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l0dk精华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 線上看-第五二五章 揚州封城-9a5vs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等到陈洪再来找魏长生,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
魏长生不敢怠慢,连忙就带着黄昌宗走了上来。
陈洪和魏长生两人走进屋子之后,看到朱由校斜躺在卧榻之上,原本伺候皇帝的陈玉儿此时已经不在陛下的身边了。
魏长生也不敢问,甚至都不敢抬头看,只是态度恭顺的说道:“陛下,黄昌宗来了。”
“让他进来吧。”朱由校坐直了身子说道。
时间不长,黄昌宗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见到朱由校之后,黄昌宗连忙跪倒在地上说道:“臣黄昌宗,参见陛下。”
“行了,免礼吧。”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
黄昌宗站了起来,恭敬地等在一边。
“都准备好了吗?”朱由校看着黄昌宗说道:“锦衣卫那边马上就要动手了,他们这一次要动的是韩家,你也应该马上就能够接手韩家的生意了。”
事实上,韩家其他的生意朱由校不在意,唯一在意的就是韩家的盐。
食盐的生意是不能够耽误的,在这方面,黄昌宗必须要把事情办好,盐的供应不能够断,也不能够让各地闹起盐荒。
否则的话就容易出现麻烦。没有盐,各地的分销商抬价,造成的后果就是百姓没有食盐可以吃,就会出问题。
“回陛下,已经准备好了。这边动手,我们那边马上就接手。”黄昌宗连忙说道:“臣的人手已经到了城里了。锦衣卫动手,臣就会派人清点账册联系船只,马上就会接手。”
“行了,那你就去吧。”朱由校点了点头说道:“锦衣卫那边要动手,你去盯着吧。”
“是,陛下。”黄昌宗连忙答应道,转身退了出去。
这件事情交代完了之后,朱由校又躺了下来。
这两天没有什么事情,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看戏,看看谁会马上跳出来。
锦衣卫衙门。
黄昌宗到了之后,就见到了许显纯。
两人碰头之后,直接商量了对策。
事实上,已经没有什么好商量的,一个在前面抓人查封,另外一个人在后面接手,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做了。
当初在张家口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干过这种事情了。锦衣卫在前面抓人ꓹ 内务府在旁边收尸。
有了锦衣卫的震慑,基本上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伸手。毕竟已经抓了一批人了ꓹ 不在乎再抓一批。而且内务府这些年也积累了不少人才,这样的事情没问题。
与此同时,韩琦的脸色有些难看。
扬州知府陈塘走进锦衣卫衙门之后ꓹ 就再也没有出来。
锦衣卫衙门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吃人的猛兽一般,只要派一个人进去就会填进去ꓹ 从镇守太监张维开始,到扬州知府陈塘ꓹ 没一个例外。
这让韩琦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韩琦离开了家ꓹ 准备去一趟南京。
这个事情在扬州这个地方已经解决不了,他需要换一个地方去解决。许显纯到了扬州之后很强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
不过在走之前,韩琦还准备去拜访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扬州转运使陈正林。
在扬州这个地方,如果论官职的话,扬州转运使陈正林的官最大;如果再往上找的话ꓹ 那就是漕运总督。
景泰二年始设,总管漕运ꓹ 督促南方各省经运河输送粮食至京师。
明初ꓹ 置京畿都漕运司ꓹ 设漕运使ꓹ 不久废。
永乐年间置漕运总兵官,宣德年间又遣侍郎、都御史、少卿等官督漕运。
景泰二年置漕运总督兼巡抚凤、扬、庐、淮四府ꓹ 徐、和、滁三州ꓹ 驻淮安(今属江苏)。
后曾分设巡抚ꓹ 嘉靖四十年又归并,改总督漕运兼提督军务。
虽然淮安离扬州不远ꓹ 但毕竟是有一些距离的,所谓远水解不了近渴,而且想要对付许显纯,漕运总督还是力有不逮。
看来要走第二条路了,许显纯这是要彻底翻脸了。
閃婚甜妻
只能去南京城找皇帝,想办法在皇帝面前扳倒许显纯。
大明屠魔錄 苦肴
韩琦一个人去南京,自然是有些困难。扬州这边要有人配合他。
蓮魂香
原本扬州知府陈塘是最合适的人,但是那个老家伙老奸巨猾,恐怕不愿意趟这次浑水。
现在陈塘人已经没了,证明韩琦的猜测是正确的,所以他要把陈正林也拉下来。
在扬州城里面与他韩家牵扯最深的,也就是扬州转运使陈正林。
韩琦相信陈正林这个人没问题,只要找到陈正林,他不可能不管。有了陈正林谋划,加上自己的实力,肯定没问题。
而此时的锦衣卫衙门之中,许显纯正不断地听着手下的汇报。
许显纯脸色非常严肃,看着不远处过来的手下问道:“怎么样?韩家有动作吗?”
“回大人,已经有动作了。那个韩琦离开了韩家,现在去了转运使衙门,估计是要去见扬州转运使陈正林。”手下连忙说道。
“那咱们就动手吧。”许显纯站起身子,语气严肃的说道:“去把人抓起来。韩琦就直接在转运使衙门里面抓,其他人马上动手。”
“另外通知戚元辅,让他马上接手扬州的城防。从现在开始,扬州马上封城,只许进,不许出。”
符法逆
“咱们办完事情了,再重新开放扬州城;不然的话不要开。”
“是,大人。”手下连忙答应道,转身向外走了出去,去报信了。
等到手下离开之后,许显纯看了一眼身边的黄昌宗说道:“黄大人,咱们也动手吧。到了这个时候,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不然就走漏了风声。”
“好,咱们也出发。”黄昌宗笑着说道。
两人一起走出了锦衣卫衙门。
街上也涌出了很多的锦衣卫,这一次他们不再是穿着便装,飞鱼服、绣春刀领队,气势非常骇人。
而此时,韩琦也走进了转运使衙门,直接就被陈正林接了进去。
两人见面了之后,韩琦就是一皱眉头。
市長大人請放手 獨占英姿
往日里面意气风发的陈正林,此时的脸色却非常难看,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颓丧。这不是他应该有的状态。
“陈大人这是?”韩琦看到陈正林,疑惑的问道。
陈正林看了一眼韩琦说道:“没什么事,只是最近有些烦心的事情,不耽误。不知道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
“有件事情想让陈大人帮忙。”韩琦也没绕弯子,直接把事情说了一遍。
最后,韩琦说道:“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动的地步了。许显纯在扬州城肆无忌惮,摆明了就是在针对我们韩家,所以我不得不反击。如果任由他闹下去的话,咱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陈正林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韩琦,最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当然知道许显纯闹下去没有好果子吃,可是人家来的时候就不是奔着闹着玩来的,人家就是奔着抓人、奔着扳倒自己这些人来的。
陈正林也知道,韩琦想的事情,根本就没办法达成。
这个韩琦还想到到陛下面前去,还想能用以往的办法?
在这个时候,这些已经用不通了。毕竟许显纯敢这么干,光是他自己肯定没这个胆子,唯一能够做到这种事情就只有当今皇帝。
所以说,这都是当今皇帝动手,你怎么反抗都没有用。
元氣縱橫
见到陈正林不说话,韩琦就是一皱眉头,脸色瞬间就变得有些难看,声音也越发的低沉了。他冷声说道:“难道陈大人不愿意帮忙?还是说陈大人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件事情从开始到现在,可以说处处都透露着诡异,如果韩琦到现在还不能够确定这里面有事,也就不用混了。
韩琦看着陈正林,希望陈正林能够给自己一个解释。
“还是让本官来给你解释一下吧。”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顺着声音传过来的方向,陈正林看了过去,发现走出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面容沉稳,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身上穿着飞鱼服,腰间带着绣春刀。
明冬仍有雪 雪靈之
这打扮一看就知道是锦衣卫了,而且这个衣服精致豪华的多,一看就知道是锦衣卫的高层。
“韩公子,咱们也算是神交已久。”许显纯笑着看着韩琦说道:“你可能不认识我,本官自我介绍一下,本官锦衣卫北镇抚司指挥使——许显纯。”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韩琦的瞳孔就是一缩。
又看了一眼陈正林,韩琦心中瞬间明悟,说道:“看来陈大人这里也被你扣下了,那几个人也在你手上吧?”
“我弟弟的事情就是你们栽赃陷害的吧?看来是针对我们韩家,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许显纯看了一眼韩琦说道:“你弟弟的事情是小事情,咱们要说的是大事情。”
“原本就听说韩家在扬州无法无天、肆无忌惮,本官还不太相信。可惜这几日走下来,还真是让本官大开眼界。”
“扬州镇守太监、扬州知府、扬州转运使还真的是都听你们的话,估计漕运总督也和你们有关系吧?是不是也是你们的人?不知道你一声招呼能不能招呼的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