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c4h精彩都市小说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線上看-第776章 提醒-lm7xt

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小說推薦我在西北開加油站
程文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在消化陈牧告诉他的事情,并梳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
李晨平在旁边听了好一会儿,忍不住催促:“程文,你快说啊,究竟发生什么了?”
程文回过神,才开口:“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前一段时间的一个领导们的碰头会上,二哥领导提议X市公家最好能够想办法,把小牧公司的新品种水稻专利收到公家手里,这更有利于将来市里推广荒漠水稻的种植。”
穿越淪為棄妃:妾身不伺候
“哦?”
李晨平皱了皱眉:“这有点不合规矩吧?牧雅弄出来的专利那是企业自己的,怎么能说收就收?”
陈牧没吭声,心里却也膈应得不行。
这就是算是没完没了了……
之前利用农林菊搞事情没结果,回过头来甚至直接把事情放到领导碰头会上去提,真是跳得太欢了。
程文说道:“当时在场的领导基本都是持保留意见的,不过二哥领导觉得这是能推动X市在接下来几年,经济发展大幅度提升的项目,所以一力主导,倒是有不少人最后有点意动了。”
你與暗夜築成牢 傾歌暖
陈牧想了想,说道:“程文哥,市里要真这么搞,那是逼着我们走人啊。”
市里新斑子刚上去,正是对市里接下来几年的发展做规划的时候,既然有人起头想要拿下牧雅的新品种水稻专利,其他一些有野心的人当然也愿意附和。
反正不用自己出多少力,就能从中得到好处,这种事情何乐而不为?
可是对于陈牧来说,事情要真走到那一步,他还真不得不走了。
他之前没事的时候就自己想过,市里来了二哥领导,他要是真和二哥领导闹僵,那就索性把牧雅迁走算了。
他已经想好了退路,把公司迁到添山那边去,那里并不属于X市,又在地图的范围内,将来油田建设发展起来,他还是能获得红利的。
所以这时候听见程文这么说,他倒不介意把自己的想法“分享”出来。
程文一听,连忙说道:“还不至于到这样的地步,小牧ꓹ 你别多想,听我说。”
微微一顿ꓹ 他继续说:“我们王领导不会同意二哥领导的这个想法,毕竟你们牧雅这两年一直做得很好,不仅自己的业务做起来了ꓹ 还连带让市里很多农民受惠,像你们这样的企业ꓹ 按照我们王领导的想法就是只能保护、支持,绝不能干扰、阻碍ꓹ 用外行的思维影响你们的发展。”
这还算有点水平……
陈牧的心气多少平复了一些。
程文又说:“这一次ꓹ 其实就是我们王领导让我来探探你的底的,他不太清楚你和二哥领导之间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过却发现二哥领导有点针对你们牧雅的意思,所以想弄清楚这里面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谢谢领导关心了。”
陈牧的心里虽然还是觉得王领导没有已经调任到省里的大领导那么奈斯,可听了程文的这番话儿,多少对这位新大佬有了些认可,觉得这人至少还算是秉持公正的ꓹ 是位好大人。
程文说道:“王领导让我和你说,你们牧雅该怎么干就怎么干ꓹ 发展中遇到什么问题ꓹ 可以随时来找他ꓹ 只要力所能及的地方ꓹ 他一定会帮你们解决的。”
“谢谢领导关心。”
同样一句话儿,陈牧说得更诚恳了。
没有大领导那么体贴ꓹ 不过能这样已经足够了。
牧雅的发展其实一路都是全靠自己的ꓹ 只要没人使绊子ꓹ 身为挂逼的陈牧对于别的事情都不放在心上。
“好了,我们王领导的话儿我已经转述完了ꓹ 那接下来就是我要提醒你的了。”
“程文哥,有什么话儿你尽管说。”
“是这样的,你虽然平时都在巴河,可有些事情我要给你先提个醒。”
程文笑了笑,问道:“你对二哥领导的了解有多少?”
陈牧怔了一怔,不明白程文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他除了从成子钧那儿听到一些有关于二哥领导和云家的关系,其实他对二哥领导的了解基本等于零。
被自己殺死 遊蕩火
现在听见程文这么问,他只能老实的摇摇头:“我对他没有太多的了解。”
程文点点头,看了一眼李晨平,说道:“我接下来的话儿,不仅仅是想对小牧说的,你也听听。”
“这里头还有我的事儿?”
李晨平有点讶异。
程文说:“二哥领导膝下只有一个女儿,这一次也来了X市。”
邪王寵妃
李晨平和陈牧对视了一眼,不知道程文为什么突然提起二哥领导的女儿。
程文继续说:“二哥领导的这个女儿你们可能不认识,不过她已经结婚,如果说起她的丈夫和丈夫家里的情况,你们可能都听说过。嗯,她的丈夫叫做宫常年,是亚希集团董事长宫放的第三个儿子。”
亚希集团?
陈牧听说过,好像是搞新能源的,专门在荒漠上建大风车和太阳能板发电的,新闻上经常能看到亚希集团的身影。
李晨平显然对亚希集团了解得更多,说道:“亚希集团和我们公司有不少业务往来,他们公司主要是做再生能源的,主要包括风力发电和太阳能发电的项目工程,在西北这边还算是规模挺大的……嗯,也许比不上国外的那些公司,可在国内,也算是有这么一号了。”
程文点点头:“宫常年是宫放最小的儿子,据说有点纨绔子弟的习气,经常闹事儿,很不得宫放得喜欢。这一次二哥领导来了X市以后,他和妻子也跟着来了,说是要在X市为亚希集团开拓业务,最近动作不少。”
说话时微微一顿,他指了指陈牧,又说:“因为二哥领导这边……我担心他会找上你,到时候你自己小心点。”
陈牧想了想,笑道:“我到时候不见他就是了,他总不能每次都跑到巴河来找我吧?”
恩怨江湖之俠骨柔情
李晨平说:“你还是小心点,这人我见过一次,在一个朋友窜的局里,当时没和他多接触,感觉这人有股子邪气,不太像正经的生意人。”
轻轻一顿,他又说:“我之前和他大哥见过面,他大哥宫常安的做派可和他不一样,稳得很,没想到真应了那句话,龙生九子,个个不同。”
听着程文和李晨平的话儿,陈牧把这事儿放心上了,准备人家万一真找上门,能避则避,坚决不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有什么牵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