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ugb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無限之命運改寫 線上看-第一千四百八十七章:前行-92syx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
提起玩具士兵,所有DNF玩家必然会想到在斯顿雪域最初的地下城中的那名Boss。
冰心少年,查理。
他是巴尔雷娜的哥哥,在年幼的时候偶然看到了挥洒着冰晶粉末的冰龙斯卡萨,亮晶晶的粉末吸引了年幼的他的所有视线。因此,他义无反顾的追着冰龙斯卡萨前往了雪山深处。
从此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到过他。
那么小的孩子前往了雪山深处,可能会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所有人,包括巴尔雷娜都认为,查理已经丧生在雪山中尸骨无存。
但实际上查理并没有去去,而是因为斯卡萨的恶作剧化为永远冰冻的身躯。并且,还获得了从记忆中的玩具实体化的能力。
这些玩具士兵,便成为了斯卡萨最基础的士兵,负责帮助斯卡萨破坏村庄寻找食物,以及,阻止别人前进打扰他的睡眠。
可按理来说,作为斯卡萨的直属部下,不管是冰心少年查理,还是由他的记忆诞生出的玩具士兵,此刻都不应该在这种外围出现。
只有在斯卡萨苏醒,要出来觅食的时候,他的部下才会到外围对班图族的部落进行破坏。这也是,班图族为什么要迁徙的原因。
在游戏的原剧情当中,玩家们之所以第一个面对的就是冰心少年,那是因为在时间点已经到了冰龙斯卡萨的苏醒时间。但因为第二次雪色战役的原因,班图族无法进入到帝国。
所以他们只能把目光放到了距离稍微远点,但比较好欺负的公国身上。
这也是为什么,谢铭在看到玩具士兵之后马上就会想到,冰龙斯卡萨已经发现他们的理由。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倒也十分正常。
巴卡尔派下阿拉德大陆的三分身,狂龙赫斯、邪龙斯皮兹和冰龙斯卡萨,虽然都拥有着各自的意识,但三条龙的联系是十分密切的。
对方此时此刻是什么状态,想必恶龙之间都能感受得到。
而邪龙斯皮兹被巴卡尔收回了力量彻底死亡,那么冰龙斯卡萨自然能感应到。甚至很有可能,它借助着邪龙斯皮兹的感应,记住了谢铭身上的气息也说不定。
因此便派出了自己的部下,过来拦截谢铭等人的前进。
虽然这一切都仅仅是谢铭的猜想,或许是什么其他的原因,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挡在了他们的面前。那么他们所需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
不如说要是斯卡萨真的派了查理过来拦截的话,对于谢铭他们来说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毕竟他们刚刚承了巴尔雷娜这么大的人情ꓹ 现在不刚好就有了还的机会了吗?
“嘭!”
随手一拳,将面前的玩具士兵轰成四分五裂ꓹ 无数的碎片化为霰弹,又再次将身后的数个玩具士兵穿透。而身旁想要偷袭的玩具士兵,要么是被诺羽一剑斩开ꓹ 要么就是被诗乃的子弹贯穿头颅。
滄煙記
赛丽亚则是默默站在众人中间,维持着所有人身上的状态。
要是没有准备好装备ꓹ 那么在这寒风刺骨的雪地中战斗,哪怕身体强度可以承受温度ꓹ 但种种因素也会让众人有着些许不适吧。
可就算如此ꓹ 众人的推进速度也并不算快。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在雪山中的危险,并不仅仅是有表面上的这些玩具士兵。
“诺羽,五点钟方向。”
“嗯。”
騎士的路
听到谢铭的指令,诺羽毫不犹豫的将古剑刺向了自己的右侧方。下一刻,一只足有半米长的冰蛇被古剑挑了出来,尸首分离。
而被斩掉的脑袋面临的ꓹ 则是诗乃的随手一枪。
蛇这玩意,生命力可是极其旺盛的。哪怕脑袋被砍掉ꓹ 依旧会咬人。而能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生活的冰蛇ꓹ 毒性绝对不是任何人想要去承受的。
因此ꓹ 众人才会用这种方法来对冰蛇进行处理。
顺便一提的是ꓹ 诗乃在和凯莉重回后,新获得了凯莉赠送的一把左轮。所以众人在处理这些小怪时ꓹ 诗乃通常都是使用左轮来进行援护、补刀等任务。
為妃作歹:絕色王爺來單挑
毕竟要是什么都用狙击炮来处理ꓹ 那消耗也未免太大了。
随着持续的向前推进ꓹ 玩具士兵已经逐渐消失在众人眼中。取代而之的,是在雪山中不可能不存在的怪物ꓹ 冰精灵。以及一些在雪山中生存的冰霜哥布林。
对于冰精灵和冰霜哥布林,要是它们不来招惹自己等人的话,那么谢铭他们也懒得费那个力气。但显然,这种好事是不可能出现的。
在斯卡萨的魔力影响下,越往深处的元素,就会越狂暴。而由狂暴的元素形成的元素精灵,以及吸取这些元素而变异的冰霜哥布林怎么可能,会对谢铭等人抱有善意?
不得不说在冒险当中最令人烦躁的,永远不是深处的领主有多么强大,而是前仆后继来恶心你的小怪。属于那种哪怕伤不到你,也要血溅你一脸来恶心死你的类型。
尤其是在这种雪已经积到膝盖,每走一步都要耗费不少力气的时候,这些怪物的恶心程度就更上了一层。
太阳慢慢西沉,夜晚的雪山,已经到了吹一口气都能结冰的地步。继续走下去,恐怕就需要赛丽亚的环境适应魔法了。
在已经确认囧克存活机率非常大的情况之后,四人自然是没有必要为难自己。正好,他们也看到前方的雪山下,有着一处洞窟。
所以没有怎么商量,四人便达成一致。今晚,便在那个洞窟中休息吧。
——————————
提问,在寒冷的雪山中走了大半天之后,怎么样才能最快的放松下来?
答案是用热水泡过脚后,再喝上一碗鲜美的浓汤。
对于其他冒险队伍来说,这简直是在做梦。可对于谢铭小队,实现起来却相当的容易。
“呼~活过来了…..”
“真暖和….”
“准备的还真齐全啊…..”诗乃便脱着自己的雪地军靴,便对着背对他们的谢铭说道。
“那是。”
谢铭挑了挑眉毛,忙活着对铁锅中的浓汤进行调味:“有条件的话,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呢?”
“我们是冒险者,又不是苦行僧。”
“嘛,你是队长听你的。”
诗乃耸了耸肩,能享受的话,她自然也不会拒绝。不过对于过惯了军旅生活的她来说,这种随心所欲的冒险,哪怕已经一起冒险接近一个月,还是有些不太适应。
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有一个全能的人在队伍中,实在是一件令人感到庆幸的事情。
诺羽用古剑在地上挖个深度足够的坑洞,然后收集外面的积雪填入到其中。谢铭则是找几块大点的,圆润点的石头,爆炎波动剑加热。
加热后,直接丢入到坑洞中,半池热水就这么出现了。
铁锅和食物什么的,每个人的空间布袋中都备着。至于架子和木材,外面的树便直接可以制作。有着波动,起火什么的简直不要再方便。
起火用威力降到最低的爆炎波动剑,食用的纯净水则用冰刃·波动剑做出冰刃后,直接在锅里面加热。
战斗时,冰刃波动剑在攻击完后,会自动消失。这并不是因为穿刺的冰棱有时效,而是波动使用者取消了对元素的凝聚来节省能量。
要是波动使用者有心维持,那么穿刺出的冰棱会持续到能量不足为止。
这些冰棱都是由波动操控,直接从空气中的元素转化的。要是波动不维持状态,冰刃便会重新化为元素。但是,只要把握好力度和火候,冰刃同样可以被火焰融化为纯净水。
别看这样的操作说起来容易,但对波动使的操控能力要求是非常高的。所以,这也算是谢铭闲来没事,对自己操控力的一种训练。
只要有心,生活中处处都是可以让你训练的地方。对于谢铭来说,便是如此。
“好了……..”
用勺子尝了下冻肉浓汤的味道,谢铭拍拍手:“做好了,可以过来吃了。”
说着,随手打了个响指。
“轰轰轰!!!”
三道冲天而起的火焰柱撞向了洞窟深处,伴随着一声“叽”和掉落,烧焦的味道从里面传来。
蝕骨暖婚:高冷老公輕點寵 香倪
“呃….”
正在擦脚的三名少女,神情瞬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因为这烧焦的味道和浓汤的香味结合,出现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反应。
用比较形象的比喻来说的话,就是用香水来掩盖猫的尿骚味。
这让本该有些完美的一顿晚饭,瞬间微妙。
“吃饭吧。”
看出了少女们的想法,谢铭耸了耸肩:“知足者常乐哦,我的队员们。”
“是~”
“不过我们,貌似要多加一双碗筷了。”
“哎?”
听到谢铭的嘟囔声,众女微微一愣,随后目光顺着谢铭的实现看向了洞窟深处。一个不到一米五的绿发小女孩,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
肚子里,不断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带着爱心眼睛的她,两眼冒光的看着铁锅中的浓汤,忍不住吸了吸口水。但看到谢铭四人之后,又握住了身边漂浮着的魔杖。
“要一起吃吗?”
看着这穿着黄色喇叭裤和小丑靴,绑着两个朝天辫的小姑娘,谢铭轻笑道。
“我们并不介意多你一人哦。”
“?”
紫肤的小女孩歪了歪脑袋,随即露出了一个有些疯癫的笑容:“但是,把你们都打跑后,这锅汤不就都是我的了吗?”
惡魔之吻3
“?????”
我去,奇才啊。
谢铭眨了眨眼睛,忍不住对小女孩竖起大拇指:“你这强盗逻辑,我给满分。”
“嘿嘿嘿~”
被这么夸奖,小女孩摸着脑袋憨憨一笑,随后双手高高举起,身上的魔力开始涌动起来。
“烈焰~~~~咔!”
站在小女孩的背后,谢铭收回了手刀,将她拎了起来,看向了自己的队友们。
“总而言之,你们那有坚韧点的绳子吗?”
——————————
能捆绑住一名转职者的绳子,或许成时中有卖。但队伍中是不可能买的。所以谢铭动用阿波菲斯,将其化为了类似于链剑一样的形态,将她捆了起来。
随后,便和赛丽亚三人一起开始享受晚饭的时光。
不过少女们肯定没有办法像谢铭一样,毫不在意的吃饭。总是会忍不住,将视线转移到被谢铭打晕,翻着白眼的小姑娘身上。
不过大多数的注意力,都在这小姑娘的肤色和耳朵上。
“她是….”
“魔族人吧。”
“应该是。”
吞下了嘴中嚼烂的肉,谢铭随意的说道:“能动用魔力,紫肤尖耳,身边漂浮着法杖,且身材瘦小。完全符合魔族魔法师的所有特征。”
“魔族魔法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诺羽皱着眉头说道:“而且,还要袭击我们….难道,是艾丽丝!?”
“可能性不算太大。”
谢铭笑道:“虽然这小姑娘刚刚是打算释放元素师的烈焰冲击,但实际上,她是一名战斗法师。”
“而战斗法师的性格虽然多异,但大多数都和魔界最初的战斗法师尼巫一样善良且有正义感。这家伙虽然有些强盗,但并并没有抱有过多的恶意。”
“她刚刚的话,也只是说‘把我们打跑’,而不是把我们都杀了。所以不太可能,是艾丽丝的手下。”
“还有一点,她的精神上,貌似有一些问题。”
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谢铭同样也将目光看向了这穿着怪异服装的战斗法师:“我的波动领域可以感受到,她的精神波动十分混淆。”
“艾丽丝,应该还没有人手欠缺到将一个精神上有问题的战斗法师纳入自己的麾下。”
“我现在正在用波动帮她梳理着混淆的精神,所以她可能会一觉睡到明天中午。到时候给她留点吃的,我们就继续前进吧。”
“嗯。”
寵婚守則
赛丽亚轻轻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就这么做吧。”
其他两人,也没有什么异议。
————————
次日,外面积雪的反光,刺激的小姑娘模模糊糊的睁开了双眼。随后,她便感到了脖子后一阵剧痛。
“啊疼疼疼疼……”
挠了挠自己有些杂乱的头发,女孩看了看放在自己旁边的魔杖,又看了看远处铁锅下已经快要熄灭的火苗,回忆起昨晚的事情。
这么一回忆,反而把她给吓了一跳。
“啊咧?哎?莉莉的脑袋,好像灵光了很多?”
不仅仅是昨晚的回忆,甚至一些她记得不太清楚的招式,和以前的事情,她都能想起来了。甚至,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思路无比的清晰。
“唔….昨天那个小鬼做得?”
想来想去,她也只能想到这一种可能。随后,再次将目光放在了铁锅上。
“真是,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啊。”
看了看周边的痕迹,发现谢铭等人的动静是朝着洞窟深处去的,她挠挠脸,叹息道。
“既然承了这份人情,那么必须得回报才行。不然,尼巫师傅知道会骂我的。”
“但在此之前…..”
莉莉摸了摸自己已经饿的有些发慌的肚子,舔了下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