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612m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詭異入侵 線上看-第0211章  被詛咒的童肥肥鑒賞-fn3ct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午饭草草吃了一些。
放下碗筷之后,江跃将云盾符和几张一阶灵符拿出,单独给了小姑。
既然小姑父对这些事不怎么关心,江跃也不想让他过分介入,索性就单独给小姑好了。
小姑听说云盾符竟有此威力,也是大感吃惊,更加坚定了她要回盘石岭的决心。
“姑,这些灵符,基本可以保证你们在盘石岭的安全。如果遇到不可抗的因素,你们一家三口立刻躲到江家祠堂去。如果进了祠堂还无法保证安全,那么待在星城恐怕也无济于事了……”
在江跃看来,江家祠堂的防御级别,应该是不逊于道子巷别墅的,甚至犹有过之。
小姑将东西收了,把江跃的叮嘱一一记在心上。
“姑,回了盘石岭,可以养两条黑狗。黑狗通灵,而且在乡下,狗也算是安保的最佳选择了。”
偏寵小萌妻 青青子衿
这个想法,倒是和小姑不谋而合。
姑侄俩聊了一阵,江跃上楼,将六十株凝烟草收好。
那头玉蚕的进食积极性又在提升,看得出来,它的体型也在慢慢出现变化。喂养了这么久,凝烟草已经耗费了好几株,势头果然是朝好的方向发展了。
看样子,吐丝这种事,应该可以期待一下了。
調教壞壞老公 落月兒
明天要回盘石岭,江跃寻思着今天要是一整天不去学校,明天又是一整天不去,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虽然高翊老师很给他面子,可面子这东西还是要互相给的。
没有特别的情况,江跃倒也不想随随便便就旷课。
而且,根据高翊老师的说法,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的班级,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重新考核分配。
江跃估计,差不多又要到考核分班的时候了。
当江跃再次出现在学校时ꓹ 再一次成了焦点人物。江跃很清晰地感觉到,一路上ꓹ 不管他走到哪,都有无数眼睛朝他看过来。
甚至不少人还指指点点。
“这就是江跃学长,太帅了!”
悍女茶娘 非10
“是啊ꓹ 现在大家都说江跃学长太低调了。”
“江跃学长一直就很低调好吧?你看他什么时候在学校出过风头?”
“嗯嗯,江跃学长可不是那些纨绔子弟ꓹ 他才不屑出风头呢!”
“那些纨绔子弟跟江跃学长提鞋都不配吧?现在大家都猜测,江跃学长是不是隐藏了身世啊?”
“这话怎么说?”
“你还不知道吗?听说昨晚星城出现了一个体测天才ꓹ 觉醒程度高达280%ꓹ 那个天才叫江影,很多人说,这个天才是江跃学长的姐姐啊。一门两天才,那肯定是那种隐世的世家吧?一般的家庭,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根骨呢?”
“说得也是啊,小说里都说有灵根,是不是觉醒也讲究灵根呢?真希望跟江跃学长沾亲带故啊ꓹ 说不定,也能沾点光呢?”
江跃耳力甚聪ꓹ 这些议论他一五一十全听到了。
無雙天帝 對酒空樽
看来ꓹ 时局果然是变了啊。
现如今ꓹ 几乎每一个学生ꓹ 每一个公民,都开始关注觉醒者的消息了。
每一条关于觉醒者的消息ꓹ 都能以最快的速度传播发酵ꓹ 形成热门话题。
余有幸列傳 那一霎的風
昨晚体测ꓹ 现在已经是满城风雨。不得不说,信息时代的传播速度确实是快得惊人。
一门两天才ꓹ 确实让人羡慕。
甲等班的教室门口,好几个人也看到了江跃的身影,纷纷上前招呼。
杜一峰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眯眯迎了上来。
“江跃,我现在都怀疑,你们家是不是真的隐藏了身份,其实你们家才是真正的权贵大佬?”杜一峰起哄道。
“不错,要不是真正的大佬豪门,哪能一门连出两个妖孽天才,这不是豪门底蕴是什么?”
豪门?
江跃苦笑道:“我家在我爷爷这辈上,还在乡下种田呐。”
“哈哈,你就编吧,反正我们不信。”
“信不信由你们。我家老宅都还在大金山脚下,欢迎你们过去参观。”
“我要去,我要去。”韩晶晶笑嘻嘻道,“照我说,那一定是块风水宝地。要是风水不好,怎么能生养出两个妖孽天才呢?”
“老大,啥时候动身?算我一个行不行?”茅豆豆嘿嘿笑道。
一旁的李玥默不作声,不过看起来似乎也颇有点意动。
“好了,好了,一个个都别起哄。还是那句话,诡异时代才刚开启,先胖不算胖啊。大家别被体测数据迷惑了,这真不意味着一切。说不定某一天,你们某种特殊的技能觉醒了,体测数据也就退居次要啦!”
目前的体测数据,仅仅是测试身体机能,身体强化而已。
如果觉醒真的开始往技能方向发展,形形色色的技能一旦出现,重要性超越身体强度也是大有可能的。
体测数据,身体强度,仅仅只是一个物理强化的概念。
而技能则是偏术法,偏异能方向。
江跃虽然不经常看小说漫画,却也知道。在武力世界,物理攻击往往只是低端的存在,初期也许大占优势,但术法和异能大行其道时,物理攻击遇到异术超能,往往会捉襟见肘,极为吃力,甚至是一点优势也无。
当然,江跃这个推测,在他自己看来,是有迹可循的。
不过对于这些同学而言,他们没有江跃的见识和阅历,自然听不懂江跃这番话背后的意味。
他们只当江跃是说些好听的安慰大家,是一种谦虚罢了。
江跃回到座位上,韩晶晶笑嘻嘻凑了过来,朝江跃做了个鬼脸,嘀咕道:“影姐姐真是的,那么草率就做决定了。害得人家今天被全家批判呢!”
江跃笑了笑,他自然知道为什么会被全家批判。
姐姐的体测数据,韩晶晶也算是最早知道的人,她回家之后,父亲还没回家,她跟母亲一向话题不多,也就没聊这个事。
等后来父亲到家,她早就睡了。
以至于韩家得到消息反而滞后了一步,没能第一时间做出部署,让军方捷足先登,抢走了江影这个天才。
“回头非得再让她请宵夜不可。”韩晶晶自言自语着,又似乎是说给一旁的李玥听。
李玥却异常平静,仿佛是个局外人,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茅豆豆也见过江影几次,江影对他们这帮同学也颇为客气,所以给茅豆豆留下的印象也颇好的。
“跃哥,你们还真回老家多拜拜祖宗,这是祖坟冒青烟啊。唉,什么时候我们老茅家有这么风光啊。”
想想这种衣锦还乡的画面,茅豆豆就一阵阵亢奋。这事要是发生在自己身上,一定要把排场做到十足,让乡亲们都看看我们茅豆豆发达了!
“豆豆,肥肥他们几个,还有侠伟,最近咋样?”
王侠伟上次体测还是没能觉醒,还留在老孙班上。
童肥肥在分班的时候,没能进甲等班,在乙等班待着,等于是和江跃他们一伙打散了。
说真的,现在进了教室没看到这个爱脑补的童肥肥,江跃还真觉得少了点欢乐气氛。
茅豆豆沮丧道:“侠伟可能有点自卑,平时都躲着我。死肥肥这几天有点不对劲,我见他有点神神叨叨的,好像有点什么事?”
“哦?具体什么事?”
“我问了他,他不说。看上去慌慌张张,魂不守舍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李玥忽然也道:“我今天早上看到童迪,在男生宿舍后面那株老榕树下发呆,瘦了不少。”
韩晶晶惊讶道:“真的假的?童肥肥瘦了?”
这可是新鲜事啊。
童肥肥一直是那种喝水都能蹭蹭蹭长膘的人,他居然瘦了?
江跃也觉得不可思议,看了看时间,还没到上课的点:“豆豆,走,咱们去看看这小子怎么回事。”
“我也去,我也去。”韩晶晶对童肥肥倒是没有恶感。虽然上次童肥肥臆想她韩晶晶上课偷看他,对他有意思。
不过韩晶晶只当是一个乐子,倒没记仇,也没当一回事。
“小玥玥,你去吗?”在韩晶晶和李玥之间,茅豆豆似乎更偏向李玥,忍不住招呼一声。
按正常情况,李玥应该是拒绝的。
不过这回,她居然点头。
韩晶晶倒也没表现出抗拒的样子,笑嘻嘻挽着李玥的胳膊:“走,咱俩一起去。”
謀妻入局:總裁深夜來 辣椒炒肉
李玥大约不是很习惯这种热情。
多少有些尴尬,身体大约也是僵的。
说来也奇怪,像韩晶晶这样贵气又漂亮的女孩子,寻常的同学跟她走在一起,很容易成为背景墙,气质上当场就得输一大截。
可李玥跟韩晶晶并排那么一走,固然没有韩晶晶那么惹眼。论贵气,论身段,似乎都没法和韩晶晶比。
可两人那么一站,李玥总有那么一种独特的气质,让她和韩晶晶相比之下,竟然毫无相形见绌之感,隐隐之间,竟有并驾齐驱之势。
难道,这仅仅是天才的光环么?
也未见得仅仅如此。
李玥身上,确实一种无法描述的特殊气质。
恬淡中带着孤高,含蓄中带着神秘。
让大家没想到的是,童肥肥居然不在乙等班教室。
易道巫途 扣子別針
这可有点不符合肥肥的作风,童肥肥一般都喜欢在教室里窝着,要么看小说,要么趴在课桌上睡觉。
如今进了专属班,他也不见得有多勤快。
额外训练,这种事对童肥肥来说,那是不存在的。
一打听,得知童肥肥吃过午饭后就没来过教室。据几个同学反映,上午他是在教室里的。
不然看上去有点情绪低落,甚至表现得有些异常。
有好几次,他忽然从座位中忽然跳起来,全身颤抖不止。
身边的人拉都拉不住。
快放学那会儿更反常,好像忽然做了什么噩梦似的,脑袋对着课桌一个劲地磕,课桌都被他磕出裂痕来了。
“那他此刻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兴许在寝室?也可能在操场?”
“也可能回家了吧?大家猜测,他可能家里出了什么事?”
家里出什么事?
江跃不以为然,以肥肥心宽体胖的个性,家里出事也不至于如此失常,如果真出了大事,他也不可能在学校逗留,早就回家处理了。
听大家描述的反常情况,江跃可不觉得这是家里出事。
反倒是像童肥肥自己出事。
尤其是大家描述的种种诡异情形,让江跃莫名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走,去宿舍看看。”
“晶晶,你和李玥去操场看看。操场没有的话,就到处找找。”
童肥肥虽然跟江跃茅豆豆他们不住一个宿舍,却是隔壁宿舍。轻车熟路进了宿舍,隔壁一看,并没有看到他那肥肥的身躯。
“不在啊。”
出了宿舍楼,江跃忽然想到李玥的一番话。
早上看到童肥肥在男生宿舍楼后面的老榕树下。
異世逍遙小日子
宿舍楼后面有一条小路,去往学校的图书馆,平时一般走得人比较少,因为相对幽僻,即便大家要去图书馆,也尽量走大路。
“去后面看看。”
两人转过宿舍楼,果然看到童肥肥的身影。
头发乱糟糟的也不知道几天没有打理了,整个人痴痴呆呆,就好像中邪了似的,嘴里在念念叨叨,也不知道嘀咕个什么。
脸上看着十分苍白,眼神麻木当中透着惊恐,一看这副颓丧的样子,就不像是正常状态的童肥肥。
要知道,童肥肥平时一向眉飞色舞,说起话来两只眉毛好像在跳舞,唾沫星子横飞。
“死肥肥,你到底在搞什么?”茅豆豆快步上前。
江跃却一把拉住茅豆豆,示意他别惊动童迪。
江跃慢慢接近,凑到他跟前,看着他的嘴唇在一个劲嘀咕着什么。
细细一听,他还真是在嘀咕着什么。
当江跃听清楚他说什么的时候,脸色骇然一变。
低头一看,只见茅豆豆口袋一角,露出了半截耳机线。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你们每个人都要死……”
又是这句话!
这已经是江跃第三次接触这句话了。
第一次,在榆树街商业区边上的写字楼,那个跳楼的年轻人小关。他在临死的时候,曾无比怨毒地念叨这句话。
天價試婚小嬌妻 小芥末
第二次,是在4S店,那个死在车子中得女孩,在那辆展车的驾驶座后背上,刻了这一行字。
而童肥肥这里,则是第三次!
除了这句话,三次还有一个明显的共同点: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