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2i9精华都市言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討論-第656章 調查陷阱!分享-lbjoq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一直到跟伏特加沟通结束,鹰取严男才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脚,转头看墙上的挂钟,已经晚上11点多了,实验室那边还是没有动静,“非赤,我总算明白老板为什么养蛇了,连自己吃饭都顾不上的人,真不能指望他可以定时投喂宠物,也就是养蛇省心一点……对了,非墨呢?最近都没看到它,是不是受不了你家主人跑了?”
“没有。”
后方实验室的大门悄无声息打开,池非迟正好听到了后面两句,平静走出实验室,“它去帮我找东西了。”
“呃,是吗……”鹰取严男一汗。
深更半夜,老板突然从身后冒出来说句话,让人感觉阴恻恻的。
平时他很少吐槽自家老板,最多只是在心里嘀咕两句,今天是被伏特加勾起了吐槽的欲望,说了这么一句,不会全被老板听到了吧?
非赤一看池非迟出来,‘嗖’一下蹿上前,被池非迟接住后,从池非迟袖子里钻进去。
鹰取严男试图转移池非迟的注意力,“老板,我中午给你带了便当,现在已经冷了……”
“能吃就行。”池非迟没把鹰取严男的吐槽放在心上,坐到沙发上,伸手拿过便当盒。
有时候他不是小心眼计较,只是太无聊想找乐子,不过今天太累,懒得折腾鹰取。
鹰取严男松了口气,也坐到了对面沙发上,跟池非迟汇报理清的近况,“伏特加说,波本也参与了对那八个建筑者的调查,如果有什么情况,琴酒会联系你。”
安室透参与了调查?
池非迟心里有些意外,不过面上没有表现出来,打开便当盒,低头吃饭。
重生之娛樂宗師 一葉風流
鹰取严男继续说着情况,“再就是波士顿那边的消息ꓹ 迪伦-加西亚已经将那一批设备发出来了,大概一个月后到。”
“这件事你继续盯着ꓹ ”池非迟慢条斯理地吃着饭,“等设备到了之后,让猿渡一郎的人将设备装车开到别的地方ꓹ 再联系两个外围成员去开车,具体接货地点和时间你自己安排ꓹ 到时候通知我。”
黑暗聖裁
那是组织要的一批设备,是美国一方的高端研究设备ꓹ 目前还不支持出口ꓹ 他不清楚组织怎么弄到那批设备的,那一位只是让他安排走迪伦-加西亚的走私路子,把设备运到日本来。
这可不同于一般的枪械走私,要是被查出来,迪伦-加西亚那些人上军事法庭的罪名可就不是走私而是叛国,迪伦-加西亚能沉得住气,但一些小军官可未必ꓹ 要防止那些人心惊胆战之余自己跑去认罪并出卖他们。
还有猿渡一郎这边,虽然猿渡一郎不知道那批东西是什么ꓹ 只知道是迪伦-加西亚帮朋友偷运的礼物ꓹ 但走私过程中ꓹ 猿渡一郎的人都能接触到那批设备ꓹ 说不定有人好奇,手痒偷看那些东西。
航船上有两个组织外围成员混了上去ꓹ 会随时留意着ꓹ 波士顿那边也有芙兰特想法设法接触迪伦-加西亚ꓹ 还有其他人盯着一些走私链上的重要军官。
愛那麽纏,恨那麽綿 尤希
那一位的要求是:设备的运送可以出问题,但出问题之后要弄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了解走私链上各环节的人的态度ꓹ 出了问题及时解决,该灭口的灭口,不能暴露组织的存在。
这批设备的运送算是试水,不管能不能安全接收,接收这一环只是小事,反正不用他们露面,安排外围成员去跑就行,这件事他就丢给鹰取严男联系、安排。
鹰取严男点了点头,又道,“我跟保罗-亚当斯联络过,他同意交易,我们帮忙亚当斯家族把他们的人推上麻萨诸塞州州长的位置,我们提出的要求他也会同意,那家伙还是那么狡诈,一开始还想空手套白狼,反复强调他们的人上台了我们也有好处,差点磨光了我的耐心。”
池非迟并不意外,商人只要谈及利益就会变得难缠,他就是不想跟保罗-亚当斯扯皮,才把谈交易的事交给鹰取严男,“你最近盯一下走私过来的那一批东西,今晚还回去吗?”
119号地上层建筑有休息室,他一般住地下层,上面的休息室就留给了鹰取严男。
“时间太晚了,我在这里住一晚。”鹰取严男站起身。
池非迟点头表示同意,没有再说话,一边吃饭,一边拿出手机给那一位发邮件。
没有回复。
餵惡魔你是我的 小yo
非赤趴在一旁看着池非迟吃饭,顺便把鹰取严男刚才做的事、跟伏特加的沟通吐槽都说了一遍。
……
池非迟吃完饭,带非赤回到地下层。
路过圆形大厅时,电子合成音突然响起:“亚当斯家族的事,你不必再插手,我会交给其他人处理。”
池非迟脚步顿住,“我明白了。”
一寵成癮,腹黑boss輕點愛
“如果利用亚当斯家族获取金钱,那就太浪费亚当斯家族的能力和人际网了,我们要交换一些让组织在美国行动更有利的东西,另外,亚当斯家族想让他们的人当上麻萨诸塞州的州长,不管他们选择谁,我们将那个人控制住,就算他们推人上台的计划失败了,我们也要趁机控制可以控制的议员,这个行动必须要有人在麻萨诸塞州坐镇,你现在不方便过去……还有一件事,让绿川纱希参与对那八个人的调查。”
青梅竹馬(gl)
电子合成音说完最后一句,扩音器上亮起的提示灯也随之熄灭。
池非迟带非赤进了休息室,关上门之后,没有急着去洗漱休息,走到酒柜前,顺手拿了一瓶啤酒。
守墓手劄 北方冰兒
他在波士顿只有芙兰特和几个外围成员可以调用,还都盯着迪伦-加西亚的走私链,想继续负责联络亚当斯家族的事也有心无力。
那一位的理由也很充分,他本身不在麻塞诸塞州坐镇,遇到意外情况没法及时反应,在调查的安排上也会不够灵活,不适合再跟这种大长线,应该交由能坐镇麻萨诸塞州的人负责。
但是,那一位未必没有自己的考量。
他不知道那一位把亚当斯家族的事交给了谁,那么,以后他要在麻萨诸塞州行动、想借亚当斯家族的力的时候,就必须把需求、目的先告知那一位,由那一位去联络对方,再由对方给他提供便利。
反之,如果那条线由他继续跟下去,他就可以不通过组织,在需要时让保罗-亚当斯帮他做事。
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无论是他、琴酒、贝尔摩德、朗姆,还是其他没接触过的人,每个人都只负责其中一环,谁也无法彻底掌控某一条线。
他们甚至不知道彼比手里掌握着什么东西、有什么用,如果想要利用上某一条线,都必须经过那一位协调。
当然了,要是他们能联合起来,交换手里掌握的线索,互相提供对方需要的东西,确实能够反了那一位,但很可惜,联合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就像贝尔摩德觉得琴酒是死忠、觉得他是死忠、觉得朗姆是死忠,其他人恐怕也差不多,就算有什么心思也不敢暴露,以免一提出来就被收拾了。
越在组织待下去,他越觉得贝尔摩德不太可能选择跟他坦白、联手保灰原哀和柯南。
贝尔摩德信不过他,也不敢相信他。
池非迟不时喝一口酒,给绿川纱希发了邮件,约绿川纱希明天见面,继续整理头绪。
亚当斯家族的事丢了出去,走私的事有鹰取严男盯着,那八个需要清理的建筑者,也要等情报人员的情报。
紅樓之庶子賈環 輕吐月光寒
看起来短时间是没他什么事了,事实上也是如此,不过他很在意对那八个人的调查。
那八个人知道他这个训练场的位置、内部布局,也知道不少实验室的情况,说不定还知道其他核心成员的秘密基地的位置,如果日本公安掌握了那八个人手里的信息,不管是监视调查,还是以后实施抓捕,都能变得很轻松。
萌妃當道:拐個皇帝去種田
让安室透去调查那八个人,就像一块香喷喷的大馅饼挂在安室透眼前晃啊晃,诱惑他去拿到那八个人手里掌握的信息,或者直接保下那八个人。
一旦安室透沉不住气,恐怕就会掉进陷阱里了。
他没有证据证明这次调查是个陷阱,只是觉得不对劲。
那八个人知道的信息有多重要,那一位不会不清楚,琴酒也不会不清楚,换作是他,他会选择快刀斩乱麻,了解一些基本信息后,尽快把人清理掉,再去那八个人可能藏东西的地方搜查、消除组织存在的痕迹。
对,先灭口才是最重要的!
但无论是琴酒还是那一位,似乎都打算慢慢来,给情报人员一个月的时间去找东西,让情报人员有很多机会接触那八个人。
原先他还没察觉到先调查有什么问题,是今晚鹰取严男突然说到安室透参与调查、那一位让绿川纱希也过去接触,他才有了一个猜想——
组织有人怀疑情报人员有问题,想借这个机会布陷阱,将有问题的人揪出来!
安室透能不能意识到这一点?很难。
他判断出这是陷阱的依据有一点:过多人有机会接触到重要情报,组织不该出现这种失误。
而安室透并不清楚有多少人参与调查,如果安室透觉得这是朗姆或者那一位信任,让他有机会拿到这个大馅饼,还真有可能上当。
当然,安室透在组织苟了那么久,说不定可以根据经验或者直觉,意识到这是个陷阱。
但就算隐隐感觉到不对劲,安室透又真得舍得放弃这个大馅饼吗?
还有,一般来说,除非有人锁定情报人员有问题,就像上次他针对苏特恩的陷阱一样,可疑到一定程度,才会安排针对性的陷阱。
那么,参与调查的安室透是不是也在某个人怀疑名单中?绿川纱希又为什么会被牵扯进去?除了这两个人,还有多少人被丢过去检验?
非赤自己跑去洗手间淌了淌水,爬到一块干毛巾上滚了一圈,悠然游动着出了洗手间,发现池非迟还静静坐着看手机,“主人,我已经洗完澡了,你还不睡觉吗?”
“你先睡,我去洗漱。”
池非迟收起手机,将杯子里的半杯啤酒一口喝完,放下杯子走向洗手间。
他刚才联系过盯着安室透住所那一带的乌鸦,安室透从昨晚出门后就没有回去,乌鸦们最近也没有严盯安室透,没有跟去监视。
所以他现在也不知道安室透跑到哪里去了,没办法跟安室透碰面说这件事。
发邮件也不行,他不确定现在安室透身边有没有一起行动的组织成员……如果发个邮件过去提醒,安室透的手机正好在别人手里,那乐子可就大了。
在不确定安室透身处环境的情况下,他最好别联系安室透,只能希望安室透能稳住。
原剧情安室透一直潜伏了下去,但有他这个幺蛾子出现,他也不清楚组织行动有没有什么变动。
不过他还有时间,可以再尝试联系安室透,要是实在稳不住,他就掩护安室透撤,不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