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d9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漢世祖 ptt-第195章 王、韓遭貶閲讀-06ufp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一场欢庆的中秋御宴,最终在尴尬之中,局促地结束了,就如一盘好菜,吃了一大半,发现一只死苍蝇,十分倒胃口。
野獸的魔法師
網遊之混沌劍魔 小生火龍
雄霸陰陽 一路暖陽
散宴之时,刘承祐的脸色十分难看,面上的阴沉几乎凝成实质,是个人都能感受到皇帝心中的愤怒。
王峻请问罪韩通,韩通也不是泥捏的,当殿呈禀下情,说王峻言辞猖獗,侮辱大将,并对天子不满,口出不逊。
两个人,直接在大殿中争执了起来。对此,刘承祐还能怎么办,原本他不想当廷发作,但被逼到这个份上,干脆从二者请,一并允了,命卫士当场将二者拿下,打入诏狱。
如此一来,王峻却有种损人不利己的感觉,韩通是被拿下了,自己也搭进去了。被押下去的时候,那张脸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这些武夫,太过放肆,骄狂跋扈,肆意妄为,目无君上,无视朝廷礼制,今夜是什么场合,竟敢如此放肆,好好的一场中秋宴,就这样被捣乱了!”御史中丞赵砺满脸的愤慨。
看向御史大夫边归谠,说:“边公,必须得弹劾王、韩二人!”
“今夜回去,就写劾章,明日一早呈上去!”边归谠直接道ꓹ 说着加快脚步。
离席的勋贵高官们,不论文武ꓹ 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所议者,无非是殿上发生的情况。
“侍卫司正副统帅ꓹ 一朝被拿下,军中难免动荡啊!”赵弘殷父子ꓹ 相携而出,赵弘殷不由叹道。
重生之我就是魔
赵匡胤望御史那边瞟了瞟ꓹ 低声应道:“王、韩二帅ꓹ 做得也太过,确是无礼,也不给陛下面子。看御史那边的情况,只怕明日起,朝中也少不了波澜!”
“王侍帅矜功,韩副帅性刚,平日里在司衙ꓹ 就有冲突,如今在崇元殿上爆发出来ꓹ 却是看错了场合!”赵弘殷道。
赵弘殷如今的军职ꓹ 是侍卫步军都虞侯ꓹ 与赵匡胤有“一门两虞侯”之称。赵匡胤脸色却不轻松ꓹ 继续压低声音,说:“儿只虑ꓹ 军中起变故ꓹ 波及到我父子啊!”
“我儿何意?”不知是被冷风吹的ꓹ 还是受赵匡胤言语影响,整个人精神了些。
赵匡胤的酒量是真的好ꓹ 方才在宴间,与禁军的将帅们,是论碗喝,此时面浮酒意,目光却十分清明。
我的女神攻略 小少爺
左右张望了两眼,赵匡胤干脆贴上扶着赵弘殷,说:“今夜过后,对王、韩二人,不管陛下如何处置,他们都不可能再居侍帅高位。如此,必定引来侍卫司高层军职的变动。
父亲为侍卫都虞侯,儿为殿前都虞侯,本为人所非议,只怕届时军职调动,免不了为人所针对。想郭枢密父子,郭枢密入掌军机,邢国公便自请离京,所为者何,避嫌。
我父子二人,声势与郭枢密他们,自难并论,但朝中军中,岂缺嫉妒者……”
赵匡胤,不知该说他机灵,还是敏感,但从其郑重的神情,可见其认真。
不畏將來 不念過去 十二
而对赵匡胤所言,赵弘殷也警惕起来,琢磨了一阵,严肃道:“我儿所虑甚是!这样,改日我便自请去职,到地方上去!”
“儿不是这个意思!”赵匡胤闻言,赶忙道:“父亲上了年纪,身体也不爽,如要去职离京,也当是儿主动!”
赵弘殷则摇了摇头:“正因我年纪到了,到地方上也好养养老。当今天子志在天下,我儿也有壮志,在京中机会多,也是你施展才能的地方。你要是离京了,说不准便被遗忘了,要是皇帝想不起你,岂不蹉跎,白费光阴!”
听赵弘殷之言,赵匡胤心里,不由生出浓浓的感动,搀扶老父的手,更加稳定有力了。
刘承祐这边,离席之后,神情冷肃的往崇政殿而去,脚步生风。
“王峻与韩通之间的冲突,究竟是怎么回事,有没有问清楚?”刘承祐问张德钧。
张德钧答:“小的已查问在侧内侍,起因在王都帅,言辞讥讽,激怒了韩副帅!”
“朕问的是具体细节!”刘承祐冷冷道。
张德钧赶忙将王、韩、二人的对话禀来,虽然难以做到完全复原,但大概意思,是很清晰的。
“是!”
回到殿中,刘承祐气犹未消,心中就如积压了一块垒一般,落座不久,猛地拂过御案,奏章散落一地,吓得殿中内侍尽低头。
“参见圣人!”
抬眼,正见大符庄重而来,美眸扫了几眼,见那些散落的奏章,伸手示意了下,内侍们赶忙上前,快速收拾整理好,逃也似地退下。
“你怎么来了?”刘承祐沉声问道。
大符坐到刘承祐身旁,柔声问:“还在生气?”
“焉能不气,岂能不气?”刘承祐手指挥着崇元殿方向:“当着满殿的朝臣,就敢那般放肆,完全不将我这个皇帝放入眼中。中秋御宴,与天同乐,君臣共欢,竟成笑柄!朕威名何在,朝廷威严何在!”
见皇帝这怒气冲冲的模样,大符却是不由掩嘴而笑,看得刘承祐一愣:“何故发笑?”
“二郎平日威仪孔时,沉稳庄重,少有见你似这般怒不可遏,而形于色。甚觉惊奇,故而发笑。”大符答道。
闻言,刘承祐不由看向大符,迎着其目光,注意到他那双几乎会说话的眼眸,刘承祐不由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胡茬,说:“看来我是失态了!”
大符伸手,轻柔地在刘承祐胸前抚着,似乎想要将他心胸中的怒气抚平:“臣子犯错,二郎依制惩罚即可,何必动怒,伤了身子,多不值得。”
“朕还没有那么脆弱!”经大符这么劝解,刘承祐心绪慢慢平复下来,深吸了一口气,冲她说道:“我所气者,又岂只王、韩二人。思天下治乱之根源,骄兵悍将难制,必属其一。以天下未平,朕对军将们,素来厚禄优待,容忍乃至宽纵。只是,未曾想到,反助涨其骄矜之心!”
“韩通,与朕相识于军中,当年东出太行之时,他便随我东征西讨,栾城之战,也是九死一生,战至力竭。五年间,将他从一骑长,升至侍卫副帅。平日里对朕也算恭谨,但他若真心存敬畏,岂能不知场合,仅因一点讥讽,便擅然发作!”
錯嫁豪門闊少
刘承祐将韩通数落了一番,但对王峻却只字不提。不过在大符面前,发泄了一番,心情似乎也好了不少。
扫了眼御案上的奏章,牵着皇后的手起身,说:“走吧,到坤明殿去!”
“二郎不理政?”大符有些讶异。
刘承祐说:“今夜偷个懒!”
翌日,刘承祐将枢密院与兵部,以及殿前、侍卫两司的高级将帅们召集到一起。魏仁溥、折从阮、郭荣、尚洪迁、慕容延钊等人,列坐在场,神情严肃。
刘承祐环视一圈,目光冷冽,将案上一叠的奏章,在众人面前拎了拎,丢在案上,说:“这是朝臣及御史,对王峻与韩通的劾章,一共二十余份,都劝朕对这二人,施以重惩!你们觉得呢?”
傳奇附身 詠苼芝戀
“当严厉惩治!”最先站出来的,就是郭荣,表情冷肃。
權少的新妻 袁雨
“为维护朝制法统,应当惩戒,以警示来者!”魏仁溥语气缓和些,但态度摆在那里。
一品皇妻
刘承祐又看向其他的将帅,当然,在他的威仪之下,所有人的当热识趣地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传诏,贬王峻为商州刺史,诏至即动身赴任!”刘承祐手一挥,直接做出决议:“至于韩通,贬为襄州军使!”
“陛下,王、韩二人皆贬,侍卫司当以何人主事,还需请陛下之意!”郭荣向刘承祐请示道。
闻问,刘承祐凝眉考虑了下,似乎有些迟疑。沉吟几许,说道:“以卫王符彦卿为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统训侍军。以兴捷军都指挥使王殷,为副都指挥使,辅助卫王典军!”
“谢陛下!”刘承祐言罢,在场王殷立刻起身,面带喜色。
在禁军混了这么多年,南征没份,没捞到功劳,正愁上升,却没想到好运如此降临。
当然,卫王符彦卿主侍卫司,邺城与天雄军,自然而然地落入朝廷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