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givl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海賊之國王之上討論-第一千二十二章 身份被發現看書-vx2sk

海賊之國王之上
小說推薦海賊之國王之上
自从喝醉了睡一起后,亚瑟和祗园的关系就有些微妙了起来!
至于怎么个微妙法…
离暧昧差一点,离仇恨又远了一点,比陌生更熟悉一点,比熟悉更陌生一点!
总之,是什么都差点,又什么都有一点!
不过,祗园不在无时无刻的想要干掉亚瑟就是了!
当然,不想要干掉不代表不想要脱离!
这些天祗园也依旧是一直想办法要脱离亚瑟的控制!
但也依旧没有成功!
在亚瑟强横到不讲道理的实力下,祗园用尽了所有脑力后发现,除非她是不要那些海军的命了,否则基本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脱离亚瑟的控制!
也因此,这两天祗园有点气馁!
而对此,亚瑟反而有些高兴,心情很不错!
嗯,整天应对祗园那些花样百出的逃跑,亚瑟还是有点费精力的,现在祗园似乎有放弃的意向了,他自然是高兴的!
“祗园,来吃饭了!”
看着面前“咕噜噜”沸腾着的火锅,亚瑟一边调制着蘸料,一边笑着招呼着祗园吃饭!
而听着他的声音,坐在甲板边缘看着海的祗园,在回头看了一眼后,还是点了点头,站了起来,走到了他面前的桌子前坐了下去!
气馁归气馁,但饭还是要吃的!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这句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但差不多的道理祗园还是懂的!
再说了,如果连饭都吃不饱,拿什么来逃跑?
“呼呼~”
在拿了一片肥牛在面前的火锅涮了涮后,祗园倒也没客气,一边倒吸着凉气,一边吃了起来!
“呲啦!”
亚瑟见状,开了一瓶冰可乐递给了她,招呼道,“来喝可乐!”
“嗯!”
祗园点了点头后,随手接过了可乐喝了一口!
“咕隆!”
感受可乐那甜甜的味道,以及那冰凉的口感为顺着喉咙进入了肚子之时,祗园原本的气馁的心情ꓹ 却也是莫名的舒服了许多!
傲世邪女冷酷王
一夫一妻 知好色
瘋狂建村令 懶鳥
而就是在这舒服的瞬间,她脑子忽然灵光一闪!
機械時代之飼主 忘雪溫
等等!
火锅…还有之前灭杀那些士兵的雷电…以及这艘来自西海的船…
这好像…很熟悉啊!?
想着ꓹ 祗园吃的动作顿时僵止住了!
这些天因为一直在想办法逃跑,也因为前段时间被向日葵王国的人搞的有些心有戚戚,她并没有注意到一些细节!
现在冷静下来ꓹ 仔细回想了一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以及细节,又仔细的打量起了面前长的跟反派一般的亚瑟后ꓹ 祗园有了一点发现!
穿越歸
面前这个人除了那长得跟反派一般的脸外,身高体型她都很熟悉!
嗯ꓹ 她曾经也被同样身高体型的人忽悠过ꓹ 并且对方也请她吃了一顿火锅!
回忆着,结合面前跟记忆之中差不多味道的火锅,还有之前灭杀那些士兵的雷电,以及这艘船是来自的这些种种细节,面前的这个人身份在祗园脑海之中呼之欲出—潘德拉贡.亚瑟!
圣马丁的国王潘德拉贡.亚瑟!
想到这里,祗园在吓了一跳的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对比起了两人。
虽说双方的脸有很大的不同ꓹ 很大的差别,但是有些东西是变不了的!
比如身高ꓹ 比如能力!
十年前的那一战ꓹ 亚瑟展现出了自身高超的实力外ꓹ 也展现出了那如神如魔的响雷果实能力!
再加上这些年海军和世界政府也一直有专门的人通过那场战斗资料和亲身经历者的情景复盘之后ꓹ 研究圣马丁的人包括能力在内的一切!
所以,祗园对亚瑟也可以说是相当的熟悉!
萌獸來襲 蟹子
也因此她在对比后发现ꓹ 除了脸外ꓹ 无论是能力ꓹ 还是身高体型,面前这个男人和亚瑟都有相当高的重合度!
之前之所以没有想到ꓹ 除了被亚瑟现在的脸给忽悠了之外,更多的是因为这些天她并没有心情仔细观察!
无论是想办法逃跑,还是被向日癸王国那帮人搞的心有戚戚,都令她无法冷静下来!
而现在冷静下来这么一观察,她就通过了种种的细节,发现了亚瑟的身份了!
当然,发现归发现!
其实祗园现在也不太确定,还有一丝疑虑!
毕竟,除了身高,体型,能力外,亚瑟目前的面容和原本亚瑟的面容一比,现在的面容…呃,那简直可以说是一言难尽啊!
而偏偏就是这么一言难尽的脸,看上去又不像是通过化妆之类弄出来的,跟真的一样!
所以,这才让她心里还有一丝疑虑!
想着,祗园眼睛一眯,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随口说道,“你这火锅不错啊,和西海圣马丁的那家辣菊火锅有的一拼!”
“当然啦,那家辣菊火锅…”亚瑟听着她的话语,下意识的就想要回答,但话说到一半,他就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了!
祗园为什么强调辣菊火锅?
金牌主持
而且她还主动挑起了话题!
學霸家政妹
这就有问题了!
要知道,这些天因为屡次逃跑失败,祗园可是一直气馁着的,就算是吃饭她也很少说话,更别说挑起话题了!
想着,亚瑟心中一动,表面上依旧不动声色,顿了顿,话音一转,又继续道,“那家辣菊火锅我船上的厨师可是去学习过的,所以现在他弄得火锅味道自然是不差它们家半分!”
事实上,火锅船上的厨师虽然会,但味道完全不一样,他也没有去辣椒火锅学习过,而之所以有现在这个味道,完全是因为亚瑟在一旁指导的!
辣菊火锅的汤底什么的,亚瑟一清二楚!
誰動了我的男人
“是啊!那家辣菊火锅我还吃过呢,跟现在这火锅的味道确实差不多!”祗园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不过你有没有听过关于辣菊火锅一句话,爱一个人待她去吃辣菊火锅,恨一个人也带她去吃辣菊火锅啊?”
“没有啊!”亚瑟吃着,随口回应道。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这句话吗?”祗园再次问道,
“不知道!”亚瑟放下了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祗园,问道,“为什么会有这句话啊?”
祗园也放下了手中的筷子,面带微笑的看着亚瑟,幽幽的说道,“爱一个人就带她去吃辣菊火锅是因为辣菊火锅好吃,恨一个人也带她去吃辣菊火锅是因为如果有第一次吃辣菊火锅得人在不知道的情况下,点了最辣的火锅,就会闹肚子,并且第二天…辣菊!!!”
说到最后,祗园似乎回想到了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有些咬牙切齿的!
“哦!原来还有这个说法啊!”亚瑟恍然道。
这时,祗园又冷不丁的问道,“对了,你有没有曾经用这种办法陷害过人啊,特别是海军的人!”
亚瑟听着这个问题,思索了片刻后,他沉默了!
沉默了一会之后,亚瑟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问道,“你什么时候发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