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vj4超棒的都市小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線上看-第二百零九章:九弟妹的武功原來這麼好展示-rvpf1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沈落在上殷并非是单打独斗,顾临晏和茯苓也在皇城。
苏岑围封摄政王府的事发生得突然,但王府附近本就一直潜伏着沈落一伙的人。
摄政王府被围封之初,沈落便联系了外面的人,让他们带了话到仙子楼去,嘱咐顾临晏和茯苓不必出手。
等沈落弄清楚了城中的局势,她急着到汾河道去调集宣绥军,便没有亲自通知顾临晏和茯苓,只是让王府外头的人带了话过去,让他们二人速速前往汾河道支援。
算算时辰,沈落和华懿路上已经遇到了两拨人的阻拦,耽误了这么久的功夫,按理说他们差不多快赶上来了。
按照沈落的计划,她自己是抄最近的路往汾河道赶的,但她吩咐顾临晏和茯苓,则是绕的远路。
摄政王府目标太大,沈落现身必然会引起察觉,若同走一道,恐会先后遇到阻拦,绕远一些虽是花费多些时候,但胜在安全。
果不其然,沈落隐身在黑暗中看着华懿朝汾河道的方向去了,她自己便转身回城,尚未到城门,只在路上,她便见着一个自己的探子。
探子告知,顾临晏与茯苓已经顺利前往汾河道了,此刻二人正在去往汾河道必经的甲子坡等候。
想来二人看见华懿孤身一人,应当能明白沈落的安排。
心下稍定,沈落火速赶往宫中帮助苏执。
回城的路上倒是没再碰到之前那一伙不明身份的杀手,只等进了城之后又走了好远,沈落觉察到有人在跟踪自己。
……
“外头好像有些什么声音……”
平阳伯府里头,平阳伯夫人蒋夫人尤紫英正站在院子里,探着头朝外头张望。
实则院墙高大,便是她再站到凳子上头往外看,也是看不见外头一点情形的。
蒋夫人身边的丫鬟秋菊也学着主子的模样朝院墙上头看了两眼:“好像……是打斗的声音!”
经秋菊一说,蒋夫人这才反应过来,脸上的神情微微变了变:“现在这外头乱糟糟的,竟是连这长乐街都不太平了!”
长乐街上住的大多是有钱的官贵,府邸规矩森严,护卫打手也很多,倒是很少有人敢在这外头惹乱子。
“秋菊。”蒋夫人吩咐道。
“在。”
“你派个人出去看看发生何事了。这都什么时辰了!朱雀街闹着便罢了,这长乐街竟也是这般喧闹!”
蒋夫人身上穿着单薄的里衣,只在外头随意搭了一件披风,大约她是已经睡下,又被外头的声音给吵醒了,没了睡意,便索性起来看看。
被人搅扰了好梦自然是恼怒的,蒋夫人脸上显出不耐,丫鬟秋菊却是犹豫了一下。
她低声道:“现在到处都传摄政王谋反的事,这个时候外头这样乱,只怕……”
秋菊没说下去,蒋夫人脸上的不耐却是消失了。
现下城中又是时疫又是兵乱,这会子外头忽然打起来了,谁知道是什么人。
万一是鲁王的人和摄政王的人,现在出去查看,岂不是把平阳伯府卷到了皇权争斗里头吗?
秋菊素来思虑周全,是个妥帖的,她这么一提醒,蒋夫人这才反应过来,随即她便摇了摇头。
“算了算了!只盼着外头赶紧太平下来,没的天天半夜吵得人睡不好觉!”
听了蒋夫人的话,秋菊只低着头没说话,随即蒋夫人又道:“老爷呢?又去哪个小贱人屋子里歇着了?”
虽是话说的有些难听,但蒋夫人的语气却是十分淡然的,似乎是司空见惯了。
秋菊的声音更低了几分:“老爷…在三房那边呢……”
“呵…”蒋夫人嗤笑一声:“怎么,五公子又病了?”
秋菊没回话,算是默认了。
“哼,她就这么一个儿子,还三天两头地喊他病了,也不怕把自己的儿子咒死!”
九州神位
最后奚落了一句,蒋夫人便进屋子里去了,院子中复又安静下来。
皇帝危在旦夕,平阳伯夫人却是只担心自己能不能睡好觉,只关心自家的老爷在哪个屋里歇下了,这诚然不是为人臣该有的反应。
不过平阳伯早已没有实权,只是身份显赫些罢了,即便想要做些什么,也是有心无力的。
且平阳伯家中富贵泼天,加之手中没有权力,那无论外头如何改天换地,他也不会碍着新君的事,且还能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手里头的实权当年早被皇家收了,如今又何必多管闲事,忧他人江山呢?
平阳伯府里面灯灭人歇,一派安然,外头却是打得昏天黑地。
片刻后,外头安静下来。
苏岑不是沈落的对手,他的手下也不是沈落的对手。
茫茫夜色,朦胧的月光下头,苏岑站在墙下,微微仰着头看着对面高墙上头的人。
“九弟妹的武功原来这么好……”
苏岑语气不明地感叹了一声。
他接到心腹带来的消息,说是摄政王妃往汾河道调集宣绥军去了,起初他自然不放在心上。
苏岑在京中有眼线,他早就知道摄政王妃不是一个普通的深宫公主。
可他也没有想到,这个王妃的武功竟有那人说的这么好,能从被团团包围的王府里头悄无声息地溜出去,且还能只身一人越过重重阻碍赶往汾河道。
待心腹说完消息,苏岑还不大信,直到见了对方送来的人,以及对方身上的伤,他这才有了几分忧虑。
不过忧虑十分短暂,苏岑反倒觉得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摄政王妃调集宣绥军进城,只要他能拦住她,不让她进宫救人,那到时候宫里的苏执和苏景佑出不来,而她调来的宣绥军却是兵临城下,这难道不是更加坐实了苏执谋反吗?
老天开眼!竟然给他送了这么一份大礼!
苏岑看着墙头上身姿挺拔的摄政王妃,心中方才被她打败的那点挫败感顿时消失了,黑暗中,他嘴角挑起笑意。
厚愛
只要在这里拦住她,那一切便会顺理成章了。
尽管是在夜色里头,沈落还是觉察到了苏岑周身气势的变化,她的眉头短暂地皱了一下,不等她说话,苏岑却是先开了口。
“九弟妹,你的武功虽高,可今日,你注定救不了苏执了。”语气是十二分的笃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