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z5a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生活系大佬 txt-第一百二十九章 無間道(中)讀書-v4ovy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
梦境世界。
西京,玫瑰公馆。
距离体育场那晚,已过三天。
这三天里,林宁似乎中了邪一般,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喂流浪猫。
“早出晚归,喂猫?”
京都,某别墅。
一袭居家服的林凝,微皱了皱眉,印象里,那个贪财的林宁,似乎没这个闲情逸致。
“亲眼所见,听林宁的意思,是林宝儿的要求。”
林凝身侧,一袭森女系打扮的孙凌宇,肯定道。
“林宁你有接触,你觉得可能吗?”
“你的意思是?那位回来了?”
眉头紧锁的林凝,明显是意有所指,瞬间反应过来的孙凌宇,轻出了口气,不确定道。
“有这个猜测,具体还需要你去帮我摸清楚。”
“这,你知道那个叫林红的有多凶么,要不是那个神经病突然走了,我那天就凉了。”
回忆不甚美好,被人提溜在窗外的画面犹在,孙凌宇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仍后怕不已。
“我知道,委屈你了。”
“就这?”
“所有的成功都不是一蹴而就,成大事者,必有所牺牲。”
“等下,合着你就牺牲我了呗?”
“唐雯佳性子不稳,叶玲菲性子太傲,你为人圆滑,也够聪明,。。。”
“别给我戴高帽,你又不是没和他单独处过,凭什么让我去,你知不知道我卡里还有60多个亿没花完。”
“你想说什么?”
“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ꓹ 叶玲菲不是喜欢刺激吗,让她去。”
“我有跟她说过ꓹ 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抱歉,我也拒绝。”
逃婚媽咪很惹火 韓秋草
“别急,这有份资料ꓹ 你看后再决定也不迟。”
。。。。。
掠奪在電影世界 四海123456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
现实世界ꓹ 腐国,威斯庄园。
睡眼惺忪的林凝ꓹ 是被林红叫醒的ꓹ 睡前的一小时之约,林红执行的很坚决。
“你不该叫我的,就差13只。”
“什么13只?”
“呵,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一直在那边喂流浪猫。”
一声轻笑,撑着身子坐起身的林凝,无奈的摇了摇头ꓹ 不得不说,梦中世界的新任务ꓹ 着实令人头疼。
“看你的表情ꓹ 又是任务吧。”
“嗯ꓹ 流浪猫的感激ꓹ 50只。”
“哈?这算哪门子任务?”
“我也想知道这算哪门子任务,实话实说ꓹ 我现在看到猫腿都软。”
“跟腿腿软有什么关系?流浪猫也揍你了?”
“不会说就别说话ꓹ 什么叫也揍我ꓹ 特喵的,当我形意拳是白练的么。”
“额ꓹ 这不是荼荼嘛,她经常这么干。”
林凝看起来还挺生气,林红尴尬的笑了笑,连忙将锅甩给了荼荼。
“懒得理你,出去吧,这两天别让我看见荼荼。”
“你还没说为什么腿软呢。”
“6cm的高跟鞋,一蹲蹲一天,换谁腿不软?”
“我去,你明知道要喂猫找猫,干嘛还穿高跟鞋?”
“你说呢?”
“好吧,你可以激活我的,我帮你喂。”
涼州馬超
“我有试过让梦里的林宝儿帮我,没用。”
“不算任务?”
“嗯,必须亲自喂不说,还得穿着高跟鞋,丝袜,短裙,真特喵的头疼。”
任务无厘头就算了,服装要求也是贱的可以。
回想起这几天在梦中世界的喂猫经历,林凝撇了撇嘴,径直吐了脏。
“好吧,50只也不多,应该难不倒你。”
“是不多,但耐不住有些猫它没良心。猫罐头照吃不误就算了,一个个跟大爷似的,真跟荼荼一个德行。”
“额,别生气,一批不行咱就就换一批,还是有好猫的,你这不是都完成了大半嘛。。。”
“行啦,用不着你安慰我。”
“嘿,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会出这么个任务,你说,会不会是。。。”
“会不会是什么?知不知道你这种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招人烦?”
“我错了,就是一个猜测,做不得准的。”
“让你说就说。”
“你不是说过林凝想要荼荼吗,你后来食言了,所以,才让你喂流浪猫?”
“你的意思她是在借流浪猫的事儿提醒我?”
林红的猜测似乎还真有可能,林凝揉了揉眉头,越发觉得梦境的世界古怪的厉害。
“只是随口一提,她应该没这个本事,不然先前也不会怕你了。”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说真的,我一直有种预感,那边的林凝一定在谋划什么。”
“所以你之前想杀了她以绝后患?”
“是人都有私心,我也不例外。”
“理解,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
“呵,放心吧,不到万不得已,我不会伤害她。”
“我。。。”
“去吧,帮我看好门,我再睡会儿。”
“等下,你不会又把孙凌宇忘了吧?”
眼瞅着林凝就要睡下,想到那个女人,林红连忙说道。
“一个大男人,我没事儿想他干嘛?”
“晕死,你之前不是答应帮他找人吗,你还说直播后给他个交待。”
“别给我提直播,我有理由怀疑那个举报我直播间的人就是他。”
辛苦筹备两天的直播,只收了110块不说,还被封了。
想起直播的事儿,林凝就气的胸疼。
“额,他好端端的举报你干嘛,应该不是他。”
“就他一个观众,不是他是谁?”
“好吧,不然我黑了抖音的后台,帮你查查?”
“算了,举报也好,看见那几个叛徒就烦。”
“嘿嘿,他们是挺欺负人的。”
“嘿你妹,下次我用荼荼的号直播,你不是说荼荼号很火嘛,争取一步到位,赚他个一百万磅。”
再次看了眼系统任务界面,林凝挑了挑眉,这一次,信心十足。
“干嘛还直播?有用吗?”
“嗯,我的第一桶金,增了6磅。”
随手将凌乱的发丝捋向脑后,林凝笑着点了点头,先前那场直播,也不能完全说没有收获。“太好了,我这就去拿荼荼的号发预告。”
“不用,不能让叶玲菲他们发现,这次我们悄悄的来。”
“悄悄的来?额,你是怕叶玲菲他们又去对面捣乱,让你出丑?”
“不是怕,是肯定。”
“好吧,不是有莎莎嘛,让她替你挨罚就好。”
“我是那种自己输了让女人替自己受罪的人吗?这么说话你不觉得臊得慌吗?”
超級鍛造師 瑞恩
“那,那个莎莎先前才帮你背楼来着。。。”
林凝看起来还挺义正言辞,想到先前的直播,林红连忙说道。
燈火闌珊愛未盡
“什么叫帮我?那明明是孙凌宇的怂恿,是莎莎的自告奋勇。”
“你。。”
“你什么你,滚蛋。”
“哦,那,那关荷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关荷,孙凌宇要找的那个女人,浑身纹身,保险库那个。”
“我知道是她,她现在在哪?”
“目前在庄园的医护室,那女人的状态,不是很好。”
“怎么说?”
林红的表情还挺奇怪,看在眼里的林凝,微皱了皱眉,疑惑道。
“零那位找到她的时候,有帮人正在追杀她,中了一枪。”
“追杀她?为什么?”
“那女人手里有笔现金,有2亿多,英镑。”
“我去,这帮钱庄一个个都这么富的么。”
“听关荷说是一个毒枭的,还没来得及操作。”
“关荷为什么要说这些?你们审她了?”
“不是,是她自己说的,她还请我们帮她个忙,作为报酬,这笔钱可以给我们一半。”
似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林红说着说着,突然笑出了声。
“笑什么笑,什么忙需要给1个多亿的报酬?她想我们帮他弄死追杀她的人?”
“不是,她想我们带一个人去见她,嘿嘿。”
“别给我说她要见的人是孙凌宇。”
林红笑的有够古怪,瞬间反应过来的的林凝,不可置信道。
“是孙凌宇,这事儿约翰也知道。”
“约翰?我先前不是让他吃药,睡觉吗?”
“那一枪打在了肺上,我们不会救人,所以只好把约翰叫醒,让他给找了个信得过的医生,吊着她的命。”
“好吧,这事儿约翰怎么说?”
“约翰猜测那女的应该是准备托孤给孙凌宇,包括那笔钱。”
“托孤?”
“那女的一直攥着枚小天使的项坠,昏迷时还念过一个叫颖颖的名字。”
“。。。”
一声轻叹,原本半倚着床头的林凝,微仰着头,记忆里,父母死的时候,似乎也在念叨着自己。
“你还好吧?”
“我没事儿,约翰还说什么了?”
“约翰建议独吞,家里有的是法子把这笔钱变干净。”
“不用,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额,那可是一亿多英镑。”
“我说不用就不用,听不明白吗?”
“别生气,我就是感慨下,没别的意思。”
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凝的脸阴沉的吓人,林红挠了挠头,弱弱道。
“不管她生前如何糟糕,至少是个好母亲,这钱我花的烫手。”
“噢,我知道了。”
“去吧,让孙凌宇过来,活该这小子发财。”
“嘿,你要觉得可惜,我们可以想办法从孙凌宇那把钱再拿回来,这样就不算是独吞了。”
“你这都是打哪学的歪理,你那小萌新就这么写书的么?”
“我。。。”
“一点脑子都没有,那么大一笔现金,孙凌宇一个人有本事带回去吗?”
“你的意思是?”
“我没意思,把我这句话带给约翰,他会知道怎么做。”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林凝摆了摆手,钱不钱的不重要,事儿是约翰做的,与自己无关。
。。。。。
是人终有别,有些人终生不见,有些人天人永隔。
孙凌宇到的时候,天刚微亮,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关荷,孙凌宇积攒了一天的怒火,顿时烟消云散。
“抱歉,我们人去的时候,她刚中枪。”
孙凌宇身侧,身着粉色西装的约翰,发型一丝不苟,八字胡,依旧精致。
“谢谢,辛苦了。”
“不客气,她最多还能坚持4个小时,这里交给你了。”
“好。”
異界之狂傲屍神 天竺小僧
“。。。”
“咳,咳,你来了。”
待约翰离开后,床上的关荷,声若蚊蝇。
“后悔吗?在泥潭捞金?”
世事无常,孙凌宇深吸了口气,一边说,一边搬了把椅子,落座床头。
“最没用的就是后悔,谢谢你还肯来看我,视频的事儿,我很抱歉。”
“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
擦不干的眼泪,洗不净的纹身。
侧身看了眼床头的电子仪器,关荷扭过头,接着说道。
“真想回到8年前,那时的你,是爱我的。”
“还没到最后一刻,别放弃。”
“呵呵,你说,如果每个人出生就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会不会很有意思?”
“应该吧,毕竟可以提前规划自己的时间,短寿的有短寿的活,长寿的有长寿的过。”
“我才35,算是短寿吧。”
“不说这个,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心口突然疼的厉害。
看着面色惨白的关荷,孙凌宇抽了抽鼻子,嗓子沙哑了不少。
“做道糖醋排骨吧,刚毕业那会儿,你经常做给我吃。”
“。。。”
“不怕你笑话,在这边半死不活的飘了8年,吃遍了这边所有的中餐厅,都没你做的好吃。”
“没别的了吗?”
“喂我,最后一次。”
看着窗外渐白的天,关荷眼角的泪,就像是断了弦。
“好。”
沉默良久,孙凌宇缓缓坐起身,离开时的肩膀,颤了又颤。
诺大的后厨,锋利的菜刀,屏气凝神的男人。
刚刚焯过水的小排,还没等入锅上色,一道不怎么标准的华语,飘然响起,由远及近。
“很遗憾,关女士,她离开了。”
“哐当。。。”
铲落在地得声音,清脆,刺耳。
似是被抽去了全身力气,一手端着排骨的孙凌宇,瘫坐在原地,泪眼模糊。
“。。。”
“凌宇:我是想把你抢回来的,不择手段,奈何命比纸薄,人算不如天算。
“凌宇:我有个女儿,7岁,姓孙,你的种。。。出国那晚,机场地库。”
“凌宇:如果可以重来,那晚我不会走。”
影視劇世界 梓邇
“凌宇:如果有来世,我会做个好女人,做你的妻子,红红鲜花,长长婚纱,缓缓出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