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dby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起點-第三百七十八章 絕前輩啊,我騙你,你應該習慣了啊!(第五更,求月票!)推薦-lfg4n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黑绝这人也太没品了!
上原奈落觉得自己帮了他这么多忙,它竟然还想对自己动手,这个忍界的个人素质是真的需要提高。
大筒木一家的人…
全民進化時代
个人道德素质真的是没品啊!
宇智波佐助是这样,现在一副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的样子,忘了他的永恒万花筒写轮眼是上原给他的;
漩涡鸣人这个人还好一点儿,但是上原奈落可是为了这根韭菜能成长到今天,做了不少事呢!
宇智波斑的素质也不太行,上原辛辛苦苦让他成为了十尾人柱力,结果成为十尾人柱力之后当场偷袭上原…
京兆尹 雲雪扇
黑绝就更差劲了!明明一切计划都是上原奈落帮它执行的,还一副恨不得杀了上原的样子…
上原奈落摊开了自己的手掌,一点点拂过周围的场景:“绝前辈,你看看吧!月之眼计划已经成功,无限月读已经让所有人陷入幻境,你的母亲辉夜姬马上就会复活…”
说到这里之后,上原奈落的脸上甚至还有一点儿委屈:“如果不是我的话,你那不靠谱的计划能成功吗?我帮了你这么大忙,最起码也要说声谢谢吧!”
“……”
在场的每个人表情纷纷复杂。
如果这么说的话,上原奈落的确帮了不少忙,可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算计黑绝的基础上…而且,在上原奈落的谋划里面,甚至他们也成为了棋子。
但是…
说句公道话。
上原奈落的谋划的确挺精彩的。
黑绝的声音更多了几分阴沉,它几乎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上原奈落,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最好的伙伴,没想到你这家伙…才是在幕后操控着一切的人!”
“这话就过份了啊…”
上原奈落皱了皱自己的眉头,沉声道:“绝前辈,你可以摸摸自己的良心吗?你有良心吗?你难道不是把我当作月之眼计划最好用的一颗棋子么?”
说完之后,上原奈落还有些难过道:“你知道作为一颗棋子,想要获取你的信任有多不容易,我可是对你掏心掏肺的。
结果你看到了佐助有机会开启永恒万花筒写轮眼之后,又想要把佐助当作自己的棋子!
等到斑前辈复活之后,你又尽心尽力地站在了斑前辈的身边,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幾度深愛成秋涼 晚天欲雪
如果不是我的话,月之眼计划能有今天吗?”
“上原奈落,差不多得了。”
宇智波佐助在旁边听得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开口劝了一句:“你这些话说得好像你真的只是个黑绝的棋子一样,可是你明明才是那个把黑绝当作棋子的人吧!”
说完之后,宇智波佐助还有些愤愤道:“而且你这家伙,不也是一直把我当作棋子耍弄吗!”
“还有我…”
漩涡鸣人的表情也有点儿微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长门师兄入侵木叶的时候,你就把我当作了一颗棋子吧!”
宇智波斑还在承受着查克拉输入体内的痛苦ꓹ 可是这并不耽误他开口说几句话:“上原奈落…你这家伙,在我还没有复活的时候ꓹ 你就已经把我当作一颗棋子了吧!”
“……”
在场的几个人忽然各自陷入了沉默,怎么感觉他们几个人都是被上原奈落操控的?
不对,这不是感觉ꓹ 这分明是事实啊!
大家好像都一直被上原奈落当作了提线木偶的存在,甚至那些被无限月读笼罩的人也都是上原奈落一直暗中操纵着!
“上原。”
漩涡鸣人注视着上原奈落ꓹ 沉声开口道:“你之所以进行月之眼计划,目的是为了挑战查克拉始祖大筒木辉夜吗?”
“其中一方面吧!”
上原奈落慢慢摊开了自己的手掌ꓹ 靠在了石椅的背上ꓹ 平静地回答道:“最重要的目的,是为了解除大筒木辉夜对整个忍界的威胁,与其等到将来某一天她忽然现身,不如我来引导着她出现。”
这话半真半假。
倘若忍界愿意接受这个解释的话,那么大家什么都能好好谈;倘若忍界不能接受这个解释的话,那么大家就直接掀桌子!
但是,只有上原能掀桌子。
还在膨胀的宇智波斑听到这里之后ꓹ 他的眼皮子抖了抖道:“上原奈落,所以你那个时候也在说ꓹ 想要看到无限月读ꓹ 是因为对一个比你年纪大的女人有着不好的心思……”
“没错。”
娛樂圈貴女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道:“那个女人就是辉夜ꓹ 我可是把那么重要的情报都告诉你们了呢ꓹ 可是你们还是没有好好珍惜啊…”
“……”
不论是谁都不可能想得到吧!
“嗬嗬嗬嗬…”
黑绝的声音中多了一抹阴沉,它注视着上原奈落低声道:“原来你的目的ꓹ 竟然是想要挑战辉夜么!”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上原奈落慢慢攥紧了自己的拳头ꓹ 笑了笑道:“那可是传说中的查克拉始祖ꓹ 如果不去挑战她的话,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这个忍界最强的忍者?”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周围的人ꓹ 平静地继续道:“绝前辈,你也亲眼见识过我多么努力了吧?有段时间我修炼的时候,你可是就在地底下监视着我呢!”
“你能感知到我的存在…”
黑绝的声音变得越来越沙哑了:“所以你这家伙一直在暗中悄悄骗我,让我以为你对月之眼计划十分忠诚…”
“是啊。”
上原奈落并不否认。
只不过他并不是通过感知,在他还不够强大的时候,就会时不时就会用命运观察自己的周围,看看有没有监视他的人。
因此,黑绝上当受骗也很正常。
做戏嘛…
当然要做全套。
上原奈落笑了笑之后,看着黑绝继续道:“任何事,只有你亲眼看到或者从别人口中得知,一定会比我亲口告诉你,更容易让你相信…因为像你这种阴险的人,本来就生性多疑。”
“……”
黑绝有点儿无语。
虽然它的确是个阴险的人。
但是说出这种话的上原奈落,明显比它更要阴险吧!他怎么好意思说别人阴险呢!
“上原…”
漩涡鸣人皱了皱自己的眉头,沉声问道:“你为什么不肯跟我们商议,如果纲手婆婆知道你想做的是解决辉夜的威胁,她一定会支持你的…这样也不会有那么多无辜的人牺牲了。”
“鸣人啊…”
上原奈落轻轻地摇了摇头,沉声道:“没有人会相信我说的话,何况我也不会相信你们!你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而我只不过是局外人而已…”
上原奈落说完之后,眸色微微黯淡了一下,他低声继续道:“你身上的查克拉和佐助身上的查克拉…难道不也是来源于传说中的查克拉始祖吗?”
上原奈落挥手制止了想要解释的漩涡鸣人,轻声开口道:“真正一直把这个忍界当作玩具的,一直不都是大筒木辉夜一系的子嗣吗?千手,宇智波,日向,漩涡…”
“没想到你连这种事也能查到…”
黑绝的嘴角咧了咧,它变成了一抹危险的笑脸:“那些都是叛徒的子嗣而已,严格来说他们都是一群杂种,他们终究会被母亲收回他们身上的查克拉!”
“……”
宇智波佐助脸上不由浮现出了一抹怒意,这个黑绝是在直接对他人身攻击了!
下一刻,宇智波佐助手中扬起了千鸟就要冲上去,然而一根藤蔓束缚住了佐助的身体!
上原奈落制止了佐助的动作之后,轻声开口道:“佐助,在谈话还没有结束之前打断对方,是非常不礼貌的…鼬就不会做这种事。”
“……”
宇智波佐助无语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喂,你这家伙,都这个时候不要在我面前伪装成是鼬的朋友了吧!”
前妻的逆襲 妾心如水
“唉,习惯了习惯了。”
上原奈落忍不住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叹了一口气道:“有时候我真的觉得和鼬先生是好朋友,当年他还借了我十万两呢!”
宇智波佐助:“……”
宇智波鼬借给你那么多钱,你还拿他的名头欺骗他的弟弟,你还是个人吗?
天霽香鋪
原來是鎮元
“上原奈落。”
黑绝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上原奈落开口道:“我很好奇…这些事都是谁告诉你的…你这家伙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星空武神 璇璣心德
“让我说实话吗?”
上原奈落摊了摊自己的手掌,迎着所有人都好奇的目光,他才开口道:“一些秘密并不惊人,只要你勤奋努力掌握了足够强大的实力之后,就会发现一些忍界隐藏的秘密。”
“不可能!”
黑绝立刻打断了上原奈落,沉声道:“这些事都是千年之前的秘密,只有我一个人知道!”
“千…千年?”
漩涡鸣人惊讶地看着黑绝。
“绝前辈的确应该活了千年之久。”
上原奈落看了一眼黑绝,打量着在场的所有人,平静地开口道:“这是我从一块石碑上判断的。”
“南贺神社的石碑?”
“不错。”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继续道:“让我来开始从头说起吧!原本我也曾经是被月之眼计划所吸引过,甚至一度想要成为让长门大人成为月之眼的掌控人。
直到后来我参加木叶中忍考试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人,万万没想到他的身上竟然同时存在着木遁和写轮眼两种相反的力量,甚至这两种力量还是一种完美的融合。”
“谁?”
黑绝的声音有一丝紧张。
在这一刻,黑绝的情绪尤其紧张。
因为黑绝是辉夜的意志,它知道大筒木辉夜的恐惧,它生怕从上原奈落的口中听到什么大筒木的名字。
“志村团藏。”
萌妻不乖:帝少太霸道 萍子
上原奈落面色平静地扯出了一个名字。
但是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让人觉得非常扯淡。
“上原奈落!”
黑绝的声音有些阴翳地开口道:“你现在是在逗我吗?”
枉费它还以为上原奈落能说出什么正经得人物,没想到竟然说出了志村团藏的名字,那个家伙不就是一个为猿飞日斩背锅的!
不,或者说…
不论是谁的黑锅,志村团藏都能背!
“绝前辈,你不觉得自己可笑吗?”
上原奈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之前我不就一直在逗你吗?现在我继续骗你,你应该也能接受了吧?”
“……”
黑绝的表情沉默了下来。
草,这话听着耳熟,好像上原奈落和谁都说过…
纲手、宇智波斑,这些都是受害者,现在上原奈落的受害者终于也轮到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