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l145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這靈氣要命討論-第763章 空襲熱推-fgnpm

這靈氣要命
小說推薦這靈氣要命
劳拉的笔记本想来肯定有用处,陈克决定带回去给王艾琳看看,他将笔记本收下,此时,察觉到庄园外面有人进来。
陈克贴在窗口,透过蒙尘的窗帘缝隙,朝外头大门的方向看,只见十几个穿着黑色运动服的人正鬼鬼祟祟的在大门口晃悠。
正是下午3点,风有些大,干冷萧瑟的郊野只听得见呼呼的北风呼啸,那些黑衣人看庄园里面很安静,不知道用了什么工具,就把大门的电子锁给破了。
陈克是自己翻进去的,所以大门没留下突破的痕迹,这群人一看就来者不善,他们进来以后,从衣服下面掏出mac10冲锋枪,散开来,朝庄园里头前进。
陈克数了数,一共来了十二个。搞不清楚是不是灵能者,但看他们寒酸的武器和穿搭也不像,更像是入室抢劫的。
他看向地板上劳拉的尸体,自己本可以就这么一走了之,但不能尸体就这么置之不顾。
下面那群人进来将大宅的值钱东西洗劫一空便会离去,而且这里地处郊区,怕是自己走后,劳拉的尸骨烂成白骨都不会有人发现。
陈克退出房间,将门轻轻关上,来到了过道里,他用灵视一扫,一层大厅里,十几个毛贼已经闯进门来,正沿着楼梯摸索。
“你确定这栋宅子只住了一个人?”三个毛贼正在二楼走道摸索,正互相交谈。
“当然,我观察了两个月,还做了些功课,这栋宅子以前属于一个考古学家夫妇,几年前他们失踪了,只留下他们的女儿一个人住在这里。”搭话的贼道。
“这么大的宅子……他们得多有钱?而且这里破破烂烂的,不想有人住的样子。”跟在后面的贼有些不解。
“她也不怎么住这里,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好像是出去搞什么考古活动了。”领头的贼道。
“这里最好有值钱的东西,不然我们可得白跑一趟。”跟班贼抱怨起来。
“你太鼠目寸光了ꓹ 想想吧,这么大的宅子里只住着一个小姑娘ꓹ 我们只需要清理掉她……找到房契,就能把这宅子卖了,换一大笔钱。”领头贼胸有成竹。
三人往上ꓹ 来到第三层,看到有血从楼梯上流下来ꓹ 顿时紧张起来,再也不说话ꓹ 轻手轻脚往楼道的口子看ꓹ 发现一只手从墙脚边伸出来,抓着边沿。
三人连气都不敢喘,紧紧握住MAC10,打开了保险,等了好一会儿,带头的才顺着墙边小心翼翼挪上去,用脚轻轻拨动那只手。
只是碰了一下ꓹ 那手就瘫软在地上的血泊里,看来是死透了。
他朝另两人做了个手势ꓹ 然后把头从墙角探出去ꓹ 走道里的景象吓得他瞳孔紧缩菊花紧闭。
只见九具尸体躺在走道上ꓹ 断胳膊短腿ꓹ 血流成河。他们是从另一边上楼的同伴,这才几分钟不到ꓹ 人全死了。
“法克……法克……”领头贼暗骂着ꓹ 心里打起退堂鼓ꓹ 他没听到枪声,同伴死之前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ꓹ 这宅子里肯定有问题……怪不得总是空荡荡,失策了失策了……
“我们要撤……”领头贼朝下面走,话刚说出口,只见两个同伴已经倒在血泊之中。
一个死透了,面朝下趴着,还有一个扶着楼梯,脖子被挖掉一块肉,学往外面冒,他害怕的看着领头贼,捂着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像是在喊救命,又像是想要告诉他什么。
领头贼吓尿了,转身就想跑,此时,一只手抓住他的脖子,将他甩到墙上,他抬手扫射,只听嘎嘣一声,手骨立刻骨折,mac10掉在地上,腹部受到沉重的一拳,他疼得跪倒在地,捂着骨折的手吐胃液。
一个西装男抓着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你们是什么来头?公司?还是基金会?”陈克压低声线问道。
我與地壇 史鐵生
“不……不是……”领头贼哆嗦道。
“为什么来找她?嗯?!”陈克逼问。
“我只是来抢劫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领头贼保证道。
陈克不觉得对方有胆子骗他,看起来也不像是灵能相关的专业人士,于是一刀捅穿他的肾,扭动刀柄,捣碎肾脏,接着松开了对方。
他捡起对方的mac10,然后掏出手机给911打了个电话,道:“克劳福德庄园有枪杀案。”,接着,对着地板上的尸体射了几枪,就把电话挂了。
当警车驶来时,陈克早已经离开,只留下满地的尸体。
机场。
農女王妃 楠木左左
陈克来到临时停机坪,李墨阳的私家飞机正在做起飞前的检查,身着黑色女士西装的沈云女士站在一旁,见陈克走来,微微点了点头。
魔神法師
再見了,我終將逝去的青春
第九個夫君
“陈先生,我以为你会用自己的方式离开朗敦。”沈云朝陈克打招呼。
之前去日升的时候,李墨阳为陈克安排了沈云作为接应人,但他的小妹为了寻求刺激,冒充了沈云。
荒野巔峰 八九燕來
但这一次,是正牌的了,沈云扎了马尾,显得很干练,
“我需要时间思考,而且这红色的天空让人感平静。”陈克边说边朝飞机走。
“事情不顺利?”沈云问。
“诸事顺利就不好玩了,不是吗?”陈克叹了口气,此行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只是取了一个笔记本作为线索,他想一个人静静,理清头绪,再去面对那群伙伴。
“欲速则不达,陈先生。”沈云安慰道。
“飞机怎么回事?现在不能起飞吗?”陈克指了指检修的人员,他们正在起落架附近忙活。
“只是例行的检查,如果你赶时间的话,可以用自己的方式离开这里。”沈云道。
“你好像不怎么喜欢我坐你们家的飞机。”陈克笑道。
“我当然没这个意思……我只是在给出更好的方案。”沈云道。
“最好的方案,嗯……”陈克耸耸肩,听到巨大的涡轮引擎声响彻天际,逐渐逼近。
他和沈云一起往右侧天空看,一架客机正准备降落。白色的机体被红色天空的神秘光辉映衬成橘黄色。
眼尖的沈云发现这飞机没有放下起落架。
“比起这个……它要降落的跑道……好像是我们停着的这条……”陈克则观察到另一个要点。
“我们跟塔台联系过,这条临时跑道不会有飞机降落。”沈云道。
飞机越来越近,巨大的身躯朝着他们直冲下来,就像一颗载满了人的导弹。
陈克二话不说,朝飞机下面的检修人员喊了声快跑,然后拽起沈云的胳膊就往一边推。
漫天飛舞的蒲公英,傾聽愛語
庞大的客机砸在李墨阳的私家飞机上,机头触碰到地面时直接解体,火焰和爆炸声瞬间释放出来,就在这一刹那,陈克静止了时间。
客机那破碎的机头和逐渐变形解体的机身保持着46度角停在半空,李墨阳的私家客机沐浴在火焰之中,后半截已经爆开,弹飞的铁板和零部件也在空中定住。
沈云带着机组成员往安全区撤离,陈克一个人站在两架飞机的下面,思考着什么。
时间领域的范围可大可小,他要留出沈云她们逃跑的空间,所以没有把时间停止区域弄得太大。
这是一次单纯的事故吗?
陈克踩着爆炸的碎片,就像上楼梯一样,一步一步来到大型客机破损的机头处。
负责驾驶的两位飞行员在落地瞬间就因为撞击暴毙了,肉体炸裂,骨骼、血液和内脏朝着后面飞去,定格在半空。
陈克从裂缝走进机舱,爆开的驾驶室门可以让他侧着身子进入客舱,乘客们坐在座位上,大部分人都被安全带牢牢绑在座位上,但他们都死了……
陈克近距离观察了一下陈克们,他们右手都拿着餐刀,脖子上有刀口,所有乘客的动作整齐划一,是自愿自杀的。
一个穿着黑袍的人站在走道中间,脸上带着一个白色得无表情面具,从黑袍里裸露出的小臂上刻满了神秘符号。
陈克深吸一口气,这是一次计划好的袭击。
他没办法揭开黑袍人的面具,也无法查看他身上的神秘符号,时间暂停时,所有针对暂停物的动作,只有在时间重新流动后才能反映出来。
然而时间开始流动之后,下一秒,就是机毁人亡。他注定没办法找到线索。
陈克不甘心的下了飞机,走到沈云的旁边,时间领域被解除,下一秒,临时跑道上响起轰隆巨响,两架飞机变成两团火球,所有的死尸全都被气浪炸上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