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y2i優秀都市异能 龍王的傲嬌日常討論-第一百一十三章、奇怪,他們怎麼都不笑?-z67kq

龍王的傲嬌日常
小說推薦龍王的傲嬌日常
苏志敏是镜海大学副校长,刚刚会见完一拨国外友好学校的考察团,回到办公室准备喝口茶歇息一会儿的时候,秘书李雄推门走了进来,说道:“老板,今天晚餐安排在锦宫城,您看如何?”
苏志敏想了想,摆手说道:“不要搞那些高大上的东西,都是一些老同志,请他们吃一些软和好消化的……我觉得豫园的面食就很不错。”
“好的,我这就打电话请他们预留包厢。”秘书李雄出声说道。
“老艺术家们都在家里写字呢?”苏志敏出声询问。
“之前是在的…….”李雄出声说道。
“嗯?现在去了哪里?”苏志敏放下手里的茶杯,好奇的问道。
無良 單煒晴
寂滅聖主 死靈守衛
“我派车将老艺术家们从活动现场接到老板家里,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一群人浩浩荡荡的朝着仁和院那去了……”
紅樓之賈璉攻略
“仁和院?哪边不是男寝楼吗?”
“确实是这样。”李雄出声说道。
“他们去哪儿干什么?我们家老爷子也去了?”
“我给苏岱打过电话,说就是老爷子邀请去的…….要去见一个学生……”
“一个学生?”苏志敏愣了一会儿,问道:“老爷子要见什么学生?想要见谁,把人喊到家里或者办公室见上一眼不就成了?怎么是他带着一群老同志跑过去了?他们的身体能不能走那么远的路?”
“我也问了一嘴,苏岱说那个学生叫做敖夜……具体什么事情,苏岱也没仔细说。”李雄出声说道。不是苏岱没有仔细说,是他问了苏岱不愿意说。
当然,他是不可能在老板面前给老板儿子上眼药的。更何况老板一直很为自己的这个儿子骄傲。
“敖夜?”苏志敏想了想,说道:“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儿耳熟?”
“就是会吹萧那个…..”李雄提醒说道
“哦…..”苏志敏恍然大悟。他不是记起敖夜会吹萧,而是想起前两天的校长级会议上面,陈裕之校长特意点了这个名字,还说某位领导听了敖夜吹的曲子之后,称赞他「这才是大学生应该有的样子」。
可是,自己的父亲为何跑去见他呢?
难道老头子知道人才难得,所以想要将其收为弟子?
倘若老头子当真将其收入门下,到时候那位大领导问起来,自己只需要说一声「是家父弟子」……
这简直是天赐的机缘啊!
想到此处,苏志敏出声说道:“走,咱们也去那边看看。无论如何,一定要看护好老艺术家们的身体……”
“我这就安排。”李雄说道。
苏志敏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安排,随意看看就好。”
——
我长这么好看,不就是让人看的吗?
我写这么好的字,不就是让人学的吗?
在敖夜看来,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天经地义。
狐貍少爺很有愛 我想吃壽司
所以,他这么想的时候,就这么说出来了。
这些人,还不值当他特意去说个谎藏个拙。
可是,这话听到别人耳朵里就有些不太高兴了。
“哟ꓹ 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字不知道写的怎么样ꓹ 这架势可不小。”
“看起来有模有样的,可别是个绣花枕头……”
“年轻人要懂得谦虚,不然以后走上社会很容易吃大亏…….”
——
老艺术家们嘴上不客气ꓹ 但是却情不自禁的一起站起身朝着那幅字前凑了过去。
然后,一个个的眼睛便直了。
行家一出手ꓹ 便知有没有。
这些书法家有擅长写行书的,有擅长写楷书的ꓹ 有擅长写隶书的ꓹ 也有擅长写草书的……
而且书法之道一通百通,能够写好行书的,草书也不会差。能够写好楷书的,隶书也足见功底。每个人各有所长,但是审美的眼光却是绝不会差的。
“哟,这小子临的是王献之的《中秋帖》…….你别说,还真是有模有样的。行草相杂ꓹ 书法古厚。王献之是以楷法写草书的典范,在笔画圆转处应用楷书「起伏顿挫」之法、「节节换笔」之法ꓹ 运用得恰到好处ꓹ 自然流畅。这幅字里面都有体现……”长发男人看了之后啧啧称奇ꓹ 第一个出声赞扬敖夜。
又因为身边同伴大多都不喜欢敖夜ꓹ 且在苏家时将其抨击的一无是处,也不好赞美过甚ꓹ 免得戳人眼球ꓹ 显得自己不太合群。
“连绵回绕ꓹ 咸臻神妙。就凭这一手行草,此子便可为我之师……”扎小辫子的老头子满脸亢奋ꓹ 一脸激动的说道。
他便是写草书的,看完之后觉得确实比自己写得好。
说完之后,想到自己对敖夜的称呼不太尊重,便对着他拱了拱手,说道:“无意冒犯,实在是…….你这面相太显嫩了些。”
“不碍事。”敖夜摆了摆手,说道:“你也挺显老的。”
“…….”
“好啊,这是真好啊。丹崖绝壑,笔势坚劲。旁采章草,直追「二王」。”大光头之前对敖夜最是不满,现在却称赞的最是用劲儿。
「丹崖绝壑,笔势坚劲」是唐韦续在《续书品》之中称赞书法大家孙过庭的,现在直接被他给戴到了敖夜的头上。
敖夜听了之后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毕竟,他和孙过庭不熟……
更不要脸的是,他说敖夜的这幅字直追「二王」。二王指的是谁?那可是王羲之和王献之父子……
“老贾,这太过了吧?”有人出声反对。“虽然仿的是王献之的字,但是说直追二王就捧得太高了…..”
無敵拆遷工
“我说的是「直追」,又没说已经超越了?看这气度笔法,并不比王献之的那幅《中秋帖》差上什么……”大光头一脸不耐的说道。
“如此年纪,就算模仿的再像,哪能有王献之的气和势?气需蓄力,势需养成……”
“莫以年纪论输赢。二王成名的时候,又能比现在的敖夜长了几岁?再说,我们这些写字的都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来进行创作的……偶尔跳出来几个天纵之才,你们就要合着伙儿把人给按下去?”
“谁要把他按下去了?我只是说不要夸得太过,那是捧杀,会害了他……”
一別百年 早春芳華AND余靜若
“该是怎样就是怎样,写的好那就是好,写的狗屁不通那就是狗屁不通……有什么捧杀不捧杀的?写的明明很好,我们偏说不好,那就是保护?”
“我说你这人怎么尽是歪理呢?”
“那你给我说个正理…….”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争了。”苏文龙看到身边老友纷纷被敖夜的这幅《中秋帖》征服,心中实在是高兴不已。虽然他很相信自己的眼光,很确定自己拜敖夜为师父不是「撞了邪」……
可是,身边人都这么说,他心里也是很难过的。
师父受夸,没有比他这个弟子更高兴的了。
“现在大家知道我为何要拜敖夜先生为师了吧?”苏文龙环顾众人,笑着说道。
“了解了,了解了。之前你给我们看那幅《兰亭集序》的时候,我们还不相信这笔字出自一个年轻人之手…….现在亲眼所见,不服不行啊。”
“都说拳怕少壮,怎么这写字……咱们这些老家伙也不如这少年人呢?”
“老苏,你得了一个好师父啊……”
——-
“……”
苏岱坐在旁边看着自己的爷爷像是一只骄傲的小公鸡似的,接受老朋友们的夸奖和赞美,他并不觉得荣幸,甚至有些想死。
围观的男生们看不出字的好坏,但是看到那些书法大师们一个个的满脸亢奋,称赞不已,便也知道敖夜的字是写得真好。
“敖夜太厉害了,没想到写的字这么好看……”
“敖夜不仅仅会吹萧,还在写字……手上功夫和嘴上功夫都不错啊……”
“没觉得好看啊……好吧,我不懂,我只是在恰柠檬……”
——
高森站在身后,嘿嘿嘿的傻笑个不停。
身后有人轻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同学,麻烦让个路。”
高森不乐意了,转身瞪了那小眼镜一眼,说道:“我的寝室,我凭什么给你让路?”
李雄无奈,小声说道:“这是咱们学校苏校长……”
“我管你是谁…..校长?”高森瞪大眼睛看向李雄,继而视线又转移到了李雄身后的苏志敏脸上,声音如打雷,问道:“你是苏校长?”
“我是苏志敏。”苏志敏笑呵呵的看向高森,说道::“这位同学好大的块头……我想进去看看几位老艺术家,能不能帮忙让个路?”
高森已经看出来人的不凡之处,赶紧侧开身体,又一把把挡在前面的男生都薅到一边,大声嚷嚷道:“苏校长来了,都让路……”
不需要他吆喝,大家都知道苏校长来了,也齐唰唰得让开门口,任由苏志敏带着秘书李雄走进317这间已经略显拥挤的寝室了。
苏文龙很是不满的看了苏志敏一眼,说道:“你怎么来了?该忙什么忙什么去,让我们自己乐呵乐呵。”
“我来看望几位老艺术家。”苏志敏笑呵呵的说道,他的视线已经被一位老人手里的那幅《中秋帖》给吸引,仔细看了一阵,问道:“这是哪位前辈写的?”
苏文龙指了指敖夜,向儿子介绍说道:“是他写的,他叫敖夜。”
“是棵好苗子啊。”苏志敏看向敖夜,赞叹不已,说道:“倘若苏老能够将其收为弟子,好好教导个几年,我们镜海大学又会出一位大书法家,哈哈哈……”
说完之后,苏志敏还故作幽默的笑了几声。
“…….”
奇怪,他们怎么都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