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iaq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木葉之賊手 起點-第六百九十九章 分裂之始展示-f3z86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分裂的宇智波?”
纲手挑起眉毛,琢磨着怎么分裂。
见她作思考状,夏树便没有直接给出解答,不过以纲手的分析能力,独自想出答案并非难事。
而果不其然,她很快就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遠東野望1930 遙望東方
“以宇智波富岳提出的想法为基,怎么做才能分裂宇智波?其实很简单,不是吗?”夏树轻笑着道。
“确实。”纲手点点头道,“掌握着大义的族长与掌握着权力的大长老,当这两位的意见出现分歧乃至互相敌对的时候,家族内部有八成概率事后会因此分裂。”
“这也是宇智波富岳声望不足以掌控宇智波,否则即使暗中挑拨,也未必就一定会出现那样的结果。”
话虽如此,可从他的语气不难看出,对于这个尚未出现的结局,他已经如同预见未来般肯定了。
豪門暖婚之全能老公
“你看人一向很准。”
纲手对此毫不怀疑,以往的事情已经足以见得,他在看人一道之上的擅长与准确。
“这本就不是多么难以做到的事情。”夏树耸肩轻笑道。
如果换他在宇智波富岳的位置上,一定早就设计收拢家族权力,然后调整与木叶高层的相处方式,降低村子对家族防备的同时,暗地里谋划着更大的动作。
当然,宇智波富岳毕竟不是他,也没有他脑袋里的信息和想法,这种事情换做他能做,宇智波富岳却必然做不来。
“那么接下来的事需要我帮忙吗?”纲手这时询问道。
拳壇巨星
“不必了。”夏树没有犹豫便道,“你目标太大,就算是派遣暗部忍者也同样如此,万一出现了什么差池,说不得会弄得事与愿违,所以还是交给我来处理吧。”
“嗯。”纲手颔首应道。
宇智波虽然一直都被排挤在木叶的边缘,所涉及到的机构也仅有木叶警备部队,加之其与族外联系甚少,一直都持着大族的傲然姿态,对暗部这样的火影直属部队没有情报来源。
可是正如夏树所说的那样,此事关系甚大,还是以谨慎为重比较好。
而夏树所掌控的根ꓹ 正是做这种事情的最佳选择。
另一边,宇智波富岳再次被拒门外。
“这件事很重要ꓹ 请再次向大长老请见。”宇智波富岳眉头微皱,语气沉重地坚持道。
听到这话,前来应门的仆人顿时流露出不满的神色ꓹ 不耐烦地挥手驱赶道:“大长老的回答是不见,就算再一次也是这样的结果。族长大人ꓹ 请不要给我找麻烦了,好吗?”
他说‘族长大人’的时候语气加重ꓹ 显然是带着一份讽刺的意味。
霸情冷少,勿靠近
“再去!”
宇智波富岳双眸一闪ꓹ 化作猩红的三勾玉写轮眼,话语从牙齿之间挤出的同时,一股强大的气势随之施加向眼前之人。
应门的仆人被这股气势吓得心脏猛跳,头脑如受酷寒的冷风吹过般,瞬间清醒了过来,再无半点不耐烦的情绪,却是想起了这位族长大人昔日的威名。
在第三次忍界战争时期ꓹ 宇智波富岳在战场上层创下‘凶眼’的名声,若非如此ꓹ 在当初第四代火影选拔的时候ꓹ 也不会产生要竞争火影之位的念头。
“请ꓹ 请您原谅!”仆人额头冷汗直冒ꓹ 随即紧忙道:“我立即去请示大长老。”
说完这句话,他深深一躬ꓹ 关上门立即往宅院里面走去。
沿着青石铺就的小路前行ꓹ 仆人刚才的惶恐渐退ꓹ 他是大长老的人,并不需要畏惧宇智波富岳ꓹ 虽然一时被震慑住,但此刻却也回过了神来。
他脚步放缓,不禁有些踌躇。
对刚才的事情,他现在虽然感到不满,可也能感受到宇智波富岳的态度与以往的不同,想来应该确实有什么重要的事。
只是大长老是否见宇智波富岳,并不是他能决定的事,况且刚才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就算再来一次肯定也是同样的结果。
大长老积威深重,就算是他这种长期服侍的,若非必要也不愿触其霉头,此刻的情况更是相当于被逼迫的,于是很快他就作出了决定。
他踏上回廊,拍掉身上的些许雪花,很快就来到了一传出清雅弦声的屋门外,恭敬地垂头跪下来。
“大人,我传达了您的意思,可富岳族长他……”
说到这里,他发难似的欲言又止。
“他怎么了?”
屋内弦声消失,随即传出一道蕴含着不满之意的冷漠声音。
“富岳族长他不走,并且坚持让我再来请示您。”
仆人稍微呼了口气,却是听出大长老的不满针对的不是他,而是针对宇智波富岳。
屋内沉默了一下,随即又道:“让他走,看他是什么反应。”
“是。”
仆人连忙应声,起身离开了这里。
鬼道驚情:戀上畫魂師
他脚步比来时更加轻快,很快便再次打开了院门,看到似乎与往常无异等待着的宇智波富岳。
略微恍惚了一下,他迎着宇智波富岳的目光摇了摇头。
“您还是离开吧,族长大人。”他叹息着道。
老板,來一卦吧!
说完这话,他也不给宇智波富岳回应的机会,直接就关上门。
至于刚才大长老的吩咐,他直接抛诸脑后了,反正在他想来结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对方就算再不识趣,总也不会接二连三吧。
门外的宇智波富岳站立良久,脸上不由流露出失望之色,他看着紧闭的院门,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
宅院之内,听过仆人的话后,大长老令其退下,沉默良久之后轻轻摇头,清雅悠然的弦声再次响起、传出。
……
根部基地之中,空旷的地下空间突然升起一股烟雾,渐渐散去之后,露出一条欣长的身影。
“就算有了根源之目帮忙,想要把深坑注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夏树走上高座,略微感慨地道。
自那日面见后,已经过了数日,而宇智波族内仍跟之前一样,在外来与内部得两种挑拨之下,躁动的呼声越来越大,似乎与之前毫无变化。
獸醫娘子別亂來 綠楊
不过也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所以他并不着急,所以他抽出空来做了另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