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vo6優秀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愛下-第一百八十四章 金丹六轉,水路暢通展示-645ij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这一场袭杀,收获技能三百多点。
刚刚将掩日术升到满级,即便消耗了五十四点,也还余二百四十九点。
云霞山一战时,张奎就已经发现斩杀开光境妖祟没了技能点,后来连续术法大成,脑海中升起十九颗星辰,斩杀辟谷境也已经无用。
实力提升后,术法学习速度飞速,但难度也在不断提高,估计很快斩杀天劫境也不会有收获。
或许有其他取巧方法,但如今这情况危机重重,况且还惹了左先锋,随时有可能找上门来,不提升实力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唯有勇猛精进,斩出一条大道。
想到这里,张奎不再犹豫,先是消耗五十五点将续头术升满,脑海中二十颗星辰闪耀。
续头术(满级):被动技能
技能说明:砍头不死之术,头被砍下,只要神魂犹存,就可恢复如初,即使肉身被毁也能长出新头。
妖孽王爷请放手
脑为髓海,神魂居于其中。
这地方是人体要害,即便普通天劫境修士没了脑袋,也活不下去。
学会此术,即没了最大弱点。
但更厉害的还在后面,学会此术后,进阶术法支离术也提示可以学习,张奎又消耗一百五十五点升到大成。
支离术(满级):被动技能
技能说明:肉身复原之术,即便支离破碎,消耗大量法力,也能瞬间恢复,法力消耗与肉体破损程度相关。
此术一成,张奎立刻觉到周身法力不断向内渗透,与肉身结合更加紧密。
他看了看手掌,剑光一闪顿时消掉半截,奇怪的是血液凝结不散,断肌缓缓蠕动,还未来得及查看,那半截手掌就自动飞回长好,皮肤连丝缝隙都没有。
“好!”
张奎忍不住露出笑容。
有了此术,再加上生光术金光护体,万法不侵,他即便浴血死战,也比对手生存几率更大。
接下来才是重点。
金丹六转,换骨换肉,逐渐脱离凡躯,常人不知需要多少年法力打熬,他却是要一蹴而就。
此时还剩三十九点,随着二十六点消失,体内金丹立刻发生变化。
五级的时候金丹藏神,婴儿盘坐,如今恐怖的天地灵气瞬间涌入,金丹如烈阳高照,肉体同时变化。
嘎啦啦…
体内骨裂声、肌肉撕扯声不断传来,皮肤上出现一道道裂缝,隐约有金光透出。
张奎咬着牙使劲忍耐,肉身为渡舟,宫殿不稳,哪容得下大神。
自从修了金丹大道,他就再没发愁过法力消耗,如今六转之后,就是一些呼风唤雨的五行大法也能够使用,当然要历经破茧重生。
片刻之后,张奎皮肤上的裂缝越来越少,他闭目盘膝,随着一次次吐纳换气,山洞内响起巨兽般的吼叫。
那是狂风过隙发出的声音,而山洞外的天空之上,层层白云翻涌滚动,气象万千…
…………
“退了、退了!”
赫连薇满脸欣喜,一身戎装,反手握着宝剑,阔步进入赫连堡大厅。
铺了硕大妖熊皮的石座上,赫连伯雄大马金刀正在看着手中密报,满头白发竟然已经又黑了大半。
“老祖…”
赫连薇抱拳拱手道:“自昨夜起,阴风消退,靖江水府阻塞两州河道的水妖水鬼已全部消失。”
“嗯,知道了…”
赫连伯雄面色平静,似乎一点儿也不意外。
赫连薇先是一愣,随即想到赫连伯雄发布的迁民令,小心问道:
“老祖,可是与张真人有关?”
“此事休要再提,就当不知道。”
赫连伯雄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实际上心中早已惊骇万分,没想到张奎竟然真的做到了。
赫连薇也是满脸难以置信。
一个人…邪祟禁地…
“傻了吧!”
知道内情的赫连伯夷哼了一声冷笑道:“你这不成器的妮子,张真人天赋异禀,若是能与他成婚,准能生出十七八个嗷嗷叫的崽子。”
赫连薇尴尬一笑,
“不就是生个孩子吗,等我料理完军务,就去找张真人。”
赫连伯夷老头气得直哆嗦,“你…你这妮子,有这般做事的吗,你去了要怎么说?”
赫连薇想了想,抱拳道:
“张真人,我赫连薇敬你是条汉子,只求一夕之欢…”
“滚!”
赫连伯夷顿时暴怒。
赫连伯雄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族弟的想法他知道,如今天下大乱,若是将来中州一统,赫连家族也能摸一摸那个位子。
不过这种事他懒得搭理,一切随缘,到时候赫连家族若有能耐,取了天下又何妨?
若是没有能耐,那就老老实实苦守寒疆,如今应对邪祟禁地才是头等大事。
张奎传下的法门他正在勤加修炼,突破神游就在近日,若是有朝一日能晋级大乘,加上镇国神器的力量,才算真正有了守护的能力。
“伯雄…”
赫连伯夷突然犹豫问道:“如今河道已经通畅,我们是否要恢复通行,毕竟互通有无,百业才能兴旺。”
赫连伯雄想了想,“勃州暂时不要去,先与安庆州恢复通行,玉华道兄那边困难,先筹些粮食送去…”
且不提二人如何商议,如今两周恢复水运,张奎的目的算是达成了一半。
若是能将靖江水府彻底除去,勃州、莱州、安庆州、清江州就会合为一处,在赫连伯雄、普阳道长、双瞳霍鱼和华衍老道镇压下,人族应该能在这乱世,有个安稳的喘息之地。
……
深夜,繁星满天,万籁俱寂。
山洞黑暗中,张奎缓缓睁开了眼睛,顿时满室生光,又迅速消去。
他缓缓吐出口浊气,摊开大手迅速一捏,整个洞穴咚的一声,顿时响起巨大的气爆声。
金丹六转,虽然没有质的提升,但法力和肉身强度都瞬间提高了数倍,下次面对左先锋,就算是肉身硬扛也不怕。
也不知靖江水浒现在什么情况,
说不得还要上门溜达溜达…
然而,就在他准备起身时,忽然眉头一皱,挥手拿出了神庭钟。
大劫除蝗,乱世镇妖,再加上与日常息息相关的符箓和神术,神庭钟和其中三位神灵的香火越发鼎盛。
神庭钟此时已成古朴尊贵的暗金色,如灯泡一般金光闪耀,隐约有宏大的祭祀声传来。
神虚一闪露出了身形。
张奎眉头微皱,“急着唤我,可是江州那边出了问题,是将军墓么?”
他最担心的无非就是江州。
靖江水府这边再怎么闹,对方也摸不着北,但那左先锋却是已经知道了自己身份,若是上门生事,只能硬扛。
无论左先锋、后将军,还是左参军都无所谓,总能周旋一二,就是那个神秘的军师,即便张奎此时金丹六转也丝毫没底。
“星主,将军墓并无异动。”
神虚微微摇头,“是您的坐骑妖虎,不知为何结了个茧,整日雷光闪耀,钦天监已无法住人,属下最怕是有邪祟窥视。”
“肥虎?”
张奎顿时眉头一皱,这痴货应该是在晋阶,怎么又突生意外,闹出这般动静。
靖江水府这边吃了大亏,必定守卫严密,且让他们再安稳几天。
行到这儿,张奎立刻收起神庭钟,一道黑烟潜行了数百里后,轰隆一声驾着剑光直奔江州…
…………
靖江水府。
自从出事后,在三名首领命令下,这个禁地重新激活血色大阵,地下是数不清的线虫巡游,外围是密密麻麻的河妖水鬼。
双头夜叉王的想法很简单,即使大阵防不住对方,也能用这些小妖的命作为示警。
毕竟从目前看,对方最危险的就是变化之术,只要能发现踪迹,凭他三人根本不惧,因此派遣小妖巡逻,发现任何异样都要立即汇报。
而远在数十里外,靖江水府野河与运河交界处,忽然大片水花涌动。
那原本杂乱的礁石之间,贴着悬崖河底,泥浆翻涌,露出一座古怪建筑,青石斑驳,糊满水草,瞧模样倒像个牌坊。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种古迹,在中州大地上到处可见,即便是有河妖路过,也不会在意。
而此时,这东西却嗡嗡震动,一道蓝光闪过,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个章鱼头,身着青铜铠甲。
一个河虫妖,上身是强壮的男子躯体…