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tf3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我有一座藏武樓 起點-第六百五十九章 一品居前-lhg46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
时间来到巳时,别院中的王府侍卫以及下人开始有条不紊的行动起来,摆开仪仗,准备好相应的车马,最后团团簇拥王府的三个主子,缓缓朝着河阴县城一品居赶去。
一路上,淅淅沥沥的小雨已经转晴,天空阴云散开,暖融融的阳光刺破云层照耀大地。
因此多了许多来去匆匆的行人,甚至有一些明显身怀武学,背负刀剑的武林人士。
不过面对声势如此浩大的王府车队,普通百姓也好,武林人士也罢,心思相同,尽都躲到一旁,避讳开来,神色或是羡慕,或是敬畏,或是嫉恨。
段毅人坐在泛着淡淡清香的华丽马车之内,掀开一角车帘,目光流转,心内安详。
见到这一幕,也不禁感慨万千,这就是王府的威严和霸道之处啊。
空戰王牌 孫武後裔
过了大约小半个时辰,王府一行人来到一品居。
这是一栋位于城中幽静街区的酒楼,高有五层,在这小小的县城当中不说一枝独秀也是十分罕见。
外表看来,飞檐斗拱,富丽堂皇,位于朱红大门顶上的牌匾上,以金漆为墨书写着一品居三个大字,浓浓的豪气扑面而来。
“这就是一品居啊,看起来倒是不错,不知道里面的饭菜味道如何。”
一品居的主人师从御厨,走的是高端路线,也是这河阴县城规格最好的酒楼,内中酒水不算出名,但各项菜色却是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尤其是一些宫廷菜品。
比如点心类的杏仁佛手,香酥苹果,热菜类的凤尾鱼翅ꓹ 红梅珠香,民间只闻其名ꓹ 却未见其详,纵然有钱,也未必能吃得到ꓹ 段毅对此还是有些期待的。
此刻,一品居外面早已经人满为患ꓹ 宽大的街道显得拥挤。
有一驾又一驾车辆排列开来,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直接排到了街尾ꓹ 一匹又一匹的高头骏马挂着鞍子ꓹ 喷着响鼻,有小厮安抚喂食,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还有各家的下人随侍在街边等候,不时的谈论高笑,让这往日幽静的地方成了此刻城中最为热闹之处。
见到王府一行人赶到,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宛如被掐住脖子,本来喧闹的声音也是瞬间被压下下去。
不论是城中豪族家中护卫ꓹ 还是各大江湖帮派宗门的弟子,自发的闭上嘴ꓹ 绷紧身子ꓹ 安安静静的恭迎王府之人。
今日ꓹ 但凡能被邀请来一品居的ꓹ 都代表着本身的地位,实力ꓹ 都有自傲的本钱。
但所有人都很清楚ꓹ 他们都只是陪衬ꓹ 今日真正的主角只有两个。
重生秋華再現 佟言
一个是作为主办人的端王,天子心腹爱臣ꓹ 圣眷正隆,一个是横压北地,拥军数十万的霸主镇北王,更显强势。
奪心總裁:辣妻狂傲如火
仙劫 滄海鯤鵬
琢玉成華
待到夏宏笑着脸,从马车上走出,在王府侍卫众星拱月一般的簇拥下站在一品居门前,这满大街上知道他身份的人自发的齐齐低头,后撤一步,整齐划一。
甚至许多人激动的微微发抖,浑身乱颤,脸上更是憋得通红。
这可是镇北王,北方大地首屈一指的人物,若非机缘巧合,恐怕他们穷尽一生也未必能见得到这般人物一面,如何不激动,如何不兴奋?
一品居的反应也很快,从大门内小跑出来一个衣着华丽的小胖子,大约二十多岁,浑身肥肉,眼睛眯成一条线,诚惶诚恐的上前拜见,礼数做的很周全。
经他自我介绍,这是一品居老板的儿子。
这一品居老板今日亲自下厨,自然没办法分身前来拜见镇北王,因此儿子代替,也不算是失礼。
段毅目光明亮,感官敏锐,注意到,这小胖子别看人长得胖,但居然还身怀一身不弱的武功。
通过呼吸吐纳,以及一些细微的动作行为,段毅推测他的修为至少也是通脉大成,甚至已经凝元成功,不由得感到诧异。
莫非那御厨还管教武功?还是这一品居老板家传的?
这般武学修为,这样的年纪,放到江湖上也算是青年才俊,小天才一枚了。
夏宏对此倒是没什么表示,也不曾见怪,安抚了小胖子几句,便走向一品居。
夏宏是镇北王,没人敢在他前面,自然一马当先,段毅和夏宁一个世子,一个王子,一左一右跟在他后面,也是龙行虎步,霸气非凡。
这倒是形成了一个奇特的景观,这一老二少面目都极其的相似,俊朗不凡,但同时,夏宏和段毅相似之处还在夏宁之上,让不少知道风声的人暗暗嘀咕。
等到夏宏等王府中人迈进一品居的大门,街上才轰然一声重新热闹起来。
只见一个长着大嘴,满脸八卦,一看就愿意说是非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和自己小圈子里的人宣扬道,
“见到没,见到没,那镇北王的世子和镇北王长得这么像,说不是父子都没人信,还什么流落在外的侄儿,根本就是在遮羞啊。”
在他身边,有个似乎对于镇北王很没有好感的男人连连点头,小声应和着,
“没错,没错,我猜肯定是这王爷仗着自己有些势力,对人始乱终弃,等有了孩子,心里愧疚,这才让那小子登上世子的位子,呸,真不是东西。”
类似的传言其实早有流传,不然这些接触不到高层人,怎么也想象不出,会有人把自己的王位传给侄子而不是亲生儿子,这显然不合理。
当然,也有一些比较理智且聪明的人预见到今天的酒宴恐怕不会平静。
陰陽探長 徐紹川
虽然镇北王和端王两个表面和气,但一些两者不合的闲言碎语也是屡禁不止,难免让人产生遐想。
一个身材粗壮,背负重剑,面如沉水一般的青年混杂在人群当中,在段毅露面的刹那,便刻意低头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等到段毅跟着夏宏走进一品居的大门,才重新将目光投注向他们的背影,心思沉重,
“这两人倒是比我想象的还要克制,表面看来,很亲近,似乎没什么矛盾。
我創造的精靈太優秀了 佐菲的鏟屎官
鋼鐵蘇聯 柯基丶
莫非这夏宏真得就对段毅有信心,确认他没有争王的想法?
罢了,再看看吧,今天或许能有意外的收获。”
在这青年的身边,长着山羊胡,曾经去招揽段毅的陈先生同样看着段毅和夏宏的背影满是疑惑。
血脉,身份,已经被宗人府承认,夏宏必不能容忍,但现在却看不出什么,莫非这个计划真的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