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2fz爱不释手的小說 高齡巨星 ptt-第779章:對他客氣點(求訂閱!)閲讀-49h5k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第七三四章
《红盔》的故事涉及到的人物众多,但是故事结构却相对于李世信刚刚结束的《只要爱》还要明朗一些。
第一幕的主要作用,是引出故事中的几个主要人物。
包括安小小所扮演的消防中心接线员程珂,许戈,刘昕以及程巴卢酒陈实所扮演的天城消防中队消防战士,以及由李世信扮演的支队长孔峰。
片场。
见所有演员准备完毕,摄制组也都报了正常,李世信拿着剧本将许戈,刘昕,以及巴酒实三小叫到了一起。
简单的讲了一遍戏之后,便宣布开拍。
“第一幕,第一场,消防队,外景,白天。第一镜,艾克神!”
随着场记一声艾克神,所有人迅速状态。
禦王有道:邪王私寵下堂妃
消防队的操场里,程巴扮演的消防战士嘟囔了一声。
“队长,就是个学校消防隐患排查,用得着我们都跟着去吗?”
看着自己满脸不情愿的兵,班长许戈举起头盔便敲了过去。
“上级任务,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
“班长,我最害怕学校了。要不是当初一进学校就浑身痒痒,我也不能来当兵啊!”
“那你就去克服克服心魔,争取退伍之后再回去学校深造一下。”
看着同伴吃瘪,一旁的刘昕,卢酒,陈实幸灾乐祸的笑了。
被众人嘲笑,程巴瞪圆了眼睛,凶了回去。
可能是其他几个人太厉害,他将目光落在了一眼看上去满面稚气的陈实身上。
“笑什么笑?蛋子!唉,陈实你是大学兵对吧?学校环境你熟啊,一会看你的了。”
面对大哥的揶揄,新兵咧起嘴笑了。
夙韻灼情 夙灼
“行!”
“不是我就想不明白,你都考上大学了,你还过来当什么兵啊?”
“哪个男孩子心里还没有个英雄梦啊班副。”
染血的硬幣
说说笑笑着,一行人戴好头盔,登上了消防车。
片场外。
宿舍楼三楼会议室,看着窗外楼下操场上黑压压的一圈人,孔刚冷哼了一声。
一旁,方忠民则是吃吃的乐了:“老孔,你别说。程巴卢酒陈实,还有许戈刘昕这五个小家伙,穿上消防服还真像那么回事儿。有模有样的!”
“也就是个模样,当个屁。”
在方忠民的无语中ꓹ 孔刚哗啦一声,拉下了百叶帘。
……
第一天的拍摄非常顺利ꓹ 第一幕前七场戏都是引入角色的作用,没有什么大场面。
演员的台词也都不多,拍摄几乎都是一条过。
到了晚上六点多钟最后一个内景拍完ꓹ 剧组便正式收工。
虽然之前许戈工作室的这个班底不是第一次合作,不过毕竟现在这套班底姓了李ꓹ 第一天收工之后作为老板,李世信还是决定带着众人去一起吃个饭。
毕竟都是风里来雨里去的打工人ꓹ 作为老板的不能太苛刻。
也不能让他们发现自己只是生产队的驴这种残酷的事实。
适当的ꓹ 要通过吃吃喝喝来为他们造成一种……“老板拿我们当人”的错觉!
可是这边刚刚定好了饭店,李世信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不是别人,正是影视公司的总监,李倦。
“喂,李总,打电话过来有事儿?”
“你说有没有事儿!”
李世信这头刚刚打了个招呼,就被电话听筒里传来的一声怒吼给震到了。
扣了扣痒痒的耳蜗ꓹ 李世信眉头一挑。
風神之征戰天下 JS黑豆漿
电话那头,李倦的怒火才刚起了个头。
“下午政宣那面打过来电话ꓹ 说是按照你的提议ꓹ 想把电影分成段在网上播放。李老师ꓹ 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
“吃里扒外啊!”
听着李倦那咬牙切齿的怒吼ꓹ 李世信顿时委屈了。
血口喷人!
空穴来风!
污人清白!
老夫这怎么能是吃里扒外?
这明明是政治觉悟好不好?
“李老师,你有你自己的想法ꓹ 不顾公司对你的事业安排。在关注度最高的时候去拍这政宣电影我不反对ꓹ 可是公司拿出两千万的投资ꓹ 可不是为了让你打水漂的!最起码你得给我收回成本来啊!可是您呢?现在倒好,这种政宣主旋律电影搞网络公映ꓹ 公司能收回来多少?!公司不要盈利的吗?”
雄秦崛起
“放心,《红盔》这部片子,绝对不会让公司收不回成本的。”
不顾电话那头李倦的抱怨,李世信直接回了一句之后,挂断了电话。
看着正在收拾片场的剧组众人,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啊,太急躁。
一点都不知道什么叫政治资本,什么叫长期收益。
唉……
“干爹,谁的电话啊?”
就在李世信深深觉得华旗这一届高管不怎么行的时候,裹着军大衣的许戈走到了他的身边。
“没谁。对了,一会你快点吃,别喝酒。完事儿了之后,马上带着今天的镜头去后期那面,把今天拍出来的做好剪辑。等第一幕的全部内容拍完了,直接剪辑到一起。”
“啊……哦。”
面对李世信的命令,许戈嘎巴嘎巴嘴,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自己这个干爹的行事风格,他已经习惯了。
与此同时。
华旗集团。
“瑾芝,这队伍可没法带了!”
董事长办公室中。
巨大化穿越
看着推门而入的肖静珠,坐在沙发上的赵瑾芝一愣,随即勾起了嘴角。
“呦,这是哪个不开眼的,把我的总裁给气成了这个样子?跟我说,我把他装到麻袋里,沉到黄浦江。”
“呸!”
看着赵瑾芝半张脸上是心知肚明,另半张脸是幸灾乐祸,肖静珠轻啐了一口。
气呼呼的坐到沙发上,她狠狠瞪了过去。
“除了你那个不清不楚,都揣着明白装糊涂的相好,还能有谁?”
从兜里掏出了一支女士香烟点燃了,肖静珠才平定了一下情绪,抱怨道;“本来《只要爱》之后好好的,非要拍什么主旋律政宣片。拍就拍吧,今儿还上头了。建议政宣那面跟我们谈,免费在网络上放映。这不是祸害钱吗?”
“哦?”
听到这个消息,赵瑾芝眉头一挑。
“还有这事。他那片子,影视公司那面给了多少投资?”
“两千万!两千万啊!”
“再给他拨两千万。”
“哈?”
听到赵瑾芝轻飘飘的一句,肖静珠叼着的香烟,吧嗒一声掉在了裤子上。
“呸!呼呼呼!瑾芝,你脑子没坏吧?为了爷们儿,你真拿钱不当钱啦?”
看着自己闺蜜愤慨的样子,赵瑾芝无奈一笑。
“听我的吧,要是不同意,他会按照他的节奏走。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一定是四千万能拦得住的啦。拨款吧,明天我去一趟蓉店。看看这个老家伙,这一次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抿了抿嘴唇,想到那一张动不动就躺在地上装蒜的老脸,赵瑾芝扑哧一笑。
“对了,让李倦对他客气点儿。别……让他找到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