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高管:我們都沒有想到M1的性能有那麼強

蘋果高管:我們都沒有想到M1的性能有那麼強

蘋果近日發佈了自主研發處理器M1以及搭載新處理器的筆記本電腦,顯示其速度和效率都有很大提升。發佈會結束不久,蘋果三位最資深的高管——營銷總監格雷格·喬維亞克(Greg Joswiak)、軟件主管克雷格·費德里吉(Craig Federighi)、硬件工程負責人約翰·特努斯(John Ternus)接受了媒體專訪,稱M1將是未來所有技術的基礎。

M1的性能超出蘋果預期

M1芯片有很多功能:它的速度要快得多,在大多數任務中,搭載M1的電腦比舊款Mac快三倍之多。它的效率也要高得多,電池續航時間是英特爾版MacBook的兩倍。蘋果最資深的工程師聲稱,M1代表着蘋果過去和未來的交匯。M1不僅設計超前,而且也將是未來所有技術的基礎。它也承繼着蘋果的過去,將持續多年的研究工作整合到全新的單個芯片上。這款芯片也許代表了蘋果的全部理念,即什麼樣的計算應該比他們以前做的任何東西都更好。

在新款芯片和Mac發佈之時,蘋果的代表始終在強調這一事實:他們喜歡所有Mac。喬維亞克、費德里吉和特努斯稱,蘋果其實也沒有預料到會有如此大的進步。在喬維亞克本人拿到新電腦的時候,也不禁驚呼“簡直不敢相信”。

而費德里吉說:“這超過了我們的預期太多。有時候你會制定一個目標,然後在即使接近實現目標的情況下,都會感覺非常滿意。可是這次,當我們將所有碎片拼合起來時,卻發現比我們預想好得太多。”

特努斯說,隨着開發取得更大進展,情況變得更加明顯,芯片正在做他們此前沒有預料到的事情。

有用戶疑慮是否應該跳過蘋果的第一代產品,因爲他們覺得許多問題可能需要到下一代才能解決,並且挖掘出更多的潛能。對此,喬維亞克、費德里吉和特努斯三人都認爲,蘋果的新電腦對他們很有吸引力。喬維亞克稱,他“已經購買了搭載M1芯片的設備,沒有任何猶豫”。費德里吉戲稱:“訂購網站上擠滿了蘋果員工,沒有人擔心這個系統會出問題。”

M1只是新處理器起點

蘋果向來以其營銷能力而聞名:M1芯片取了如此直白的名字似乎很不尋常。費德里吉開玩笑說,該公司的頂尖營銷團隊花了1年時間纔想出了這個名字。喬維亞克說:“我認爲M1對於Mac芯片來說意義非凡。蘋果的手機芯片開始使用‘A’,從那時起,我們就開始嘗試使用有意義的字母。我們的耳機芯片使用H開頭,你應該已經開始感受到這種趨勢。在這一點上,我們是出色的營銷者。”

M1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相當清楚地表明將會有M2、M3等等。這個名字也引發了人們對未來Mac可能會是什麼樣子的猜測。蘋果當然不會透露這些芯片可能會有什麼功能,該公司在發佈會上表示,新處理器只是一系列芯片的起點,僅此而已。

M1最初應用在三種不同的產品上,即MacBook Air、MacBook Pro和Mac Mini。Air和Pro採用完全相同的芯片,它們如何保持差異?費德里吉表示,Pro有風扇,而Air則沒有,兩者的性能差異就源於此。事實上,真正影響這些芯片性能的是散熱:當你給它們更多的冷卻時,它們會變得更快。

蘋果明確表示,M1完成過渡將需要兩年時間,這讓該公司陷入了一種奇怪的境地。雖然仍在營銷M1,但看起來已經有點兒過時的感覺。

曝季前賽將於12月12日開打 各隊9天內打3到4場比賽

那麼,爲什麼用戶爲什麼要買它呢?蘋果的答案是,該公司仍然非常信任它們能做好應該做的工作。喬維亞克強調,Mac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年”,在上個季度增長了近30%,顯然人們依然喜歡這些產品。

蘋果對改變芯片架構有經驗

女子離婚途中被丈夫扔下橋 傷口仍無法癒合或需截肢

蘋果在改變芯片架構上有信心在很大程度上源自它以前做過這樣的事情:當年被自研處理器取代的英特爾芯片也曾被視爲未來的象徵。2005年,蘋果宣佈將從PowerPC處理器改爲使用英特爾處理器。費德里吉說:“我們以前也這麼做過。在此期間,我們看到業內其他公司也在這麼做,但並不那麼成功。但我相信,我們已經真正完善了這類過渡,我們非常清楚如何處理這些工具,讓開發者使用更容易。”

這些工具包括Rosetta這樣的軟件,它會把爲英特爾版Mac開發的現有應用程序轉換成Apple Silicon Mac可以使用的應用程序。新電腦可以運行iPhone上的應用程序,也可以運行舊款Mac電腦上的應用程序,開發人員只需開發一個版本即可。而在用戶看來,他們的操作系統似乎完全一樣。


臺灣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突破600例

這三位蘋果高管都同意,好的體驗就是“用戶總的感覺大體相同,只是速度快了很多。”

但蘋果電腦外觀卻看不出這些創新。當新的MacBook Pro關閉時,它看起來與被其取代的舊款沒有什麼區別。雖然它的打開速度可能會快得多,但外殼幾乎沒變。蘋果難道不想製造看起來全新的、重新想象的Mac電腦嗎?特努斯說:“在我看來,只要從M1開始,它們就爲這一過渡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而且,你知道,我們通常不會僅僅爲了改變設計而去改變。我們這裏有很棒的平臺、處理器,我們可以把它們很好地結合起來,這就是它背後的想法。”

蘋果在打造觸摸屏Mac?

但果粉兒們一再猜測,蘋果將對Mac做些更深刻的事情。例如,把它變成像iPad一樣的東西,或者利用這種轉變從根本上改變其筆記本電腦的工作方式。蘋果一再堅稱,它認爲筆記本電腦的外形很有價值,有別於iPad等觸摸屏設備,但人們並不總是相信它們。

這導致了一些想法的誕生,包括蘋果重新設計新的MacOS就是爲迎接觸摸屏Mac到來做準備。費德里吉對此澄清說,Big Sur的美學設計借鑑了iPhone和iPad,包括按鈕更大,空間更大。許多評論人士指出,這更方便手指創作,但蘋果高管予以否認。

費德里吉稱:“我得告訴你們,當我們發佈Big Sur的時候,有些人開始猜測:‘哦,天哪,看,蘋果正在爲引入觸控做準備。’這時我就會問:‘他們爲什麼這麼想?’我們設計和開發的MacOS操作系統外觀,只是希望讓人們覺得舒服、自然,絲毫沒有考慮到觸摸的問題。我們也在使用iPad和手機,這些設備現在都使用更大的視網膜屏幕,所有這些都讓我們想到了Mac的設計,它讓我們覺得舒服,但實際上與觸摸沒有任何關係。”

費德里吉補充說:“作爲一名用戶,我在蘋果設備家族中穿梭起來從未像現在這樣感到舒服,我每天都會在iOS 14、iPadOS 14和MacOS Big Sur之間穿梭數百次,轉換過程的影響越來越小。人們都覺得這款設備的體驗非常自然,這就是我們希望你看到的,而不是輸入方式未來會發生變化的信號。”

這些新電腦看起來一點兒也不像iPhone,但賦予它們生命的芯片大量借鑑了蘋果便攜設備的設計。這款小小的芯片有可能決定世界上最大公司的未來和命運,但它的確是在蘋果過去的成功基礎上構建出來的。(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