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wfq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劍卒過河 起點-第607章 小巫童看書-l4nx4

劍卒過河
小說推薦劍卒過河
商队平安抵达,这条商路很少危险。
冰客还是很尽责任的,第一时间去看了方家的毡包,嗯,现在的方子恢已经独立出来,拥有了自己的毡包,用草原人讲话,是一家之主了。
其实最大的原因是,原来的小方现在已经变成了中方,现在有了两个小小方,两个孩子,姐姐弟弟,正是活泼可爱的年纪,每年他来这里时,两个孩子都是最先跑出来欢迎他的。
特種教官
“方方,圆圆,看叔叔給你们带什么好东西了?”
但这一次,有些例外!
在他大声呼喊下,两个孩子没跑出来,也很正常,也许出去和小朋友玩去了?七,八岁的孩子,正是不安分待不住的年纪。
没人回应他,冰客心中一动,走进了毡包,草原人没有上锁的习惯;毡包内一切如常,从气息来看,还留有人的气息,说明今天还有人住,这让冰客长出了一口气,娄师交給他的任务他如果办砸了,这辈子就别想着拜师了。
他提醒自己要冷静,不要大惊小怪的,这个季节主人带着孩子出去串门做客也是常事,正是晚饭的钟点,他决定再等等,如果一个时辰没人回来,就去方子恢老丈人家去看看,很有可能他们就在那里。
天才通靈師:娘子大人好V5
不会有事的,他再次安慰自己。
半个时辰后,方子恢两口子一前一后的走进门,步履沉重;此时的方子恢早已不是曾经的翩翩美少年,草原的风已经让他变的和其它草原牧人没什么两样,红黑的脸膛,肮脏的头法,宽松油腻的大袍,没人会认出他是一个曾经的中原人。
青朵同样如此,草原女人的衰老似乎来得格外的早,也不知是遗传还是这里艰苦的环境,眼睛不再明媚,身材不再苗条,歌声也不再嘹亮,水捅般的腰身再也看不出曾经那个艳名四射的草原之花的影子。
校園風流霸王
十多年,岁月成功的把人改变成另外一个模样。
陰夫來臨 夏遇
“我来看看孩子们!怎么,出什么事了?”
冰客尽量问的轻描淡写,在草原人的聚集地,不是没有罪恶,尤其是在饮酒作乐后,但这里的罪恶一般都表现的很直白,没有中原人那样的曲里拐弯,当然,也更血腥些,但方子恢作为突刺族的文化传播者,还是得到了大部分草原人的尊敬,也不会有人来故意为难他,他是一个纽带,代表了很多东西。
方子恢沉默的坐在毯子上,一声不吭,反倒是青朵一如既往的心直口快,
“冰兄弟,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可能对我们草原人来说还是好事!是这样的,有巫祝大人来族里选择侍候的童子,这对我们每个草原家庭来说都是天大的好事,是荣耀!
这次巫祝大人来,选的十几个孩子中,就有我们家的方方圆圆,本该是高兴的事,这倔驴却仿佛吃错了药一般,整日愁眉苦脸,天天去族长那里要求还回孩子,甚至还说,还说中原的种,不能随便侍候草原的神!
今天又去了,结果挨了顿打!要不是看他在草原勤勤恳恳十数年,尽心尽力,与人为善,单只这亵渎黑鹿神的罪名,便一家子都杀了也不为过!
可你看看他这样子,仍然不思悔改!
我就担心他再出去乱说话惹祸,把好好的喜事变成祸事!
冰兄弟,你们都是中原人,能说到一起,不如你来劝劝他,让他消停些,等孩子学艺有成回来,还有个完整的家!”
青朵还是不了解中原人,更不了解读书人,虽然这不妨碍他们相爱,但有些东西不是相爱就能改变的,正如她永远是草原人一样,方子恢骨子里也永远都是个中原人!
他知道这根本就是劝不回来的,所以等青朵去收拾晚餐时,悄悄问道:
“是还留在突刺部落?还是被带走了?去了哪里?”
方子恢闷声道:“带走了,就在黑鹿原旁的狼谷!那地方有骑兵守着,普通人进不去!”
冰客就很怀疑,“你确定?”
方子恢点头,“当然!这在草原也不是秘密,万年来都是这样,先在狼谷跟着巫祝学习,然后还有淘汰……你说,我如果有这方面的需求,我来什么草原?送去轩辕不比这里强千倍万倍?”
冰客就很严肃,“方子恢,有一件事你必须搞清楚!你想象中的,把孩子接回来然后一家子好好过小日子,现在已经不存在这种可能!
草原巫祝在这里是个什么地位?你比我清楚!别说是你,就是突刺族长,也是一言而兴,一言而灭!就是天!就是神!他们不会对任何族人法外施恩,因为这是他们至高无上的传统!没人敢违背传统!
两条路,你自择!
要么就心甘情愿的把这事当成荣耀!你会过的很顺当,在突刺族中很有地位,未来可能也有一个甚至两个孩子都被淘汰回来!一家团聚!
要么,你就必须做好离开的打算!带着家人回去小雪城,不,回去轩辕城,你们才是安全的!
没有第三条路!”
方子恢抬起头,“回轩辕城?那我的孩子们呢?”
冰客笑笑,“这事交給我!但你必须做出选择!只有在你们一家动身之后,我才能做点什么!否则就没意义!”
方子恢若有所思,“冰老哥,你莫不是和那个娄老哥一路的吧?我们方氏何德何能,值得你们这么做?”
冰客哪里知道那么多?他不过是个被娄师拉来的苦力罢了,不过现在却不是露怯的时候,要扎住场子,就得故做神秘!
“这些,你无须知晓!你只需要做出决定,然后告知于我就好!”
撇下还在沉思的方子恢,一脸高人姿态的冰客转身就走,一出毡包,立刻就垮了脸!
他自己心里很清楚,单凭他自己,什么都不到!
狼谷,他闯不了,不说可能的金丹上巫,就是那些和自己同境界的巫士,他能对付几个?一,二个还凑和,再多就麻烦!狼谷作为草原人的人才培育基-地,巫士能少了?
可惜,娄师一走十年渺无音信,不会是挂在哪里了吧?
这太不吉利!冰客呸了一声,这还没拜他为师呢,怎么就能挂了?要挂也得他拜师以后嘛……
末世之基因掌控
他自己也有很多的麻烦,货物倒是无所谓,就只那两个女人,就这么放弃了有些可惜,还有斜对门的姑嫂两个,还没来得及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