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34tu精彩絕倫的小說 靈臺仙緣 txt-第653章 器丸池熱推-9sv36

靈臺仙緣
小說推薦靈臺仙緣
杨晨有着灵台方寸山,灵台方寸山内有着很多种草药,要比地球丰富的多,但是和这边相比,也就是相当于十分之一的模样。差了太多。
当然,这边也有灵台方寸山有的,而这边没有的。不过还是灵台方寸山的种类要少得多。杨晨花费了八千积分,也只是拥有了差不多相当于这边二分之一的种类。然后果断不再兑换,留下三万积分购买了一些矿石。其中一块雷属性矿石,就花费了他一万三千积分。至于空间矿石,一块就需要五万积分,买不起。
摇了摇头,身上再也没有一个积分,便离开了功德殿,回到了自己的洞府。
杨晨知道现在的地球却什么。
我的江湖傳說
至此,他已经做好了返回地球的一切准备。每天进入到规律的生活中。
修炼混沌诀,修炼星空冥想法,修习锻造,制符,炼丹和布阵。研究金脉,水脉,火脉,雷脉和宇脉。在沧海塔磨砺自身,夯实境界。研究六祖心刀心得。
金脉是那个断的刀尖拓展开来的,杨晨每天也都用一丝精神力探入到金脉之中,去温养那个刀尖,希望能够和它建立联系,看看能不能获得关于雷霆刀更多的东西。但是,那个刀尖也不知道是没有意识,还是看不起杨晨,反正就像是死物一般,根本不搭理杨晨。
但是杨晨受到养刀的启发,依旧每天都分出一缕精神力温养金脉中的刀尖。
無上天兵
水脉是那条龙魂拓展开来,如今那条龙魂身上的龙纹都已经被杨晨拓印在水脉壁上,杨晨也开始每天分出一缕精神力温养那个龙魂。只是和刀尖一样,没有丝毫进展。
也不能那么说!
刀尖像是一个死物,而龙魂却是活物,不过给杨晨的感觉如同一个老年痴呆,几乎不能沟通,杨晨也不急,慢慢温养。
火脉是当初得到的那盏灯拥有的火灵,这个火灵不知道被困在那盏灯内有多久了,已经十分虚弱了。但杨晨能够感觉到它拥有着灵智ꓹ 只是不搭理杨晨。杨晨也是分出一缕精神力温养。
雷脉内更让杨晨手足无措,那里面就是有着一个闪电形状的东西ꓹ 杨晨用精神力去温养,还电得杨晨精神力发麻,不过杨晨温养了几天之后ꓹ 倒是适应了,却也没有任何收获。
宇脉中的那个符箓ꓹ 杨晨也开始用精神力温养。
如此杨晨就要分出五缕精神力时时刻刻的温养这五脉,即便是修炼和睡觉也是如此。
刚开始还是有些困难的ꓹ 往往在修炼ꓹ 特别是在睡觉的时候,精神力就会缩回识海。但是杨晨依旧不断地努力,十五天后,温养这五脉便成了他的本能,即便是睡觉也是如此。
而且杨晨发现了一个问题,自从他时刻用精神力温养这五脉之后,他对于金水火雷空间属性的领悟力大增。这更让他坚持了自己温养的想法。
二十天过去。
沧海塔内。
杨晨手持再次打造的中品法刀和元婴期一层巅峰的双头鹰战得难分难解。
他没用动用心刀ꓹ 但是却动用了雷霆刀,还有三大神通。有着三大神通ꓹ 即便是他不用心刀ꓹ 再加上修为已经突破到结丹期七层ꓹ 竟然和那个双头鹰杀得难分难解。
功劳主要来自三大神通。
缩地成寸ꓹ 让杨晨多了几分和妖禽争斗的底气,即便是双头鹰会飞ꓹ 而且速度极快ꓹ 但是缩地成寸也多了几分闪避的可能性。他的缩地成寸正在向着大成境界逼近ꓹ 而且距离已经不远,越是距离大成近ꓹ 越是在双头鹰的攻击下,从容了几分。
佛陀钟也在逼近大成,竟然已经能够抵挡双头鹰一击。虽然一击即碎,却让杨晨毫发无损。这还不是大成境界,而且还是结丹七层。随着佛陀钟的境界提升,随着杨晨的修为的提升,佛陀钟的威能还会提升。
亂世湮華
佛陀钟的境界每一次提升,都会将佛陀钟的威能产生质变。杨晨的修为每次提升,都会将佛陀钟的威能再次提升。
翻天掌终于踏入了小成,纵使只是小成,那也是神通,而且还是攻击性神通。当杨晨三天前将翻天掌修炼至小成境界,拍了双头鹰一掌之后,翻天掌给他带来了惊喜。
这一掌虽然没有让双头鹰受到伤害,却将双头鹰扇飞了大约半尺的距离。待翻天掌练至大圆满,绝对是杨晨一个絶强的底牌。
“出去!”
杨晨的身形落在了沧海塔外,摇头叹息了一声,还是打不过那个元婴一层巅峰的双头鹰。不过他这些日子研究六祖心刀心得,有着八成把握,如果自己使出心刀,能够斩杀那个元婴一层巅峰的双头鹰。
不过他不想在出风头,他来这里只是夯实境界,又不是出风头的。
前些日子,他已经明白,为什么当初自己出塔的时候,那些修士是那幅表情。如果再斩杀了双头鹰,让跃阶铃再响,那风头就出大了。连宗主都委托塔老提醒他不要暴露心刀,他再出风头,那就是大傻子。
好在经历了二十天的闯塔,他那结丹七层的境界已经夯实,终于可以去器丸池了。
几个元婴期的修士上前和杨晨寒暄,杨晨也笑脸相迎。到了杨晨这个份上,结丹期修士都已经把杨晨当作元婴期修士了,等闲不敢上来搭讪。
而元婴期修士也不敢在杨晨面前拿乔。杨晨在沧海塔内每天苦战双头鹰,一身煞气蒸腾,只是目光一扫,便让那些结丹修士裹足不前。
一个二十一岁的结丹期七层,能够和元婴期一层巅峰斗四个时辰……
不!
杨晨已经能够斗四个多时辰了,通过每天的厮杀磨砺,杨晨的灵力更加凝练,厮杀的经验更加丰富。
这种年轻,又有着极大未来的修士,元婴中谁敢轻视?
谁敢拿乔?
交好还来不及呢!
寒暄了几句,杨晨便离开了沧海塔。准备调整一天状态,明天就是器丸池。
这些日子,杨晨再也没有和余华等人相距。而余华等人也看到了杨晨每天在沧海塔中拼命,受到了刺激。
比你天赋好的人都如此努力,你还有什么资格不努力?
所以,余华三个人也都每天在闯塔和修炼中度过。
次日。
沧海宗一处隐秘山谷,有着重重守卫。杨晨穿过了重重守卫,最终站在了一个洞府前。在洞府门前,一棵老松下,盘膝坐着一个修士。
紫血大帝
杨晨施礼,然后递过去自己的身份牌。
那老修士神识一扫,身形站起,打开石门,带着杨晨走了进去。他已经得到宗主通知,知道杨晨的一切。身后的大门轰然合拢,穹顶之上的夜明珠释放着昏暗的光芒,四周充斥着淡淡的煞气。
一条笔直的通道呈现在眼前,越是往里走,煞气越重。
但是这等煞气却伤不了杨晨,更不用说那个老修士!
杨晨在沧海塔苦杀了二十日,一身煞气都收敛不住,从体内的汗毛孔宣泄出来,如何还会怕这等煞气?
走到通道的尽头,便看到一片水塘。
水塘内煞气缭绕。
那老修士看向杨晨:“我听闻你修炼一种雷属性刀法?”
“是!”杨晨闻听,便知道老者要指点与他,恭敬应是。
老者将目光遥遥望向水塘深处道:“在器丸池深处,有着三颗雷属性刀丸,你能否深入到那里,就要看你的造化。”
杨晨眼睛一亮,郑重施礼:“多谢前辈!”
老者微微摇头:“还有,越是深处的器丸,越是不愿被修士炼化。特别是雷属性刀丸,速度奇快,即便是你到达器丸池深处,也未必能够抓住它。特别那里煞气纵横,更是对你一种阻挡。也许你的心刀对捕捉刀丸有效。到时候你不放催动心刀试试。”
“多谢前辈!”杨晨再施一礼。
“去吧!”
“是!”
杨晨举步踏入了器丸池,这一从岸上进入器丸池,煞气立刻浓郁十倍,滚滚冲撞而来。
杨晨鼓荡自己体内的煞气,两种煞气对撞,翻翻滚滚,杨晨大步向着器丸池深处行去。
銷售為王
他看到了器丸池内的各种器丸如鱼一般流动,既然知道越往深处,器丸越厉害,而且深处还有着雷属性刀丸,杨晨便没有丝毫停留,笔直而行。
“嗤嗤嗤……”
渐渐地,那煞气竟然有了嘶鸣,越来越浓郁,到了后来,滚滚煞气如龙,带着龙吟,向着杨晨扑来。
数百米之后,杨晨感觉到了艰难。那滚滚煞气让杨晨开始步履维艰。想要前行,要付出极大的努力。
又前行百米,他的嘴角已经开始深处鲜血。抬头望,那器丸池依旧不见对岸,让他不能确定自己是否已经足够深入。但是却能够确定,这里绝对没有雷属性刀丸。
岸上。
那老者负手而立,眼中现出期待。
“杨晨能够得到雷属性刀丸吗?”
他的目光穿透了层层如雾煞气,看到杨晨的背影,眼中眸光现出了一丝失望,他看到了杨晨的身影已经开始踉跄。
杨晨此时心中也是焦急,这煞气和别的不同,倒不是和战斗一般,以力量阻他前行,而是滚滚煞气入体,扰他心神。若不是他的精神力达到魔导师的境界,恐怕此时已经疯了。
杨晨迫使自己的心静下来,停下了脚步,心中快速地思索:
“这样下去不行!”
岸上的老者见到杨晨停下,心中难掩失望:“真的不行了吗?”
杨晨的心中快速流转着各种办法,心中突然一动。
我的女仆是惡魔
“佛陀钟!应该刻制煞气吧?”
“嗡……”
一座大钟从他的体内扩展出来,将杨晨笼罩在内,大钟的表面隐隐有着佛陀流转,将煞气抵挡在外。杨晨心中大喜,一边催动佛陀钟,一边大步向前行去。
紅鸞記
背后岸上的老者目光一凝。
“这是……佛家神通!这小子奇遇不少,所学驳杂啊!”
不过他脸上却是现出一丝喜悦,眼中更是多了一丝期待。
“咔嚓嚓……”
前行三百余米,杨晨看到了水塘内有丝丝闪电流动,心中狂喜。
“那便是雷属性刀丸吧?”
凝目望去,便见到三道雷霆在水塘内如鱼游动,杨晨向着三道雷霆奔掠而去。
但是……
那三道雷霆速度极快,如同水中雷电,每当杨晨的精神力捕捉过去,他们就一闪而逝。根本无法捕捉他们。而去他们似乎还在逗杨晨,摆脱了杨晨捕捉之后,就在周围游动,还跳跃两下,分明就是挑衅。把杨晨生生给气笑了。
当下也不再去捕捉,而是催动心刀。
心刀的气息从体内蔓延出来,那跳跃游动欢快无比的山道雷霆突然停了下来,显现出三个弹丸,然后便向着杨晨流泻而来,围绕着杨晨转动,还不时地去碰触杨晨,仿佛三只小狗,用脑袋去碰杨晨,一副谄媚的样子。
杨晨看着好笑,目光扫过三个弹丸。他真的想将三个弹丸都收起来,但是知道那老者必定监视着自己。
“那就挑一个好的吧?”
英雄之輪
杨晨目光来回扫视,这三个弹丸都已经是紫色,两浅一深。那深紫色的弹丸上蕴藏的雷霆,明显要比那两个颜色略浅的浓郁许多。
“就这个吧!”
杨晨的精神力蔓延而出,笼罩了那个深紫色得弹丸。那个弹丸顺着杨晨的精神力,悠忽一下,便进入到杨晨的识海。
围绕着精神力雾山转了转,然后嗖的一声,挤进了雾山内,安稳不动。
杨晨感知了一下,那刀丸正在一丝丝吸收着自己的精神力,随着一丝丝精神力被吸收,他感觉到自己和刀丸开始有了一丝丝隐隐的联系。
“妥了!”
杨晨心中大喜,转身大步向着岸上走去,越走越轻松,越走越快,最后收起了佛陀钟,身形飘忽间,便已经站在了岸上。向着老者施礼:
“多谢老前辈!”
老者看了一眼杨晨,点点头道:“走吧!”
杨晨离开了器丸池,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也不急着试验自己的刀丸,毕竟刚刚有了一丝联系,还需要时间去温养。
“啪!”
杨晨突然抬手一拍自己的额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