開戶 央行下發風險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