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sm4m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就這樣出名了》-699、邀歌分享-yoq33

我就這樣出名了
小說推薦我就這樣出名了
蘑菇屋的第一批客人,第二天中午吃完饭后,便都陆续离开了。
当然,上午还帮着赚了一百五十块钱。
他们临走前,李晓一一握手送别,直呼他们是蘑菇屋的好朋友。
成年人的嘴脸显露无疑。
……
此时,李晓看着面前这位面容儒雅,留着披肩长发,身材略显瘦削单薄,充满艺术家气息的中年男人,略显惆怅。
这是第二批客人,中午的时候就来了,那时候他们刚开饭。
中年男人名叫袁士山,是黄雷和何炯的朋友,据说主业是一名作者,副业是一个话剧演员,他们就是在同一个剧组相识的。
之所以惆怅,李晓是觉得这个大叔,一看就不是能干活的人。
看他吃饭时,吃的慢慢悠悠的,所有人都吃完了,他还能淡定自若地吃着,大概能看出点什么。
昨天还想着,每天能保持这种收入,房租的钱都能自己赚回来。
不过想想也是,节目组不可能每一期都请这么多且年轻力壮的客人来的,第一天只是让他们尝尝甜头,有活下去的希望。
属实是狗!
尽管李晓能理解,但还是想骂人。
今天要是没有别的客人要来,估计就得吃余粮了。
看起来袁士山真的是一个艺术家,午饭后,第一批客人都离开了,他慢慢悠悠吃完饭,便拿出相机在屋里到处拍,拍拍孔雀、拍拍小狗。
玩的不亦乐乎,享受生活享受的一塌糊涂。
看看,这就叫做境界!
或许是李晓看的太久,袁士山终于是察觉到了,他笑了笑道:“李晓,你知道花儿为什么是美丽的,而牛粪却不是美丽的?”
李晓一脸懵逼,摇头表示不知道。
“因为美丽的定义ꓹ 都是人类赋予的,但每个人的审美观都不一样ꓹ 觉得美的东西也不一样。”袁士山似是有些失望。
环境很好,氛围很好,略微有点失望ꓹ 但也不至于扫兴,他继续问道:“鲜花是大多数人都觉得美的ꓹ 有的人却是对此无感,你觉得鲜花到底是不是美丽的?”
你特么脑子有病吧ꓹ 老子才十九岁ꓹ 你跟我讨论哲学?
不干活就算了,还神神叨叨的,烦人!
李晓没好气道:“既然你说,有的人觉得鲜花美丽,有的人无感,那你还问我这个问题干嘛?”
话的意思就是,我觉得美不美ꓹ 好不好看,关你屁事。
袁士山却是一脸惊喜道:“果然ꓹ 你还是很懂的。”
“……”
这人要不是长辈ꓹ 要不是黄雷和何炯的朋友ꓹ 李晓估计得当场骂人。
旁听的彭彭和枫妹也是一脸懵逼ꓹ 这人,怎么奇奇怪怪的?
“老山ꓹ 来尝一下蘑菇屋的无籽西瓜。”何炯从厨房里拿出冰镇西瓜ꓹ 揭过了这个话题。
悶騷老公求上位
李晓第一反应是把西瓜抢过来ꓹ 不给他吃……
袁士山到底还是知道自己来这里干嘛的,文青病犯过之后恢复了正常ꓹ 吃完西瓜后,主动请缨,要跟着去摘香蕉。
不过这货运气好,一走出门口,天空便下起了倾盆大雨,天色迅速转阴,还打起了闪电。
得了,不用干活了。
这雨看情况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了,不像之前的阵雨。
这场雨持续到了晚上,雨势变小后也一直未停,淅淅沥沥的,干不了活,倒是因此凉快了不少。
今天也只有袁士山一位客人,不过也怪不了他,他也是想干活的,今晚的晚饭干脆还是他做的,只是天公不作美。
龍回都市 龍梟
第二天早上起床,雨又开始下了起来,这次是阵雨,不过太过于频繁了,几乎半个小时下一次,半个小时下一次,以至于李晓他们晨跑都是湿着身子回来的。
如果不用为钱担忧,坐在凉亭下,欣赏着雨景,聆听者雨水低落在树叶、地上的声音,到真的是美的很。
袁士山就欣赏了起来,拿着相机拍雨景,拍自己……
索性李晓也不再想赚钱的事了,工作是永远都干不完的,就当做老天心疼自己,给自己放个假。
此时,他真呆呆地看着袁士山。
袁士山没有昨天的淡定从容了,毕竟他也是看过节目的,来的客人都需要干活,好像就他白吃白喝了,作为一个拥有朋友的成年人,他心里自然会看到惭愧和不安。
他被李晓盯得有些不自在,面部肌肉微微抽了一下,和颜问道:“你是不是困了”
袁士山觉得李晓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因为自己没干活,没赚到钱。
不是空穴来风,昨天下午到现在,就一直能够听到李晓说要出去干活,冒着雨出去干活,被黄雷和何炯拦下来,他就说蘑菇屋过的怎么怎么难,还要交什么房租、电费。
以袁士山的境界,他是不在乎这些的,不过唠叨着生活琐碎的李晓,有点像他妈以及他的妻子……
那是他为梦想奋斗,最为艰难的一年,十几年过去了,母亲和妻子的唠叨至今还萦绕耳边,对话的场景历历在目。
让他每日三省吾身,发誓再也不会因为这点琐事而烦恼。
不过唠叨归唠叨,母亲和妻子还是很支持他追逐梦想的,只是生活琐碎烦扰,忍不住发上一些牢骚。
也正因为如此,李晓也不是阴阳怪气,暗讽他不干活、吃白饭,他能够听得出来,李晓是真的很单纯的在担忧。
有一点实在是很想不明白,小小年纪为什么如此令人烦不胜烦,不对,思虑如此长远……
面对袁士山的关心,李晓摇了摇头,目光灼灼盯着他,“袁老师,你除了小说家和话剧演员,是不是还做别的工作?”
“嗯?”
没干到活,吃了白饭,袁士山本来都不好意思提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至少也不会当面提了,不会显得过于逼迫。
没想到李晓主动提起,他看了看黄雷和何炯,果然是相交多年的好朋友,够义气,一定是他们私下里帮自己说了!
輪回龍空山 烈日吹冰
“嗯。”袁士山点了点头。
“卧槽,真的?”
李晓突然惊呼起来,满脸好奇和惊叹。
“真的!”袁士山再次确认。
“怪不得我感觉你的名字很有味道,原来你真的是一个道士……”
李晓啧啧称奇,没想到圈里还有一个混道的……
“什么道士?”轮到袁士山一脸懵逼了。
“没事的,袁老师,你又没有宣传什么理念,就在电视上播出也不会有影响的。”李晓笑笑,示意他不要担心。
网络上一位高调张扬的“武术大师”闹的沸沸扬扬,也没造成什么问题,一个低调的道士自然也不会有事。
“什么跟什么啊?”袁士山愈发不解。
看到一旁的黄雷和何炯同样的表情,三人都是多年的朋友,如果袁士山修道的话,他们两个不可能不知道的。
李晓这才知道是自己搞了个乌龙,旋即说了一下,昨天晚上袁士山去洗漱,行李箱没有拉起来,里面能看到藏青色的道袍和一个八卦罗盘。
袁士山有些好笑地解释道:“我刚拍完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就拿了几样东西做纪念。”
不是啊道士啊……李晓兴致缺缺地“哦”了一声,也没兴趣继续问下去了。
这下搞得袁士山尴尬了,本来都不打算说了,可话都说到这一茬,不说又觉得对不起自己,说了又觉得自己不够礼貌。
不上不下卡在中间,很难受。
黄雷和何炯互相看了一眼,彼此点了点头,前者出声道:“老山,第一次做导演的感觉怎么样?”
哦,原来还是同行,李晓在一旁听着。
闻言,袁士山苦笑道:“感觉不太好,也算是体会到这个身份的难处了。一个剧组几百号人,太难调控了。一些想象中的画面,也未能还原。”
袁士山的感受很深,苦水倒不停:“演员是一个大问题,这里要塞一个,那里要塞一个,一点办法都没有。资金也不够充足,拍到后面紧巴巴的,太难受了!”
“塞演员了?哪一个?”李晓好奇道。
佛魔
黄雷和何炯同时拍了他一下,臭小子,这种事还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李晓嘿嘿一笑,倒也没有在问,袁士山也是发一下牢骚,没有继续说下去。
不过他也算是大胆了,第一次当导演,就敢在节目里爆这些事情。
“老山电影名叫啥?”何炯想给他宣传一下。
“《道山传》,电影才刚拍完,我回去才开始后期,上映也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袁士山明白何炯的意思。
“《道山传》是吧?”
黄雷笑笑:“没事,反正只要咱们节目播出的比你电影上映早,就能起到作用,多少就不知道了。”
袁士山的本意不是来宣传电影的,电影就在彩云省拍摄,收到了邀请就来了,只是想和朋友叙叙旧,当然,此行还有一个一直没好意思说出来的目的。
此时黄雷和何炯都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还不说就是自己不识趣了。
袁士山犹豫了一下,说道:“李晓,这次来我还想请你帮个忙。”
“啥忙?”
“是这样的,我这部电影还缺一首歌,你上次给电视剧写的主题曲我听过,很喜欢,所以就觉得你很合适。当然,这事还不急,离开后我会给你发一下剧本,成片出来了我也会给你看一下。如果你有时间有灵感,也感兴趣的话,就拜托了。”袁士山诚恳说完。
“行,不过你也需要联系一下别人,灵感这种事谁也打不了包票。”
李晓稍微思索一下,没当面拒绝,也没有直接答应。
一切还得看电影成片,如果太烂的话,他不会卖这个人情。
如果质量过得去,那就要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歌曲了。
袁士山点头,写歌这种事本来就很看灵感,而且这还是定制款,限制就更大了。
他虽然挺喜欢李晓的,也对李晓抱有最大的期望,但也不会只找一个人邀歌。
鸡蛋不能都装在一个篮子里,这是对电影的不负责,袁士山在离开之后还会向其他人邀歌,为此,不惜自己掏钱。
李晓的回答虽然有些敷衍,但也算是应承了下来,袁士山有意和他交谈一下,“你在电影开拍之后,会不会有演员十分出戏的情况发生?”
“这倒不会。”
李晓摇摇头:“演员都是我自己挑的,都是我心目中的最佳人选。”
也不是场面话,主要演员都是自己挑的。
有的角色戏份不多,特色也不分明,谁来演都是最佳人选。
羡慕啊!
袁士山露出羡慕的表情,男女主都是他挑的,但是有两个主要配角却是资方塞进来的。
“那资金呢?会不会拍到中途发现超出预算?”
说完袁士山觉得自己的脑子真是浆糊了,人家是自己投资自己的电影来着。
可是李晓接下来的话却是让他意外,“有啊,拍《魔女》的时候有过三四次吧。”
他什么都讲究最好的,需要最好的效果,超出预算被余采唠叨也是常有的事。
“唉,这一点真的太难了,拍什么都要思前想后,限制太多。”
钱不够是袁士山第一次当导演心中最大的痛,前面爽过了预期,后面真的是勒紧了裤腰带,天天都要担心成本问题,束手束脚。
“我倒是觉得还好。”李晓不赞同。
“还好?”袁士山皱了皱眉头。
拍电影最重要的是导演、演员、剧本?
不,最重要的是钱!
没钱拍个鸡毛电影。
盒饭都吃不起!
有钱根本不愁找不到好演员,一千万不拍,那五千万,一亿,两亿呢?
好演员不多,也不少,总会找到合适的人选的。
袁士山又问:“那你是怎么应对这种问题的?”
完美無 金剛
看李晓自信满满的样子,他突然有点信服,或许真的还好?还可以从别的地方节源?
李晓微微笑道:“加预算。”
问这种问题,李晓都不太想回答了。
混混抗戰 叫授
废话,钱不够就加钱呗!
李晓没有体会到他得难处,也没遇到过没钱加的情况,想的办法很简单,却也是最直接,最有效的。
我可去你的吧!
有钱谁不知道预算不够就加预算?
说的我有钱似的……
袁士山闭上了嘴巴,心里有点发酸。
只觉得淅淅沥沥的雨,像是在哭诉着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