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sih扣人心弦的小說 我的細胞監獄 ptt-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員工-83mnc

我的細胞監獄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監獄
这可不是韩东眼花,这位前来探监的女人眼里,含着与躯干一样的【黑涡印记】。
也就在韩东以魔眼观测到女子眼里的黑涡时。
对方同样特殊的眼睛发现了韩东的特殊性。
偶是霸道公主 秋亞亞
【对视】
借着目光交织的状态,女子眼球里的黑涡不停旋转,试图将韩东的意识拉进一道瞳类空间。
可是。
无论黑涡如何旋转。
韩东的意识却难以被撼动,始终留在大脑内。
坐在牢房深处的韩东以一种低沉的口吻说着:“有什么话直接吧,没有必要颅内审讯吧?”
牢房外的女子没有回应。
从站立的姿态更变成下蹲状态,让脑袋与牢里的韩东处于同一水平线,衣衫上也隐约印出一道银龙图案。
一阵温润柔和的声音传来:“刚来?”
“大概来了两个多月……”
金鋼進化
“我没有恶意,这里有外人并不方便谈话……等你出来后,我会再来找你的。”
“没必要去【天牢】吗?”
“有必要,但不是现在,等你出来再详谈吧。”
女子在表达自己的态度后迅速离去。
正当韩东疑惑于女子的身份是不是真的与黑塔有关,是否属于被黑塔判定为‘已死亡员工’时,隔壁牢房传来张奚良的惊叹声。
“韩先生,你认识龙景方士?果然,你是故意隐藏身份降到民间,为民除害的吗?”
“龙景方士……方士还分级别的吗?”
这句话把张奚良问得有点懵,但既然是先生的问题,他还是老实回答。
“是的,方士虽属于尸国内的特殊群体,但还是存在着高低区别。
刚刚那女人衣服上的银龙标志,正是龙景方士的身份象征,地位与实力都与朝廷最高武力-锦衣卫相当……可以说是另一批直属于皇上的禁卫。”
“禁卫?行了,既然她还回来找我,就到时候再说吧……休息一会儿。”
“好的。”
张奚良一副乖巧的模样坐在牢房里,绝不发出任何噪音去打搅韩东。
韩东立即将女子的事情抛在脑后,注意力全然放在自己的事情上。
经历过徐正阳事件,韩东从中感受到了《浮尸内经》的强大之处……光是达到绿僵级别,就能在面对黑僵的王铁柱时显得‘游刃有余’。
配合上【搏击俱乐部】带来的肉身纯度,能实现一种很自然的消力过程。
战斗期间,韩东多次被击中而飞向窗边。
实际上,正是韩东操控着‘被击中’的力量。
让对方的力量化作流体,将身体送往窗边……当然,过于强大的力量就如同湍流,很难彻底消去,还需要进一步的修炼。
一旦达到黑僵层面将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质变。
不知不觉,韩东又在牢房里漂浮了起来。
这一幕也让负责看守的狱卒看在眼里,私下向主事汇报着韩东的情况。
……

第三日。
韩东与张奚良被定为无罪。
不过,还需要办理一系列手续才能正式离开。
就在韩东准备签字画押时,前来负责手续的竟然是分部主事。
漆黑邢服配合着一种从肉体间散发而出的黑色煞气,给人一种能瞬间完成斩首的感觉,同为黑僵却要比王铁柱强大不少。
“听闻你这几日在地牢里修炼着一种浮空之术,可是杜之靖大学士所创的《浮尸内经》?”
“是的。”
此言一出,这位主事的眼神也是一瞪:
“为何不早点给出这一信息?你若修炼的是《浮尸内经》ꓹ 能在大宅里活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事已至此也不多说什么。
介于你两人体质特殊,我这里正好差了些人手ꓹ 可想在我这里担任捕快?
近期即可安排你们前往中央参与刑部大考,以你们的能力应该能夺得「绿衣卫」的身份。”
“多谢主事的好意,我们不太喜欢受拘束的感觉。”
我能看見狀態欄
这位主事也不喜欢强迫他人做什么ꓹ 既然对方不愿意就算了。
“拘束……生在天地间,自然就被万物所拘束。而且尸国的真正处境可比大多数人想得都要糟糕ꓹ 希望你能早日凝练【黑丹】吧。
我也想看看《浮尸内经》修炼出的黑僵有多强,能否在最终活下来呢。”
主事的态度极好ꓹ 甚至在韩东两人离开时还挥手道别ꓹ 不知道的还以为收了两人的贿赂。
一是因为韩东修炼的《浮尸内经》,二是有人特别向主事提过要确保韩东的安全问题。
“韩先生,我们去哪?要不要在这符箓区逛一逛……这可是仅次于皇城区的‘三大区’之一,无论是经济条件、生活环境都要比油坊区好多了。
凭我们两人的绿僵身份,在这里搞一套房还是有机会的。”
“回去吧。”
“哦。”
韩东根本没有兴趣,径直向着坟地而去。
乘坐棺材地铁返回油坊区,回到最初的破旧瓦房。
被王铁柱撞破的屋顶依旧还是原来那样ꓹ 地下室里存放的尸体也都全部发臭,没有压榨尸油的价值。
不过ꓹ 也就在韩东回屋没多久。
熟悉的火光便由角落处漂浮而出ꓹ 对应着一位身披白色道袍的女子ꓹ 衣领处的「银龙徽记」在火光的照耀下异常耀眼。
张奚良一下愣住ꓹ 双膝正要跪地时,突然被韩东喊住:
“快去修补一下屋顶ꓹ 这里没你的事……最好不要偷听我们的谈话ꓹ 小心耳朵没了。”
“是!”
张奚良当即便以体内的妖力ꓹ 构建出两条青色将耳朵堵住……这样娴熟得能力运用,可见这段时间在徐正阳的大宅里ꓹ 他的实力以及对妖力的掌控也都精进了不少。
“妖僵?挺不错的……好好培养能成为一位不错的助手。”女子轻声评价。
韩东这头根本没有接话或是客气什么,而是直奔主题:“你是黑塔里的员工吗?”
“确切的说,应该是实习员工。”女子很淡然地回答。
“还有其它员工在这里?”
總裁貪歡,輕一點
“不知道……至少与我认识的员工都死光了。
能遇见你这一位新来送死的员工,也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无奈。
而且留给你的时间也没有多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