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ziiz超棒的玄幻小說 這個刺客有毛病 任秋溟-第二百一十章 那個人推薦-0al5k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薛铃稍微有些失望。
但是这似乎才显得更加理所应当。
哪怕是何萍,这个蜂巢之中地位已经接近最高的玉蜂刺客,其实距离蜂王,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况且薛平自己本身也不是身在黑暗中的人物,哪怕说他能够抽出精力来处理蜂巢的大小事务,但是明面上,他依然是锦衣卫的指挥使,是圣人最得力的鹰犬与膀臂。
毕竟,原本蜂王的身份,就是一个莫大的禁忌。
“这样啊。”薛铃开口说道。
“对了,萍姐。”薛铃看着何萍继续说道。
“还有什么事情吗?”何萍问道。
哪怕如今何萍已经是阶下之囚,但是她的态度依然平静无比,当然这与秦并没有对她施加什么折磨有关,但是这未必是秦不敢。
大概只是感觉没有这个必要。
“在您看来,如今最好的结局是什么?”薛铃轻声说道。
简单来说,如今的局面可以用骑虎难下这个词语来形容。
其实薛铃知道,圣人已经三番五次尝试解决这次的问题,从谢恩开始,再到现在的吕渊,可是偏偏秦就是软硬不吃,先杀谢恩,如今再与吕渊面上大战,内里却开始密谋合作,这让一切未来的发展变得越发扑朔迷离起来。
何萍看着薛铃笑了笑:“这个问题,你问谁也不该问我不是吗?”
“但是我想听听您的答案。”薛铃有些紧追不舍地说道。
教我妖術的女孩
何萍看着薛铃的眼睛,少女的眼睛黝黑而明亮。
其实薛铃也是一个很小的女孩,如今尚且没有过十八岁的生日。
但是这段时间中,这个少女的生活环境,却经历了堪称天翻地覆的变化。
最強無敵特種兵 九姑良
“我的答案吗?”何萍喃喃,然后抬头看着薛铃:“最好的结局,就是那个人一定要死。”
“如果他还活着,那么无论是什么样的结局,都不会是什么好结局。”
薛铃当然知道那个人是谁。
殺手穿越:帝國的冷艷皇後 小果兒
她看着薛铃,有些诧异:“既然这样,您和秦的目的不应该是一致的吗?”
何萍摇摇头:“秦可没有非要那个人去死。”
“况且,现在并没有什么可以杀死他的办法。”
“我们可以在这里讨论他的生死,但是却对他产生不了半点的影响。”
薛铃看着何萍:“连您都杀不死他吗?”
“现在的我,连秦都杀不掉,更何况是他。”何萍淡淡说道。
薛铃有些不可思议。
她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竟然要比秦还要强大。
但是这话从何萍的口中说出来,薛铃就不由地想要选择相信。
“他有那么强吗?”薛铃问道。
“他绝对比我们每个人想象中的要更加强大。”何萍看着薛铃淡淡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还要杀我爹?”薛铃忍不住说道。
詛咒世界
既然你已经无可匹敌地强大,那么何必还要畏惧一些弱者?
“因为越强大,便越胆怯。”何萍平静说道:“寿命越长ꓹ 你就越加畏惧死亡。”
“一山不容二虎。”何萍看着薛铃:“当你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威胁的时候,你当然会选择除掉威胁自己的那个人。”
何萍好像说出了薛平被杀的愿意ꓹ 但是薛铃却依然有一些不真实的感觉。
“所以对那个人的想法都处于猜测,因为他的一切都包裹在重重迷雾之中,如果说几十年前还有人能够理解他ꓹ 有资格和他平等地交流,那么几十年后的今天ꓹ 这样的人恐怕一个都不存在了。”何萍继续说道。
薛铃沉默以对。
“所以说,这一切最好的结局ꓹ 就是他死掉的结局。”
“但是他如果死掉了ꓹ 这个国家又该怎么办?”
“从来没有哪个国家会缺少一个皇帝。”何萍平淡说道:“况且,这从来都不是我们要关心的问题。”
“我只是说,如果这件事,会有一个好的结局的话,那么这个结局,一定就是那个人死了。”
“他只要还活着,每一个敢触怒他ꓹ 敢忤逆他,敢于违抗他的意志的人。”
“都会不得好死。”
薛铃点了点头:“我会将这些话也告诉秦。”
“我也会将这些话记在心里。”
“如果需要的时候ꓹ 我会多想一想。”
“谢谢萍姐。”
“您还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ꓹ 但是我保证ꓹ 不会有人来打搅你。”
“也不会有人来伤害您。”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秘女人
“还有我想。”薛铃看着何萍ꓹ 顿了顿,突然说道:“您知道霍萤在哪里吗?”
紅色帝國1924 水木文人
何萍敏锐地感觉到薛铃改变了一下话题。
但是她还是笑了笑:“我知道与不知道ꓹ 都没有意义。”
“如今我被抓到了这里ꓹ 也就意味着ꓹ 你们已经没有办法从我这里找到她了。”
何萍说了你们。
薛铃叹了口气。
“请相信我,如果我有机会的话ꓹ 我一定会放您出去的。”
金牌獵人:媚世妖妃惑君心 汐夢青春
但是现在,即使薛铃贵为蜂后,也没有办法从秦的手中堂而皇之地将何萍放走。
何萍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你是个好姑娘,坚持做自己就可以了。”
薛铃向着何萍再深深行了一礼。
转身离开。
而将自己带来的那盏灯留在了何萍的面前。
何萍看着薛铃的消失,也看着那盏依旧在静静燃烧的油灯,不由微微笑了笑。
新時期領導幹部培訓教材:領導幹部核心能力提升(2017)
撼動世界的遊戲開發商
然后摇了摇头。
……
……
“所以何萍就是这样对你说的?”秦看着眼前的薛铃,平静问道。
薛铃点了点头,虽然她知道两个人的交谈一定会在秦的监视下进行,但是此时还是稍微有些紧张。
滅世邪尊
哪怕她已经将自己与何萍的谈话大致都复述给了秦。
“所以,你又是怎么看的?”秦看着薛铃,平静说道。
“那个人是我的杀父仇人,所以无论如何,我的选择都不会太多。”薛铃看着秦,平静说道。
“其实,薛平大人,有可能并没有死。”秦看着薛铃,淡淡说道。
“什么!”薛铃不可思议地说道。
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这种可能。
“你见过薛平大人的尸体吗?”秦问道。
薛铃瞬间被问住了。
“但是我亲眼看到他被下葬了。”
“如果下葬的只是一个棺材呢?”秦继续问道。
薛铃呆住了。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