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ywbq优美小說 諸天普渡笔趣-第789章 一念成聖 (二合一章)展示-elkgm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一般人若将观想之相强行散去,就等于自散神魂。
除却修炼到鬼仙境界的道术高手,兵解转世,方能如此。
其他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洪辟的神魂本就强大无比,曾一夜间就修炼到了几近鬼仙的附体境界。
又从《过去弥陀经》中参悟出神魂不灭之法。
过去永恒,不可改易。
弥陀经最大的奥妙之处,便在于稳固神魂,如过去弥陀,真如不变,不朽不灭。
若是观想出弥陀大佛,即便被人打得魂飞魄散,也能恢复过来。
在“剧情”里,洪易那小子就靠着这手,开了挂似地阴了许多人。
不过洪辟只要取其中精华奥妙,却不需要观想。
他的真性已复,只要真性不昧,神魂哪怕是兵解转世,也不可能再抹灭。
抹去了道术痕迹,有诸多好处,洪辟之前创造的苦行头陀的身份,也就没有了破绽。
至于西游释厄功,已经传了出去,却也是无妨。
洪辟本就没有藏拙的意思,只是规矩就是规矩,他要做万世之师,就不能坏了规矩。
所行所为,都要讲规矩。
上古诸圣,以礼教化人道,这个礼字,便是规矩。
世风日下,许多人都道礼教害人。
却不知,若是没有了这个“礼”字,人与禽兽无异,何以为人?
只是这礼,也要与世合宜,不可顽固不化,也非不可改易。
否则便要腐朽,发臭。
要改易这“礼”字,却也不能瞎改,依然要依“礼”而行ꓹ 依“理”而为。
这便是规矩。
强权,强拳ꓹ 固然能令人屈服,却不能令人心服。
没有规矩,教化难行ꓹ 如何去做这万世之师?
在大乾,为官者ꓹ 不可修习道术,这便是规矩。
只是ꓹ 没有了道术ꓹ 未免不便。
此界道术,却是有其独特奥妙玄奇之处。
若是弃之不用,未免可惜,也有诸事不便。
洪辟念头转动,忽地灵光一动,便发出一声畅快笑声。
霸皇紀 踏雪真人
“诸子百家,三教源流ꓹ 空寂自然,始终如一。”
笑声未落ꓹ 一篇早已尘封久远的经文在心中流过。
与入此世来所观所悟的种种道术相互印证。
顶门隐隐有华光浮现。
那是他心中念头交织ꓹ 参悟法理ꓹ 绽放智慧华光。
正在厨房中捣弄的上善ꓹ 听到响动,扔下手里的物什ꓹ 奔了出来。
便见得小先生头上绽放着一圈蒙蒙光晕ꓹ 内中有点点光华如星辉闪烁ꓹ 十分玄秘神奇。
“红花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来是一家。”
“哈哈哈!”
只见洪辟顶门上光芒一盛ꓹ 便听一声畅笑。
竟有一光人,从那光芒之中踏步而出
“小先、先生?!”
上善看得目瞪口呆。
这从光芒中钻出的光人,身材矮小,隐隐可见是小先生的模样。
可是……
你是澎湃的海
他看了看仍好端端坐在石凳上,双眼紧闭的小先生,又看了看那宽袍大袖的……小先生?
他有点乱……
接下来却又看到了更为惊奇的一幕。
“源静流清,本固丰神,内修外理,形端影直。”
洪辟高声诵念,光人便开始了变幻。
花開春暖
身形在增长,如同月光凝聚的赤果身形也披上了服饰。
须发如草飞长。
片刻间,便出现了一位头戴进贤冠,宽袍大袖的半百老者。
神色正肃,一身刚正之气。
头顶有智慧绽放的点点如星辉般的华光,有文思凝聚的缕缕如烟霞般的精气,有道德意志流泄出来的神韵。
智慧华光,文思精气,道德意志,融汇一道,便是浩然正气!
头顶浩然正气升腾,如狼烟冲天而起。
上冲斗牛,烛照霄汉!
如此声势浩大的正气冲天,已经惊动玉京城中许多人。
“文气精神!”
“凝如狼烟!”
“有大文宗大贤人诞生!”
“是谁?!”
但在下一刻,更令玉京城中,各方之人,都震骇不已。
尤其是城中一处所在中,打理看顾的官吏,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几乎要魂不附体。
这处所在,便是大乾贡院。
这贡院,本是行科举大典的所在。
学子考试作答,便在此院之中。
院内,供奉有历代诸子圣贤的牌位、金身。
而此时,院中诸子圣贤的牌位、金身,皆齐齐剧烈颤动,一同绽放出夺目光辉,冲天而起。
“啊?!百圣齐鸣!”
“这是有能承继诸子圣道的文章道理出世?!”
洪辟头顶走出的那高冠大袖之人,抬头望去。
“君子虽殒,善名不灭。生则有涯,死宜不泯。浩然正气,千古不磨。”
洪辟头顶走出的这高冠大袖之人,抑扬顿挫地发出苍劲之声:“中古诸子,魏文成,有礼了。”
这便是此世的诸子先圣。
肉身虽已消亡,灵魂也已不存。
可他们的精神却随着他们的道理,流芳千古,人道既存,便永不磨灭。
“嗡嗡~!”
贡院之中,诸子先圣牌位金身齐鸣。
那一道道光辉之中,有古朴文字流转,是先圣先贤的道理文章,在绽放光芒。
“不!不对!不是圣道文章,是圣道!”
“百圣齐鸣,百圣齐光!”
“这是与那新诞生的圣道辉映!是诸子圣贤在与新圣纵隔万古的论道!”
“这是智慧之光,道理之光,圣道之光啊!”
魏文成,或者说是洪辟,望空遥遥一拜。
再起身时,阵阵颤鸣渐息,漫空光华消敛。
君子积厚成德,而神明自得,圣心备焉。
此为一念成圣。
这魏文成便是他一个精纯到极致的念头所化。
乃是他将当初所得的魏征的儒道大法《回梦心经》,与道术融汇而出。
脱胎道术阴神,却不同于道术阴神。
人之精、气、神三宝。
精有五精,气有五气。
神有智慧、意志、情思三者,三者不可分,不同之人,却统属不同。
所以人有冷静理智者、有坚毅不屈者、有冲动狂躁者,有人智慧超群,有人意志极坚,有人被情欲左右。
道术阴神,乃是以意御神,其术其法,随心意而行。
一念成圣,却是以智统神,智慧圆光,道理先行。
魏征能以《回梦心经》,于梦中斩四海龙君,皆赖其精纯的念头,坚定的信念,而这一切的根源,是道理二字。
道术神魂显化,以阴灵之物,与鬼物相类而有别,是阴魂,为阴神。
失了肉身庇护,便是阴鬼。
即便成就鬼仙,也不能长存于世,只能夺舍转生。
除非念头纯阳,成就阳神,方能永世长存。
智慧圆光,一念成圣,神而明之,可称神明。
却是智慧文思居中统合,非阴非阳,至大至刚,浩然长存。
不怕风罡毒火,不怕日月晾晒。
日行夜游,可和光同尘,也可人前显圣。
“文贞公,承你遗泽,再借你名头一用。”
“他日重演取经路,或可为你重聚一丝念头。”
洪辟念头所化的这尊神明,便是魏征,魏文成的形象。
魏文成虽有浩然之气传世,可于文道之上,还远不足与此世中古诸子相提并论。
鬼面煞妃【完結】 小叫花
刚才能引得百圣齐鸣,百圣同光,与诸子先圣流传于世的不朽智慧,纵隔万古而论,并非因为文章道理。
而是这浩然正气、一念成圣的文道圣道出世。
有此浩然之气存世,世间文人皆有了明德修身之道,功在千秋,泽被万世。
而这一念成圣之道一成,便让洪辟的西游释厄功再完满一分。
重演西游之路,也更添一分把握。
神明之身,遍查身周,洞若观火,巨细无遗。
这短短片刻间,玉京城已经被适才异象惊动。
便是在小院之中,洪辟也能听到城中的喧嚣。
头顶神明轻轻一摇,便似融于那洒落的月光之中,再也不得见其形。
“上善,不要外面的多管闲事,看顾好先生我的肉身,我去去就来。”
留下一句话,变得无形无影的神明便腾空而起。
神明融于夜色月光之中,无形无质。
又不同于道术阴神,毫无阴秽之气。
便是修炼武功道术到了极高境界,能感应阴神,甚至能洞察阴神的高人,也无法察觉神明。
洪辟透过神明之眼,看到了玉京城中种种。
各方纷纷派出家丁仆从,正满城搜索异象根源。
甚至有无数朝中大臣,文宗大儒,激动地跑了出来,想要寻找那能与诸子先圣隔世论道的新圣。
皇宫之中,乾帝都召集了百官大臣,询问今夜城中异象。
有新圣出世,百圣齐鸣,百圣同光,与诸子先圣隔世论道,那是左右大乾文运的天大之事。
大乾虽文武并重,且是以武立国。
豪門逃妻:總裁我不婚
但随着天下渐平,如今已有日渐向文道倾斜,重文轻武的趋势。
洪辟没有理会玉京城因为他而引动的波澜,辨认了方向,神明便朝着武温侯府飞去。
径直找到了他陷入胎中之迷时,住了七年的小院。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
才至小院上空,便看到院中有烛光隐隐,从屋内透出。
听到稚嫩的读书声,从屋中传出。
好小子,还真是用功,现在还在读书。
洪易这小子,已经去了幽谷了?
还真快啊。
洪辟一听,便知道是洪易。
此世的文道经典,与他之前所知,虽有许多不谋而合的相似之处,却并不一样。
他所知道许许多多的经典,此世并不存在。
此世虽然武功道法升华到了一个极致,也有中古诸子等人物光耀千古。
若论及文章道理,却还是与他所知有所不及。
这篇《大学》便是他书写下来,留在幽谷中,特意为洪易所准备。
他虽交代老狐,将洪易提前引去幽谷,却并未给他留什么绝世秘籍,而是留下了许多文道经典。
洪辟还特意交代,除非洪易自己发现山壁留经,否则不要让他接触一切武功道法。
“刚才那是贡院中的百圣牌位金身异动?”
洪辟听了许久,屋内才停下读书声。
一路歡歌漸輕遠 此間良人
传出了洪易的惊讶好奇之声。
“刚才听那些下人说,宫里的皇帝陛下为此事,都深夜召集了群臣,”
“父亲宣扬理学,想要做文坛领袖,儒道之宗,如今新圣出世,不知要做何脸色?”
洪辟听闻他的自言自语,摇了摇头。
洪易如今还并不知晓母亲的真实身份,甚至连本名都不知。
更不知与洪玄机之间的纠葛。
他虽然聪慧,能想到母亲之死与赵夫人有关,却绝对想不到,这里面还有着洪玄机的绝情。
若非洪玄机默许,赵夫人那毒妇再毒,也不敢忤逆他,下如此毒手。
洪辟真性得复,那七年中的种种懵懂记忆,也都尽数记起。
才发现他此世的生身之母,在洪府之中受了多大的罪。
就是死前,也是受尽了痛苦。
当时洪易都懵懂不知,何况是真性未复的他?
现在想来,她当时就已中了奇毒。
他记得梦冰云死之前的一两个月里,每日里都会受一种莫名的痛苦折磨。
哪怕痛得浑身扭曲,在他和洪易面前,也会保持笑容。
待无人之时,却时常呕血,痛得满地打滚。
她堂堂太上道圣女,武功道术,皆是天下绝顶。
若非被赵夫人下了连武功道术的绝顶高手都无法抵挡的奇毒,又怎会如此?
整个武温侯府,都在洪玄机掌握之中,哪怕他统兵在外,也了若指掌。
若说洪玄机一无所知,是绝无可能。
想到这里,属于“洪辟”的恨意上涌,一时失控,至大至刚的神明气息顿时外泄。
“嗯?”
在离此相隔几个院落的地方,一个身形有些佝偻,看起来老朽不堪的人,猛地抬起头。
“何方神圣?竟不告而入,未免无无礼。”
话音都未落,便见人影模糊。
只能得一阵罡风如雷,下一个刹那,便有一双目光如两根烧得炙热的利箭,朝洪辟的念头神明射来。
“哼!”
洪辟知道自己受世情所累,情绪失控,已经暴露,也不懊恼。
对于这道目光,发出一声冷哼。
“精神拳意融于一炉,凝成实质,想不到洪玄机身边区区一个老管家,竟也有武圣之境。”
那看似老朽之人,感受到洪辟那浩大刚正,精纯无比的念头神明,竟阳有点似传说中的念生纯阳之意。
那是鬼仙在经受至少一次雷劫洗炼之后,才有可能自阴魂之中诞生一丝纯阳之意。
而洪辟有意显露一丝身形,神明有浩然之气缭绕,智慧华光如星闪烁。
如同传说中得念生毫芒,念如电弧。
更是二次、三次雷劫才有的异象。
府中不声不响地来了如此高手,令他心中微微一沉。
也不多言,佝偻老朽的身形猛然一鼓,骨头噼啪炸响。
竟然瞬间变得魁梧壮硕,像是年轻了数十岁一般。
一身豪莽狂暴的气息尽情倾泄,双拳一岛,如同破海而出的两条狂龙,朝着洪辟的神明直直撞来。
“雕虫小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