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781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真不是大魔王 起點-第406章 國喪看書-cc1je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只怕过不了多久,你的武道修为境界就要超过我了,哪里还需要老夫的警示?”
三國經銷商
风无尘这么说这,但脸上挂满了笑意,显然对李云逸的这回答相当满意。
紧接着。
风无尘拱手行礼,道:“一夜劳顿,王爷辛苦了,也趁这空暇好好休息一番吧。”
“今日国丧,亦是王爷第一次出场,还是要谨慎些好,不要被一些有心人抓住把柄。”
风无尘说完,飘身离开了。李云逸则眼底精芒一片,面露思索。
他当然知道风无尘指的是谁。
系統之驕縱
楚贤王!
如果说整个南楚谁最希望叶向佛去死,最希望叶青鱼倒台,不用多问,就是楚京的一个三岁小孩都能说出楚贤王的名字,并且还能说出个一二三四。
如今叶向佛死了,自己坐在了他的位置上,楚贤王肯定是会有动作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楚贤王……”
李云逸坐在群英殿的高台上,就这样陷入了漫长的思索。
良久。
直到外面的日色越发明亮,李云逸突然如决定了什么,起身召唤。
“让邹辉过来。”
不多时,忙的满头大汗的邹辉来了,李云逸向他说了些什么,后者立刻脸色大变,惊讶万分,但是,当他看到李云逸坚定的眼神,很快平静下来,又匆匆离去了。
……
半日无话。
事实上,有不少人都看到了邹辉在群英殿内外的频繁往返,只是知道李云逸在里面,他们并没有多想。
今天,注定只有一个大事。
国丧!
整个楚京城的禁令还在持续,但并没有人敢于违背,因为人人都知道今天的重要性ꓹ 根本不敢惹是生非。
终于。
正午临近。
“嗡!”
又是一道钟鸣传遍整个皇宫,凡是听到的每个人都是精神一震ꓹ 其中自然也包括群英殿里的李云逸。
感应到殿外传来邹辉熟悉的脚步声,李云逸深吸一口气,掩去一天一夜劳顿的疲惫ꓹ 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送行的时候,到了!
一刻钟后。
在邹辉带来的仆从的帮助下ꓹ 李云逸穿上了特制的衣袍,一身素装ꓹ 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点缀。
走出大殿。
映入眼帘的ꓹ 是一片素白,就像是漫天飞雪,令人触目心惊。
再往下,是一片漆黑。
南楚的文武百官都到了。
人人身披黑色衣袍,庄重肃穆,更为这漫天的雪白平添了几分萧瑟。
李云逸从群英殿里走出自然引得了满堂注意,但是此时最引人注目的ꓹ 也是令李云逸一出门目光就牢牢锁定的,是最中央的一方棺木ꓹ 足足三十二力士肩抗ꓹ 不动如山。
叶向佛的棺冢!
望着它ꓹ 李云逸的双目之间从昨天晚上开始ꓹ 第一次出现了一抹复杂。
死亡。
任何人都摆脱不得的天道规则!
天下谁人敢说自己一定不死?
连站在武道巅峰的圣境四重天强者也不能,他们虽然寿元绵长ꓹ 但终究还是有穷的。
“唉!”
李云逸发出了一声连他自己都不知为何而发的叹息。
直到。
“摄政王爷ꓹ 请这边来。”
有髪须皆白的老人走上前来ꓹ 恭敬施礼,眼底有敬畏之色。
礼部尚书ꓹ 孙晓旭。
李云逸看了他一眼,随其移步。
整个国丧大典都是由礼部来做。事实上,从这一点来说,今夜最忙的倒不是李云逸,而是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完成这一切,已经着实不错了。
当然。
也必须得完成!
不完成,那就是掉脑袋的事。
至于李云逸,也只要完全按照礼部选定的流程去做就是了。
告慰在天之灵、宣读叶向佛一生事迹……单单是第二条,就足足用去了一个时辰的时间,各种华丽的辞藻点缀,详尽叙述了叶向佛的一生和重要战役。而这些,又引得各大将军所在的人群荡起阵阵涟漪。
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又发生了一件事。
楚贤王来了!
没有宣扬,没有人敢高声禀告,楚贤王无声无息出现在了送行的队伍里,在孙晓旭的指引下坐在了属于他的位置上,整个过程一片安静,别说说话了,楚贤王甚至都没有和李云逸对视一眼。
王终见王!
楚贤王的出现立刻让在场所有人的心头蒙上了一层紧张的情绪。
好在。
令他们担忧的那一幕并没有出现。
李云逸不动声色,楚贤王安静如鸡,所有人在一片忐忑和不安中为叶向佛送行。然而就在这时,他们不知道的是,虽然李云逸于外并没有任何表现,但实际上,他的体内就不是这么平静了。
轰!
命宫宝穴震颤!
当李云逸从群英殿里走出,迎上众人的注视时,他就感觉到了体内命宫宝穴的颤动,只不过刚开始还很轻微,但随着叶向佛这场国丧的持续进行,这股震荡越来越强烈了,直到楚贤王来到的那一刻——
轰!
命宫宝**部,就像是有一层新的桎梏被打破了,一股不似真气,更和神念无关的白色力量蒸腾,在李云逸惊讶的注视下汇聚一体,化成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小人儿。
真灵?
传说中真灵就是这个样子的。
但……
“不是!”
李云逸内视己身,看向纹丝不动的神阙宝穴,斩断了这份猜测。
不是真灵。
因为他的神念没有发生任何变化,没有减弱,也没有明显的增长,一如之前一样。
那它是什么?
李云逸惊讶,正在这时,他看到命宫宝**梼杌虚影的出现,欢呼雀跃,就像是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洞天福地,老老实实盘踞一边,吞吐白色迷雾,身形隐隐壮大。
这是……
李云逸见状精神蓦地一震,因为他想到了关于梼杌的一则传说。
“命运规则!”
“信仰!”
“难道这些是信仰之力?”
望着体内仿佛从冥冥虚空诞生,同命宫宝穴里的自己相融的白色雾气,李云逸心头一颤,心起明悟。
有可能!
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自己体内这突然多出来的力量,就是信仰之力!
因为叶向佛已死。
因为自己已经成为了南楚的摄政王!
“辟天下,聚人心?”
李云逸心有所悟的同时,尝试驾驭这股力量,令他意外的是,整个过程竟然轻松无比,尤其是当他神念撒开,把信仰之力加持周身。
呼!
一道道身影出现在识海。
是他身边的每一个人!
但是他们的色彩却不一样。
其中风无尘邹辉两人是白色的,就像是寻常的山雾一样,似乎与自己有某种勾连。另一边,整个过程一直在哭泣的叶青鱼,身上却是散发着黄色的光芒。
“颜色,代表着他们对我的认可程度?”
“白色只是信仰之力诞生的开始……黄色已经很高了?”
“若是如此……熊俊他们又能给我提供多少信仰之力?”
李云逸在心里猜测,脸上波澜不惊,没人知道这个时候,在叶向佛的国丧上,他竟然走神了。
但是,当他把信仰之力加持的神念落在一旁的楚贤王鲁冠侯等人身上……
黑!
他看到了黑色!
鞠王宁武侯等人身上的黑色很是浅薄,似乎只是对自己心有腹诽而已,但是在鲁冠侯和楚贤王的身上,他看到了漆黑如墨的黑暗,就像压抑的夜色,让人喘不过气来。
恶意!
这是信仰层次的恶意!
楚贤王他可以理解,毕竟从一年前那件事开始,自己和他就站在了对立的两面上,如今自己接过了叶向佛的遗命成为南楚新的摄政王,两人之间的关系能融洽才怪呢。
但是鲁冠侯……
从他身上的黑暗中,李云逸甚至看到了一抹血光!
“他是血月魔教的人?”
“是正主,还是棋子?”
李云逸心头一震,以为自己借助命宫宝穴的莫名反应找到了血月魔教的正主,突然——
呼!
天边。
无尽浩荡的信仰之力灌入体内,李云逸精神一凛,讶然抬头。
这是整个南楚的信仰?
对新王的信仰!
一个人,信仰之力自然不算什么,但关键是,它的数量多啊!
“它能提供修炼么?”
李云逸正要猜想,突然,就在他抬起头的那一刻——
轰!
信仰之力灌入的双眸望向天际,李云逸看到了漫天的血色和黑暗。当然,也有光明,只不过,边缘的血色和黑暗实在是太浓郁了,如狼烟吞龙,要把他整个淹没。
“血色,代表着各大王朝对南楚,对我的虎视眈眈?”
“黑色……”
李云逸眼瞳一缩,余光从鲁冠侯身上散发的黑芒上掠过,后者阴煞浓重,但是在李云逸眼里——
“他只是棋子!”
“血月魔教正主,另在他处!”
李云逸也是第一次掌握信仰之力,看到了诸多其他人看不到的东西,也无法完全断定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只是猜想而已。
所以下一刻,他还是选择坚持了自己先前的决定。
“稳住当前!”
全境汙染 白胡子的貓
“绝对不能打草惊蛇!”
李云逸压下心里信仰之力的躁动,继续专注当前国丧,目光灼灼。而就在这时,还浑然不知自己已被盯上的鲁冠侯也在用余光观察着李云逸,心头暗暗思付。
“局势……差不多了。”
“开局完美,至于下一步怎么走……是时候回去一趟,问问师傅了。”
鲁冠侯还有师傅?
如果李云逸知道这一点,定会毫不犹豫的直接下手,从鲁冠侯口中逼问出其师傅的下落,将其诛杀,把整个血月魔教连根拔起。只可惜,他并不知道这些,看着国丧的继续,心里在盘算着其他的事情,也是——
他即将要做的事情。
……
閻皇霸天道 小標語
终于。
黄昏在即。
鳳還朝,妖孽王爺請讓道
属于叶向佛的这场国丧终于要结束了。
棺冢下葬。
邹辉从人群里站了出来,手上捧着一张圣旨:
婚後再愛:豪門前夫 明小透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日起,镇国王李云逸为摄政王,监国天下!各位将军远行辛苦,如今叶公身死,三大王朝虎视眈眈,请各位务必早些回去,固守边疆。”
“至于其他百官……”
邹辉冷冷望向身前所有人,道:
“请前往宣政殿,摄政王爷有话要说。”
李云逸监国!
甚至,现在就要开始他上位后的第一场朝拜?
邹辉此言一出,既是圣旨,当然没人敢不从,却是人人忐忑不安。虽然楚京城已经封禁,但以他们得手段自然知道,李云逸上午已经见过三军将领了,似乎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在这种情况下,李云逸当然无需再留下他们。
那么,现在呢?
军方已稳,还有内阁六部!
李云逸的下一把火,马上就要烧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