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20vz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警探長笔趣-第八百零九章 探查死因(大章4000字)推薦-xk5il

警探長
小說推薦警探長
“白探,本来我以为你只是逻辑能力强,没想到现场勘查和理化分析也这么专业,到底是高材生。”张所待孙杰走了之后,把白松叫到一旁,“你快跟我说说,这个香蕉水的情况。”
“我还确定不了是不是,需要看尸检结果的。”白松还是比较谨慎:“您这边我还是不熟。”
“不要怕错啊,我们就假设是香蕉水,那现场我也看了,感觉死者在里面待了那么久了,是谁在什么时候给他灌的香蕉水呢?”张所很信任白松。
“现场没有搏斗痕迹。”白松摇了摇头。
“所以呢?”张所摸了摸脖子。
重生之帶著家人奔小康
“赵晗,你怎么看?”白松问道。
“啊?”赵晗被白松一叫,吓了一跳,紧接着道:“从现场的情况,我没进去仔细看,但是都说没有搏斗痕迹,而且死者多次尝试想出来,应该是自己主动喝的。”
“主动喝的?”张所看了赵晗一眼,那感觉就是在说不要瞎说。
天华市在A市的六人,张所都认识,但是对赵晗印象不深,总觉得这个小伙子木木的,不太机灵的样子。
“对,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白松认可了赵晗的话。
赵晗看了眼白松,没有继续说话,但是脸上有了些许喜色。
“他为什么会主动喝毒水呢?”张所立刻转变了态度,“要这么说,这案子怎么定性…”
“现场的情况大体也看了,很多瓶装液体都没有贴标签,包括香蕉水。”白松想了想:“张所,你说,有句话叫酒是陈的香,为什么呢?”
撿到一只始皇帝 歷史系之狼
“额…”张所没想到白松会这么问,挠了挠头,“放久了更纯了吗?”
“额…”白松一脸黑线,要这样的话酒精岂不是最香的:“在储存过程中,一部分乙醇受氧化变成乙醛,乙醛进一步氧化生成醋酸,醋酸进一步与乙醇生成醋酸乙酯ꓹ 也就是乙酸乙酯。乙酸乙酯是有香气的,一些勾兑酒里就会放一些这个ꓹ 闻着香。当然,好酒里面不仅仅会生成乙酸乙酯,还有其他的分子量更高的酯类ꓹ 很香。而香蕉水里就有乙酸乙酯,而且笨、二甲苯这些东西ꓹ 之所以被称为芳香烃,自然是因为香。死者太渴太饿了ꓹ 以为这是用来消毒或者什么的白酒ꓹ 主动喝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且,据我所知,香蕉水的口感,也是类似于白酒的。”
“竟有此事!”张所表示闻所未闻,“长见识了。”
“所以死因是自己误服是吗?”赵晗插了句嘴:“那这是意外死亡吗?”
“不排除这种可能。”白松道:“比如说,死者在这里面洗澡,然后突然接到朋友信息ꓹ 说他老婆知道他在这里,要过来找他ꓹ 这情况男的肯定直接就跑ꓹ 找地方躲起来ꓹ 就可能出现这个情况。”
“啥?”张所看了看白松:“白探长年纪轻轻ꓹ 经验很丰富啊…”
殺手巔峰
“哪有的事…”白松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这个情况,白队ꓹ 这怎么确定是不是意外死亡呢?”赵晗问道。
“如果是那种情况ꓹ 手机一般也不会不带ꓹ 而且,即便手机没带ꓹ 然后被别人捡走了,来这里洗澡,总归是有衣服的。这澡堂子进去肯定会锁衣物吧?问问这家,现在仔细查查,有没有哪一个格子这几天一直锁着?”
“我问问。”张所严肃的点了点头。
如果衣服都在,那白松说的情况是可能的。无论是什么原因,死者要躲一躲,然后躲到了设备间,接着就出了问题。
这个查的很快。这个洗浴的地方因为有人过夜,晚上并不清理柜子,所以白松说的情况很可能存在。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前台、服务员等把整个男浴室都查了一遍,发现没有这个情况出现。
因为今天暂时停止营业了,而且所有的客人也都被带走做了个简单的笔录,所以清查起来非常迅速。
“女浴查了吗?”白松问道。
张所刚刚把情况告诉白松,就听到白松这么问,吐槽道:“怎么可能会在女浴?”
看着白松的眼神,张所无奈,拿起电话:“女浴也查一下。”
“你这样,人家都以为我变态。”张所叹了气。
又过了十分钟,传回信息,女浴也没有。
“那就是有问题了。”白松道:“前台的人也都问了,这男的进来估计没人记得住,每天形形色色几百个客人,前台都不怎么看。如果男的只穿着内裤进来肯定会被记住,所以他的衣服一定是有人拿走了。”
“所以说,还是得按照凶杀案立案。”张所点了点头:“那就不是我的事情了,我也就是认识几个人,小忙能帮帮,立案和后续侦查,还是站区派出所和他们分居来做。”
“不急,一会儿看看尸检结果吧。”白松第一次有些皱眉。
重生合家歡 旎旎
其实,很多外人是不懂警察的日常经历的。
比如说九河区,一百万人口,假如说一年有5个命案,那么非正常死亡有多少呢?
保守估计是有三位数的,甚至二三百。
也就是说很多现场都有很大的可能是意外事件,警察去了之后,如果能百分之百确定是意外、病死、自杀等情况,那就交由相关部门处理。只要不能排除掉所有合理怀疑,那就按照凶杀案来侦查,直到最终确定为止。
白松刚参加工作的时候,遇到的孙某死亡案,就是骗保险的那个,就是自杀的。那个写下“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然后跳楼的石某,也是自杀。除此之外,他也遇到过大量的其他非正常死亡,都不是凶杀案。
除凶杀案之外的非正常死亡,绝大部分是很容易查清楚的,但也有困难的,比如说这个。
现在,白松已经开始倾向于凶杀案了,但是证据显然是不够。
现场勘查就是个大问题,白松虽然信任孙杰,但这方面华东不在,他总是不太放心。
作为一个画师,华东非常细心,痕迹分析方面称得上登堂入室。
而且,这里没有哪怕一个摄像头,甚至就连门口,都没有正对着这里的摄像头,这其实有严重的安全隐患,这个事情之后,无论如何这个老板都得倒霉。
但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王亮和王华东都喝酒了,没办法过来。
柳书元的现场勘查能力也不错,比白松强一些,但是也喝酒了,就连白松自己,多多少少都有点晕乎乎的,影响判断。
“咱们先休息吧,这个解剖不知道要多久。”张所道:“案子也不是咱们的案子,明天早上等站区所把文件案卷弄出来,我们再看看人家那边的东西。”
“解剖用不了那么久”,白松现在还有点酒劲,吃的也很饱,睡不着,想了想:“就是我们的杰哥…他就是那种…很特别的那种…很快的那种。”
果然,很快地,白松接到了孙杰的电话。
最強修真邪仙
“理化测试出了一点结果,解剖也有了一定进展,情况和你说一下。”孙杰知道白松等着呢,有什么先说什么。
不同的情报在不同的人手里是不一样的。
“食道内有少许血性液体,气管、支气管有大量粘液,呈泡沫状态,左右侧胸腔都充血。大面积肺泡内可见粉红色水肿液和红细胞,肺间质广泛性…
胃粘膜浅层纤体凝固变性,部分已经…
胃容物检测出了乙酸乙酯和二甲苯成分,以及你说的四氯化碳,尿液中检查出了丙酮…”
“死者存在机械性损伤、机械性窒息、其他毒物中毒、缺氧性窒息、溺水、其他疾病等情况吗?”白松问道。
“都没有。他的手有点伤,结合现场情况,应该是砸门砸的。”孙杰道。
“手上的伤大约有多长时间?”
“受伤时间不超过12个小时,是今天白天砸的,现场发现死者曾经在地上铺着东西睡过觉,最起码也是昨天进去的。”孙杰说道。
“那说明死者对这里比较熟悉,昨天或者前天进去之后,他知道这里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过来开门,所以刚开始也没有过于紧张,但是今天他实在受不了了,拼命砸门,最后饥渴交加,才会喝下这个东西。”白松做了分析:“按照你所说的情况,是喝了香蕉水无疑了。”
“对,是这样,报告估计要明天早上才能出来。”孙杰道:“我过会儿再看看就走了,不在这里主刀了。”
“牛啊,你都混上主刀了?”白松真心佩服。
法医和其他做手术的医生其实都一样,也是有主刀法医的,基本上都是经验最丰富的。
“谁知道这边的张所怎么跟人家说的,这边的人还以为我是部里下来的专家,我只能硬着头皮上,不然漏了怯被赶出去就不好了”,孙杰经验还算丰富:“幸不辱命。”
“行,你忙完早点休息,这案子我再仔细看看。”白松挂了电话,跟张所说道:“确认了,就是喝了过量的香蕉水。”
海皇王座 半卷經書
“邪了门了,干了这么多年,没见过这么邪门的杀人手法。”张所骂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自生自灭型呗?赌概率?赌这几天一定没人开那个门,然后死者一定会喝香蕉水?”
“张所,你这是问题的关键所在。”白松点了点头:“所以,现在必须得知道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清洗工是不是固定三天去一趟设备间,如果不是,为什么这一次隔了好几天才过去。第二件事,我们要找到老板,确定一下他们从哪里买的这个香蕉水,确认以前买的那些香蕉水,里面是不是也都含有四氯化碳。”
“你说的这个东西,只有部分会有吗?”张所请教道。
大陸最強法師
“对,这是一种很常见的物质。这是一种有机溶剂,易挥发液体,有氯仿的微甜气味,曾经被广泛使用。但是因为它500摄氏度以上会和水反应产生有毒的光气、氯气和氯化氢气体,非常危险。而且,四氯化碳本身就是对臭氧层有很大伤害的东西,在国际上都是限制使用的,我们国家也是限制这个东西,正规厂家生产的香蕉水,应该不含这个东西。这属于工艺不到位的表现。”白松解释道:“这个理化性质很基础,大学有机化学都会学。”
“你看我像学过大学有机化学的样子?”张所无语了,“行,我就照你的思路去找人查。”
遇到案子,从来都不怕麻烦,最怕没有思路。
“按理说,这么多人参与这个案子,怎么会现在一点进展都没有?”白松反倒是有些疑惑。
“白探,咱们这边的警力没有你想象的…”张所叹了口气:“蓝城还算好的,省会城市,但是你们学校还有刑大的,有多少愿意回甘省呢?”
“张所您这个话我不认同,先不提您,就说现场遇到的刑警,还有在医院遇到的这几个,接触一番能看出来都是专业的,您可不能妄自菲薄啊。”
“额…”张所谦虚了一番被发现,也有些不解:“确实,线索反馈有点慢,我打电话问问,顺便把你说的事情看看找人查一查。”
张所也算是本案得外人,白松等人就是外人的外人,所以白松担心他们可能没有被情报共享,要是这样的话,对于办案非常不利。
差不多十多分钟过去,张所得到了反馈,案子现在确实是卡住了。
因为事情过于蹊跷,刑警队已经按照凶杀案立案侦查了,现场派过去三四波人做现场侦查了,附近很大范围内的监控也在核查。
“刚开始不是站区派出所在负责这个案子吗?现在都由刑警队负责了?”白松道:“看样子确实是定性为凶杀案了。”
官場紅顏:美女首長
“是这样。”张所道。
“问题是,派出所的人干嘛去了?”白松问道。
“诶?”张所突然反应了过来:“靠,他们是不是背着我,去抓那个逃犯去了吧!”
“走吧,去他们所里看看。”白松突然笑了:“我感觉这个案子啊,方向错了~”
(我有一种明天可以加更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