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2mcz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道人賦 線上看-第一百二十五節 債主登門閲讀-bxfb8

道人賦
小說推薦道人賦
鳞云起时,朔风如刀,又值北地飘雪,寒冬降临。
这一日天刚拂晓,剑煌山悬剑峰上忽地起了一道剑光,看那剑光不疾不徐,但其所指却是大苍山方向。
如今的万里苍山早不似从前那般荒芜,各个险峰之上已是卫所林立、禁光层层,内里皆有柴二蛋统御的牛家村高手居中坐镇,严防北地宵小。
而那道剑光方一遁入大苍山地界,便就忽地一顿,而后显露身形、展露气机,看其身形相貌,却不正是总领乙阙门一应外事的实权长老凌度。
将一块“云”字令牌挂在腰间,凌度继续飘然向南,路过中央大营之时,还不忘入内向大营总管柴二蛋蹭了一顿酒喝。
诸位牛家村高手虽说这些年皆已修为不弱,战力更是远超同阶,但却依旧改变不了农家思维,从前被野猪拱了庄稼都要将之追杀致死,如今这万里大苍山乃是自家地头,众人自然上心。
是以聂婉娘也就顺水推舟,把镇守大苍山的差事安在了柴二蛋的头上,又在她亲自统御的闲云武卫中抽调了半数人马从旁辅佐。
自苍生岛折返的聂凤鸣也派了最是铁面无私的叶南筱过来,命他带领数十名赏罚堂高手在中央大营之中立了分堂,用来节制诸多天南武修。
对于能说会道且又脸皮极厚的凌度,柴二蛋自是热情相迎,大排筵宴。
柴大统领因为辈分太高,虽然修为不如聂凤鸣等人,但是就连聂婉娘见了他也要恭称一声二叔,是以整个乙阙门中敢在他面前嬉皮笑脸的还就真的只有温易安与凌度两人。
原本还要拉着凌度大醉一场,哪成想在席间一问才知道,原来凌度此来乃是因为西荒魔克礼到剑煌山中讨要魔宝一事。
弒天封
董鏘鏘留德記
既然凌度此来身负要事,柴二蛋只好息了强留客人的心思,他虽性情粗犷,但是却有自知之明,这些年从不参与宗门大事,只是一门心思地要为陈景云守好家业。
……
出了中央大营,凌度打了个酒嗝,而后依旧不急不徐地架着遁云向南行进,其间还不忘与几个熟人闲叙几句,看样子就知道他是根本没把人家那位西荒魔族大能的事情放在心上。
越往伏牛山遁行,凌度脸上的感慨之意便越浓,天南的变化就在眼前,他是少数几个知道闲云观底细的剑煌山首脑ꓹ 作为嫡系人物,温易安连舜易与卫九幽这两位的存在也对他并不隐瞒。
影帝養成計劃 小葉兒
凌度起初只是因为受了陈景云的大恩ꓹ 是以心里只想着如何报答,更是打定了主意哪怕将来身死道消亦是不惧。
不过到了现在,凌度的心中却早已经生出了莫大的信心ꓹ 暗道:“想想都觉得过瘾呐!原来闲云观中如今已经拥有了五位顶尖大能!
闲云师叔与舜、卫两位前辈自不必说,纪师叔如今可是当世唯一的一位剑道大能ꓹ 一身战力定是惊世骇俗!
而聂师姐当年未至大能境时就能与许究师兄战成平手,如今修为再进ꓹ 恐怕也如闲云师叔当年那般ꓹ 可以碾压同阶了吧!
啧啧!可叹自己之前还经常夜不能寐,总想着日后剑煌山与闲云观一旦落败,自己怎也要拼死几个半步元神境修士才能够本!”
如此想着,凌度忽觉胸口发胀,脚下的遁云也不觉迅疾了几分,不片刻来在伏牛山地界,再飘身上了辰翠峰ꓹ 腰间“云”字令牌闪动几下,他便已经入到了守山大阵之内。
我的萌寵鬼夫 荊離
岂料尚未等他踏足实地ꓹ 便见柴斐灰头土脸地从大殿中飞了出来ꓹ 看其道衣上印着的硕大足印ꓹ 便知这位武尊亲传是被人家给踹出来的。
要说伏牛山上下谁人脸皮最厚ꓹ 那自然要数柴斐无疑,乍见凌度降下身形ꓹ 柴斐嘿嘿一笑ꓹ 便大步上前见礼ꓹ 而后得意地拍了一下自己腰间的酒葫芦,示意凌度说完正事儿以后去后山寻他吃酒。
凌度自然知道柴斐的脾性ꓹ 这些年柴斐明面上总领着闲云观派往北荒的几十只商队,实则一直在暗中扩充着“隐堂”的势力,凌度与犴公子、凤念凰参与其中、配合的也十分默契,是以四人关系极好。
笑着应承了柴斐的邀请,凌度大踏步跨入了主殿。
大殿之中聂婉娘高居首座,聂凤鸣与袁华陪坐在侧,三人早知凌度的到来,见他入到殿中,便都含笑招呼,都是自家人,因此无人去讲究那些虚礼。
待到凌度对聂婉娘躬身施礼之后,袁华先是挥手丢给他一葫芦灵酒,而后问道:“凌师兄,前日收到温师兄的传讯,知道魔克礼此时正赖在剑煌山不走,你今次亲自前来恐怕脱不开此事吧。”
“哈哈哈!袁师弟果真明察秋毫,魔克礼自当日败于闲云师叔之手后,许是从中得了什么感悟,这二十多年一直沉心闭关,一身修为恐怕已经不可同日而语,否则又怎么敢这般大鸣大放地前来讨要宝物?”
袁华与聂凤鸣闻言嗤笑出声,眼中全是不屑之意,聂凤鸣接口道:“老魔修为再进又如何?难道还能快过家师不成?何况家师当年只是拿他与妖神启练手而已,若是真的动起手来,哼哼!”
首座之上的聂婉娘也自莞尔,抿了一口杯中灵酒之后,对凌度道:“师父当年与那老魔确实定下了一个十年还宝的约定,却不料这一拖竟就到了现在。
凌度师兄,你此番折返之后,就说家师如今正在闭关衍法,外人不敢打扰,因此还宝一事还需往后延上一延。”
听得聂婉娘仍旧如从前那般称呼自己为“师兄”,凌度慌忙起身,连连摆手道:“师姐折煞凌度了!您乃南北两家共尊的大师姐,又是天下少有的大能境修士,即便顾念情分,可也不能乱了叫法。”
看着凌度这副窘迫的模样,聂婉娘无奈摇头,言道:“也不知道温师兄是怎么想的,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些陈旧的规矩,却非要给我按上一个两家共尊的名头,要不是师娘把他训斥了一顿,他恐怕也会如你一般称呼我为‘大师姐’了。”
打穿西遊的唐僧
凌度闻言嘿嘿赔笑,心中却道:“温宗主乃是纪师叔的侄儿,与您是实打实的亲眷,你们关起门来自然怎么称呼都行,我又没吃过什么熊心豹子胆,岂敢在您面前装大?”
“大姐,魔克礼今次前来既然赖在剑煌山不走,那么此事恐怕已经传遍北荒,各宗大能也定然会把目光投向这边,可是以我当年对老魔的了解,他该是一个小心谨慎的性子才对,这其中……”
陰宅1046 秦受吃白菜
聂婉娘满意地看了弟弟一眼,颔首道:“魔克礼沉寂良久,此番前来定有所谋,依我的猜测,他来讨要魔宝不过是目的之一,不过嘛,此事不用你来操心。”
说到这里聂婉娘脸上忽地泛起笑意,接着道:“我这几年渡心破境,不得已才将四师弟召回山门,却不想你也跟着跑了回来,还拿我当幌子搪塞师父师娘,如今观中已无大事,你总不能再让轻歌那丫头苦等了吧?”
捕快網遊錄 狼籍
末日覺醒 陌魚
一句话把聂凤鸣说了个大红脸,袁华则在一旁故作忧伤地道:“大师姐说的是呀!可怜我那二嫂在苍生岛上望眼欲穿,一盼就是十年,好在师姐当年曾经赠了驻颜宝丹,否则说不得就是一个红颜白首的凄婉场面了!”
闻得袁华的调侃之言,聂凤鸣眼中不由露出思念之意,他与涂山轻歌两情相悦,如今聂婉娘已经功成八转,他的心中再无挂碍,因此便也动了央请师父师娘上门提亲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