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遞業低價競爭何時了?快遞員幹多賺少如何有明天

快遞業低價競爭何時了?快遞員幹多賺少如何有明天

白巖鬆:今年的雙十一也許跟往常相比,動靜沒那麼大,但抻的時間是足夠長,雙十一變成了七個1,也就是從11月1號一直到11月11號,這麼長的時間,這麼多的需求,最最忙碌的人一定是快遞小哥。爲了防止快遞爆倉,更快的送給用戶,今年雙十一前,各大公司就已經緊鑼密鼓地招人,僅臨時用工人員就增加了49萬人,超過了全國400萬郵政快遞從業人員的10%,這些大比例的臨時用工,來自哪兒?收入行嗎?整體的快遞小哥的生存狀況又如何?《新聞週刊》本週視點關注:雙十一背景下的快遞小哥。

進口冷鏈食品”一刀切”全面禁止?中國需要大量進口

全國各大快遞公司新增近49萬臨時用工

這裏是申通快遞位於合肥的轉運中心。所有從安徽發出或要發往安徽的快遞,都要先在這裏進行分揀,才能轉運到下一個站點。已經是深夜12點,廠房裏卻仍然燈火通明,每條履帶也在高速運轉。爲應對此次超長版“雙十一”帶來的龐大貨物,工作人員已經24小時連軸轉,忙了半個多月。

抗美援朝戰場上,“孤膽英雄”劉光子的這把槍嚇破敵膽

申通快遞合肥轉運中心經理 王偉:我們今天早上6點半到晚上6點半,我們總共卸了70臺車。目前的話我們已經從上個星期(每天)30萬的操作量,已經漲到了現在的大概(每天)57萬的操作量,峯值的話應該是在57萬到60萬之間,流水線前貨量變大之後,我們的自有員工是離不開這個線體的,所以只能把擺貨、碼貨的這個工作交給臨時的人員來做。

小沈今年19歲,在合肥讀大專二年級。今年“雙十一”,申通快遞經第三方公司將他招來做臨時工。每小時工資17塊,從晚上6點工作到第二天早晨6點,一共12小時,中間可以休息50分鐘。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一直盯着履帶上的快遞單號,迅速把發往自己負責區域的快件挑出來。

申通快遞合肥轉運中心臨時用工 沈同學:比如說今天,我就負責(發往)浙江的,浙江的單號上面前三位都是320到399這中間的,如果看到快遞上的單號前三位是我的,我就把它拿下來,放在下一個履帶上面,然後到這邊有人會負責把它放在車上面,老是看一個東西,怎麼說呢,有感覺很無聊,今天我跟同學,我們就換着搞,他負責江蘇這一塊,我負責浙江這一塊。

在這間廠房,小沈這樣的臨時工,夜班大約有五六十位,而正式職工也不過百人。這裏的工作並不輕鬆,經常熬一晚下來,會覺得腿痠、手疼。小沈的學校不近,每次過來要坐一個多小時公交車,如果第二天課程比較多,他會選擇休息一天。現在,他每晚能拿到210到230元,一共賺了一千多塊錢。問起這份工作是否上了保險,他說並不知情,也沒有簽過合同。

申通快遞合肥轉運中心臨時用工 沈同學:我媽是當服務員的,每個月工資也不多,然後我爸是做電焊的,也是挺累的,我平時就是利用自己的課餘時間過來出來做兼職,掙點生活費,也就不想管父母要錢,給他們帶來生活的壓力,不想讓他們知道,也怕他們心疼,雙11到了,買了點衣服,花了六七百。

國家郵政局統計數據顯示,今年“雙十一”前,全國各大快遞公司大約新增了近49萬類似小沈這樣的臨時用工。他們涉及了客服、倉庫分揀員、快遞員、司機等快遞鏈條上的各個工種。如果按全國近400萬固定快遞從業人員來計算,臨時用工已經超過了10%。

巨大創意產業園 待售中(2020-11-12 06:13:58)

本週五早9點,記者見到了正準備派件的29歲快遞員曹雲雷,他也是一名臨時用工。本月初,剛剛與網點簽訂了2個月的勞務協議,“雙十一”之後,還要幫忙做完下個月的“雙十二”和元旦新年。考慮他是新人,網點制定了3200元的固定底薪。按照每件1元計算,派送超過3200件後,其餘的都計入獎金。曹雲雷原本在商貿公司做物流,很快適應了節奏,平均每天能派送兩三百件,這段經歷也被他看作未來轉型的一次試水。


立陶宛將採購4架美國“黑鷹”直升機

快遞員 曹雲雷:還想接觸這塊,多做做,但是還是有很多細節,不太瞭解,因爲他這個快遞有很多考覈罰款,特別嚴重,客戶投訴一下,你可能一天兩百塊就沒了,幹快遞沒有幾個沒被罰的。我還是不是特別瞭解這裏面一些考覈,所以我也是想先在瞭解瞭解內部細則。

如今,像曹雲雷這種對快遞業飽含熱情與憧憬的年輕人,已然並不多見。爲備戰“雙十一”,今年8月,許多公司就已經多次拋出誘人機制招兵買馬,結果卻響應寥寥。超10%的臨時用工也再次折射了屢屢成爲話題的“快遞業招工難”。在電商、網購日益成爲經濟內循環重要組成部分的今天,作爲基礎支撐的物流快遞,發生了什麼問題,又該如何紓困?

申通快遞安徽省公司總經理 李果:我們這個行業,它特別是在基層這一塊,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感覺到勞動強度比較大,還有我們之前的大多主力軍應該是70後,80後,現在90後都已經30歲了,就是說現在大多年輕人他可能吃不了這個苦。風颳日曬,每年365天全年無休,中國的快遞,數據我們早就已經做到了全球第一,我們現在是大而不強。

政策框架持續完善 人民幣跨境使用效率躍升

落馬廳官爲官講究”性價比” 稱廳局級安全又實惠

白巖鬆:雙十一到來,招聘臨時的快遞小哥是解一時之需,但長期把送快遞當工作的小哥們纔是真正行業的主力,我們可能很多人都能感覺得到,他們總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在路上闖紅燈不遵守交通規則幾乎成了常態,怎麼管效果好像都不那麼好。這背後就是他們這個工作計件收費,多拉快跑這個特點所決定的。但其實他們多快地跑,收入可能都不像大家想象的那麼高,一線快遞員月收入超過一萬元的不到1%,七成以上的快遞員月收入是在五千元以下,無論是收入還是保障又或者是尊嚴,還能多提高一些嗎?

快遞小哥幹多賺“少”

每天早午兩次,這個位於瀋陽某居民區附近的快遞站點,都會迎來一批需要派送的快遞。卸下從上級站點拉來的快遞,再掃描分裝到派件車上,快遞小哥們開始了忙碌的工作,他們將帶着一份份快遞,走完送達前的最後一公里路。

雙十一來臨,快遞小哥潘越的派件任務相應增加,每天五點,他就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和我國300多萬快遞員一樣,他每個月的收入取決於當月的收派件數量,潘越如果要想多賺錢,就意味着要多拉、快跑、多派件。

奧沙利文感興趣當教練:不教傻瓜笨蛋 那是做無用功!

京東快遞瀋陽河畔營業部快遞員 潘越:一個件完成之後,這個件能掙到一塊五毛錢。如果說客戶要買礦泉水、牛奶、啤酒什麼東西的,越沉的東西可能就提高點。如果說越輕鬆點的,像發票的就幾毛錢。少的時候,每月工資可能是三四千塊錢,就是這樣。多的時候可能過萬了,這也是爲了自己生活,然後靠自己努力所得。

奧沙利文感興趣當教練:不教傻瓜笨蛋 那是做無用功!

爲了每月能按時拿到辛苦賺來的工資,入行四年的潘越選擇在這家直營站點工作,在這裏,他們能直接和快遞公司簽訂勞動合同。而目前的快遞行業內,大多數站點採用加盟方式運作,也就是由加盟的經營者,承包下快遞公司的基層站點,再自主僱傭快遞員、自主經營。今年雙十一前夕,一家加盟制的快遞站點,就因爲經營不善悄然關門。

該站點快遞員:我在這家快遞公司已經幹三年了,三年中間換過四次經營者,換這四回吧,換一回就欠我們點錢,但欠的不多,幾百元或者千八百元,既然經營者不幹了,我們也不要了,就這回欠的太多,這次欠我一萬一千多。

△加盟站點人去樓空

加盟站點的經營效益,與該站點快遞員的收入息息相關。因此,在經營不善的加盟站點工作、且沒有簽訂勞動合同的快遞員,就容易產生勞動糾紛。事實上,大衆所熟悉的“三通一達”等快遞公司的基層快遞站點,都採用加盟制,近年來,在站點推廣加盟制的快遞企業也越來越多。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研究室副主任 楊達卿:直營式快遞企業,就是人是我(快遞企業)的,我來管理,我來統一包辦他的包括這個社保等等這個收入待遇。過多的人力對企業確實帶來一定的成本壓力,大家可能更多希望通過技術平臺這種方式,來疏解自己在人力成本的更多壓力,加盟模式他是依託於信息平臺,來吸引這種社會的零工。把這個加盟制用進來,考量的是,我們能夠把一些成本壓力得到疏解。

加盟制引入基層站點,給快遞行業的末梢帶來了競爭,淘汰缺乏競爭力的站點,又能相應地節省人力成本。但並不意味着,快遞員的勞動權益不受保障。

10月份銷量看點:新能源車產銷表現最突出,連續4個月刷新記錄


香港特區政府強烈譴責外國政府對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決定作出的無端指責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研究室副主任 楊達卿:我們需要這個行業,就是逐步的建立和完善這種工會體系,因爲工會體系是我們在僱傭關係進行矛盾調和一個很重要的抓手,尤其我們的快遞從業人員的加盟模式,他們是流動員工,這種模式下他既需要權益的保護,同時要在守法的範圍之內。我們傳統的法律法規面臨新的服務場景,新的業態,新的技術帶來關係的變革,他還是需要與時俱進地調整。

在南通做了十年的快遞員,毛軍在行業競爭激烈的江浙滬承包下了一個快遞站點,作爲站點負責人的他,終於不再擔心自己成爲勞動糾紛中的弱勢方,但毛軍還在一線送快遞,雙十一來臨,多拉快跑成了他的工作常態。

證券時報:信用債市場強震顛覆躺着賺錢的好日子

南通海安快遞供配中心快遞員 毛軍:平時一個人的話送兩百票左右,雙十一期間這個就是幾倍的量,我們平時一般是八點鐘上班,現在雙十一,六點多就到公司上班。雙十一現在雖然單價是比平時少一毛錢,現在畢竟量比較大,我們收入是按照自己的派件和攬收的量。因爲畢竟量是平時的三倍,所以收入也比較可觀。

特朗普或效仿壞孩子軍團”退場” 否認失敗無視喬丹

雙十一期間,雖然毛軍派送單件的收入少了,但由於派送量大,他對自己的整體收入還相對滿意。以他十年的派件經驗來看,過去派件量較少,但每單賺的錢也相對多;近年來派件量大了,派件單價也降低了。根據國家郵政系統,最新的《全國快遞從業人員職業調查報告》顯示,七成以上的快遞從業人員,月收入在五千元以下。

北控末節發力擊潰江蘇 李根替補19分吳冠希7+16板

南通海安快遞供配中心 快遞員 毛軍:這幾年送件,以前是量比較少,現在量多了,一個件就少了幾毛錢。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研究室副主任 楊達卿:我們說全國的快遞從業人員就是大多數的工資月薪可能三千、四千,這是主體,我們也看到說這個快遞從業人員有的月薪可能達到一萬,但這種收入規模能夠達到1%就不錯了,所以說快遞從業人員總體還是收入偏低的。

白巖鬆:人們常說買的沒有賣的精,其實打工者更是沒有經營者精明,假如你以爲多送貨快點送貨就可以收入更高,現實情況可能就會打我們的臉。近年來,國內快遞企業爲了搶奪市場展開的價格戰愈演愈烈,每單快遞的派送費被越壓越低,於是你看到幾家主要快遞公司的業務量都在上升,但是今年截止到九月,快遞公司單票收入卻已經連續七個月同比下降。簡單地說,對不少地方的快遞小哥來說,就是派的單子更多了,每單的收入卻在下降,幹得更累了,賺的錢卻沒變多,甚至有的拖欠工資、發不出工資,接下來怎麼辦纔好呢?

快遞業低價競爭何時了

郭富城嬌妻方媛曬美照 大女兒穿粉裙淑女範十足

浙江義烏韻達快遞員 湯一凡:最近雙十一,是一年之中最忙的時間,有的時候一天就吃一頓飯,基本上要從早上7點鐘上班晚上要忙到十一二點左右,每天收件也比平時多了兩三倍。我基本上負責北下朱村這邊的區域,負責收個十幾家客戶,基本上差不多有一萬單左右。

一天要上門取走一萬件快遞,快遞員湯一凡的“雙十一”可以說累並快樂着。他所在的北下朱村是個電商村,他的主要工作,是到電商商戶那裏上門收件。今年上半年,快遞企業價格戰引發快遞費大幅下跌,而在在雙十一之前,快遞費已經恢復到每件2元左右的正常水平,每收一件快遞的提成也跟着恢復,這個月他預計能收入1萬塊左右。

浙江義烏韻達快遞員 湯一凡:每個單件,就是說我們提成收一個件現在差不多可以拿到一毛錢左右,下半年打價格戰我們就拿到五分錢一單 。快遞收一個件一塊多都可以收的,然後那時候價格低,我們的收入就少一點。

南寧落選全國文明城市 測評成績落後被”停牌”一年

義烏是全國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今年更是超過廣州,成爲快遞量全國第一的城市。具有價格風向標意義的義烏,歷來是快遞企業的必爭之地,而今年價格戰的慘烈程度實屬罕見。快遞費一降再降,最低的時候,商戶們八九毛錢就可以寄一件快遞。

註冊制下借殼上市明顯降溫 今年僅完成5例

浙江義烏電子商務經營者 周東亮:最便宜的時間可能是九毛一塊左右,他們會講,如果跟我們合作的話,肯定我們的運費成本,整個這個產品成本會降下來。

品實·雲湖花城 在售 預估260萬元/套起售

韻達快遞義烏分撥中心負責人 楊繼根:按照常理來講,一個派送運力的成本,我們一票件不收到三塊以上是沒有利潤的,就是要搶佔市場份額。

義烏市郵政管理局市場監管處副處長 王東昇:各個快遞公司的競爭都已經是白熱化的,非常激烈。總部無非就是,各個總部都拿降派費來把這筆錢放到競爭裏面去,就是把派費用降低下來打市場去。市場競爭我們是歡迎的,但是無序的競爭,它會導致整個行業裏面存在重大的一些問題吧,包括我們前端時間也有很多報道,就是很多網點倒閉的,業務員生存不下去的。

由於快遞的運輸、分揀等成本短時間內很難降低,降低人力成本也就是工錢就成了價格戰的主要手段。在湯一凡的網點,不僅取件攬件的提成當時降低了一半,派送快遞的提成更是從1元錢降到了一毛錢。有的快遞網點老闆爲了留住員工,沒降快遞員的工錢,因此只能虧本經營。

義烏市郵政管理局市場監管處副處長 王東昇:我們也看到這個之後,行業協會和我們遊管部門共同和快遞企業,就是要求快遞企業不得隨意扣派費,不得隨意下降派費,不得隨意扣款,來保障一線網點和基層的權利,來倒推快遞企業不要去惡意競爭,七月份因爲各個總部自己也看到了,這是一個惡性循環的過程,各個總部自己自發的開始,就是調整增加派費。

本週,在義烏各大快遞公司的物流倉內,快遞小哥收攬的“雙十一”快件通過智能設備進行分揀。智能分揀設備不僅效率高,也將成本大大降低。專家認爲,未來快遞業的價格之爭就應該是全流程、全鏈條的競爭,不應該再以犧牲快遞小哥的利益爲競爭手段。

太原落選全國文明城市原因披露:因臺駘山景區事故被一票否決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研究室副主任 楊達卿:價格戰是不可避免的,在將來我覺得還會存在。是價格戰應該回歸的一個理性區間,這個區間是基於我們的快遞企業,你能夠做到整個全流程的成本優化,因爲你的成本優化了之後,你就可以打價格戰,因爲你一定從其他方面把你的價格成本壓力疏解了,緩解了。

汽車基地全面試生產 解碼恆大與衆不同“造車路”

我國快遞服務業正處在提質升級的關鍵期,快遞服務的體驗好與壞,“最後一公里”末端網點的服務能力至關重要,快遞小哥隊伍的穩定至關重要。快遞企業要想真正奪下市場、贏得口碑,快遞小哥或許是最該被重視的羣體。

又是體毛級越位!利物浦絕殺被吹 渣叔:不能理解

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研究室副主任 楊達卿:尤其今年疫情以來,我們知道很多快遞在疫情區還堅持派送,實際他們確實對這個社會的貢獻非常大。如果說我們這個行業能夠去尊重這些快遞從業人員,同時企業能夠保證他們的收益,能夠得到改善,那這個行業會進入到良性循環,同時這些快遞人員也會更加保證服務品質的提升。

白巖鬆:人們常說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其實快遞小哥是整個中國快遞業快速發展的基礎,也是每個人期待的快的基礎,過去五年,中國快遞業務量年均增速超過30%,一直是世界第一,但面對幾百萬快遞小哥這個羣體,我們需要改進和提升的地方還有太多,靠他們這個行業本身的工會可能很難解決問題,我們所有的人加在一起,應該用關注、用推動去成爲他們最靠得住的一個工會,小哥們纔會更有保障更有尊嚴,也能增加更多的安全,而這和我們每個人有關,和未來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