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wrob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 佛即心兮-第一千一七五章 不能欺負老實人推薦-m33e1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
首钢?
芯片?
獵愛遊戲:總裁老公追上門
听到这两个迥然不同,毫不相干的词被放在了一起,方辰顿时有种莫名的错愕感。
首钢,顾名思义,首都钢铁厂。
首钢自前朝开始建厂,是由执政的段祺瑞派人建设的一座大型钢铁厂,也是华夏最早的钢铁厂之一,更是迄今华夏最大的钢铁厂之一,今年预计钢铁产量超过七百万吨。
如果这一产量能达成的话,首钢将第一次超越鞍钢,将“华夏最大钢铁厂之一”的之一这两个字摘掉,成为华夏钢铁产量第一的钢铁厂。
可这样国内首屈一指的钢铁厂,怎么想似乎都跟芯片这种极具高科技属性,被誉为方寸世界的芯片搭不上关系才对。
但仔细一想,方辰的神情骤然变得有些怪异,首钢和芯片还真能搭在一起,并且人家也正如张如京所说的那样,盈利了。
1991年12月,首钢喊出了“首钢未来不姓钢”的口号,跨界生产芯片,与东倭电气成立合资公司,技术全部来自于东倭电气,工厂对着东倭图纸生产。
嗯,没错,东倭电气,就是之前在04机上,跟擎天通信打生打死的东倭第二大通信设备公司,土井亮这个夯货担当华夏公司总经理的那个公司。
东倭电气不但提供通信设备,而且还提供IT解决方案、网络解决方案,以及电子设备。
甚至通信设备也只是网络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整个网络解决方案中还包含提供宽带系统、移动和无线通信网络系统、移动电话、广播和其他系统。
IT解决方案就是向商业企业、政府和个人用户提供软件、硬件和相关服务。
而电子设备中则包含半导体、显示器以及其他的电子器件等等。
可以说东倭电气拥有强大的芯片生产和研发能力。
然而尽管东倭电气提供的技术不算先进,但恰逢行业景气,首钢芯片在今年便获得了盈利,1995年的销售额就达到了9个多亿。
受此激励,首钢准备再接再厉,千禧年首钢找了一家美国公司AOS,合资成立“华夏半导体“,投资13亿美金做8英寸芯片,技术来源于AOS。
但很快,2001年IT泡沫导致全球芯片行业低迷,AOS跑得比兔子还快,华夏半导体没了技术来源,很快夭折,而与东倭电气的合资公司也陷入亏损。
韶華舞流年 火貍
从此,首钢基本退出芯片行业。
成为华夏芯片发展史的一抹璀璨的流星。
而擎天的芯片公司ꓹ 大概率也是要走技术引进这条路的,难不成也学首钢一样ꓹ 跟东倭电气谈一谈?
仔细的想了想之后,方辰发现给东倭电气谈一谈也不是不可能,虽然东倭的技术水平跟美国相比ꓹ 自然是差一线的,但是论起实力ꓹ 倒也不算太差。
毕竟在芯片,甚至整个集成电路行业发展史上ꓹ 东倭是唯一一个曾经有能力与美国分庭抗礼的国家。
在1990年ꓹ 东倭芯片市场的份额高达49%,远远超过第二的美国的。
当时的东倭电气、东芝、日立、松下等厂商依赖于产品的技术和价格优势,在全球制造了巨大的影响力。
当年全球排名前二十的半导体厂商中,有一半厂商是来自东倭。
如果单统计前十的半导体厂商,更是有六家是来自东倭,然而第一位就是东倭电气,第二名是东芝半导体ꓹ 第三名才是摩托罗拉半导体。
东倭的半导体实力本来就不错,现在又被美国狠狠揍了一顿ꓹ 正是萎靡不振的时候ꓹ 所以大概率是可以谈出来一些好东西出来的。
至于说ꓹ 东倭电气会不会拒绝他。
方辰到并不担心ꓹ 如果放在八十年代,东倭半导体业气势如虹ꓹ 叫嚣着要将英特尔ꓹ AMDꓹ 德州仪器,摩托罗拉干掉的时候ꓹ 东倭电气或许还真不会搭理他。
可现在,不已然是今非昔比,落魄的凤凰不如鸡,东倭电气,甚至整个东倭半导体业,都没有什么跟他讨价还价的资本了。
毕竟专利授权,技术引进这种东西,几乎都是无本买卖,东倭电气将这些授权给他了,还能赚一大笔钱。
如果不授权给他,这些技术专利则是一点额外效益都产生不良,并且还要知道,半导体最多两年就会更新一代,也就意味着东倭电气手中的技术,只有两年的保质期而已。
而且,他其实挺想看看,土井亮这土鳖看到他跟东倭电气谈生意,会不会气的半死。
跟此时还在思前想后的方辰相比,张如京此时则显得英姿勃发,我武惟扬,一幅摩拳擦掌,恨不得立马大干一场的样子。
作为芯片产业的一员老将,他唯一担心的其实就是钱的问题,现在方辰把钱的问题给他解决了,对于他来说,已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了。
更别说,方辰还有个跟美国总统关系不错的有利条件。
这着实是个意外之喜。
至于说,其他的技术啊,经验啊什么的,他不但不缺,反而可以说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顶尖高手,包括封装制作和成本测试也是如此。
也就是芯片设计,是个大问题,而且他涉猎的也不多。
但他觉得,现在方辰如果能把芯片制造给解决好,就已然是十分了不得了,芯片设计往后放放也行。
再者,如果方辰不打算做逻辑芯片,也就是俗称的CPU的话,其实不管是做半导体分立器件,还是NOR-flash芯片,DRAM存储芯片的话,其实并不需要太强的芯片设计能力。
又或者,方辰前期目标如果只是做例如游戏机,学习机,复读机,04机,甚至包括影碟机这样的比较简单的逻辑芯片和通信芯片的话,也不需要太强大的芯片设计能力。
“方总,我真的现在就恨不得从德州仪器辞职,来跟着您干。”张如京面露激动之色的说道。
仙醫都市行
多年的夙愿似乎马上给就可以成为现实,张如京此时着实是有些按耐不住了。
说真的,比起在华夏建立一个芯片公司,让华夏芯片得以发展壮大,不被西方国家卡脖子,为华夏的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他屁股下面那个所谓的德州仪器副总裁之位,真是屁都不算。
见状,方辰顿时愕然,哭笑不得道:”张总,你这真是有些操之过急了,且不说现在时机还不合适,你要是走了的话,德州仪器还怎么给我培养人才?”
张如京讪讪的笑了两声,这些其实他也知道,但现在就是按捺不住,就当他图个嘴痛快吧。
“另外,倒也不是说张总你就非要跟着我干,其实我们真正的关系应该是合伙人的关系,你出技术和经验,我出钱和背景。”方辰认真的说道。
他想了想,他并不打算在这家芯片公司,像以前一样,占据100%的股份。
原因无他,不能欺负老实人。
婚謀已久
张如京,都能这样抛家舍业,忍辱负重,肝脑涂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为华夏芯片行业做贡献,他为什么还非要抱着这些股份不放呢?
可谁知道,张如京听方辰这么一说,连忙拒绝道:“方总,我觉得我还是拿固定薪水的好,毕竟您也看不上我那几千万。”
如果以前的话,他的确是打算做股东,甚至做老板的,也准备把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几千万积蓄都投入到这家芯片厂中。
可现在有了方辰的财力保障,他觉得他再说什么,拿出来几千万,合伙入股,那真是有些不要脸,沾方辰的便宜。
末世代武裝
證帝系統
方辰都肯拿出来一千亿了,那还在乎他这几千万的。
紅色時空小貨郎 遠方的碼字工
毀滅木葉之佩恩霸世
方辰摆了摆手,说道:“张总,你那几千万,我的确是不在乎,可你的人,你的技术,你这颗为华夏芯片行业发展呕心沥血,殚精竭虑的心,却是值得我给你股份的。”
张如京认真思虑了几分钟,然后一脸正儿八经的对着方辰说道:“方总,我想问您,您公司的这些高管,总裁,副总裁什么的,他们是否为了公司的发展呕心沥血,殚精竭虑?”
妖孽無上 風雨如晴
闻言,方辰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不管是段勇平,还是别列佐夫斯基,沈伟他们,这些总裁,副总裁对于擎天的发展,都可以说是竭尽全力,有多少力气就使多少力气。
要不然的话,擎天也不能发展的这么快速。
见状,张如京嘴角不由抹过一丝笑意,但旋即面色一变,依旧正色到:“既然擎天的总裁,副总裁也没少给擎天做贡献,那我问您,您公司的这些总裁和副总裁拿公司的股份没有?”
方辰楞了一下,一时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了,而且他好像觉察出张如京这些问话都是什么意思了。
又认真的想了想,方辰说道:“这一点是我的缺失,因为这些年公司一直在高速发展的原因,所以我也一时没有真正安排过,如何把公司的股份分给大家一部分。不过我可以保证,每个在擎天认真工作,为擎天做出贡献的员工都能分到擎天的一部分股份。”
他虽然不喜欢有人拿擎天的股份,来掣肘他,但并不代表他是个小气的人,先小范围的分给段勇平,别列佐夫斯基他们这些高管一些股份,并不是什么问题。
而且他之前在段勇平婚礼里,不还宣布过要分给段勇平1%的股份,只是却被段勇平给推辞了,非要说这是干股,并不是真实的股份。
见段勇平都这幅模样了,他的分股计划,自然也就耽搁了下来。
听方辰这么一说,张如京不由笑了,语气轻快的说道:“既然公司这些为公司,辛苦操劳数年之久的总裁,副总裁们,都没有在公司占股,我一个初来乍到的人,凭什么在公司占股?”
“而且,方总您不是说了嘛,在未来,会保证每个在擎天认真工作,做出贡献的员工,分到股份的吗?而我自认我对工作还是认真努力的,所以说,我拿到公司的股份是早晚的事情,并不急于此时此刻。”张如京一脸洒然的说道。
方辰顿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张如京的话,听起来似乎还真是这么个意思,但实际上,恐怕是天差地别。
他现在给予张如京的股份,哪怕张如京一分钱不拿,仅仅冲着张如京这个人,那也至少是芯片公司10%的股份起步,而如果等到大规模分股的话,恐怕连1%都是个问题了。
并没有在意方辰在想什么,张如京扯了扯自己已经洗的有些发白的灰色毛衣,自嘲的笑着说道:“我这人优点不多,不爱享受大概能算作其一,所以股份不股份,钱不钱的,对于我来说,真的不是那么需要在意的事情。”
看着张如京身上,这件极其不合时宜的灰色毛衣,方辰顿时陷入了沉默当中。
毫无疑问,此时,在他的眼中,张如京是闪着光的。
甚至让他不禁想起来了大先生的一句话,“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华夏的脊梁。”
显然,张如京就是这样的人,他此时才算是彻底理解,张如京为什么会在台积电胜诉之后的第三天,就火速离开了他钟爱的中芯国际。
显然,在他的心中,中芯国际是高于他的个人利益和荣辱得。
轻叹一声,方辰便将张如京的这份至诚之心给埋到了心中,转而跟其谈起了一些关于芯片厂的琐碎事情来。
騰龍噬空 筆落驚塵
不过,他已经下了决心,到时候,他决然是不会让张如京这样的好人吃亏的。
跟张如京这一聊,就是四五个小时,方辰也总算是对芯片行业有了一个更加系统的了解。
甚至第二天,张如京走的时候,方辰还有些依依不舍,觉得有好多芯片上的事情,没弄明白。
轻叹一口气,方辰有些遗憾的缓缓说道:“既然张总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那我自然也要做他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紧接着,方辰便来到了大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