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xbq0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花未覺-848章 刀與劍相伴-zxr1u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
痛!
钻心刺骨的痛。
钟舒阳的剑,并不普通,他的剑在透入人体之后,就像是一枚烧红的铁块一样,不但痛,还有一股爆裂般灼烧伤害。
可以说如果没有银蛟铠甲的防护,这一招之下,陈靖的躯壳就要被当场杀死。
此刻虽然还留着几口气,但钟舒阳似乎也没打算就此罢休。
眼看着陈靖倒下去之后,他手中又凝聚出了一道剑气,隔着800米距离朝陈靖头颅爆射而去。
这是真打算要杀死陈靖了!
经过之前的对话,他无法肯定陈靖跟神秘人之间存在着什么关系,但可以肯定至少有一定关系。
遮仙斬道 瀟瀟湘雨
他前后派了不少的忠心家奴下去办事,却接连死亡。
这早就触及了他的底线,所以,他也需要表现一些态度来给其他的手下看看,若不然,作为上位者是难以服众的。
史上第一祖師爺 八月飛鷹
陈靖如今是曼陀峰主又如何?
他钟舒阳想杀,这会儿无人拦得住。
朝阳阁大门口,阮青蓉也早就出来了,只是一直没露面而已。
当看到钟舒阳居然真的对陈靖出手了,她这才忍不住站了出来看戏。
此时此刻陈靖浑身飙血地倒在地上,她心中大为高兴,并期待钟舒阳立马给陈靖补上最后一剑,了结生命。
“嗖嗖嗖嗖……”
钟舒阳手指当中爆射出去的剑气,看起来只有一道,实际上内藏九百余道剑气。
九百归一,这正是他地人洞的至高剑式——【归藏阴阳剑】!
这【归藏阴阳剑】从名字上来看,有阴阳二剑。但并不是同一个人可以练阴阳二剑。
这阴阳二字,只是说明适合命格为【五行之水】或者【五行之火】的人修炼。
火为阳,水为阴。
命格为火的人,练来就是【归藏阳剑】。
命格为水的人,练来就是【归藏阴剑】。
钟舒阳的命格,乃五行之火,所以他的剑气当中,会有一股很可怕的灼烧伤害。
也是幸好陈靖的命格为【五行之木】,要不然ꓹ 刚刚所中的招,光是那股灼烧之气就能将他的内脏全部烘干ꓹ 枯竭。
五行之木是生命之气,在中招之后就开始自我修复。以损耗巨大灵力为代价,保证了五脏的安全。
‘筋脉重创ꓹ 我现在行动没之前灵活了。’
陈靖咬着牙,眼看着那剑气飙射而来ꓹ 他想发动【大威天龙金刚禅】,刚抬手ꓹ 却发现手臂筋脉受损ꓹ 抬起来非常缓慢。
‘这一招若挡不住,我就要死了!’
手一点点地往胸口抬起,才抬到一半,那扑面而来,携带着滚滚灼热之感的剑气已然到他头顶了。
‘完了,我居然就要这么死在这里了?’
危机时候的求生本能让陈靖忽然潜力爆发,两只手忍着筋脉撕裂的疼痛ꓹ 勉强抬起,挡在额头前面。
他知道光凭手掌ꓹ 是挡不住钟舒阳的剑气的ꓹ 可这会儿他也没时间拿其他东西来抵挡了。
“噹噹噹噹~~~~~~~~~~”
就在陈靖闭着眼睛ꓹ 生死权看天命的时候ꓹ 他头顶上,突然爆射出缕缕火花。
一轮圆形的罗盘ꓹ 突如其来ꓹ 恰到好处地将他给护在了下面。
“走!”
在罗盘挡住剑气的同时ꓹ 陈靖的侧边更出现了一个人来,抓起他的手臂就将他拖开了30米远。
“吃下去。”那人扶正了陈靖ꓹ 给他嘴里塞了一颗昆仑玉虚丹。
陈靖筋脉受创,手脚行动极不自如,咽下昆仑玉虚丹后,滚滚热流窜进筋脉,在被这股温暖的感觉流淌过一遍之后,行动不自如的感觉终于渐渐消失。
修復大師
手脚可以正常抬起了。
“你是?”
陈靖不认识这个于千钧一发救了自己一命的人。
碧眼金雕系列:十絕殘魔 蕭瑟
“我也是一名秦家人。”
“谢了。”
“不必客气。适逢其会,遇到了,总不能见死不救。”这人微微一笑,又关切问他一声:“没受重创吧?”
“不算太重,但也不算太轻。”陈靖盯着钟舒阳目光恨恨地说道。
经过昆仑玉虚丹的修复,他的四肢这会儿虽然知觉一点点恢复了,可是筋脉的创伤,却至少要一段时间才痊愈得回来。
而且刚才,钟舒阳是真的要杀他,那种杀气绝对不假。
若非此人来得及时,他的性命在今日真的要宣告结束了。
“舒阳先生下手也太重了吧?”
手持八卦镜的男子开口道。
他年纪约在三十四五的样子,的确穿着昆仑的圣袍,是一名正儿八经的秦家后裔。
但他,陈靖真不认识,应该是第一次见。
可陈靖不认识,钟舒阳居然认识。
在那男子开口之后,钟舒阳冷笑一声说道:“是秦天海让你守在这里的吧?”
说完这句,他又直奔陈靖而来,剑气凝聚,还是要杀。
那男子瞳孔一缩,连忙将陈靖推开,喝道:“你快走。”
傲嬌鬼夫買一送一
九鼎軍師2
八卦镜往前一推送,形成一道铜墙铁壁。
钟舒阳的灼热剑气冲杀而来,像一条火龙撞在那八卦镜上。
咔嚓~
八卦镜出现了一条裂纹。
那个姓秦的男子嘴里也溢出了一口血来。
此人才金丹小成境界,要他来挡住金丹巅峰境界的钟舒阳,自然是勉强的。
可他似乎也做好了准备,能拖住钟舒阳两招,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在钟舒阳第三次出招的时候,日轮峰上一道滚滚耀眼的火光,像太阳射线一样爆闪而来。
在曼陀峰边缘位置,强硬地截断了钟舒阳的剑气。
那道耀眼的火光落地后,显现出一道人影来。
微现老态,但精神矍铄,总的比起来还是要比钟舒阳年轻一些。
他,正是秦天海。
“来我昆仑一脉杀人,你钟舒阳胆子倒是不小,你是不是也想要我去你蜀山杀个来回?”
秦天海霸道开口,说话的同时,手里抽出一把刀来,对着钟舒阳就砍了过去。
他们两人之间几乎隔了500米,但他这一刀,幻化出万米虚影,一刀之下几乎要将苍穹都给撕裂。
论境界,他也是金丹巅峰,比起钟舒阳不遑多让。
再看钟舒阳,面对这招未感大意,也祭出了自己的本命宝剑,挡下了这惊天一刀。
砰砰砰砰~~~~~~~~~
霸道的刀气,在被钟舒阳挡下之后,仍旧是发出了二十多道余震,如同连环爆炸。震得曼陀峰前广场的地面寸寸爆裂,几乎要化成一片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