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pap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唯我正邪之路 起點-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劍問情的婚事-t2gui

唯我正邪之路
小說推薦唯我正邪之路
“那我们现在该干嘛?”彭恩遇有些不解的问道。
欧阳赤离和林陌对视一眼,林陌看向彭恩遇:“现在的你,做好以迦楼罗的身份,重新回到人界会了吗?”
“我……”随着情报内部被废除,其中的成员要么被当众处决,要么被派到暗堂充当炮灰,只有那么几个表现良好的,被调派到夜叉的獬豸卫。
超級卡牌系統
動力之王
彭恩遇或许也是看出来以自己的性格,在管理方面没有什么才能,反而会因为自己过于感性,从而导致招收的人员良莠不齐,最终拖了人界会的后腿。
所以现在他即使走出了原本的心理阴影,但却难以面对那些风云城中,对人界会抱有百分百信心的民众。
“大霆疆域需要留一个明面上坐镇的八部众,你就以迦楼罗的身份配合龙王吧。”林陌提议道。
彭恩遇点了点头,这或许也是最好的选择了,这些日子以来他也成长了许多,至少关于血祭的事情,他没有在质问冷初洛。
若是按照原本的性格,他肯定认为冷初洛有能力挽救天霆域的民众,却因为种种布置,而坐视一域之人无辜身死。
现在他已让自己代入冷初洛的身份,去更深层次的思考这个问题,或者说换一个想法,若没有冷初洛出手的话,恐怕如今被血祭的就是四个域了。
我是陰司 茶湘
他并没有放弃心中对正义的追求,也没有放弃一直以来的理念,只是他清楚了一点,在你未能将一件事情做好前,不要随意职责怪罪他人。
自己没有资格站在高高在上的角度,评判任何人的功过。
李仙雪打了个哈欠,神情有些慵懒:“那我们回人界会吗?”
欧阳赤离摇了摇头:“再等等,关于之前对元初楼的猜测,还需要最后验证一下,七天后,我们再动身离开。”
林陌这时看向李仙雪:“那位小灵呢,这几天的观察,你有什么收获?”
李仙雪无辜的耸了耸肩:“还呆在自己的卧室内,至于收获嘛,或许她真的失忆了ꓹ 当然也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欧阳赤离深思片刻道:“若非男女授受不亲,再加上小灵和龙王的关系ꓹ 说不定我能验证下她体内那股庞大的能量究竟是不是术法之力,然后大致判断她的境界。”
林陌轻声道:“不急,七天后自有分晓ꓹ 正好一次解决两件事。”
随后众人便纷纷离去,林陌虽然有些无奈ꓹ 但还是戴上了那鬼龙面具。
彭恩遇倒是说可以将自己的迦楼罗面具暂时借给林陌,毕竟接下来他会一直呆在大霆疆域ꓹ 所以这层马甲的出现也不会太突兀。
不过当林陌看了看他那绿油油的长袍后ꓹ 便陷入了极度纠结中,这估计也是每个男人所难以抉择的事情。
被绿还是被阉。
最终林陌还是继续用着阴不觉的马甲,来回换身份还是有一定隐患的,况且自己真的很难做出决定。
…………………………………..
三天后,造化山庄内只剩下几位大势力之主,其他的大霆联盟成员都有序的前往被划分的城镇。
关于对那位欲独行的审问却毫无所得,一个天地境的剑客远比一个同境界的武者要难缠的多ꓹ 只因练剑之人,十个有九个都过于执拗。
因此一直守卫在造化山庄的几位天地境大高手ꓹ 一番合计下准备将其带到独孤魔教ꓹ 到了那里就有许多更合适的手段ꓹ 可以破开对方的心防。
而于大厅内ꓹ 大霆联盟的高层再次汇聚一堂。
胡凌此时已经恢复了正常,对于欧阳赤离放走白虬燕没有什么不满ꓹ 他想要做的是亲自打败他ꓹ 以他的人头慰藉自己那些师弟的在天之灵。
只因那些师弟之死的缘由都是自己太弱ꓹ 所以他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正面将白虬燕击杀。
公羊凤海对胡凌的变化倒是很满意ꓹ 一直以来胡凌的表现虽说不错,但总归缺少了点执念。
仇恨也是执念的一种,他不怕胡凌借此入魔,真正的剑者当驾驭一切,包括自己的心魔。
冷初洛这几天可以说是忙上忙下的,终于将一些琐事处理好后,对众人道:
“至此大霆联盟已正式成立,接下来各门各派需要的都是休养生息,关于内政方面还是以‘空’先生为首,诸位长老派出合适的人选作为辅佐,尽快将大霆内彻底安稳下来。”
空先生就是卢至最新的代号,鬼知道他取这么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称号是为了什么,这种伪装也就蒙骗一下江湖上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
在场的诸位大势力之主也很快联想到了这位空先生是谁,不过在见识到了卢至的才能后,他们也并不担心对方会搞事情,没看到冷初洛都直接将所有事交给对方嘛。
前妻不婚 景年
“好了诸位还有什么补充的嘛,若无事,我也不留诸位了,毕竟如今的大霆一切都百废俱兴,需要诸位坐镇各域。”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齐摇头。
大霆联盟完全区别于大霆皇朝,一切的规矩都是重新制订,在场的人也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目前能想到的问题,冷初洛都已想到了,剩下就看实践成果了。
我有十萬個分身
不过这时剑问情却开口道:“咳咳,我这里有一件事,一个月后,于独孤魔教我将会和至尊血红坊正式联姻。
九州仙魔誌
到时欢迎诸位前来参加我的婚礼,都是江湖中人客套话我也不多说了,礼物什么得还希望诸位准备好。”
众人一脸黑线,你确实不客套,要礼物都这么直接,但随即还是纷纷点头同意,这个时候举办一场婚事,也算是为大霆冲冲喜。
不过唯有一人脸色突然煞白,正是唐玉,唐玉彻底慌了,他看向叶晚缨,发现叶晚缨的视线一直牢牢地在剑问情的身上。
一时之间一股天晕地转之感差点让他跌倒,还好唐笑早有准备,一道柔力将其包裹,才没让他出丑。
冷初洛看了看一脸傲意的剑问情,又看了眼神复杂的叶晚缨,最后目光放在一脸呆滞的唐玉身上,不由摇头暗道,作孽啊。
只是他不知这时有一位女子,已经悄悄来到造化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