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xd0m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笔趣-第一百四十四章 飛鴿傳書閲讀-5wg93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
一顿饭结束,已是晚上七点,听廖文杰和风叔谈了半天的大案子,周星星干劲十足,说什么也不肯走。
直到廖文杰掏出五千块钱。
风叔出了饭店,直奔商业区而去,廖文杰驱车赶上,表示刚好顺路,可以载他一程。
“阿杰,你没必要跟着么紧,我既然收了你的见面礼,自然不会把你撇开。”
风叔开门上车,他对廖文杰本人并没有意见,之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所以不想见他,现在拿人的手短,理亏的事不屑为之。
“风叔这话说的,那不是见面礼,当时就说过了,纯粹是没什么意思的意思。”廖文杰按照地址,驾车朝目的地驶去。
“不过我有一点不是很明白,你和我不一样,你不是警察,为什么执着这件案子?”风叔问出心头疑惑。
“我辈修行中人替天行……”
“可以了。”
风叔坐在副驾驶座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既然问不出真话,就把假话当成真的来听好了。
“其实是这样的,被杀手干掉的王百万,和我亲如兄弟,他的死我不能坐视不管。”
“我明白。”
风叔勉强接受了这个理由,看廖文杰说话做事的风格,再看王百万荒唐的死法,两人称兄道弟倒也在情理之中。
跑车停在购物中心,廖文杰跟在风叔身后,直奔二层健身房。
“前两天,我追查一具女性行尸,她生前有一个男友,就在这间健身房做教练。”
风叔解释一句ꓹ 以他的性子早就该查到这家健身房了,中途被杀手袭击ꓹ 牵扯出王百万和林大岳的案子,故而一直拖到了现在。
“风叔,就你一个人查案ꓹ 身边不配一两个拍档?”
廖文杰左右看了看,以他对风叔这张脸的了解ꓹ 身边没有逗比+坑货属性的队友,是没法展开剧情的。
“原本有两个ꓹ 但他们都是普通人ꓹ 我独自行动更方便,找了个借口把他们甩掉了。”
正说着,风叔发现健身房的玻璃门需要密码才能打开,退回前厅营业,亮出自己的警官证。
没什么卵用,人家不吃这一套。
啪!
廖文杰瞄了眼营业招牌,砰一声拍下一万块:“那个谁ꓹ 别傻站着了,办两张高级会员卡!”
戰友重逢
金钱开路ꓹ 玻璃门缓缓敞开ꓹ 任二人出入自由。
两人刚走到门口ꓹ 就有几个肌肉结实的兄贵教练闻风而来ꓹ 各个笑容谄媚,做苍蝇搓手状。
“靓仔ꓹ 还有这位帅气大叔ꓹ 不知道两位想学什么课程ꓹ 如果是从基础开始练习,我是专业的。”
“大叔ꓹ 看你第一次进健身房,我推荐你快速入门班,保证在三十天内帮你塑造完美体型,而且……”一名健身教练凑上前,小声在风叔耳边嘀咕两句,临了挑挑眉,露出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
“都散了吧,找的不是你们,朋友推荐我们过来,说这家健身房有个很厉害的教练,叫……”
廖文杰拿着金卡扇风,拽的跟王百万似的,侧头道:“风叔,那个教练叫什么来着,我不记得了。”
“艾迪。”
單純少女淪為豪門玩物:貼身小女傭 甘甜
“对,就是艾斯,我们是来找他加练的。”
几个教练闻言鸟兽群散,其中一个仰头大喊,将休息室的埃迪喊了出来。
埃迪膀大腰圆,身躯壮硕,套着一件白色背心,单是一条胳膊就有廖文杰大腿粗。
帝寵,男妃風華 輕如夢
就是脸有点方,看起来不是很聪明的样子。
黨的領導與民主監督
“你就是艾斯?”
“不,我是埃……没错,我就是艾斯。”
望着晃悠悠的金卡,埃迪果断改名,瓮声瓮气道:“两位,你们的朋友很有眼光,说说看,是打算健身还是塑形,我好给你们安排课程。”
“其实我们不是来健身的。”
风叔上前两步,搓了搓指尖:“朋友说你这里有货,你懂的,所以我们才来找你。”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埃迪闻言眉头皱成‘川’字,老实巴交道:“我就是一个健身教练,干的苦力活,不卖营养保健用品。”
“可以了,规矩我们懂,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廖文杰摸出三千块,隐秘塞进埃迪手里:“麻烦你快一点,我有点等不及了。”
“……”
埃迪看了眼手里的小钱钱,犹豫几秒,让廖文杰和风叔等着,转身朝更衣室走去。
风叔递了个眼神,慢了三步跟在埃迪身后,廖文杰则四下看了看,最后朝健身房后门走去。
刚在后门站了没一会儿,埃迪便满脸是血跑了过来,后面是不急不慢的风叔。
廖文杰耸耸肩,抬脚一勾,将慌不择路的埃迪绊倒,后者爬起来,一句狠话没有,埋头只管跑。
他见风叔依旧慢吞吞,也就没再阻拦,目送埃迪跑远。
“怎么说?”
“不止是埃迪,这家健身房所有人都有问题。”
风叔拉开上衣,口袋里塞了一包白面:“我会联系警署,这边的事交给他们处理,我们跟上埃迪,找他的上家。”
“不会跟丢吧?”
“不会,我在他身上做了记号。”
和聪明人说话办事就是简单,两人从后门离开健身房,廖文杰负责开车,风叔一边打电话一边指路。
……
时间来到晚上九点,跑车停在一栋偏僻宅院门前。
“情况不对,艾斯不是小喽啰,他的上家有点上过头了。”
致命婚姻:遭遇冷血大亨! 紀烯湮
廖文杰并指点在眉心,望着宅院上空飘荡的黑色浓雾,皱眉道:“人造的养尸地,邪气很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是对方的老巢。”
追查上家,一下子追过头了。
廖文杰望着黑漆漆的大屋,眼眸蓝光蕴藏,于黑暗之中,将庭院看得一清二楚。
风叔皱眉站在车边,抬手推向大门,轻而易举地将两扇铁门推开。
“没有查过头,是对方主动邀请我们上门做客。”
风叔抬脚扫开脚下黑土,露出白花花的石灰,表情凝重道:“现在进去,里面肯定布下了天罗地网,可如果不进去,弱了气势倒是小事,跑了贼首再想抓就难了。”
“我建议喊人!”
廖文杰果断作出答复,遇事犹豫不决,肯定是人手不够,人多势众就不一样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字。
怼!
往死里怼,谁怂谁孙子。
“有道理。”
风叔点点头,瞄了眼廖文杰怀里的大哥大。
“风叔,你觉得这种情况下,我打电话给里昂,行不行?”
洪荒古神
许下‘绝不率先使用里昂’的承诺,廖文杰认为有必要询问一下风叔的意见。
“这……”
风叔听到里昂的名字,就一阵脑壳疼,纠结半天也没说话。
廖文杰趁机进言,友情提醒道:“风叔,你在协会里肯定有几个脾气合得来的朋友,不如打电话给他们,让他们抄齐家伙前来助阵。”
不妥,坑人是不对的。
风叔摇摇头:“做不到,我只知道那几个人住在哪里,并没有联系方式,我们都不用电话。”
什么年代了,居然不用电话?
有点假,但廖文杰没法拆穿,因为风叔自己就没有大哥大,想了想,他果断拨打里昂的号码。
十来秒后,他重新拨打一遍,连续三次,无奈放弃。
没信号。
换里昂在就不会这样,只要告诉他有信号,电力全满,拿着砖头他都能打出去。
“这就是我和朋友们不喜欢用科技产品的原因,经常出问题。”风叔幽幽说道。
“那你们怎么联系?”
“飞鸽传书。”
懂了,以后看到鸽子就打下来。
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两人站在门口大眼瞪小眼,寻思着就此离去,明天点起人马再来,肯定人去屋空,连个鬼影都没有,可就这么冒然深入……
风叔:阿杰拳脚功夫不俗,道术诡异,就算有危险,我们两人也足以应付,可以一探究竟。
廖文杰:风叔拳脚功夫不俗,道术……看脸就知道不差,就算有危险,跑路的时候他也不会拖后腿,可以一探究竟。
“走。”
“进去!”
两人对视点头,踩着松软黑土,大步走进宅院。
吱呀~~~
嘭!
后方大门猛地合上,两人头也不回,反倒加快了步伐。
突然间,丝丝黑气从泥土中溢散而出,一只只忽明忽暗的鬼手朝两人脚踝抓去。
“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洪音所过,声如雷震,无上道法压迫群鬼,短短十六个字结束,遍地鬼手已然飞灰湮灭。
风叔看得眼前一亮,信心更足,几步跨过庭院,于大屋门前停下脚步。
“这是……”
他望向门上菊花徽印,皱眉吐出几个字:“霓虹九菊一派。”
“九菊一派……”
廖文杰跟着念出声,此情此景,他似乎有点印象了。
“天下奇门遁甲,本来源自华夏,有中原佛道双修的不世奇才开宗立派,名为九菊圣道,隋唐时代,中日两地交流贸易……”
“有霓虹求道之人,习得九菊秘术,于霓虹创立九菊一派,而后又分数十个流派,其中有二十四个较为正统的宗派,统称为九菊一派,宗辉皆以菊花为主。”
风叔自言自语,顺便给廖文杰做了一个科普,紧接着说道:“但这枚宗辉,我以前从未见过,小心点,邪术居心不正,已然入了魔道,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廖文杰点点头,礼貌退后两步,风叔见多识广,他心服口服,愿称一声前辈。
所以,前辈先走。
风叔也不多说,摸出贴身携带的阴阳宝玉,咬破指尖,点下心头血,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指紧扣宝玉,猛地击打紧闭房门。
嘭!
红光铺开,两扇木门冒着黑烟倒下,前方是一条木板长廊,两边石砌灯笼一排排亮起,直通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